导航首页>>小说>>侦探小说>>短篇小说

免费书城
爱情与金钱
作者:罗伊纳.阿金耶米[英]

   
1

  克拉克森家住在剑桥附近的乡下,离最近的村庄约有半英里路,距离河有1英里左右。他们有栋大而古老带有美丽花园的房子,花园里有许多花和古树。
  7月的一个星期四早上,杰基从花园进了屋。她是个高大,肥胖,30来岁的女人。这是一年中最热的日子,而她却穿着暖色调的黄色衬衫和棕色裙子。她走进厨房去喝水,这时电话响了。
  “剑桥1379号,”杰基说。
  “你好!我是黛安娜。我想和妈妈说话。”
  “妈妈不在家,”杰基说,“她看医生去了。”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没什么,”杰基说,“你打电话干吗?这个周末你回来吗?妈妈希望每个人都在。”
  “是啊,我想回来,”黛安娜说。“我正因为没钱买火车票,才打电话。”
  “没钱!妈妈总是给你钱。”
  “电话费很贵的,”黛安娜冷冷说道,“请告诉妈妈,我需要钱。”
  杰基放下电话,她从包里拿了枝烟抽起来。她因她的妹妹总是要钱感到生气。黛安娜20岁了,在家里最小,她住在伦敦,在一所大房子里有间屋子。她想成为一个歌唱家,她唱得很棒可是她却从来不愿找工作。
  杰基走回厨房动手做一些三明治。这时后门开了,她的母亲走了进来。
  “天太热了!”莫利说道,她脱下帽子放在桌上。她是位高个子、皮肤浅黑,有双美丽眼睛的女人。
  两条大黑狗跟着她进了厨房围着她转,她坐下来把手放在它们的头上。
  杰基把三明治放在桌上。“妈妈,”她说道,“黛安娜打来电话,她想要钱买火车票。”
  莫利闭上眼一会,然后站起来。“下午我希望你收拾一下屋子为周末做准备,”她说,“哦,随后请去村里给我买些药片。”
  “好的,妈妈。”杰基说。
  莫利向门口走去。
  “妈妈,请等一会,”杰基说。“彼得.霍布斯今早来了,他对你的那封信很生气。你知道,他丢了工作。你为什么写信给他的办公室?他想和你谈谈这事。”
  “好啦,我不想和他谈。”莫利说,她打开门。
  “可是妈妈,你不明白。他17岁了,那是他第一份工作,他非常非常生气。他说……他说他会杀了你!”
  莫利没答话,她走出房间关上了门。
   
2

  星期六晚上7点。杰基站在窗前。一辆小车徐徐驶到前门停下来。一个白头发、高个子的男人下了车,他是艾伯特,莫利姐姐的丈夫。
  “是艾伯特姨父,”杰基说。“他总是迟到。”
  她走出房间打开前门。艾伯特走进来,立刻便走向莫利。
  “哦,亲爱的,抱歉,我来的太迟了,”艾伯特说。“今天是你50岁生日!多漂亮的裙子!”
  莫利没有笑。“谢谢你,艾伯特。我们都老了。”今晚她穿了一条长长的黑裙子,两条黑狗蹲在她脚边。“现在大家都到了,咱们吃饭吧。”她说。
  大家都站起来走到桌前。
  “餐桌看起来不错,杰基。多美的花啊!”黛安娜说。她是个美丽的女孩,有一头长长的黑头发和一双深蓝色的眼睛,她穿了一条红色的长裙。
  艾伯特坐在罗杰的旁边。罗杰是莫利的儿子,她的第二个孩子。他住在剑桥一幢昂贵的房子里。
  “有个叫彼特的人沿路阻挡我,”艾伯特说。“他是谁?他很生你的气,莫利。”
  “那是彼得·雷布斯,家住在马路对面的房子里。”杰基很快地说。她看着餐桌对面的莫利。“他上周丢了工作,他生每个人的气。”
  “他不喜欢的是莫利,”艾伯特说。
  莫利一言不发。大家开始吃东西。
  “安妮姨妈好吗?”杰基问。
  “她现在更糟糕了,”艾伯特说。“她所有时间都呆在床上。她一天24小时都需要护士。”
  “我真难过”,莫利说。
  艾伯特停下来看着莫利。“你知道,这事非常麻烦并且非常花钱。莫利,安妮因为你不去看她很不高兴。她非常爱你。你知道,你是她的小妹妹。”
  莫利闭上了眼。“我知道这些,艾伯特。我都50岁了,可我总是她的‘小’妹妹。好吧,然们以后再谈这事。”
  艾伯特笑道。“哦,是啊,我们以后再谈!莫利,和你总是以后,总是明天。从来不是今天。”
  杰基看着她的母亲,她的母亲生艾伯特的气。莫利从来就不喜欢谈论他姐姐,也不喜欢去拜访她。而她病得很重。
  “这裙子真漂亮,黛安娜。是新的吗?”杰基问。
  “谢谢,杰基。是的,新裙子,非常贵。我周三才买的!”黛安娜说。她冲着杰基微笑。
  “你所有的东西都昂贵,”杰基说。她记起周四关于火车票的电话。
  “我不喜欢便宜的东西,”黛安娜说。“我不久会需要更多的钱,我想去美国。罗杰,你能帮我吗?”
  “哦,不行,”罗杰说。“没有人想帮你,黛安娜。我们都知道,你不喜欢工作,但是我们都希望你找份工作。”
  黛安娜笑道。“没关系,罗杰。我不需要你的帮助,妈妈总是会帮我的,妈妈最爱我。”她突然笑了一下,一个转瞬即逝美丽的微笑。可她的眼神却是冷冷的。
  杰基看着她的妈妈,莫利脸色苍白。杰基不明白为什么。她的妈妈会伯黛安娜?杰基希望她的妈妈今天快快乐乐。
  “艾伯特姨父,你还要些肉吗?”杰基问。“罗杰,你能给每人再添些饮料吗?”
  罗杰站起来动手给大家加了些酒。“这酒不错,”他说。
  莫利第一次笑了。“是啊,你父亲爱喝这种酒。他经常喝。”
  “是啊,”,艾伯特看着莫利说“也非常贵。”
  “罗杰,这个周末你想见见布里格斯吗?”杰基急忙问。“他刚来农场。他想见见你。”
  “布里格斯?布里格斯?”莫利说,她突然生气了。“不要和我谈那个男人,我不喜欢他。他想要我把一半的花园当他的农场。他说,他需要要更多的土地。我不希望他来我家,他总是脏兮兮的,还有一口坏牙。”
  杰基站起来拿她的包。“抱歉,我想抽枝烟。”
  “烟!你的嘴总是叼着烟,”莫利说。“我讨厌烟,抽烟对你不好。”
  杰基开始抽烟,她感到很生气,但她什么也没说。她想让她妈妈今晚快乐些,可看来这非常难。
  罗杰喝了好些酒。“好啦,妈妈,布里格斯先生可能是对的。你清楚,花园是太大了,”他说。“你要干许多的事,房子也太大了。你都50岁了,你需要更多的照顾。”
  “罗杰!你明白,我不需要护士!我每天在花园里干点活,我在那儿感到快乐。”莫利站起来。“我知道你们都想要我的钱。你们来这儿只为一顿免费的晚餐,不是想来看看我,你们不爱我。你们想要我的房子,我的钱。好吧,你们都等着。在我死之前,任何人都别想从我这儿得一点儿!”
  “别说这些,妈妈!”杰基叫道。
  莫利穿过房间走到门前。“现在我感到不舒服。我要上楼睡觉了。”
  莫利离开了房间,大家都没动。
  “有一天我会杀了这女人,”黛安娜平静地说。
  罗杰看看黛安娜,但什么也没说。艾伯特上下摇晃着脑袋。“不舒服!她生气了,就这样,”他说。“莫利谈到钱总要生气。为什么她不能对她姐姐好点?安妮不久就要死了,莫利知道这些。”
  杰基抽完烟站起来。“每个人都来点咖啡吗?到厨房去,咱们在那儿喝吧!”
   
3

  第二天清晨整幢房子静悄悄的。突然从罗杰房间旁边他母亲的屋子里传出一声尖叫。罗杰睁开眼看了下钟,还不到7点。他下了床,悄悄打开门。正在这时他母亲房间的门也打开了,黛安娜走出来,她的脸非常苍白。
  “罗杰!妈妈她,我端了杯咖啡给她,发现她死了。她死了……死在她床上,”她哭道。
  罗杰急忙走到他母亲的门前往里看,窗户是开着的,可房间里是温暖的。莫利躺在床上,一只手在她头下。罗杰走到床前把手放在她的手臂上,尸体已经冷了。床边的小桌上有杯热咖啡和一个空杯子。
  “我打电话去叫医生,”黛安娜说。
  “她死了,”罗杰慢慢地说。他的睑也变白了。“妈妈死了!”
  黛安娜穿过房间走到门口。“我去打电话叫医生,”她又说。
  “等会儿!”罗杰叫道。“咱们得先告诉家人。”
  “家里人!没有人爱妈妈!”黛安娜走出去跑下楼。
  罗杰跟着她慢慢走下楼站在电话旁。
  “普拉特先生,我是黛安娜·克拉克森。我的妈妈——她死了。你能尽快赶来吗?”
  黛安娜放下电话。“这不是真的,罗杰!妈妈死了!爸爸去年冬天死了,现在妈妈也死了。”黛安娜开始哭泣。
  “别哭了,戴安娜,”罗杰说。“咱们上楼去告诉艾伯特姨父和杰基。”
  “不!你去告诉他们!没人爱妈妈,你们不必内疚。看看你们!你们想要她的钱。不过如此。”
  罗杰突然想揍黛安娜。“安静点!”他说。“你怎么了?你不爱妈妈,你也想要她的钱,别忘了这点!”
  “不错,”黛安娜说。“哦,我不能再呆在这儿了。我要出去。我要和狗去河边。”
  “不行,”罗杰说。“医生就要来了,我想你留在这儿。”
  黛安娜没说话。她走进厨房。狗立即站起来走到她旁边。“多漂亮的狗!爸爸爱你们,妈妈也爱你们。现在我会爱你们的。”她打开后门,带着狗走了出去。
  罗杰没动,他仍站在电话旁。“不错,”他想。“我的确为钱高兴。我需要钱,现在我是富有的了。事情现在对我来说更容易。但是妈妈……我为什么不多爱她些呢?可现在她死了。”罗杰慢慢地上了楼,他想在普拉特医生来前穿好衣服。
  普拉特医生是个矮胖没有多少头发的男人,他是家庭医生并且他非常清楚克拉克森一家人。他立即上楼查看莫利的尸体。他仔细看了床边桌子上的一杯咖啡和空杯子。
  “抱歉,罗杰,”他说。“黛安娜在哪儿?她给我打了电话。”
  “她带着狗出去了,”罗杰说。“她冲我生气,对每个人都生气。”
  普拉特医生沉默了一会。“这事非常难办。罗杰,我要打电话给警察。”
  “警察!为什么?出了什么事?”
  “我不清楚,你的母亲没病,我周四见到她身体很好。她为什么会死?我不明白,我想找出原因。”
  罗杰走到窗前向外看花园。这是个美丽的夏天清晨,天空蓝蓝的而花园是一片绿色,一切都非常安静。他的妈妈爱这个花园,然而汤姆·布里格斯却打着这个花园的主意,并且罗杰也想要这个花园。罗杰觉得事情越来越糟。
  “你的妈妈服了安眠药,”普拉特医生说。“你知道吗?她周四买了瓶安眠药,可是我在她的房间却找不到。”
  “我不知道,”罗杰说。“好吧。咱们下楼去,你可以给警察打电话。”
  罗杰走进厨房弄了些咖啡,这时黛安娜带着狗走进来。
  “罗杰,”她说。“你瞧,我很抱歉。我生气了并说了些令人生气的话。”
  “没关系,”罗杰说。“给你,喝点咖啡。普拉特医生正打电话给警察。你知道妈妈服安眠药吗?哦,瓶子不在她的屋里。”
  “什么?我不知道。”黛安娜端起咖啡开始喝。她的眼睛看起来又大又黑。
  这时普尔特医生走进厨房。“他们马上来,”他说。“黛安娜——我为你妈妈难过。”
  “普拉特医生,我想告诉你有关昨晚的事,每人都非常生气……”
  “安静些!”罗杰急忙说。
  “黛安娜在张嘴前从不想想,”他生气地想。
  黛安娜没看罗杰。“昨晚妈妈早早就上床了,因为每个人……”
  “别告诉我,”普拉特医生说。“你可以告诉警察。”
  罗杰的脸红了,突然他觉得有些害怕。“警察会找每个人谈话,问些问题。”他想。“然后他们会想要答案,这事非常棘手。”他喝完咖啡站起来。
  “我上楼去,”他说。“我去告诉艾伯特姑父和杰基有关妈妈的事……还有报警的事。”
   
4

  警察很快就到了,来了许多人,一些人带着相机上楼到莫利的房间。两个侦探在厨房和普拉特医生谈话。家人在客厅等着。这又是个热天,窗户开着,狗安静地坐在黛安娜脚旁。没人说话。杰基抽着烟。他们等了很长时间。突然门开了,两名侦探走了进来。
  “早上好。我是沃尔什探长,这是福斯特警官。”探长没有笑。他是个高大的男人,穿件黑色的旧衣服,披着件黑色外套,戴着顶黑色的帽子。
  他总觉得冷所以穿了件外套。“昨晚有人把安眠药放在克拉克森太太的热牛奶里,我们会问每个人。劳驾,我们需要一个房间。”
  罗杰站起来。“我是罗杰·克拉克森。你们可以用我父亲过去的办公室。跟我来,就在这儿。”
  办公室不是很大,但有一张桌子和三四把椅子。罗杰打开了窗户。
  “我想先和你的姨父艾伯特·金谈谈,”沃尔什深长说。他脱下帽子和外套,坐在桌旁。
  “当然可以,”罗杰说,然后离开了。
  福斯特警官等在门边。他是个高个子、黑头发,有着迷人微笑的年青人。他通常在周日早上打网球,因而今早他有些不高兴。他是剑桥网球俱乐部最好的队员之一。
  艾伯特走进来坐下。
  “金先生,我想问你几个问题,”探长说,“然后福斯特警官会把你说的话都记录下来。”
  艾伯特看着自己的脚。“好,好的。这是你们的工作。我理解。”
  “告诉我有关昨晚的事。”沃尔什探长平静地问。“你对克拉克森太太生气了。”
  艾伯特这才直视着沃尔什探长。“是的,我生气了。每个人都生气了,罗杰生气了,黛安娜想要钱去美国。然后有个叫汤姆·布里格斯的男人……他想要一半花园当他的农场。莫利是个富有的女人。我需要钱,因为我的妻子安妮——莫利的姐姐——病得很重。我把这些告诉了莫利。”
  “接着发生了什么?”
  “嗯,莫利冲大家生气,然后上了楼。我们进厨房去喝咖啡。杰基希望每人都上去对莫利道晚安。她和莫利住在一块,所以她想让莫利快乐些。开始罗杰不同意,他在生气,不想见他的妈妈。”
  “接着你去莫利的房间见她了?”
  “是的。我累了,我先上了楼。我去莫利的房间又向她要钱。但是不行——她没有钱给她的姐姐。”艾伯特停下来并用手蒙住了眼睛。
  沃尔什探长看了会艾伯特。“你上床后听到什么声音吗?”“我想,每人都到莫利的房间对他道晚安。随后,我听到有人··…他——或者她——下了楼。那时大概是午夜了。”
  “很好,金先生,谢谢。你现在可以走了。”艾伯特离开了房间。
  沃尔什探长把手放在脑后。“几点了?我饿了。我们了解了不少东西,但我需要点咖啡。”
  “要我去厨房吗?”福斯特警官问。
  “哦,不,呆会儿。咱们接下来见见杰基·克拉克森。”
  杰基走进来坐下,她低头看着手没说话。
  “我们在黛安娜的房间发现了你妈妈安眠药的空瓶子。”探长突然说,然后他等着。杰基脸色没变,她一言不发。“告诉我,你的妈妈是从村里的商店买到药的吗?”
  “对。妈妈通常每晚都要服一片安眠药,所以她要许多药片。有时她去商店买,有时是我去。周四我请彼特·霍布斯去买。他住在马路对面的那幢房子,他经常骑自行车去村里。”
  “明白了。你母亲想留在这幢房子里。你呢?你想搬家吗?”
  杰基抬头看了会然后又低下头看着她的手。“这是我妈妈的房子。我爱我的妈妈,她对我很好。”
  “昨晚你去她的房间见她了吗?”
  “去了,每人都去了。黛安娜煮了热牛奶并端给了妈妈。她通常在睡前要喝杯热牛奶。”
  沃尔什探长把手放在脑后。杰基很平静。“你的妈妈说些什么?”
  杰基打开包找了枝烟。“我可以抽吗?”
  “当然,这是你的家,”沃尔什探长说,他看着杰基。“你的妈妈说了些什么?”他又问。
  “她又想下楼。她想起了狗——她想给它们弄点东西吃。我走回我的房间然后她下了楼。”
  “这时几点了?”
  “我记不清了。我想大概是午夜。”
  “那么那杯热牛奶呢?”
  “它在她床边的桌上。”
  “你需要你母亲的钱吗?”
  “不,探长。钱对我不重要。有比钱更重要的东西,”杰基平静地说。
  “嗯,你的艾伯特姨父要钱,汤姆·布里格斯想要花园。你什么也不想要?”
  杰基抽完烟抬头看着探长。她的眼里突然冒着火气。“别忘了彼特.霍布斯。是我妈妈使他丢了工作。你知道,他想杀她。还有黛安娜呢?你们在她包里发现了空瓶子。”
  沃尔什探长仔细听着。“我们会对每个人提问,克拉克森小姐。”
  杰基沉默了一会。“探长,你们要些三明治和咖啡吗?”
  “哈!好,麻烦了!”沃尔什探长温和地说。“我非常想要三明治和咖啡。”
  杰基离开了房间。沃尔什探长想,她为什么突然生气了?房间静悄悄地。
   
5

  用完咖啡和三明治后,沃尔什探长叫罗杰·克拉克森到办公室,罗杰走进来坐下。探长马上就开始了提问。
  “嗨,克拉克森先生。你母亲昨晚为何生你的气?”
  “房子太大了,”罗杰说。“妈妈得干许多活,我希望他搬家。可是不行,她爱这所房子和花园,她不想搬。”
  “克拉克森先生,告诉我有关你工作的事,你母亲死了,现在你富有了。你需要钱吗?”
  罗杰的睑突然露出害怕的神色。“你在说什么?我没有杀我的妈妈。我需要钱,这是真的。我和一个朋友想在这儿的花园里建10所房子,这事能使我们赚许多钱,所以我希望妈妈卖了这所房子,这是真的。可是布里格斯先生也想要半个花园当他的农场,这你是知道的。”
  沃尔什探长在桌上摆弄着铅笔。‘告诉我,楼上发生了什么事?你去你母亲的房间了吗?”
  “是的,我去了。我想对妈妈道一声晚安。”
  “你又谈起了房子?”
  “是的,我说了。她又说不行,她爱这所房子,她不想卖掉它。”
  沃尔什探长看了罗杰一会。“明白了。克拉克森先生,在黛安娜的房间里我们发现了安眠药的空瓶。”
  罗杰没变睑色。“哦?有某个人把它们放在那里了。黛安娜不会杀妈妈,我知道这事,是她发现了尸体。”
  “很好。下一个我想见见黛安娜。”
  罗杰站起来离开了房间。
  沃尔什探长站起来把手放进口袋。他走到窗前看着外边树。为什么罗杰·克拉克森会害怕?这重要吗?他看着福斯特警官。
  “明天早上,去克拉克森先生的办公室——你知道他的名字。”他说。“问些有关他的情况,工作、朋友、钱。”
  福斯特警官记了下来。“好的,深长。”
  “打网球的好天气,警官?”
  福斯特警官笑道。“别说这个,你知道,这种天气可不容易遇到。我不喜欢坐在这儿看太阳。”
  戴安娜走进房间坐下来,她看着福斯特警官并冲他笑。“我想,我上个月在网球俱乐部见过你,你打得很棒。”
  福斯特警官的睑变红了。沃尔什探长看着他。“哦,是的。那位打得激烈、兴奋的球员就是福斯特警官。”
  黛安娜又朝着福斯特警官笑,他的睑变得更红了。
  “好了,克拉克森小姐,”沃尔什探长说。“我想请你谈谈昨晚的事。”
  黛安娜收住了笑容。“哦,我可以谈谈昨晚,我的确是要谈谈。我们都生气了。妈妈早早就上了床,然后我端了杯热牛奶给她。我们都在厨房,随后彼特·霍布斯进来了,他几乎把后门给砸倒了。”黛安娜停住了。
  “接着呢?”
  “他对那封信很生气,他想杀妈妈。你会和他谈谈吗?”
  “我们会找每个人谈。”
  “很好。汤姆·布里格斯也进了厨房。你要和他谈谈吗?”
  “克拉克森小姐,我提几个问题。你什么时候端牛奶上楼的?”
  “在罗杰之后。”他停了一会,然后她又说。“我不喜欢妈妈,探长。你要知道,她杀了我父亲。去年冬天,圣诞节后,她开车撞着一棵树.害死了我父亲。”
  沃尔什警官仔细看着黛安娜的睑。“我明白了,所以你要杀死你母亲?”
  黛安娜笑了。“我是想杀她,但是我没干。探长,我可以告诉你有关这个家的许多事。每个人都希望母亲死。艾伯特姨父想要她的钱给他妻子安妮。还有我的哥哥,他需要很多钱。他有一所昂贵的房子和一辆昂贵的轿车。再想想杰基。你知道杰基不喜欢妈妈吗?很久以前,一个不错的男孩在这儿工作,他是个园丁,杰基非常爱他,可是妈妈不同意。一个园丁对克拉克森家女孩来说不是个好丈夫!”
  沃尔什探长平静地听着。这些都很有趣,可是它们重要吗?也许如此。克拉克森家是一个多么快乐的家庭!
  “我们在你的房间找到安眠药的空瓶,”沃尔什探长平静地说,他仔细看着她的脸。
  黛安娜突然站起来,她一脸怒气。“什么?我没有放在那儿!我不要听这些!”她跑出房间。
  “好了,好了,好了,”沃尔什探长说。“她喜欢你,警官,你得小心点。”
  福斯特警官笑笑,他的睑却又变红了。
  “有人把安眠药放在莫利的热牛奶里,”探长说。“所有人昨晚都在厨房。彼特·雷布斯和汤姆·布里格斯也在那儿。他们中有人杀了莫利。”
  沃尔什探长戴上帽子穿上外衣。“走吧,我们需要和彼特·霍布斯和汤姆·布里格斯谈谈。咱们得先喝点咖啡,我还想要块三明治。我又饿了!”
   
6

  他们在小车下找到彼特·霍布斯——一辆旧的绿色小车。他慢慢站起来。他穿了条旧的蓝裤子和一件脏兮兮的桔色衬衫。
  “我们想和你谈谈克拉克森太太,”沃尔什探长说。“哦,谈谈她,”彼特说。他看着探长。“我知道她死了,村里有人告诉了我。”
  “昨晚你为什么去克拉克森家?”
  “杰基要我去见她的弟弟,罗杰。‘你生气了,’她说,‘来告诉罗杰吧。’我去了那儿但没人给我开门。所以我弄出很大的噪音,然后他们开了门。老克拉克森太太不在那儿。但是我告诉了罗杰,我全都告诉了他们!”彼特用手敲打着车。“我想杀了那个女人。我丢了工作,我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因为她。上个月我跟警察有些纠纷,那老女人就写信给我的办公室,她告诉他们有关警察的事。我想杀了她!”
  “很容易!”沃尔什探长说,“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
  “杰基给我咖啡,可她的弟弟没听我说,”彼特生气地说。“然后汤姆·布里格斯进来了。他也想和罗杰谈谈.可罗杰不听他的。杰基很不高兴——她几乎哭了。然后我回家了。就这些。”
  “明白了。现在告诉我有关药片的事。你周四去村里了吗?”
  “药片?哦,是的。我想起来了。杰基要我从村里给她妈妈带些药片。我骑自行车去村里的——这辆车坏了。”
  “谢谢,彼特。到此为止吧。”
  “到此为止?”彼特生气地笑笑。“你们会回来,我知道!我知道警察。”
  汤姆·布里格斯的农场离河大约有半英里远。这是个不大的农场,并且房子又旧又脏。
  “这儿不值多少钱。”沃尔什探长说。
  汤姆·布里格斯是个年轻人,大约30来岁。一双手很脏,还有一口坏牙。“出了什么事?抱歉,我正在吃饭,”他说。
  “我们可以等,你去吃饭吧,”沃尔什探长说。“我们想问一两个有关昨晚的问题。”
  “进来在前屋等吧,”汤姆说着打开了门。
  沃尔什探长看着前屋的东西。屋里有一台旧的黑白电视机,桌上还有些书。一个棕色长发,充满快乐的年青女孩的相片也在桌上,沃尔什探长盯着照片看了好一会。这女孩是谁?
  汤姆布里格斯走进前屋。
  “吃完了?”沃尔什探长问。“你知道克拉克森太太死了吗?”
  汤姆·布里格斯突然跌坐在最靠近身边的椅子上。“什么?她怎么死的?什么时候发生的?我昨晚还在那儿。”
  “她死于昨晚或是今天清晨。你昨晚干了什么?”
  “我?你为什么要问我?我去那儿见克拉克森先生——罗杰。我的农场在亏损,我需要更多的土地。我想要克拉克森夫人的半个花园。”
  “你进了厨房,你接下来干了什么?你能记得吗?”
  汤姆·布里格斯看着福斯特警官,然后又回头看着沃尔什探长。“我记得非常清楚。所有的家人都在厨房,彼特·霍布斯也在那儿。我和罗杰谈话,他想要他母亲卖了房子,可是他要地,他不想让我得到它。但是现在克拉克森夫人死了。将会发生什么呢?”
  沃尔什探长站起来,拿起桌上女孩的照片。“这是谁?”
  汤姆的脸变红了。“谁?哦!那是一个朋友。这不是……这是很久以前的了。”
  两人穿过花园走回到克拉克森家。花园美丽葱绿宁静。沃尔什探长觉得又累又饿。谁杀了莫利?他现在知道了答案,可他需要再问一两个问题。
  “咱们走,警官,”他说,然后戴上帽子。“明天是新的一天了。”
   
7

  星期一早上,福斯特警官夫罗杰的办公室,问了几个问题,然后他去艾伯特家,问了些别的问题一沃尔什探长坐在办公室打电话。他打电话找彼特.霍夫斯,然后又打电话找汤姆.布里格斯,接着他要了些咖啡和三明治。
  3点钟,两名侦探开车去了克拉克森家。
  “我想见见每个人,”他告诉罗杰。
  大家都走进客厅坐下来。
  沃尔什探长站在窗前轮流地看了每个人一眼。“我想和你们谈谈有人杀死了莫利·克拉克森,有人把安眠药放在她的热牛奶里杀了她。没人愿意告诉我实情,但现在我知道了事情真象。我将会告诉你们。”
  两条狗慢慢走进房间坐在黛安娜脚旁。房间里非常安静。
  探长看着艾伯特。“金先生,你妻子病得很重需要一名护土,你告诉了我。你却没告诉我有关你的房子。因为你们需要钱,你们下个月就要卖了你们的房子!”
  艾伯特生气了。“去年我向莫利的丈夫要些钱,他答应了。可接着他死于一场事故。”
  “事故!”黛安娜叫道。“那不是事故!妈妈想要他的钱,所以她杀了爸爸!”
  “咱们现在谈谈你,黛安娜!”沃尔什探长说。“你每个月都来见你母亲,然后从她那儿要走钱。上个月她给你钱买电视,这个月她又为你的电话付钱。每次你告诉你的母亲:‘那不是一场事故;你杀了爸爸;我要告诉警察。”你母亲害怕警察,所以她给你钱。但是最后她想阻止你。她告诉了普拉特医生,没在太多的钱了。她是周四告诉普拉特医生的。接着星期天她就死了。你端热牛奶给你母亲——她给你说些什么?”
  黛安娜开始哭。“我爱爸爸!他总是给我钱,他爱我。就是妈妈——她不爱爸爸,也不爱我。”黛安娜停住了。狗站起来向门口走去。“是真的,我从母亲那儿要了不少钱,我想杀了她,可我没有。”
  狗回来又坐在黛安娜脚旁。
  沃尔什探长看着罗杰。“克拉克森先生也需要钱。”
  罗杰的脸变红了。“请你别告诉他们!”
  “克拉克森先生上个月失业了,他没有钱了。可他有一所昂贵的房子和一辆车。他喜欢昂贵的东西。”
  他的姐妹看着他,可罗杰用手捂住眼睛。“别对我说这些!”“现在没关系!”黛安娜说。“妈妈死了,我们有很多钱,你不需要一份工作。”
  罗杰的脸又变红了。“住嘴,黛安娜!”
  “现在,”沃尔什探长又开始说了。“彼特·惑布斯是个非常忿怒的年轻人,克拉克森太太对他不友好。他从商店里买到安眠药,可他会把安眠药放在热牛奶里吗?我认为不会。汤姆.布里格斯需要半个花园当他的农场。他那晚在厨房,是他放安眠药在热牛奶里了吗?我认为没有。”
  突然天开始下雨了。好一会儿大家都看着窗外的雨。杰基从包里拿了枝烟,开始抽。
  “可有人要彼特.霍布斯那晚去厨房。她想要大家都看见他讲听他说话,”沃尔什探长说。
  “她……?我不明白,”罗杰说着,然后又停住了。
  沃尔什探长从窗边走过来坐下。“现在我将告诉你们事件的真象。克拉克森小姐,你那晚要彼特·霍布斯来家里。他因为那封信很生你母亲的气。他说。‘我要杀了她。’因而你想要大家都听到这话。为什么?”
  杰基的脸变白了。“这不是真的!黛安娜呢?你们在她包里发现了空瓶子!”
  黛安娜站起来。“在我包里?杰基!你在说什么?”
  “请安静,坐下,”沃尔什探长说,看着杰基。
  “没错,我们在黛安娜的包里发现了瓶子。可你怎么知道的?我们并没有告诉你。”
  “你们告诉了……先前……你们先前告诉了我!”
  “没有。我们在黛安娜的房间发现了空瓶,我们告诉了你这事。你说的是黛安娜的包,我们没有告诉你。福斯特警官记下来了。”沃尔什探长仔细看着杰基。“很久以前,你认识了汤姆·布里格斯,他是这儿的园丁,你爱上了他,可你的母亲不喜欢他。”
  杰基把手放在头上。“不!不!”
  “我发现你的相片——一张旧的——在布里格斯家里。你比现在年青,头发长长的。去年汤姆·布里格斯回来了,你想得到他,他也爱你,可他没有钱。他想要花园当他的农场,他想要钱,他也想得到你。可你母亲不同意。最后,你想杀了你母亲……然后你真的杀了她。你母亲下楼去看狗,然后
  你把安眠药放在她的热牛奶里。随后,你把空瓶子放进黛安娜的包里。”
  杰基站起来,她黑黑的眼睛带着恐惧。“你们不知道!”她大声道。“母亲什么也没给我……这么多年了。我想要幸福……和汤姆一起,就这些。我爱汤姆,他也爱我。可母亲不同意,总是不同意。”然后她开始哭,没人理睬她。
  杰基走出房子上了警车。沃尔什探长注视着她,然后慢慢走向他的车。他觉得又累又饿。他停下来回头看着那所房子。
  “好了,”他对福斯特警官说,“最后,他们得到了钱:艾伯特,罗杰,黛安娜。他们现在都富有了。可他们会快乐吗?”
  他上了小车。“咱们走吧,”他说,“我饿了,我需要块三明治。”
免费书城 购买这本书:当当网上书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