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免费书城>>小说>>诗歌散文>>中国现代>>杨平诗

爱情小说
科幻小说
武侠小说
侦探小说
现代文学
古典文学
外国文学
网络文学
纪实文学
轻松文学
儿童文学
诗歌散文
电脑书籍
历史书籍
百科书籍
生活艺术
哲学宗教
军事天地
政治经济
英文读物

免费书城
杨平诗诗选
  杨平,本名杨济平,河南新乡人,1957年生于台北市,
  淡江大学中文系毕业,现任《新陆》现代诗志主编,诗之华出版社发行人,
  《创世纪》诗刊同仁.曾获第九届中国时报文学奖新诗奖,
  《创世纪》创刊四十周年优选作品奖,及大陆多项诗奖.
  著有诗集《追求者》《探索者》《空山灵雨》《年轻感觉》《永远的图腾》;另有散文集《疯狂浪漫》;  编有诗选集《我已歌唱过爱情》《远天的星群》。
不可语作家

--------------------------------------------------------------------------------

作者:杨平

  ──每个人都是秘密作家

  另一位密室工作者。
  过早的混淆了梦与星星。
  掌声与虚无。相对于
  阳光下的灿金:海棠静静乾萎于床头小几
  倾斜的月晖似泪
  门外回廊比夜深

  总之一间密室就是一间
  密室:自足而
  缺氧。一间密室就是一个剧场就是
  一座集:罗列幻象
  工作者小心的扭开一只只水管盖──
  僻静中头顶仿佛有龙盘动

  慨叹中簇拥的迎向号角的
  年轻灵魂,是的,一如前夜所曾预料:
  永远不会发觉高高的天宇有一朵云
  日趋膨胀的本有一间密室
  而近在身侧的平凡工作者也许

  也许有千张假面
--------------------------------------------------------------------------------
永远的图腾

--------------------------------------------------------------------------------

作者:杨平


  美
  在一刹那间完成
  人世所有的图腾。信仰是
  拒绝腐烂的精制饰品
  日常隐匿在灵魂最幽微的角落
  直到钟声(定时)响起
  再冷冷冷冷的突出本一切排楼之上

  信仰是早于拉丁时代的一场狂欢
  犹如毁灭总是伴着庆典而来:
  轮回大餐、经文沙拉、卡通仪式
  连同各色的传说调味料──
  五只鱼,两条面包,一杯浊酒
  复活的是梦魇,驱魔的是乩童
  光荣集一身于教皇,黑暗的
  是那段遥远破碎的如十字军岁月

  当我们终于知道上帝的旨意
  原是如此高蹈、如此歧义
  且又情绪化:善与恶
  黑与白
  天堂与地狱
  魔鬼终结者对抗阴间大法师
  惊惧的心加上永不过时的二元论加上
  昨夜,那不可预知的一闪
  ──在告别肉体的同时
  是的,我们又一次纵情的耽溺于
  自语、自虐、近乎自渎的
  晚祷里……

  注:西方人的嘉年华会又称狂欢节,拉丁文为
  “对肉体告别”之意。
--------------------------------------------------------------------------------
恋之外

--------------------------------------------------------------------------------

作者:杨平


  有人每逢月圆狂暴。
  有人死于威尼斯。
  有人一生依附牌坊。
  有人夜夜出入花丛也不改其乐
  ──果若如许光怪
  迷离的运转无疑是凝定前的
  俄罗斯轮盘
  使人性暧昧信仰颠覆而雌雄间的关系
  既非对立亦非参合的一种
  急转弯

  再一次超越主义
  超越季节、超越贺尔蒙或万有引力之上的
  爱情诱因为何?
  ──女为悦己者容
  ──郎心介于狼吻边缘
  ——公牛戏水以砥角互嬉
  ──迢迢的远方有个女儿国
  传统的单向霸权一旦崩溃
  日落下的孽子
  纷纷在公园外(举牌)寻觅
  各自的♂与♀鼿

  新宗教升起时
  柏拉图的盛宴因AIDS急速下降成一首挽歌
  坚贞的誓言噤声。门丁寥落——
  回归前夜,一张清纯的
  十七岁面孔
  玫瑰星座加上血型与进口保险套
  刚刚缠绵的来到至乐之境──
  一声呢语未了
  又闪过整夜惊疑的梦魇!

  后记:随着两性关系的多样化,爱欲纠结的后果也更形
  吊人胃口,AIDS并未能厘清人际间的伦理;如今
  ,即令是面对最清纯的少女,就算你嗅到的是处子
  的幽香,有时,也不免恐惧成为阳性带原者。
--------------------------------------------------------------------------------
背德者

--------------------------------------------------------------------------------

作者:杨平


  光洁
  端庄的坐在
  一间谧静套房的槐木几上
  (窗风卜卜的)
  ──盼着情人
  每一分秒
  也忧愁着背离

  像教养良好的女子
  风度的坚忍的不动声色的
  在机场附近的旅馆──
  思索着:青春体制幸福忠贞以及婚姻的定义
  思索,而且伴着皮箱

  千百次了:自第一台安装以来
  千百亿次了:自创世纪以来
--------------------------------------------------------------------------------
只是一个开始(我的第一千首)

--------------------------------------------------------------------------------

作者:杨平

  ──献给自己

  沈寂中,岁月之流又漂到一个渡口
  多少往事伴着华年消失──
  一声喟然里、身心交瘁的浪子啊
  你不能自满于风一般的生涯
  又如何一意坚持的挺立?傲笑?
  ──也许摘星的少年已老
  ──也许洒脱如浪子的飘泊生涯是好的
  甚至是美的、迷人的:
  每日自如的来去,无不适意的上山下海
  以至满面风尘的仆仆奔波**
  总之,第一季的青春已过了
  昔日狂歌的曲调也随着嗓音哑了
  还有多少的时光可以消磨呢?
  一道阴影,已命运般的投下来!
  是的,这就是真相了:
  关于生命、意义、目的、即使
  奥妙如成长的秘密,也不再神奇了!
  像每一个终结都是一个起点
  一个渡口不只是一个渡口
  从一颗星子的摘取
  到一千首诗的完成──
  这一切的一切,其实
  只是一个开始
--------------------------------------------------------------------------------
我还在写

--------------------------------------------------------------------------------

作者:杨平


  风还在旷野上打转
  麦穗还在六月里疯狂的生长
  爱人以及被爱
  闪电继之以呐喊
  ────月光下的猎杀结束后
  醒来的第一件事
  仍是
  寻找
  遗落在地平线上的
  诗句

  日蚀日
  阴影沉沉的压着左心室
  人们幢幢的自每个角度窥伺你
  穿过长街
  落地长镜中
  仍是一张混合风沙、怒火、侵蚀斑斑的脸!

  “那就是你!”
  一度辉煌的太阳神之子啊
  你渴望着光
  长年汲取着光搜索着光源以至身心俱疲的
  被强光灼伤!

  穿过世纪末的罗网
  哦裂云的长啸已冰雹般堕入湖底!
  大气在剧烈摩擦中劈啪爆响
  云在翻腾狮在吼叫地在摇撼夜在繁殖而你
  多么悲惨啊
  无数计的孤独岁月破碎后
  唯有你
  仍握着一支逐渐黯淡的笔……

  是的
  既然生而为人
  就得挺立在大地之前
  是一颗星子
  就得日夜无休的燃烧自己!
--------------------------------------------------------------------------------

降临──献给诗

--------------------------------------------------------------------------------

作者:杨平


  我一再的听人说起你──
  又如何把我们视为失散的孪生体
  而气质是略带忧伤的一袭白衣
  曾经风靡了无数世代
  然后不疾不缓的缭绕成
  黄昏消失前
  地表上的最后一朵云

  这次我们来自不同的城
  有着不同品味、不同秘密
  ──有时两个城就是两个时代。
  就是两种律法、语言、风情,及命运!
  而命运实在是划过长夜的金色流星
  虽然美得耀眼
  却掩不住随之即来的,啊无边苍凉

  后来我们各自成为族中叛徒:
  一路孤独的歌。燃烧旧日箴言。
  不断冒险。不断搜寻。思索事物背后的奥义。
  如果捕攫什么
  便狼一样检视并撕裂什么!
  少年的心
  沸腾过、饥饿过、也晕眩打结过……

  许多年了
  我一直以额以血以无尽的执着近乎自焚的激情
  撞击永恒!
  提链新的音符!雕凿新的纹理!
  使霉绿的铅字也发出光!
  像天使在火中舞蹈
  我痛苦又快悦、你老了又年轻……

  当冗长的日子一点点进入不确定状况
  蝙蝠般的寂寞
  日逐尖锐的咬啃骨髓——
  冥冥中
  总有一句神秘的钟声切入灵魂
  驱使我走向你,一如
  先知由千里外,一步步走向死亡

  总之我们身上流的血是激越的江河
  无论多么疲惫也绝不停止汹涌!
  ──有一天
  我们终将历尽劫难的再度会面
  (神奇的一刻因而降临:)
  走进彼此体内,散发出芬芳
  像伫立湖心的紫运,雨后升起的美丽彩虹
  百年、千年,映照着日益萎靡的大地……
--------------------------------------------------------------------------------

探索者──外一章

--------------------------------------------------------------------------------

作者:杨平


  许多事情都在发生──
  持续──
  街头,车声尖嚷
  气息混浊灰败
  交易忙碌而龌龊残酷
  几十万的人潮
  (几乎无表情的)
  蠕动

  对街,皇皇大厦一幢幢冷晶晶的耸立
  一些办公室,程式化的亮丽
  一些办公室,潦倒黑暗
  若干孤独心灵
  宛若不定时的炸弹:敏感、愤怒
  唇角的笑意既悲凉又尖锐
  ──一至五点半:整整领带
  瞳目茫然的卷入一夜夜的狂彩华乱!

  ──文明如一小截薄脆干涩的枯叶
  美得令人哀祷
  且只属于古往

  政府:抗议的告示牌土风舞似的摆荡
  警察、小贩、孩童与摄影机
  ——看
  特写的面容铿锵戏剧
  路人冷淡
  观光客表情厌恶
  “连购物的心情都没有了”

  远方
  二三古迹仍自稳健的挺立
  落日下的大地金灿优美
  草原青葱林间啾啾
  少女的面颊红若苹果
  一排排社区公寓不时琴键般起落喧笑
  入夜后的公园只有酒客
  ──人间的表象仿佛不过如此

  惟在更深远广大视野尽处
  有许多事物仍是谜,仍自闪烁
  需要探索
--------------------------------------------------------------------------------
你是谁

--------------------------------------------------------------------------------

作者:杨平


  一个失落的名字
  从人群
  从午夜
  从岁月之流的每一个渡口
  沈淀再沈淀
  稀释又稀释
  ──这就是命运!
  你和你底过去
  像在北风中颤抖的瘦杨树
  终于枯萎到繁华落尽
  ──命运就如此强悍
  孤独的你真不算什么
  即使

  你曾是一粒发光的石子

  你真正失落的不仅是名字!
  世界是一个令人愤怒的搅拌厂
  每个人都在里面旋转、抗拒、哀号
  你以为加上一点寂寞一行诗句
  便可以制出比肉体、比声名更坚实的生命吗:
  你.错.了.
  当你气息奄然的意识到这一点
  你也失去了一切本质
  哦,以及尊严

  你不再是你
  是K是果陀或者阿Q
  一如你不在乎你是谁
  未来扮演谁?
  腐臭的鱼腥随着大水升到
  下巴的位置
  你每日载沈载浮的从一个定点
  飘移到另个据点
  你摒弃了各种救赎无视各种屈辱的
  活着
  眼中不再有泪,头顶不再有云
  你活着
  古板的遵循着东方式的灰色宿命论
  你活着

  ──如果你还剩下一个叫做灵魂的
  破碎记忆
  你也把它塞入布袋
  紧紧锁在梦的黑箱里
--------------------------------------------------------------------------------

谁是你

--------------------------------------------------------------------------------

作者:杨平


  放送的光凝聚在一点上
  又加速折射出去
  ──撩人耳目的不仅是种种感官表象
  更深沉的悲哀
  每每迫使各地城的族群
  午夜嚎叫。

  那些配带假面的兽啊
  如何捕攫猎物如何撕裂彼此如何践踏大地──
  相濡以的十指
  一次又一次
  为无聊的日子划下一记记血痕
  ──行若无事的世人
  总是飞扑的向前并轻易的遗忘掉
  羞辱的昨日

  谁是你?
  在众多假面之中
  谁又选择了你?
  披挂着各色服饰和大小标签
  面对同样玲琅满目的合成社会
  进行同样虚饰的成人游戏:
  微笑的把一口痰吐在对方脸上
  一边做爱一边背诵着古老的福音书
  推开一扇门
  迅速的关上它!
  阻绝骚动的声音于四壁之外
  忠诚的做一名西西佛
  日出而现日没而隐
  拎着脑袋通过程式化的街道迈入
  同样模型的虫彖世纪

  芬芳体面的伪装者
  无论多么高贵
  多么的善于隐匿并护卫自己
  没有用的!
  就算全世界的鼻子都伤风了
  一生之中
  总有几个时辰
  你会嗅到越来越恶心的腐烂味
  来自子夜沟渠中,发臭的
  心

  一生之中
  也只有那几个时辰
  你知道自己是谁?
--------------------------------------------------------------------------------
坐看云起时-读诗

--------------------------------------------------------------------------------

作者:杨平


  坐看云起时
  我不禁痴了
  浑然忘记了吟哦
  忘记了赞叹
  忘记了此身已非我,之乐
  呵呵此身已非我……

  风轻轻吹拂著书页
  花间的鸟雀絮絮
  水声淙淙
  一名童子提壶而来
  周遭静得像六月的古唐诗
  ──竹荫下的岁月疑真疑幻

  黄昏渐渐深了
  不知何处传来了一声喟然
  我若有所悟的方自扬眉──
  琉璃窗外
  一朵云
  古月僧人般,逸去
--------------------------------------------------------------------------------
梦江南

--------------------------------------------------------------------------------

作者:杨平


  凄迷的烟波缓缓袭上
  柳浪十里的长堤
  恍若睡美人的落霞湖面
  时有琉璃色的塔影、云影
  在空蒙间穿梭

  ──一行轻脆的蹄音远去后
  千年来,多少诗意的传奇
  昏黄美丽的暮雨中
  伴着少女日夜闺阁的守盼
  一段缠绵的如韵往事
  方似枝头红花的飘飘落下
  便已恼若帘外莺啼、一阵阵传来:
  江畔、扬州少年的笑语
  金粉楼台的春日风情
--------------------------------------------------------------------------------
途中

--------------------------------------------------------------------------------

作者:杨平


  沿途的民风纯朴——
  有儿童嬉戏,村姑浣衣
  飘摇的笑语,如铃如烟
  溪水涓涓鸭鹅各自悠游其上
  日照斜影中
  满山绿意里有金色的童年

  古刹自竹丛后出现
  黄澄澄的飞檐挑着白云
  跨院极幽,天地极静
  灰衣僧人一脸沉沉古意
  当空月华清灵皎美
  ──千年岁月不过如此!

  ──千年岁月或非尽是如此
  梵唱的长夜漫漫
  偶然,有思及此的因而感喟:
  千年岁月──啊啊原本合当如此!

  后记:少年时,人生该是多采多姿的。
  中年时,人生泰半无可奈何的非彼即此。
  历尽沧桑后,五十年也罢,一千年也罢──
  “不久,你也要安眠”(歌德诗)。
--------------------------------------------------------------------------------
雪日听歌-在寺中

--------------------------------------------------------------------------------

作者:杨平


  雪花纷飞
  苍凉的歌声响起
  大地银白
  寺僧奉茶而退

  一支寒梅施施浮动
  晚钟沉沉
  香积厨飘来了粥米饭的芳香
  (鸦雀在檐上噪切)
  一条行路人影
  方自疾行远去
  歌声戛然断绝。

  歌声戛然断绝。
  一座皆惊
  歌者表情森森漠漠
  风咻咻穿堂而过。
  你仍自肃容端坐。
  久久
  一如茶不知何时冷雪不知何时止月不知何时升
  满目迷惘的你
  不知如何,闪过一条模糊形影

  后记:本诗主要灵感,与许多句子,如“老僧奉茶后退下”,
  “后院的香积厨飘来了粥米饭的芳香”,“歌声戛然断绝”等,
  都源自古龙“英雄无泪”──他晚期作品中令人热血的一部佳作。

  在深冬,某一雪日(我设想自己身在北国,或高山峰顶),你和
  几个朋友游山,来到某一古刹,也许是走累了,也许就为了赏雪,
  小憩时,朋友中的一个若有感动的扬声放歌——
  歌声粗哑苍凉,大地却冷寂到一片银白;忽然间,不知为了什么:
  歌,戛然中止,听歌的你,仿佛也无端的被刺了一下**
--------------------------------------------------------------------------------
灵雨一束

--------------------------------------------------------------------------------

作者:杨平


  1
  静静地伫立于翠绿的林间
  一粒松子
  如一颗蓝星的
  落下:一整座宇宙的寂寥

  3
  日落时
  灰袍僧人
  一盏盏佛灯的点燃了
  一夜夜迷离的星图

  4
  或游身于物外
  ──那是爱

  或默默倾听祷钟
  ──那是执

  5
  比丘僧
  古佛灯
  一串日夜喃喃的檀木珠
  啊:此生只待可追忆……

  8
  这叮叮的敲击曾经那么韵律──
  后来就狂暴了──
  像满山满谷的落叶──
  仿佛,仿佛什么也不曾发生……
  12
  为了谛听大地的声音
  我沉默

  为了谛听自己的声音
  我死亡

  15
  窗前的灯又一次黯淡
  ──那是日落

  窗前的灯又一次皎洁
  ──这是信守

  16
  蛙与蟋蟀在田间歌唱着。
  “你能肯定他们在唱艸”
  “只要你愿意──那还是一首
  三拍子的夏之颂!”

  18
  只因一片枫叶──
  我迷失在森林和湖泊之间

  只因你的出现──
  枫叶有了归属,我有了你

  21
  一只红胸鸟雀的飞来飞去──
  “我恋爱了,”它说。
  “当然,”我微笑应着。
  ──心中浮起一条温暖美丽的倩影

  22
  四月草原的碧绿在我身前展开
  ──这是晶莹的露珠
  ──那是刺刺的含羞草而我

  我是大地

  26
  此中有禅:当蓓蕾无声的绽放成一支花
  此中有爱:当花朵温柔的接受折枝
  此中有缘:当一瓣瓣的清香长年夹在
  这一行行可爱的诗页中……

  28
  青藤默默攀上了石阶
  (像岁月无言的从指隙流逝)

  青藤默默围绕着整扇窗口
  (像忧郁无端的充满我心)

  29
  轻轻的拈起一枚落花──
  慨叹
  关于生命之美,和它的无常:
  诗人写下了最初,和最末的诗篇**

  31
  婉婉的琴韵泉水般流出来
  夜益发深了

  月益发光华了
  婉婉的泉水,琴韵般流出来

  32
  一朵云飘来了
  周遭变得好清凉
  ──有如布满水珠的栀子花
  周遭变得好神奇
  ──有如闪烁在秋阳下的红树林

  一朵云飘走了
--------------------------------------------------------------------------------
如果死亡像瘟疫一样

--------------------------------------------------------------------------------

作者:杨平


  一座空城
  自黄昏边缘出现
  足音
  沉重的
  穿过 一条条对峙长街
  时间
  逐渐衰歇的 静止在
  阴影尽头:
  没有灯火
  没有异象
  没有兽

  泪水突然涌上了眼眶
  ——如果死亡像瘟疫一样
--------------------------------------------------------------------------------
往 事

--------------------------------------------------------------------------------

作者:杨平


  穿过秋天的大气我又一次来到
  记忆的尽头:白鹭飞向黄昏
  许多友人的童年在井旁打水
  我和长辫子姑娘携手走过青春
  雨;泪珠;以及清悦的田园之歌……

  不久这一切全上升为烟的一部份
  人类的经验、土地、和诗——儿时小镇
  如今已不在月光下闪烁
  幻灭,见证了一个时代的幻灭……

  后来每个人都陷在类似的城市里:
  打拼。假笑。孤独而执着。
  偶然,呼吸到远天飘来的清冽气息
  便像一朵菊花的复活
  尽管充满激情,却不免在风中颤抖……
--------------------------------------------------------------------------------
哀 歌

--------------------------------------------------------------------------------

作者:杨平


  天使飞翔的地方
  有云,有歌,有叹息
  ——除了一双双窥视的眼
  还有烟屑和灵车
  夜
  因震颤不断的发出爆裂声……

  当一个诗人
  或婴儿夭折时
  我看见各类事物的本体一片片碎去!
  大地在焦虑中陷入意识的黑漩涡里……

  祈祷或冥想
  前进或自逐
  总之,我们不再膜拜焚香——
  无论窗外飞过什么,远方草原升起什么
--------------------------------------------------------------------------------
浮 生

--------------------------------------------------------------------------------

作者:杨平


  我飘荡在一串琐屑的琴音间……
  今日疑似着昨日疑似着
  泡沫以及梦:青春在叹息中领着一半人类
  步入另一扇门。

  恋人来了又去
  旗帜升了又降
  ——所谓的幸福人生啊
  或竟是没有□的岁月!

  没有□或者奇迹或者烽火——
  大地上的蚁蝼都同样卑微!
  回忆都同样的不快乐!
  生命刻痕都同样的贫乏而丑陋!
  ——偶然,一道光穿墙而入
  你感受着,内心却十倍苍凉……
--------------------------------------------------------------------------------
我孤伶的站在世界边缘

--------------------------------------------------------------------------------

作者:杨平


  我孤伶的站在世界边缘——
  周遭因不停的摩擦而爆裂!
  一滴泪垂落到地面时
  燃起一蓬火!

  周遭因极度的扩张而疏离。
  大地下沉又升起
  纯粹的痛苦令一个诗人疯狂
  众生 怯懦底,沉默

  黑色的大漩涡无息的卷来:
  我看见一个年轻人刚要伸出手
  便已被撕得四分五裂……
  我看见他的胸口插着一只笔……

  我便这样的失去我的兄弟、我的灵魂
  孤儿一样的蹲在人群间,像一堆灰烬
免费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