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免费书城>>小说>>诗歌散文>>中国现代>>叶维廉

爱情小说
科幻小说
武侠小说
侦探小说
现代文学
古典文学
外国文学
网络文学
纪实文学
轻松文学
儿童文学
诗歌散文
电脑书籍
历史书籍
百科书籍
生活艺术
哲学宗教
军事天地
政治经济
英文读物

免费书城
叶维廉诗选
  叶氏一九三七年生于广东中山,先后毕业于台大外文系,师大英语研究所,并获爱荷华大学美学硕士及普林斯顿大学比较文学博士。
  叶氏中英文著作丰富:他近年在学术上贡献最突出、最具国际影响力的,首推东西比较文学方法的提供与发明。从《东西比较文学模子的运用》(一九七四)开始,到《比较诗学》一书(一九八三),他根源性地质疑与结合西方新旧文学理论应用到中国文学研究上的可行性及危机!他通过“异同全识并用”的阐明,肯定中国古典美学特质,并通过中西文学模子的“互照互省”,试图寻求更合理的文学共同规律,来建立多方面的理论架构。
赋格(Fugue)

作者:叶维廉

  1960

    其一

  北风,我还能忍受这一年吗
  冷街上、墙上,烦忧摇窗而至
  带来边城的故事; 呵气无常的大地
  草木的耐性,山岩的沉默,投下了
  胡马的长嘶,烽火扰乱了
  凌驾知识的事物,雪的洁白
  教堂与皇宫的宏丽,神只的丑事
  穿梭于时代之间,歌曰:
      月将升
      日将没

  快,快,不要在阳光下散步,你忘记了
  龙 的神谕吗?只怕再从西轩的
  梧桐落下这些高耸的建筑之中,昨日
  我在河畔,在激激水声
  冥冥蒲苇之旁似乎还遇见

  群鸦喙衔一个漂浮的生命:
  往那儿去了?

  北风带着狗吠弯过陋巷
  诗人都已死去,狐仙再现
  独眼的人还在吗?
  北风狂号着,冷街上,尘埃中我依稀
  认出这是驰向故国的公车
  几筵和温酒以高傲的姿态
  邀我仰观群星:花的杂感
  与神话的企图——
  我们且看风景去

    其二

  我的手脚交叉撞击着,在马车的
  狂奔中,树枝支撑着一个冬天的肉体
  在狂奔中,大火烧炙着过去的澄明的日子
  荫道融和着过去的澄明的日子

  一排茅房和飞鸟的交情围拥
  我引向高天的孤独,我追逐边疆的
  夜祷和毡墙内的狂欢节日,一个海滩
  一只小猫,黄梅雨和羊齿丛的野烟
  那是在落霜的季节,自从我有力的双手
  抚摸过一张神圣的脸之后
  他站起来

  模仿古代的先知:
  以十二支推之
  应验矣
  应验矣

  我来等你,带你再见唐虞夏商周

  大地满载着浮沉的回忆
  我们是世界最大的典籍
  我们是亘广原野的子孙
  我们是高峻山岳的巨灵
  大地满载着浮沉的回忆
  荧惑星出现,盘桓于我们花园的天顶上
  有人披发行歌:
  予欲望鲁兮

  龟山蔽之
  手无斧柯
  奈龟山何
  薰和的南风
  解愠的南风
  阜民财的南风
  孟冬时分
  耳语的时分
  病的时分

  大火烧炙着过去的澄明的日子
  荫道融和着过去的澄明的日子
  我们对盆景而饮,折苇成笛
  吹一节逃亡之歌

    其三

  君不见有人为后代子孙
  追寻人类的原身吗?

  君不见有人从突降的瀑布
  追寻山石之赋吗?

  君不见有人在银枪摇响中
  追寻郊 之礼吗?

  对着江枫堤柳与诗魄的风和酒
  远远有峭壁的语言,海洋的幽阔
  和天空的高深。于是我们忆起:
  一个泉源变作池沼
      或渗入植物
      或渗入人类
      不在乎真实
      不在乎玄默
  我们只管走下石阶吧,季候风
  不在这秒钟;天灾早已过去
  我们来推断一个事故:仙桃与欲望
  谁弄坏了天庭的道德,无聊
  或谈谈白鼠传奇性的魔力……
  究竟在土断川分的
  绝崖上,在睥睨梁 的石城上
  我们就可了解世界吗?
  我们游过
  千花万树,远水近湾
  我们就可了解世界吗?
  我们一再经历

  四声对仗之巧、平仄音韵之妙
  我们就可了解世界吗?

  走上争先恐后的公车,停在街头
  左顾右盼,等一只蝴蝶
  等一个无上的先知,等一个英豪
  骑马走过——
   多少脸孔
   多少名字

  为群树与建筑所嘲弄
   良朋幽邈

   搔首延伫

  夜 洒下一阵爽神的雨
--------------------------------------------------------------------------------
松鸟的传说

作者:叶维廉

    1976

    一

  前行是雪
  再前行也是雪
  雪雪雪
  一片挥刀不入的迷茫啊
  我曝晒了太多南方太阳的翅翼
  测不出寒冷的气流
  游离的方向。
  白刺刺的冰晶的光里
  温炙的时间
  不明来历的兵刃的相错
  汹涌的大河的泛滥
  仿佛都没入
  不辨色泽的浑然里。
  我如何
  能把记忆中的五岳和潇湘
  配入这线路不明的地图上?
  况且,况且
  我的翅翼已凝霜
  逐渐的逐渐的
  加重
  教我如何
  可以
  拍动
  下沉的
  空气
  入
  那
  挥刀不入的
  迷茫
  追寻
  那
  凝结在
  冰雪的时间里的
  孤松?

    二

  一只冻寂的鸟
  一棵凝结的松
  万壑沉寂
  鸟鸣裹在冰雪的春心里
  松涛伏在记忆的果核中
--------------------------------------------------------------------------------
1981

作者:叶维廉


  ~深夜的访客~

  夜沉得更深了
  依着桂花的香息
  把小巷走完
  到了土地庙
  在大榕树的侧面
  当井沿那些女子洗衣的笑声
  早已潮退尽去
  我提起脚
  偷偷的走到井边
  用最迅速的手势
  从井中
  打出一桶沥沥闪闪的星星

  ~无名的农舍~

  奋发的夏木里
  苔绿的瓦块间
  腐蚀的木门上
  梦
  是暴风雨
  醒
  是暴风雨
--------------------------------------------------------------------------------
更漏子

作者:叶维廉

  1971

  高压电的马达寂然
  围墙外
  一株尘树
  无声地
  落着很轻很轻的白花

  深夜
  加工区
  空得
  如
  风
  吹入巨大的铜管里

  月
  骇然涌出
  惊醒
  单身宿舍阁楼上的
  一群灰鸽子

  滴咕
  滴咕
  如
  水塔上
  若 断若续的
  滴  漏
--------------------------------------------------------------------------------
野花的故事

作者:叶维廉

        1974

  野花
  在熊熊的炮火沉灭后
  热热的开放
  春雨把血水和仇恨
  灌溉着
  希望的根须
  呼喊在废墟破瓦中
  隐约的回响
  痛苦
  是犁翻的土块
  在季节风中培养
  山坡上
  “野花红似火!”
  歌声
  一排一排的、麦浪
  涌山头

  许多年以后
  乡间的老人
  在大榕树下的石凳上
  用许多艺术的形式去编述:
  “炮火啊原是气候的剧变!”
  “仇恨啊原是为了剧情的需要!”
  慢条斯理的南音
  把急骤的炮战
  唱得大珠小珠落玉盘的好听
  把同情的泪
  洒给敌友两方全部阵亡的战士
  因为他们说
  死亡啊
  死亡是无法更改的现实!
  “炮火啊原是气候的剧变!”
  “仇恨啊原是为了剧情的需要!”
  听众们
  随着南音的起伏
  摇荡激昂
  而只有我这个不会真戏假做的听众
  一口气跑到山上采了一大丛野花
  抱在怀里
  如抱着满是血伤的士兵
  凝立在山头
  “野花红似火!”
  歌声
  一排排的麦浪
  悠扬的涌过
--------------------------------------------------------------------------------
听渔

作者:叶维廉

    1980

  和王维鸟鸣涧
  “人闲桂花落,
   夜静春山空,
   月出惊山鸟,
   时鸣春涧中”

  平展的
  闲寂:
  水面上
  云影
  点隐点现
  如花瓣
  无声
  落
  在冥沉沉的
  黑夜里
  夜 静
  天 空
  无人
  看
  无人
  听
  残灯
  一一
  灭去
  没有线
  连
  没有边
  缘
  深、广
  高、厚
  都一样
  无法量度

  在这黑色的零里
  突然
  从山的子宫里
  跃出
  一点
  一块
  一半
  一整圆的
  光辉的
  月
  惊起
  山峰
  惊起
  岛屿
  惊起
  渔船
  一片
  有板有眼的
  渔鼓

  一些催逼
  一些飞腾
  好一片
  横展的
  生机
--------------------------------------------------------------------------------
追寻

作者:叶维廉

      1981

  也许等待太久了
  所有的浪游都是一个圆
  你说你知道
  都要回到一个纯真的起点
  在春天,林木初绿
  有猛兽出现
  在深夜,暗水淙淙
  有磷火浮游
  你东出西入而失路
  期望是
  一丝不易看见的线
  扭得好细好细
  忽隐忽现
  笛音拉得好长好长
  向离别经年的
  遥远的起点
  牵着你
  每次你说:等待太久了
  便把心的窗子打开
  空气突然充满了土地的温柔
  那幸福的一刻仿佛已经来到
  鸟儿像一束束的光
  喷泉似的从树中爆散开来
  你奔前去拥抱它
  而急急停住
  你已经准备好了吗?
  参与了这一刻的融汇
  然后呢,是分离与死
  你突然哲学地
  说:永久的幸福是
  永久的追迹,依着
  痛苦的翅翼……
  在涌动的春天
  在清澈的河水里
  两岸桃花的影子间
  有一些逡巡,有一些召唤
  袭人的春寒里是
  你熟识的清香
  那么一丝柔细的清香
  牵着你
  由是你又把心的窗子打开……
--------------------------------------------------------------------------------
春驰

作者:叶维廉

        1985

  杜鹃的花魂
  被关在
  沥青路面的 公圳里

  柳条的风姿
  摇曳在
  遥远的记忆中

  我们驰行在
  扑扑的新生南路上
  寻觅着
  思梦着
  迷茫中你我熟识的展红与垂绿

  台大古老的钟声
  随着自行车悠然的轮转
  跌宕到我们现在
  急迫的行程

  距离
  像雾里的年龄
  都是无从理辨的网线
  一点光
  偶然
  自微温的过去亮起

  紫藤一片花
  在车窗闪动

  我们驰行着
  在急燥的车声中
  谈论一种冷
  谈论一种热
  如何在刻板的架构里
  触发一种跳跃
  一种怒放
  自感情涌溢的泉源
  在单调灰色的影子间
  在速度的追逐下
  如何去觅出那
  若即若离得而若失的语字
  在冷中
  让它们缓缓地温热
  让它们缓缓地着色……
  杜鹃花魂低低的呼喊
  灭绝在车尘里
  柳条细梳微扣的风姿
  失影在浓得不透明的阳光中
  我们驰行着
  向过去
  向将来
  那若明若暗的奔路
--------------------------------------------------------------------------------
出关入关有感

作者:叶维廉

     1981

  河是界线吗?
  一苇渡之
  山是界线吗?
  一鸟越之
  空空无阻万里无云的天空
  有雁南行有燕北飞
  出去归来
  依太阳升而跃腾
  依太阳落而歇止
  天空是界线吗?
  目极无涯一展入天的大海
  这边有鱼群逐潮汐而东去
  那边有鱼群随海浪而西来
  大海,大海是界线吗?

  在港口,层层的关卡
  在机场,反覆的查证
  这已经不是有没有翅膀的问题
  这已经不是能不能潜泳的问题
  这甚至不是语言与肤色的问题
  这甚至不是风俗与传统的问题
  就是有这么一条看不见的线
  横在那边
  这边远远的站着一堆人焦躁地等待着
  那边远远的站着一堆人焦躁地等待着
  君不见
  正义者那么慷慨激昂地
  登高向八方疾呼:
  “我们天生是自由人”吗?

  河是界线吗?
  山是界线吗?
  天空是界线吗?
  大海是界线吗?
--------------------------------------------------------------------------------
人生

作者:叶维廉


  秋深了

  树
  形消骨立

  一叶一叶的
  病历
  如舍不得丢弃的记忆
  堆滞在角落
  积尘
  褪色

  高爽的蓝空里
  只见一只黑鸟
  一闪而过
免费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