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免费书城>>小说>>诗歌散文>>中国现代>>杨佳娴

爱情小说
科幻小说
武侠小说
侦探小说
现代文学
古典文学
外国文学
网络文学
纪实文学
轻松文学
儿童文学
诗歌散文
电脑书籍
历史书籍
百科书籍
生活艺术
哲学宗教
军事天地
政治经济
英文读物

免费书城
杨佳娴诗选
  杨佳娴,一九七八年生,高雄人,因呼吸黑色空气与饮用澄清湖工业废水而导致长相不太端正,隐隐有兽相,但獠牙已经藏好,有时候会从诗的布幕后伸出刺你一下。现就读政治大学中文系四年级,并担任政大资科猫空行馆BBS站诗板副板主。诗龄四年,喜欢杜思妥也夫斯基、杨牧、骆以军和芥川龙之介。曾经得过台湾省巡回文艺营创作奖两次、全国学生文学奖四次、政大道南文学奖八次、台北文学奖一次、青年文艺营创作奖两次,作品曾发表在幼狮文艺、明道文艺、创世纪、台湾诗学季刊、中央日报与自由时报。
单人旅行

作者:杨佳娴


  太阳捡拾我的渣滓
  像喝完一杯土耳其咖啡
  我数着栾树破碎的剪贴簿
  想从自己的影子
  透视某个永恒却已经死去的母题

  “是的,我爱老歌,我爱。”
  你在萤幕上无声的说着
  秋天是一个庞大的叙述架构
  揉皱的雨季我们的对白因为潮湿而变形
  卡夫卡仍然注视着
  城市蓝色的街灯。灯光之外
  没有什么梦境可以存活;
  但我还是习惯对着萤幕看
  或许冰冷的管络里
  有你风化后的颗粒

  当然,你可以继续自言自语
  在整个童年的潮间带
  在房间因为夜的敲击 即将破裂的此刻
  你可以再把表情削薄一点
  让我也可以阅读你心脏上
  割掉的那一部份

  酸味的细胞正婉转的死去
  我会逐字逐句的摘要
  我们手挽着手的单人旅行

  杨佳娴 1999.3.2
--------------------------------------------------------------------------------
我,和我的城市和你

作者:杨佳娴


  1.
  赤足跋涉隐密的灰色流域
  听见猫拎着一袋颤抖的针尖
  犁开噤语的街道
  我执着许多把雨的钥匙
  想打开一扇黑夜

  我不太想再重覆自己的名字
  它的文法太过简单而我时常用错颜色
  低头,让没刮胡子的秋天
  越过我的影子
  去磨擦整座惺忪的盆地

  2.
  常常我打捞了一整晚的皱纹
  熟读灯蛾以翅膀
  向光的圣殿膜拜的路径
  卷了边的诗集,偷渡冥想的旧码头
  和你留下来的猜谜游戏
  一起烤火

  当然,我的忧郁是很专业的
  乾了咖啡渍的杯里还有昨天的硝烟
  风伸出舌头舔湿房间
  几只蚊子和我分赃糜烂的记忆
  啊是的,每个早晨和夜晚
  我都冲泡着枯萎的童话
  (你看,这句对白有你画的线……)
  而窗外窗外只有捆绑天空的电缆
  免费展示城市的死亡

  3.
  不习惯镶嵌自己在贴满标语的墙
  发出声音的人注定饥饿
  我流动着向黑暗那边靠近
  静静收割芜杂的诗句迸生如金属稻穗
  在焦躁的季节风里
  传递锋利的气味

  如何拔掉愤怒的牙齿?
  你把油腻的疼痛
  涂满我一触即碎的表情
  城市在你背后继续用麦克风催眠
  所有讨厌睡眠的眼睛

  4.
  抽长快速的玻璃帷幕
  拍摄着云朵和麻雀的旅程
  我跟踪寂寞走进咖啡馆
  用滚烫的汁液慢慢慢慢穿透一页下午
  并且留一些空格
  让你填写残忍的欲望

  或者
  搭乘电梯从雾里上升到
  和整个盆地一样高的梦的鹰架顶端
  向不肯退休的肖像索取
  肮脏的哀愁

  杨佳娴 1999.3.7
--------------------------------------------------------------------------------

流离

作者:杨佳娴


  ——阅读乔伊斯《都柏林人》杂感

  我们日日以海浪的味道为想像镀金。

  关于脚下这座岛的籍贯
  可能是海峡对面那个庞大而伪善的名字
  也或许还埋在深深的
  深深的草根底下;
  四面八方都有呐喊声
  不同颜色的旗帜下长满我们的头骨;

  搁浅,用薄脆的鳍顽固地指向东方,
  消失或徘徊的脚印
  只在这里被打捞上来。

  因为渴望一颗冒牌的太阳而目盲
  我们的母亲,消失在
  遥远的雾的背面

  杨佳娴 1999.4.9
--------------------------------------------------------------------------------
错简

作者:杨佳娴


  我想念你,在每一节诗快要结束的时候.
  ——陈黎〈奥林匹克风〉

  住在雨的蜂房里,当忧郁
  忧郁像湿气一样的
  腐蚀了我的鞋子
  迷航的星光落在季节的窗棱上
  开出柔软而锋利的花朵
  连风都会受伤

  用一张落叶打包了我们的城市
  鸽子都融化在云里
  广场上只剩下夜色在走路
  拎着还在发芽的旅程
  我的脚趾却纷纷的凋谢了

  天空懒懒的趴在头顶
  我仍然试着写信,试着搜索
  火山,冰层与抽屉
  你的名字坐在最前面
  看我翻出一小匙咳嗽,一截
  颤抖胆怯的呼唤,几包
  奄奄一息的诗句……

  我紧紧抱住雨声
  记忆无法蝉蜕
  孤寂的光张贴在空气中
  城市的遗址,徘徊在
  快要变冷的
  地图里

  杨佳娴 1999.5.14
--------------------------------------------------------------------------------
哀愁游乐场

作者:杨佳娴


  突然我想听俗滥的情歌
  整座星空倾斜像滑梯
  多汁的歌词抱着我
  爱情的童年,不带经血的
  就坐在时光的椅子上
  等待电影的放映

  海盗船的扶手已经生锈
  口袋里的代币一一蒸发
  你穿得像乌鸦,站在
  华丽的摩天轮前
  城市正在尖叫,我是一名
  不讨人喜爱的顽童
  使劲地想拔掉你的翅膀

  如果倒立走过雨的缝隙
  晕眩地看你走进墓园
  白色旧鞋上染着城市的口沫
  你再一次提到关于,消失的姿势
  或追寻永恒的空格的
  一点点哀愁

  我在额头别上几朵霓虹
  用最大的气力
  牵住想逃的沉默
  你却已经闭上了眼睛

  杨佳娴 1999.5.18
--------------------------------------------------------------------------------

诗的完成式

作者:杨佳娴


  跃入海洋
  打捞记忆的沉船
  饱满的光秘密地启航
  意象刚刚晕开
  向我暗示变形的可能

  一些云朵降生为鱼群
  一些种籽蒸发成羽毛
  我影印姿态,抄袭色彩
  拉开颅骨内的抽屉
  考掘生命岩层
  捕捉很久以前冻结的气味

  时光开始蝉蜕
  意识如鞘翅想像如复眼
  隐喻的探戈跳得正热烈
  和欲望辟室交谈
  让语言似蚯蚓,截断,衍生
  爬入呼吸与声音
  翻松贫瘠的夜色

  写,用力震荡肉身的瓶子
  在逐渐晴朗的航程中
  纺织音乐或土壤
  节拍中藏着微湿的笑声
  或者牙齿

  我还想埋入几枚梦境
  听它们咳嗽,听它们
  不合情理的舞踊
  至于形式,移植月亮的线条
  模仿星辰的足迹
  或者,成为愉快长大的垂藤

  浮出海面,光的果实累累
  刚完成的岛屿静静凝坐
  灵魂的岩浆在深处奔走
  永恒地居住
--------------------------------------------------------------------------------

倾斜之书

作者:杨佳娴


  春天向灰尘倾斜
  欲望向现实倾斜
  守夜人向恐惧倾斜,梦见
  三岛由纪夫醒着,用整座
  长满火焰的金阁寺
  掷伤摇晃的世界

  握着一叠泡了水的指南
  我们的神,正在晕船

  杨佳娴 1999.6.3
--------------------------------------------------------------------------------
穿透

作者:杨佳娴


  1.
  谁擦伤了秋天?
  一张张充血的掌拍痛窗户
  我闭上身体,风挤出腥味
  许多回忆的苍蝇
  嗡嗡,嗡嗡的鼓噪

  可能,连泪腺都长出苔藓
  阳光陈腐胶卷在转身时遗失
  我们的老放映机
  还在空房子里演奏着
  过期的音符们迟迟,迟迟
  找不到自己的位置

  2.
  梦的百叶窗。我窥视
  你,穿着稀薄的雨声
  越过荒凉的人行道
  在下一个街角,蒸发

  3.
  黑暗蠕动着
  你的温度在我指缝间发芽
  沉默地检索,当语言的幽灵
  忘记了自己的读音
  果肉熟烂的翻开
  苍蝇们仍然爱恋地
  向我覆诵冷腻的对白
  “爱……?”
  浓稠的叙述开始断裂
  带着溽湿的空白,无声陷陷陷落

  4.
  拉开意象环绕的抽屉
  爪子涌出,旧信封里爬满回声
  我背熟了你的身体
  在旅程中丢弃脚趾
  振翅,我们的栅栏
  声带在零度以下的歌声中
  慢慢
  倾
  斜

  5.
  折好整座城市,包括
  季节的暴雨和你的体味
  在破碎的阴影下
  阅读那永不再版的泡沫

  杨佳娴 1999.6.13
--------------------------------------------------------------------------------
前身

作者:杨佳娴


  可能是细雪
  在无风的黄昏
  纹刻于敏感的耳叶
  仿佛一碰就碎的音符
  悬垂犹豫侧身于
  死亡的间隙

  可能是某个标点
  栖息在爱欲的分岔
  当语言盛装词汇喧哗
  沉默如等待被窥视的锁孔
  盛满丰腴的秘密

  想不起交错的时刻
  像一处被遗忘的矿脉
  躺在遥远的记忆深处
  我的前身
  是否仍伫立时间的甬道
  看你牵着寂寞
  继续无法枯萎的旅程

  或者
  背对背地流浪在
  梦的黑原
  让早来的秋天
  焚毁爱情的草木

  杨佳娴 1999.7.24
--------------------------------------------------------------------------------
歧路

作者:杨佳娴


  打开肉体的伞
  寂寞的雨声从边缘
  滴落。听见你以熟练的手势
  剥开我的疲倦与饥饿
  仿佛端详一颗
  夭折的果实

  一切均处于大寒之中
  你以芬芳的阴影
  引诱我完成禁锢的仪式
  爱比欲望更黏牙
  更贴近黑暗的体温
  在体腔里扩散,并且衰老

  路标已经倾斜

  而我们耽溺于暴力
  最初的梦被对折再对折
  无聊或者死亡
  享受悲剧的乐趣
--------------------------------------------------------------------------------

饥饿

作者:杨佳娴


  星光如秋千垂下
  摆荡我瓷质的灵魂
  在前进与返回的悬崖间
  欲坠不坠

  无从追搠
  雨滴和忧郁的血缘
  我放牧着蓬松的心事
  在潮湿的梦境里
  让饥饿的感觉
  依偎在你我之间

  潜身于毫不困倦的思绪
  捕捉发芽的火焰
  更多的热
  从指缝逃走
  烘熟了整座海洋
  我确切察觉
  所有的脏腑都在阵痛

  某些古老的矿藏
  从深处发出隐隐歌声
  你向我裸露
  而光在你肩上攀生
  越过语言和地图
  谕示比诗更深邃的路途
  爱的须根穿过
  那些细碎与庞大的阴影
  穿过巡逡的死亡

  是的,我们将彼此食用
  以及渗透
--------------------------------------------------------------------------------

兽之戏

作者:杨佳娴


  下过雨的黄昏
  海水从遥远的那一端
  把我和你的影子推向干燥的码头

  汗湿的公共电话
  声音溶解如跌坠的月光
  距离油煎我的耳朵
  向我展示
  焦黑的欲望

  海继续分泌苦蓝色的呻吟。

  语言的船只
  如何装载我们
  错过的时间里囤积的沉默?
  庞大的夜折断桅杆
  枯萎的帆飘落
  仿佛一件没有人穿的衣服
  而被误读的爱
  就栖息在那里

  “我正翻阅那些
  你留下的野兽的爪痕。”
  像一种怀旧的纪念品
  某个失去体温的签名
  轻轻睡在角落
--------------------------------------------------------------------------------
蜃楼

作者:杨佳娴


  被糖粒刺瞎的梦境
  可能,她像一株羊齿植物
  摇晃着湿润的语言
  在你的夏天里,轻轻
  覆盖一些无法解码的阴影

  爱情张开层层皱褶
  如一朵饱满的阴户
  向你谕示泡沫蒸发的快感
  凝聚磨碎倒卧于自己掌中
  仿佛一列推倒的骨牌

  捧着失序的银河
  蜃楼从不倒塌
  可以穿越它如穿越
  一只鬼魂
  下一刻她就在虚构的窗口
  兜售荆棘的记忆

  躺下。当影子想踩过你
  想让世界凹陷

  不必说谎不必练习忘记
  干涸的舌头再吞不下
  任何一枚针尖
--------------------------------------------------------------------------------
寂寞的游戏

作者:杨佳娴


  人一旦开始躲藏就很难停下来了,这点我始终深信不疑.我总是怀念
  躲在寂寞的角落里含着一颗糖的滋味……
  ——袁哲生小说集《寂寞的游戏》

  握着空虚的甜味
  把整座童年提领出来
  留给某个自己失踪的下午
  那时阳光让影子勃起
  盯着远方树叶掉落如雪
  你正反覆舔食焦虑的心情

  躲藏的快感
  读取等待与时间的函数
  让意识生长肉身萎败
  潜行在每一个紫色的傍晚
  没有人能解读那些泡沫
  一如没有人能
  诠释你单纯的欲望

  是的,隐匿在游戏的背后
  让所有人用力搜寻
  连自己也看不见自己
  恍兮惚兮,夜 的梦境
  在无数次躁郁的旅程中
  开始怀孕

  拎着一整袋过期的童年
  游荡于现实的车站
  不再照镜子,不再
  追索记忆的证物
  重复的游戏,不曾结束
--------------------------------------------------------------------------------
我们自夜 的酒馆离开

作者:杨佳娴


  我相信典律,我相信复活
  我知道愤怒滴落
  会幻蜕成盐粒
  在夜的长廊,许多奔跑的画面
  向我突出丰腴的肚腹
  要求最痛苦的结束

  人们蹲坐日子的脚边
  伸出脆弱的乳房,索取
  甜美的吸吮
  昨天的酒杯都凋谢
  记忆从不同的角度窥视我
  我不想再歌唱,海浪的
  那么一点点忧郁
  已经失声

  我们从酒馆离开
  如同镜子向脸告别
  语言向故事告别
  软弱的革命被推到远方
  坚硬的月亮,烫手的星,
  就包裹在誓言里
--------------------------------------------------------------------------------

垩土

作者:杨佳娴

  ——夜读杜思妥也夫斯基《地下室手记》

  撕开表情肃然的岸,撕开
  如此拥挤的旷野
  你是一头黑色的树,一幢凝固的雪暴
  从书页里侧身看我
  握着荆棘,敲响整扇冬季
  那些人们走惯的桥
  是比火柴棒更坚硬的
  默认与规则

  你看,世界仍然信仰方形的神只
  隔着栅栏参观某些
  过份哲学的猴子
  喊叫着让兽蹄从胸膛踏出来
  谋杀别人的影子,凶猛而蹒跚。
  夜像血水一样的淌下来了
  我变成敏感的盐粒
  和你一起,腥臊地呼吸

  暴力倾向的孩童们,收集了
  破烂的阳光
  灼伤你虚无的壳,试图
  剪掉不断分岔的触角
  从霉暗的深处,伸出舌头
  犁开一条长长的钟声
  我凝视着你
  仿佛噤语的街道浮在昏黄梦里
  镜子里,只看见
  潮湿的灰烬

  圣彼得堡的路灯都睡了
  细密的神经穿过穷人的屋瓦
  鱼贯的哀愁,自时间墙上龟裂
  你仍在地下室里
  咀嚼灰尘,品尝屈辱的皱纹
  和仇恨秘密的交尾
  囤积气球,在破裂的音乐里
  卑微的笑

  “迟钝和理性是高尚的。”
  隐型的标语贴在巨大的棺椁上
  你干涸的哭声内包着果核
  哽着我阅读的喉咙
  和整片大地
  一同腐烂
--------------------------------------------------------------------------------
主题曲(三)

作者:杨佳娴


  时间在西北方开始血崩
  我起身掀开一锅腥味的诗句
  生锈的琴键在屋檐下讪讪的行走着
  犹疑着,仿佛在商量
  要不要替我接续那段还没沥乾的乐章

  有一些忧伤的残垢拥挤在舌尖
  肥胖的心事走不出语言的窄门
  也许我把自己抽成丝,裹住整座夜色,
  让棘刺嵌入骨肉,刨掘不出的红色乐音,……
  我们的城堡瘦了,星屑争相自撕破的缺角涌出
  沉默用凝视从身体里压迫着我
  灰色的絮语仿佛一层霉衣
  俯吻我们搁置了太久的,很多表情和皱纹

  只好向更深的光影中考古
  关于那些流动的梦和你给我的翅膀
  从不会干涸的肉身,在爱的欲望里坐化成蝶
  因为距离,距离丰盈了寂寞的冷度,
  我们遂缠绵成两只暴躁的兽

  生锈的琴键攀到我的足尖了
  仰着头把我吹成一只蓝色的气球……
--------------------------------------------------------------------------------
透明(六)

作者:杨佳娴


  下午四点零三分,阳光被剪掉头发,而我
  我揉皱自己,像揉皱一页页从诗集中逃逸的呻吟
  童话已经死掉,因为青春期令它忧郁
  究竟有没有我的对白呢?或者,我只是
  几段无力的叙述,软软地垂在禁锢的窗口
  亲爱的R,不论你的沉默如何的抚弄,
  也无法顺利勃起成完整的情节.

  夏天其实是冷的,我想,
  总是穿着你的影子,像梦境穿着欲望,记忆穿着死,
  下午四点零九分,饱满的指腹按捏黑色的街道
  阳光重新长出茂盛的体毛
  我和我的雨季和整座城市一起融化,R,你看
  你看我们的爱情终于变成诗稿里的年轮
  一则被时光践踏的潮湿废墟

  即将发酵.
   你要不要来见证我的酸朽呢?……
--------------------------------------------------------------------------------
颓圮之前

作者:杨佳娴

  这世代只剩How的技术问题,没有What的大疑大辩了……。

  ──朱天心〈佛灭〉

  我们热衷制造标签,我们热衷
  在铁灰色的塔尖上表演更多的筋斗
  梦从数字的荆棘里破灭,文学戴着热情的面具
  许多字汇淫荡地交媾
  当这世界已经潮湿得不能再潮湿

  我们穿着一身栅栏,吵嚷地走过广场
  此刻每一张床及每一个政客都在
  夸耀它们的弹性
  成群的猴子在桌底做买卖,并且
  小心地用保险套把尾巴藏住

  我们熟练地杜撰自己,在公车黑烟与焚风中
  充分地忧伤着
  语言的暴力殴打遥远的信仰
  哲学家的棺椁摇荡起来
  长了翅膀的欲望正享受着我们的诚实
免费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