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免费书城>>小说>>诗歌散文>>中国现代>>杨璐安

爱情小说
科幻小说
武侠小说
侦探小说
现代文学
古典文学
外国文学
网络文学
纪实文学
轻松文学
儿童文学
诗歌散文
电脑书籍
历史书籍
百科书籍
生活艺术
哲学宗教
军事天地
政治经济
英文读物

免费书城
杨璐安诗选
  杨璐安1978年10月6日生于台北·中正高中毕业,现就读政治大学广告学系三年级·曾任政大长廊诗社社长,现任第十九期长廊诗刊主编·作品散见创世纪诗刊、台湾诗学季刊、中央副刊·
面包店X女子的诀别书

--------------------------------------------------------------------------------

作者:杨璐安


  (抱歉,我即将逃离面包店的沉重香气。因为我对你们的爱
  不够甜美,就像面团发酵的美妙气味中,不可避免地有着
  迷蒙的酸楚及腐败……)

  A 给亲爱的妈妈

  辫子还是绑的太紧,妈妈
  又不许吃糖,却强迫我甜腻腻地笑
  其实我讨厌,讨厌
  陈年的黄浊奶油继续无力地
  渗透你传授的乏味奶酥
  我懊悔乖乖听你的
  没自己把处女膜
  像乾酵母一般捣碎
  混入柔软的底馅
  那么我的奶酥则会更香甜
  (接吻时男生也就不会嫌我的舌尖太青涩)
  那是一种爬上尖塔狂啸
  然后失足在粉红色深海
  放荡跳着水舞的气味
  (也是妈妈渴望的气味啊……)

  B 给亲爱的爸爸

  面包都有名字,我却没有
  那些放学的午后
  奥热而阴暗的地窖中
  你唤我是水(但不泼出去)
  倒进糜烂的面糊里
  并偷偷和入一茶匙变质的温情
  柔捏我苍白的腿
  那力度等同于饥饿的你啃咬
  酣熟的鲜奶白土司
  噢,爸爸
  但我不是你制造的面包
  不可解馋不可吞噬且没有标价

  C 给亲爱的弟弟

  我俩的默契是你掌中被剥光的肯尼
  而落寞的芭比在角落观望一切
  祝福你们王子们幸福快乐
  爸爸妈妈将继承你以古老的面包店
  (即使知道你不爱吃面包
  而且猜测你和我一样阴性)
  忍不住嫉妒你如微酸的柠檬派
  因为我做的起士棒
  比你的更坚挺、勃发、昂扬、巨大

  D 给亲爱的丈夫

  感谢你用爱情和面包豢养我
  (油炸甜甜圈是可爱的结婚戒指)
  以及无数次烘焙成功的高潮
  但我一回想那女人
  (嗯,你哥哥丰满如菠箩的情妇)
  在我颈上种植的草莓
  (已长成和发、脑神经纠结的苗)
  鲜红更甚你工整的咬痕
  就浑身发热
  请给我时间搞清楚
  是不是三明治一定要夹美乃滋
  也许布丁和可颂也有结合的可能

  E 给亲爱的自己

  你的胸腔陈积太多面粉
  这样是不健康的,X
  我要出去寻找我的名字
  一片金黄的麦田一个清澈的水源
  建立我自己的面包店
--------------------------------------------------------------------------------
一起唱啦啦啦

--------------------------------------------------------------------------------

作者:杨璐安


  音符从小喇叭啦啦啦的喉咙
  溜出来唱啦啦啦
  并顽皮地用尾巴
  轻轻勾开我的耳膜
  在耳朵深处植入一朵
  晶莹剔透的百合花
  在啦啦啦的歌声中
  百合花很快茁长
  张大嘴跟着小喇叭
  一起清脆嘹亮地啦啦啦
  啦啦啦啦啦
  啦啦啦啦啦啦啦
--------------------------------------------------------------------------------
命运

--------------------------------------------------------------------------------

作者:杨璐安


  一开始他就在我身旁。他用蔷薇的粗茎
  锻成锁链,牢牢将我捆绑。他裹着白色
  袍子,领我漫步在长廊,偶尔指着跳起
  舞的光影,预言她们的游移。那我的呢

  我胆怯地问。跟我走,否则流浪的黑洞
  将吞噬你在无涯的夜。他说。声音低回
  如巨石落井的回响,手指嵌入我的颈项

  遇见乌云游行的队伍,他拖我插入然后
  闪电攻击我以痛麻的撕咬。我泪滴飞溅
  成暴雨把自己淹没。后来撞见一只灰鸽
  眼里弥蒙着早春的雾气,他不许我亲吻
  她。不能那么随心所欲的。他总如是说

  这该是一个人的旅行。我计划叛逃,但
  我惊见死,咧着微笑走来。我回头乞求
  他的引渡,并默默数着下个逃离的日子
--------------------------------------------------------------------------------
遥然

--------------------------------------------------------------------------------

作者:杨璐安


  让我测量光阴的距离
  捎封溶满雨声的信给你们

  (月球想做日光浴的那个夏天
  我兴奋地跳入木槿花浆中裸泳)

  (有人发誓瞧见
  妹妹和我被蓝色棉花糖吞噬)

  (柳树摇尾巴在我头上写历史
  以为我会去领晨雾的秘密金质奖章)

  (照着晚风呼呼的指示
  学会如何把眼泪粘在蛛网上)

  (玫瑰花香再次迷路
  走进我饥饿的鼻腔)

  (寂寞被锁在百宝箱里
  偶尔在星空下拿出来大声朗诵)

  (快乐攻破了城
      在青春超速的时候)

  (每个帮我抚平溜冰鞋哀鸣的人
  总是及时出现)
--------------------------------------------------------------------------------
夏的始末

--------------------------------------------------------------------------------

作者:杨璐安


  A 不知从何时开始
  一只萤火虫
  非法进驻到我的脑子里
  用功地 发光

  黎明 又早了一个时辰

  B 刚煮沸的汗水养活一缸
  火红色的斗鱼
  在我的眼波中游泳
  闭嘴 摆尾 张嘴
  囫囵吞掉
  迷路在太阳眼镜上
  梦呓的白云

  C 摩托车飞驰在钢索上
  着火的风把发吹长
  和迎面而来的游魂
  擦出火花
  误燃 后视镜中
  最后的一块绿洲

  D 知了梦见自己
  幻化成黄粉蝶
  和一架波音747
  竞速成功

  奈何梦
  在叶子跌落的尖叫声中
  戛然而止
--------------------------------------------------------------------------------
分尸案

--------------------------------------------------------------------------------

作者:杨璐安


  每爱上一个人
  就想以最纤柔的方式
  叫他沉沉睡去

  亲爱的,请在你最爱我的时候叮嘱我,好让我将你甜蜜地
  谋杀 (首先,你得在我怀中闭上好奇的双目,等待我的双
  臂成为你永远的摇篮)

  啊啊,差点忘了向你陈述,这是怎样的一把细刀——是
  夜夜磨成的,沾染了冷冽月光的雪亮刀子,连轻碰到坚实
  的金刚钻,钻面都必留下诗意的痕迹 (刀鸣是多么奇异而
  亢奋的乐音呀,这把歌声嘹亮的小刀,将为你穿上一袭瑰
  丽的,布满绵密血丝的艳红晚衣)

  嵌扎在你双手上的绳索是我们的誓约,雕刻华美的石床,
  将进行肃穆的仪式 (挖出你活蹦乱跳的心脏,塞入刚刚自
  己划开的,我如黑洞般的左胸腔)

  乖乖,莫要喊痛,是你自己说过,要把这辈子通通交给我
  一人享用 (不准赖皮的,说什么也没用,先让我优雅地描
  绘你形状可爱的唇线,割下你丰满的嘴唇,置入我黑衣的
  口袋,于冬夜取出亲吻)

  你抬头以虚弱的眼神向我示意,原来是灰鸽衔着枯树的黑
  影飞过,但那有什么关系呢?真正平静的幸福,将降临于
  此 (一绺一绺剃下你乌黑的发丝及体毛,织成温暖的黑大
  衣)

  沁人的香味冲入我的鼻腔,我知道那源自你白皙的颈项里
  甜腥的血汁 (忍不住咬啮你,将红液一饮而尽,谁叫你老
  说我像一尾饥渴的黑天蝎,再剪下你的舌,拉长为小提琴
  的弦,剁下你嶙峋的长手指为弓,让我演奏一段安眠曲)

  为了保持永恒的纯粹,你知道我连和你做爱都不肯 (再来
  呢,绞下你柔韧抚顺的阴茎,记得不许勃起,以免亵渎我
  们圣洁的爱情,虽然你这坏小孩背弃了我们前世的盟约,
  把童贞交给了魔鬼)

  虔诚地进行肢解之前,早已帮你准备好了墓志铭——很
  短,只有我的名 (插满玫瑰花尖细的刺,于你全身,因为
  只有我才能碰触你,以泉涌不止的痛)

  从前考过你,一把光阴的尺,能否丈量出爱与死的间隙?
  (把你清脆的肋骨,串成一树风铃)

  每个部位都得再覆上保鲜膜,爱是如此纯粹地禁不起氧化
  (所有的体液被保存了下来,拿来灌溉你头盖骨中,刚植
  入的那株万年青)

  但是,亲爱的,我要怎样才能让你明嘹,其实爱与死之间
  ,并没有间隙 (……………………
  ………………………………)
--------------------------------------------------------------------------------
和冬天约了去找你

--------------------------------------------------------------------------------

作者:杨璐安


  每年冬天我们收养彼此
  被火炉烤暖的灵魂
  但那年你失踪在寒夜
  把最后的吻遗落在冰柱中
  我猜测你是否又故意留下一个
  不怀好意的谜

  于是和冬天约了去找你
  溯着蜿蜒如冰河晚期的回忆而行
  意图走出这道难题

  听说善妒的东北季风
  挟着飞砂将你希腊男神般
  壮美的侧面
  磨平
  所以我把你的照片
  交给记性不佳的冬天指认

  大雪来了
  雪花翩翩像汤面那层
  浮动的纯白油渍
  我们共戳过的牛肉面
  早已冰凉

  冬天说分头去找他吧
  跑到公园以为会撞见
  你五音不全的歌声
  但什么也没有
  除了面包树下颤抖的双人椅
  喃喃它的寂寞

  再奔到图书馆发现窗边
  第N个位子上的背影很像你
  我把心脏掏出拉开上面的拉链
  取出你日渐缩小的身影对照
  才知道已把你的大眼睛弄丢
  哎呀还有高鼻子体味
  长睫毛卷发耳翼的小黑痣

  应该贴一张寻人启事吗
  可是你总抱怨看不懂
  我写给你的诗
  那么只好呆立雪地中
  检查仓皇路过的男人们有没有
  偷渡你破碎的五官占为己有

  发紫的指甲昏倒于荏弱的指尖
  而那年寄放在安全岛上
  裹在制服里的拥吻
  绝对不懂什么叫
  冷

  啊终于在初识的所在
  瞥见你惊慌的足迹
  冻得快走不动的小溪喘着说
  你 曾回来过
  可是你在那里呢
  也许你已被冰风暴绑架

  冻麻的肉身拖着广袤的雪原
  返回公园门口
  等冬天将你赎回

  僵硬的拳头
  握不住结霜的你的名字
  落在地上无声地被大雪覆盖

  直到我站成一个雪人
  冬天还是没带你归来
  就连它也把我俩
  忘了
--------------------------------------------------------------------------------
诗发芽的时刻

--------------------------------------------------------------------------------

作者:杨璐安


  诗 是那儿来的呢

  某个寒冷的早晨我把
  苍白的布幔拉下
  请春天在窗外歇一会儿
  让我独自吞咽一盘过期的哀伤
  那时诗的幽魂悄悄溶于
  佐伴的奶油

  也许诗 是这样来的

  是第一次翘课那天躺在
  黄昏河堤上
  着卡其制服心怀
  不轨的男生
  他殷勤的眼神喂我服下
  一散迷魂药
  主成分是诗甘甜而未受精的
  花粉

  也许这样 才对

  那夜我蜷伏在月光的脚边
  忏悔对生命的不忠
  当思潮退去留下未溺毙的我
  及龟裂的地壳
  缝隙中我找到
  一颗焯焯发亮的化石
  有人告诉我那是传说中
  诗的原型

  但我永远搞不懂
  诗是怎么侵入我体内的
  就连我亲爱的母亲
  也不知道

  总之 是这样开始的

  一颗种子
  潜入我的脑袋
  (或者它本来就在那里)
  我告诉它那儿并无沃土存在
  它只是抿着细细的嘴
  选一条最纤弱的脑神经
  一屁股坐下钻了又钻
  任性地耍赖不走

  之后它没有举动除了
  粉红色脑神经和我
  失眠的夜一同抽 着
  等频的酥痛

  直到某夜种子打开喉咙念咒
  尖锐的高音刺穿
  我蜂翼般的耳膜
  血冲出双耳如嚎啕大哭的喷泉
  它踩着混乱的节奏摇摆
  两枚新生的子叶
  把我推入歇斯底里的国度

  种子挺着茎叉腰站了起来
  像旧时代跋扈的警察
  将不成诗的思绪一一枪毙

  它急速增长的茎是万尾疯狂
  乱窜的青竹丝纵欲地
  咬啮我薄薄的脑壳交配生出
  满窝青嫩的小蛇
  眼看着蛇窟即将爆裂
  最凶狠的那一尾用锐齿
  凿穿我的天灵盖
  以勃起的姿态
  向蓝天
  射去

  脑外的天空
  原来这么广阔
  那丛青茎
  显得好心虚
  只敢轻声呼吸
  温驯地随风摇曳
  如搁浅的细瘦海草向流水
  点头

  我站在惊异的镜前
  哭泣它们萎弱的美丽
  用温润的泪滴灌溉
  盘旋在我头皮上
  与发纠结的根须

  那将是诗的树 没错

  因为它总趁着梦
  把我融化的时候
  低声练习某种
  没人听过的语言
  母音温润如一匙蜂蜜
  缓缓沿雨后的蛛网下滑
  子音清脆声是第一枚
  蛋的破裂
  小树把句子颂成一段经文
  一章段落唱成一支歌
  当我全然醒来只能听见
  羞涩的树叶摩擦沙沙沙

  文字是发晕的候鸟
  走了
  忘记再来
  我奋力以精血
  使枝干茁壮
  让它们筑巢
  以细喙于树皮描下标点符号

  意念是上了油的暖风
  我使劲甩头使树荫扩张
  焕发神采的绿手掌
  将风儿从指缝筛下

  在灵感的无名海中
  我忍痛把自己刨空
  让诗的树浮起
  只为使它抓住彼岸的小舟

  顶一头诗的树
  朝拜般缓缓行进
  让它吸吮落在每道经线上
  苦涩的星光
  接受晚露冰冷的爱抚
  每天长高一寸彩虹的长度

  虽然好重
  也甘愿带树旅行
  也许我会遇见其他
  头上有树的朋友
  悬挂彼此的寂寞在稍头上
  一起等待诗
  开出满树的花朵等待
  另一个诗的灵魂作法于
  漫天飞翔的花粉
  等待花萼又结满诗
  晶莹剔透的种子
  再把它们摘下
  分给你
--------------------------------------------------------------------------------
女巫煮汤

--------------------------------------------------------------------------------

作者:杨璐安


  -北投,地名。为平埔族语音译而来,原意为女巫

  怕星子被扫把刮得痛到发亮
  怕呼啸生风害月娘得了感冒
  不飞的女巫
  选择在陆地上
  煮大锅大锅的汤

  满山的荆棘梦游到她的唇际
  一碰触到她的气息便烧成一捆柴
  在锅下引燃

  汤本来只给平埔族人
  滋润乾渴的毛细孔
  补汗水的缺位
  但清人及日本人
  偷偷揪着女巫的黑色裙摆
  流涎

  沿锅缘升起的泡泡的歌唱声中
  日夜只是不足量的调味料
  于时间的步伐中慢慢发酵

  也不是不坏
  女巫曾想把日本鬼子同鸡蛋
  丢入鬼谷里
  咕噜咕噜炖得烂熟
  因为他们唱那卡西的样子
  太像在骂脏话

  她一努嘴
  带笑的樱花纷然坠落
  尖叫着和大雨滚入汤面

  皇太子裕仁也爱上女巫
  在她的眼波中徘徊成一尊雕像
  最后被莎哟那啦的回音
  埋葬在公园里

  火焰在水中跳舞
  她的手转动汤舀
  如银河涡漩
  合于一种兽的节奏
  冬冬冬冬冬

  闲杂人等一哄而散
  剩下她子宫中回荡的
  婴儿的跫音
  与汩汩的泉
  混声

  一瓢汤喂一张嘴
  温润的汁液沸腾每张喉咙
  在春雷的鼓舞中
  放声啼哭

  我镶嵌在古蜥蜴化石的童年
  也湿濡在硫磺气里
  濒临沸点和汤一样
  怎么也乾不了

  子夜女巫把地下水道的
  圆盖子打开
  注入冒烟的汤为我
  在石拱桥上和她发生的爱情
  加温
--------------------------------------------------------------------------------
谁打翻大头针在我刚打扫完毕的心房?

--------------------------------------------------------------------------------

作者:杨璐安


  爱 爱
  爱爱 爱爱
  爱 爱爱 爱
  爱 爱 爱 爱 爱爱 爱
  爱 爱爱爱 爱 爱 爱 爱
  爱 爱 爱 爱爱爱 爱爱
  爱 爱 爱 爱 爱爱
  爱爱爱爱 爱
  爱爱 爱 爱 爱 爱 爱爱爱
  爱爱 爱爱 爱 爱 爱
  爱 爱 爱
  爱 爱爱 爱 爱 爱
  爱 爱
  爱
  爱
免费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