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免费书城>>小说>>诗歌散文>>中国现代>>柳亚子

爱情小说
科幻小说
武侠小说
侦探小说
现代文学
古典文学
外国文学
网络文学
纪实文学
轻松文学
儿童文学
诗歌散文
电脑书籍
历史书籍
百科书籍
生活艺术
哲学宗教
军事天地
政治经济
英文读物

免费书城
柳亚子诗选
柳亚子(1887-1958),原名慰高,字安如,后改名人权,字亚卢,再更名弃疾,字亚子,原籍北厍大胜村,12岁随家人迁居黎里镇.柳亚子出身书香门第,少从母亲学唐诗,并受父亲影响,赞成变法维新,醉心于新民丛报>的宣传.清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他在家乡参加中国教育会,随即赴上海入爱国学社读书.三十二年,参加中国同盟会,同时还加入光复会,在吴淞口外轮上谒见孙中山.清宣统元年(1909年),柳亚子与陈去病.高旭组织反清文学团体南社,鼓吹革命.辛亥革命后,他曾到临时大总统府任秘书,因不习惯于军政机关生活,三日即辞职,到上海办报.袁世凯窃取政权,他感到国事不可为,惘然返黎里,纵情诗酒,写了大量诗歌。”五.四"运动后,柳亚子受到十月革命感召和新文化运动的影响,醉心于马克思学说和布尔什维克主义.民国12年(1923年)4 月,与毛啸岑等创办新黎里>报,宣传新文化新思想.同年与叶楚伧.邵力子等发起成立新南社,鼓吹三民主义,提倡民众文学.是年12月,他加入改组后的中国国民党,从事江苏省党部和吴江县党部的筹各活动,先后担任国民党吴江县党部执委会常委.江苏省党部执委.中国国民党中央监察委员.14年5月,上海爆发"五卅"运动,柳亚子于6 月发起成立"黎里国民外交后援会",声援:五卅"运动.15年1 月,他赴广州出席国民党二大;6 月出席二中全会,反对蒋介石提出的"理党务案",在会场痛器以示抗议,并中途退会,返回黎里.16年5月8日,国民党右派陈群派军警到黎里搜捕柳亚子.亚子要妻子郑佩宜相助下藏身复壁幸免于难,后化装成农妇出走日本.翌年返回上海.抗日战争期间,柳亚子先在上海,后去香港。”皖南事变"发生,柳亚子与宋庆龄.何香凝在香港发表宣,严词痛斥蒋介石近害新四军.消极抗日的罪行,被蒋介石开除党籍.日军侵占香港,柳亚子赴重庆,与谭平山.李济深发起组织"三民主义同志联合会".34年10月,毛泽东赴重庆谈判,与柳亚子会唔,手书沁园春.雪>词相赠.37年,柳亚子与宋庆龄等在香港组织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柳任秘书长.次年2月,接受中国共产党邀请,他赴北平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解放后,他历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全国人大常委员政务院文教委员.华东行政委员会副主席.中央文史馆副馆长等职.1950年,柳亚子将家传和自己搜集的南明史料.南社和其他革命史料.吴江地方文献4.4万册献给国家.柳亚子一生中写下了大量声情激越.意气风发的诗篇,计有诗7000余首.词200首.箸有《柳亚子自传年谱》《磨剑室诗集》《词集文集》《南社纪略》,编有《南社丛刻》《苏曼殊全集》《柳亚文集》编辑委员会编辑有《柳亚子集》.
放歌

作者:柳亚子

  天地太无情,日月何无光?浮云西北来,随风作低昂。
  我生胡不辰,丁斯老大邦。仰面出门去,泪下何淋浪!
  听我前致辞,血气同感伤。

  上言专制酷,罗网重重强,人权既蹂躏,《天演》终沦亡。
  众生尚酣睡,民气苦不扬。豺狼方当道,燕雀犹处堂。
  天骄闯然入,踞我卧榻旁。瓜分与豆剖,横议声洋洋。
  世界大风潮,鬼泣神亦瞠。盘涡日以急,欲渡河无梁。
  沉沉四百州,尸冢遥相望。他人殖民地,何处为故乡?

  下言女贼盛,兰惠黯不芳。女权痛零落,女界遭厄殃。
  邪说起何人?扶抑分阴阳。无才便是德,忍令群雌盲。
  服从供玩好,谬种流无疆。明明平等权,剥削无尽藏。
  会稽首刻石,罪魁仇秦皇。变本复加厉,蠢尔南朝唐。
  刖刑施无辜,岸狱盈闺房。同胞二百兆,心死热血凉。
  钗愁与鬟病,漫漫长夜长。我思欧人种,贤哲用斗量。
  私心窃景仰,二圣难颉颃。卢梭第一人,铜像巍天阊。
  《民约》创鸿著,大义君民昌。胚胎革命军,一扫秕与糠。
  百年来欧陆,幸福日恢张。继者斯宾塞,女界赖一匡。
  平权富想象,公理方翔翔。谬种辟前人,妄诩解剖详。
  智慧用益出,大哉言煌煌。独笑支那士,论理魔为障。
  乡愿倡衛言,毒人纲与常。横流今泛滥,洪祸谁能当?
  安得有豪杰,重使此理彰!仰天苦无言,长歌一引吭。
--------------------------------------------------------------------------------

题张苍水集(选一)

作者:柳亚子



  北望中原涕泪多,

  胡尘惨淡汉山河。

  盲风晦雨凄其夜,

  起读先生正气歌。
--------------------------------------------------------------------------------

孤愤

作者:柳亚子


  孤愤真防决地维2,忍抬醒眼看群尸3?

  美新已见扬雄颂4,劝进还传阮籍词5。

  岂有沐猴能作帝6?居然腐鼠亦乘时7。

  宵来忽作亡秦梦,北伐声中起誓师9。



  1.“孤愤”是韩非子的篇名,本指正直有才能的人不见容于世的愤慨。这首诗写的是为袁世凯称帝而愤,作于民国四年(1915)。
  2.“真防决地维”,用共工怒触不周山,“天柱折,地维绝”(淮南子天文训)故事,形容愤恨的深刻。“决”,断绝。
  3.“群尸”,指斥趋奉袁世凯的人,言其无灵魂。
  4.“美新”句:王莽称帝,国号新。扬雄上剧秦美新,颂莽功德。这里指杨度等组织筹安会,准备向袁劝进。
  5.“劝进”句:魏帝封司马昭为晋公,进相国,加九锡,昭伪辞不受,阮籍为众公卿作笺劝进。这里指梁士诒等组织全国请愿联合会,要求变更国体,拥袁称帝。
  6.“岂有”句:断言袁世凯必失败。“沐猴”,弥猴。史记项羽本纪有人言“楚人淋猴而冠耳”。
  7.“居然”句:为小人乘机作祟而痛心。
  8.“亡秦”,指推翻袁世凯。
  9.“北伐”句:梦中起兵参加讨袁战役。袁世凯称帝不久,蔡锷、唐继尧等起义云南,出兵北伐。
--------------------------------------------------------------------------------
哀女界

作者:柳亚子


  莽莽尘球,芸芸万类,中有一怪物也,颅一而肢四,自翘于动植间,无以名之,名之曰人,曰人。人也者,其天之骄子乎?虽然,弱肉强食之丑态,吾未见其愈于禽兽也。以蟪蛄朝菌之数十寒暑,梦梦以生,梦梦以死,又梦梦以有竞争,梦梦以有压制。甲为压制者,即乙为被压制者,未必甲为正而乙为负也。目论之士欲自文其种性之劣,则造为优胜劣败之谈,掩耳盗铃,夫复何益。夫华严天国之不能以梦见,而五浊人世长此终古,则必有受其弊者。独罗瑟女士之言曰:“万物并育而不相害,何事罪恶,而乃组织不平等之世界。”傅萼纱德夫人之言曰:“女子者,文明之母也,凡处女子于万重压制之下,教成其奴隶根性既深,则全国民皆奴隶之分子而已。大抵女权不昌之国,其邻于亡也近。”何其言之有隐痛也。阳当扶而阴当抑,男当尊而女当卑,则不平等之毒、压制之毒顺风扬波,必将以女界为尾闾矣。吾哀众生,吾又哀女界。

  “苍天何事太朦胧,一任伤心不管侬。粉面黛眉成傀儡,画楼雕阁是牢笼。并刀夜映肤如雪,翠被朝看泪染红。姊妹同胞二万万,江山正好夕阳中。”嗟嗟,抱此痛者,岂独我二万万女子哉?豺狼当道,荆棘漫天,横刀出门,税驾何地,茫茫寰宇之中,法律一致、言论一致,安有一片于净土为女子仰首伸眉之新世界乎!彼西方大陆与东海岛国,固以女权自号于众者,自我支那民族之眼光视之,亦必啧啧称羡,以为彼天堂而我地狱矣。虽然,彼所谓女权者又安在也?选举无权矣,议政无权矣,有儓面目为半部分之国民,而政治上之价值乃与黑奴无异。虽有弥勒约翰、斯宾塞尔,其如群盲之反对乎?一犬吠影,百犬吠声,煮鹤焚琴,毒流奕祀。吾言及此,吾欲置铃木力于查里斯第一之断头台,吾欲赠伯伦知理以亚历山大第二之爆裂丸,则女界革命庶几其兴乎!不然,则亦压制耳,奴隶耳。沧海桑田,变迁瞬息,此耻其终不可湔哉!

  伪学横行,自由终死,悲歌慷慨,无法可挥。呜呼!吾今且勿大言高论,以澄清五洲女界为己任矣。“取镜照人,回面而发见自己之丑。”彼欧美扶桑剥削女子之公权,不使有一毫势力与政界,是诚可耻,顾私权犹完全而无缺。试一观吾祖国之女界,则固日日香花祈祝,求为欧美扶桑之一足趾而不可得者也。遍翻上古之典籍,近察流俗之舆论,岂以人类待女子者,而女子亦遂靦然受之。大抵三从七出,所以禁锢女子之体魄;无才是德,所以遏绝女子之灵魂。盖蹂躏女权实以此二大谛为本营,而余皆其偏师小队。夫中国伦理政治皆以压制为要义,而人人为压制者,亦即人人为被压制者,其利害犹可互剂而相平,独施于女子则不然。准三从之义,女子之权力犹不能与其自孕育之子平等,乌论他人?而无才是德之言,则古今女杰木兰、红玉之流,皆不免为名教之罪人矣。束缚驰骤,致全国女界皆成冢中枯骨,绝无生气,变本加厉,有所谓穿耳刖足之俗,遂由奴隶而为玩物。谭嗣同曰:“世俗之待女子,忍为蜂蚁豺虎之所不为。中国虽亡,而罪当有余。”吾读其言,而不知泪涔涔之何自来也,谁非我至尊至贵可亲可爱之同胞,而何至于此!

  廿纪风尘,盘涡东下,漫漫长夜,渐露光明。女权女权之声,始发现于中国人之耳膜,女界怪杰方发愤兴起以图之,而同胞志士亦祛负心之辱,深同病之怜,著书立说,鼓吹一世,欲恢复私权,渐近而开参预政治之幕。儿女英雄提携互誓,此亦人心之未死者矣。乃返顾世俗,阻力方坚。独夫民贼创之于上,鲰生狗曲和之于下,邑犬狂吠,信吠所怪哉。夫以恢复权利之着手,固不得不忍气吞声以求学问,而群魔之阻挠即因之以起。裴景福、丁仁长之禁广东女学,德某之禁常州女学,近则湖北已成之女学校,且为张之洞所解散。彼固以二千年惨酷野蛮待女子之手段为神圣不可侵犯,而不使女子有冲决罗网之一日也。虽然,彼异族走狗固何足骂,我独悲堂堂华夏之胄亦为此丧心病狂之逆行:有权力者,实行其破坏女学阻遏女权之政策;无权力者,则冷嘲热骂以播谣诼于社会。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之,是与女界为直接之公敌,与祖国为间接之公敌也。世无张献忠,谁能行择种留良之手段,勿使此辈蟊贼遗孽于新社会哉!

  吾恶真野蛮,抑吾尤恶伪文明。吾见今日温和派之以狡狯手段侵犯女界者矣。彼之言曰:女权非不可言,而今日中国之女子则必不能有权,苟实行之,则待诸数十年后。呜呼,是何其助桀辅桀之甚,设淫辞而助之攻也!夫权利云者,与有生俱生,苟非被人剥夺,即终身无一日之可离。必曰如何而后可以有权,如何即无权,此岂有量才之玉尺而比较至累黍不差乎?中国女子即学问不足,抑岂不可与男子平等?必如论者所言,将中国男子亦在不能有权之列,而翻怪独夫民贼仅夺国民之公权,而不夺其私权,为放任太过矣。夫女子之无学,岂女子之罪哉!奴隶视之,玩物待之,女权既丧,学焉将安用之?况如“无才是德”所云,且明禁女子之求学乎!昔以女权之亡,而女学遂湮,今日欲复女权,又曰女学不兴不能有权,则女界其终无自由独立之一日矣。欲光复中国于已亡以后,不能不言女学,而女权不昌,则种种压制、种种束缚,必不能达其求学之目的。今乃曰女权之行必待数十年后,大好江山又不知几易主矣。七年之病而不求三年之艾,更迂缓时日以阻之,其将索我国民于枯鱼之肆哉!牛山之木萌孽初生,牛羊又从而牧之,是以若彼濯濯焉。际女权幼稚之秋,而摧之折之,温和派其勿以牛羊自命也。

  吾敢披发裂喉,大声疾呼,以告我二万万同胞男子曰:咄咄,公等日匍匐于曼殊贱种之下,受其压制、受其戮辱、受其鞭笞、受其愚弄二百六十一年。国仇民贼而父母事之,帝天待之,不敢有一毫抵抗力。奴性既深,奴风日煽,时至今日,犹欲以己所身受之状,反而使压力于女界,女界诚何辜,而为公等奴隶为异种重儓哉!公等虽不肖,非所谓黄帝之子孙耶?彼二万万女子非他,固亦轩辕之遗胤而公等之诸姑伯姊也,公等于异族则媚之,于同胞则排之,靦颜事仇,不知廉耻,虽擢公等之发,不能数公等之罪。特恐虏运既终,贩卖方始,中原大陆将演第二次亡国之惨剧,公等乃与平日所奴视之女子同烬于枪烟炮雨之中,而公之特权卒归于乌有也。夫岂如及今可为之日好自图之,扶植女子共谋进步,以造福于女界,即以造福于中国,他日义旗北指,羽檄西驰,革命军中必有玛尼他、苏菲亚为之马前卒者。巾帼须眉相将携手以上二十世纪之舞台,而演驱除异族光复河山推例旧政府建设新中国之活剧,而公等亦得享自由独立之幸福以去。公等其愿就死亡乎,其愿享幸福乎?造因于今,结果于后,公等其自择之。

  吾更敢披发裂喉,大声疾呼,以告我二万万同胞女子曰:嗟嗟!公等之束缚驰骤二千年于兹矣,奴隶于礼法、奴隶于学说、奴隶于风俗、奴隶于社会、奴隶于宗教、奴隶于家庭,如饮狂泉,如入黑狱。公等之抱异质、怀大志而不堪诽谤,不堪钳束,郁郁以去,不知几千万人哉。天命方新,无往不复,洪涛东簸,劫灰忽燃。公等何幸而遇今日,公等又何不幸而仅仅遇今日。今日何日?此公等沉九渊,飞九天,千钧一发之界线也。公等而不甘以三重奴隶终乎,则请自奋发、请自鼓励、请自提倡、请自团结,实力既充,自足以推倒魔障。彼独夫民贼与鲰生狗曲为公等敌者,岂足当公等剑头之一快也。非然者,落花飞絮,飘泊堪怜,笯凤囚鸾,鞭笞谁惜,亡国灭种,沦胥以尽。公等之末路,我悲从中来,又岂能为公等说哉!抑吾又有进言于公等者,当某氏之兴,满珠王气渐消沉矣,湘淮诸将甘为胡奴,竭力以覆义军,而中国复灭。公等其知之否耶?今英雄女杰欲恢复女界之权利者,不乏其人,顾出一言行一事,他人犹未置可否,而公等团体中之蟊贼先反对之,诽谤之,其顽固野蛮自暴自弃或有更甚于男子者,他日大功终败,又岂能专责男子之负心也!呜呼,公等其慎之!

  金一有言曰:“凡身领压制之况味,受压制之痛苦之人,必痛心切齿于压制政体,不愿世间有此等恶现象。”旨哉斯言,其伤心语哉!吾非女子,而压制之惨亦身受之矣。神州陆沉,胡骑如织,身为亡国遗民,抱鲁仲连之遗恨,坐视异族之杀我同胞,卖我祖国,而赤手空拳,徒呼负负。头颅大好,抚影自豪,我亦劫余之身哉。

  居地球之上,其不幸者莫如我中国人,而中国女界,又不幸中之最不幸者。睹斯惨状,同病之感,我又乌能已于言。我独怪奴颜婢膝于大廷,而归骄其妻妾者之尚有人也。世界无公理,国民有铁血,人以强权侵我之自由,吾即以强权自拥护其自由,而哓哓奚为?铁乎血乎!汝为文明之敌,抑亦文明之母乎!吾以是二者自赠,勉达我前途之希望;吾更以是二者赠女界,使勉达其前途之希望。摆伦乎,乐欢脱乎,哥修士孤乎,吾以是自期。吾又不愿女界之以是期我也。呜呼!近弹棋之局,心最难平;抚宝剑之鞘,壶真欲缺。吾悬是文于十年以后,待女子世界之成立,选举代议,一切平等,而吾“哀女界”之名词乃有销灭之一日。
免费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