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免费书城>>小说>>诗歌散文>>中国现代>>颜峻

爱情小说
科幻小说
武侠小说
侦探小说
现代文学
古典文学
外国文学
网络文学
纪实文学
轻松文学
儿童文学
诗歌散文
电脑书籍
历史书籍
百科书籍
生活艺术
哲学宗教
军事天地
政治经济
英文读物

免费书城
颜峻诗选
春天,醉倒在大地

  答谢王晓鹰

  我是第一次飞翔的羽毛
  穿过玻璃回到夜晚 就成了光

  花一开 大地藏了起来
  脚下涌出了成群结队的精灵
  这样的春天我醉倒在北京和兰州之间
  转动头颅 喃喃自语
  在中国的东西部之间吹起了长笛
  星星飘舞起来
  我驱赶着它们和雪花在梦中消溶

  我是有家不回的男人
  就在做梦的敦煌 流泪的金陵
  我和朋友对酒当歌
  那位画虎的朋友 造灯的朋友
  出生在九百里外的乡村
  我们撑起蒙蒙细雨 收集诗歌
  就打算这么度过一生

  今天这轻柔的中国多么安静
  一根针落在华北平原
  几万座山峰上溅起了银光
  我围拢身边所有的酒盏
  把雪山和海水撒向天空
  再排开三月 四月 和五月的道路
  让生活一直流向收获

  淡白的山坡上
  我一次次轻松地滑倒
  脸红的朋友已经放下真理
  在散乱的草和衣服间睡着
  今生第十九个春天
  一颗心散发着微热
  另一颗已经完全回到了从前

  那么就结束吧
  又一个时代开始了
  我们微笑着……
  缓缓降落到神的怀抱……
  1992.3.21
--------------------------------------------------------------------------------

春天

  暴怒的春天 我强忍冲突的火焰
  听着纷乱大地上祈求的声音:
  做一个人!
  做一个人!
  他喊不出更多更亮的词
  他在以掌击额
  风雷如此漫长 街市如此拥挤
  纷乱的眼中这个声音喊出了道路

  这是一九九二年的春天
  兰州的枯枝折断 黄河淹没了光阴
  这是流不出眼泪的季节
  人民都已定居 我却还在出走
  被生活感动却不能流泪
  这一个未走先飞的孩子在我身边发问
  ——你为什么误伤了爱人?

  落日!
  满腔的风沙毫不停息
  这春天的景色多么苍茫 让人惊心
  我无法开口
  甚至不敢再看下去
  白昼就要逝去
  那孩子饮下毒酒 举着火
  要我向看不见的方向看去

  大地上开满了花朵 在暮色中闪动
  这分明是刀痕
  来自我悔恨的双手
  ——你已经生活了那么多年
  为什么此刻流不出眼泪?
  他已经远走
  留下我在内心呼喊:
  做一个人!
  做一个人!
  1992.3.28
--------------------------------------------------------------------------------

傻子

  傻子在大街上长大了
  傻子从下雨的梦里醒来
  隔壁的灯还亮着
  我的爱情还在绝境中挣扎

  年轻的傻子从来不哭
  但在今夜的雨声里哭了
  南方的星辰此起彼伏
  有一颗就要开口说话

  竹篮里的水流走了
  刀尖的血还在闪亮 傻子
  像个强盗趴倒在废墟痛哭

  今夜的玫瑰被暴雨催开一大片
  我的傻子兄弟
  好象看到了黎明
  1992.6.25
--------------------------------------------------------------------------------
雨中的女人

  黑的 闪亮的 雨中的女人
  夜裹住的 无声的 雨中的女人
  我不知道她的姓名

  一条小巷 通往错觉和记忆
  雨中的鞋子 踩坏了丁香
  离开灯的雨中的女人
  是不是正在走向灯?

  混淆黑白的雨
  淹死幻想家的雨 培育着赶路的果实
  在自己身上改变了方向的女人
  几乎变成了雨

  影子浸在岁月中的女人
  看不清脸庞的女人
  在黑暗的城池中可有可无
  几乎失去了性别

  盛满雨的小巷
  走进去一个女人 模糊的 冷的
  不快不慢的女人
  我甚至不知道她的来向和去向

  雨中的女人 夏天的女人
  浸泡在这个世界上 走进一条小巷

  而我的沉默
  助长了夜和雨的距离
  1992.8.2
--------------------------------------------------------------------------------
离开

  做一个邮递员
  把速朽的爱情撒遍人群

  做一个小说读者
  把窗户开向无人的操场

  做一个流氓
  在街上吵醒熟睡的蚂蚁

  做一个南方人
  来到北京修理他们的皮鞋

  做一个独身男人
  想着过去挤上了汽车

  做一个瘦弱少女
  离开人类的白日梦
  1992.9.1
--------------------------------------------------------------------------------
阅读(一):爱情故事

  第七页 残破的纸上出现一句真理
  第八页 守夜人离开花园
  去合上书本
  第九页 一群老虎漂进梦里 一去不返

  第一页 英雄和春雨决斗 伤了我的心
  第二页 大雁驮来钟声 明月为故乡痛哭
  我就在这儿遇见了美丽的主人公
  第三页 是谁在圣殿前写下爱情 将生活放逐
  是谁 打翻八月的酒坛

  第五页 我藏进其中 看大雪沿香气飘散
  第六页 多么疼痛 多么辉煌 多么迅速
  第四页 那么又是谁 领来作者 埋下一道伏笔

  大火焚烧着剩下的纸页
  纸灰围住流浪的土地 沉醉地舞蹈起来
  1992 12 3
--------------------------------------------------------------------------------

痣——给Ani


  一

  你睡着了
  一天的光明
  从烛火中流向南方

  今夜 像破损的肉体
  一颗痣里藏着真相
  一生 这抖动的手 抚过去

  被囚禁的影子醒了
  那哭喊 仿佛对岸有一道伤口
  淹没着荒草

  二

  你睡着了
  谁来倾听这消失的意愿
  今夜 这具错误的雕像

  只有一颗痣 降落着
  越来越近
  离悲歌还有一步 泪水已经溢出

  世界被脚步掩埋 那是人的一生
  你只留下甜美的呼吸
  将风向挽留在怀中

  三

  你睡着了
  推开纸窗 短暂的星光还在疼
  人的广场 落满询问

  没有收割
  没有晾晒的衣物 你像永恒
  在空白的地方 一颗痣借走孤独

  更广大的姿态留在今夜
  低语声 从天堂垂挂下来
  无垠的钟表把生命安放到路边

  四

  你睡着了
  从一个秘密到另一个秘密
  一个隐约的高度上 夜深了

  青春飘往另一座城镇 今夜依旧真实
  一颗痣 被人生遗漏下来
  像陨石在稀薄中获得了静止

  缄默的生长 一切都不再绝迹 痣
  你终于因藏匿而获得
  ——那遥远的回答者还在寻找引力
  1993.7.9
--------------------------------------------------------------------------------
北方

  我看到的北方 是荒凉的乳房在北风中起伏
  我看到的北方 是孤独的骡马 是绝望的鹰向高处爬去

  我看到的北方是褪色的红和干枯的时间 是一所废弃的宫殿
  一马车麦草在公路上行驶 我看到的北方是一道黑线上翻涌的山顶

  我看到的北方是铁轨砸着岩石 是比沙漠更远的地方 一块骨头朝着北方
  我看到的北方是静止的车站和狂奔的红鬃马
  是煤矿中穿行的呼吸 是无垠的触摸
  是白杨树的火苗在阳光下燃烧
  是旋转的麦地 沉默的水泥电杆

  夜晚 朝霞像一盆火 在树后沉睡
  44次列车 一道雪亮的吼叫在逼近
  在切割高原上浩荡的黑暗
  清醒之后 我已经靠上冰凉的夜空
  那巨大的星象 停留在天堂的墙外
  那图案在坚决地运行 植物的暗影像神
  我伸手 摸到自己的边界 继而是晕眩——
  再踏出一步 就要进入星群
  1993.7.25 44次列车
--------------------------------------------------------------------------------
要说起四个地方的灯光

  要说起四个地方的灯光
  黑夜的四肢 四个不复存在的方向

  要说起老家 肮脏的羊圈门外
  一把刀埋在土里的光

  我的姑娘 仰起头的黑女人
  我的嘴唇 噙住急驶而来 又停住的理想

  深夜正中 楼梯口的手电筒
  我用膝盖盛住的破碎的门窗

  不! 幽然一笑 夜来香死在夜里
  请说起一座废墟 一座无人的殿堂

  要说起这些 一个冷静的大脑
  四张匆忙搭好的床
  1993.8.19
--------------------------------------------------------------------------------
埃德加· 爱伦· 坡


  穿越大海
  把另一个男人的名字送往寂静

  跟随一个背影穿越大海
  经过宿命的星座 经过预言的东方

  那隐约的船队 两道诗人和乌鸦的帆
  五副医学和建筑的龙骨

  瞎掉的眼睛在海上发光 照着一个背影
  从海平线上独自离开

  高傲的大海 高傲的幻象
  一个喝醉的背影 带着他的嘲笑独自离开

  崩溃的心灵仍在继续生活
  让我们跟随一个背影旅行 经过时代的漩涡

  让我们眺望血污中的清白
  把一个名字唤醒 再刻到寂静的岸边
  1993.8.20
--------------------------------------------------------------------------------
六等星

  吹灭灯 把水声留在黑暗里
  一个没有形状的思想者坐下来
  在五楼客厅
  秒针的运动更整齐 窗开着

  天空中醉汉忘记了轨迹
  一名窥视者在山顶自言自语
  一颗白色的六等星 已经连续两夜
  发着白色的光——

  我梦到了六等星
  我梦到空白的黄昏 广场那头就是家
  趋向毁灭的视力还在观察
  一颗星 一只嗓子 一个喝醉的处女

  寒冷的宫殿豢养了神 在我的蓝色之上
  星和星的距离是大的 在伟大之上
  六等星发出恍惚的叫喊
  把自己掷向天宫另一端的极点

  在寂静的中途 可怜的星疯了
  这个梦从五楼飞往大气层
  临近毁灭时 可怜的星疯了
  把一名窥视者变成一粒白色的梦

  而黑暗下边 有点发疼的肉体上
  我错误地相信了时间
  秒针清醒地奔向静止 在中途
  事物都有了去处

  是醒来还是继续梦下去
  六等星的白色影子落满地球
  我只有呆呆地凝视
  让月亮和人造卫星更加匆忙 让自己更蓝

  一颗发疯的六等星 微弱的白光
  刺痛了太空的体温 我只有睡下去
  其他的星辰和睡眠都有了去处
  只有这可怜的梦游者越来越远

  呵 六等星 是什么开始了旋转
  是什么越来越轻越来越近
  思想的三个化身已经临近毁灭
  做为对称 六等星蔑视了整个宇宙

  * 天文学将肉眼所见亮度最低的星体称为六等星
  1993.8.22
--------------------------------------------------------------------------------
大气层——给Ani

  整个宇宙只有流放者活着 说着律法和沉默
  高度被否定 方向被时间拉长 折断
  在黑暗中 大气层充满幻觉
  像一只紧张的拳头 捂住了心

  蔚蓝的心跳 从大陆间溢出
  地球 这固执的秘密在追随什么?
  我在它轰鸣的核上睡去梦到射线和光谱的运动
  对流层的罡风飞向北极

  七对翅膀被七个奇迹征服 落入信仰的白夜
  因为和真理的距离
  一片羽毛自行碎裂 在双鱼座降下大雪
  而遥远的星上 两片嘴唇触碰着爱情

  遥远的轨迹 陌生的天体 寒冷的帝国在闪烁
  我身上矮小的感情站出来和黑洞对视
  在两者之间 大气层溶化着一次坠落
  一把伞上 出现了唯一的诞生与更多的死亡

  大气层 五大洲围住幻影的餐桌 基因合成着命运
  地核裹住的我和颅骨裹住的我仍在对视
  精神在绝对中认识了物质——
  一根头发 维持住这暂时的平衡 大气层

  叹息之后 我在针尖上与一张陨石的脸相遇
  陨石与一盏灯笼相遇 什么是光?
  我躺在针眼上就像躺进了一滴眼泪
  大气层 什么是光?什么是人的婚礼和神的背影?

  大气层在运行 地球在沉默
  气体之上是无限
  气体之下是一个从大海中舀起的早晨
  大气层 我的裸体的恋人

  从一个秘密开始 我的发烧的神经进入了光明
  大气层的吻 一次绝望的安慰
  把人生从宇宙中轻轻抹去 我等待着
  一场来自电离层的埋葬 降临这具肉体
  1993.9.2
--------------------------------------------------------------------------------
圆周率


  “我发现了!”
  ——阿基米德

  受难者的良心或一次运算的结论
  或一句冰冷的格言 昏迷过后 只有痛苦写在纸上
  好人的双手将用来承担罪行 将用于灼伤
  并在演算纸上写下错误和空虚

  急促的除法打碎了月亮
  在女神光裸的足尖上 一个魔术从科学中诞生
  绝对的圆和绝对的直线摆在春天
  三月的一天 是循环的数字改变了世界

  对!鲜花焚烧起来 像天才的骨头
  暴露在等式的右端 看见无限的人是要瞎掉的
  “但是地球仍然在转动……”
  但是数学仍然在转动 从死亡中析取出素数

  磁铁的天空下 夜行人被幻视带走
  行星的物质上升着 木桌的物质也上升着
  把灯悬挂到了智慧之中
  灯下的人行将破碎的笑容还尚未完成

  那甜软的舌尖上栖息着黑暗
  黑暗的直径 像一条弯曲的命运线
  确定了无限的圆的大地 是谁那么高傲
  是谁有这高傲的资格 嘲笑我们的脆弱?

  无论是谁 请沉默下去——“是时候了”
  苦刑已经不朽 现在由他向你们显示那寂灭的法则
  循环的事物将永远循环下去
  陌生的大地 会继续陌生

  怎样的牺牲才能换回光荣? 不必再等
  一场漫长的运算仍在持续 发现和谬误
  被万有引力驱赶着 集合 演变 并往相反的方向
  急驶而去 撕扯那永不能停息的大脑
  1993.10.8
--------------------------------------------------------------------------------
大脑——为顾城而作

  我翻读着十月 随一队落叶向那里靠近
  语言的睫毛垂着 已经不再有诱惑
  就像大海送走了风 不再有礁石上拍碎的梦幻

  写了一生的诗稿 终于写到一片空白
  陈年好酒终于斟满 一座空城
  就像世界褪尽血色的背面

  在流星的尽头 找不到一只耳朵
  那里坐着孤单的大脑 斧子扔在别处
  受伤的梦呓仍然漂浮在人间

  一个太亮的大脑 一半是纯洁 一半是熄灭
  爱情要亲手焚毁 诗歌要抛向大海
  留给年轻的水手 直到看不见所有的航线

  一个太奢侈的大脑 享用着另外的时代
  现在灵魂离开了错误 躯体已经终结
  只剩下祖国 一片空蒙的秋天

  只剩下蝴蝶 制成标本 只剩下蜡笔
  画着飞行 像越来越小的童话
  像种籽 也只能收获一双黑色的眼

  盛得太满的泪水 要溢出来一滴
  飞得太远的水银 要把他溢出大地
  安慰这走失的一生 只能是空白的时间

  我翻读着十月 回想那残酷的青春
  无人的小路使天色渐暗 直到走出了死亡
  终于宁静了的大脑 坐在天堂清冷的花园
  1993.10.12
--------------------------------------------------------------------------------
光:一个梦

  宇宙中唯一的事实 一个梦
  居住在陨星的核上 带着钻石 水 和化合物
  从一个点 移向另一个点
  以坠落的形式访问高原 进入聆听者额头

  “从生活到永生 需要多少个黑夜?”
  “从黑夜到黑夜 要占去真理的二分之一”
  无限的北方 这粒种籽胀疼了颅腔
  三种毁灭的速度继续对峙 压迫住物质

  科学 美和神的轨迹无处可寻
  三双眼睛相互看着 他们说要有光
  于是就有了光
  有了人类的外形和散落路边的卷帙

  弥漫的时间 弥漫的空间
  生命体运载着梦 知识在实验室撕打自己
  唯一的一句诗 从废墟上闪过
  光离开石头 照亮我们的背部 照亮初生的词汇

  但是 “什么是光?”
  从一个点到另一个点 光离开光
  照亮了不可能 让唯一的梦被黑暗充满
  白昼 要用孤独压缩成一句公式

  宇宙的想象力 寒冷和运动要相互审判
  元素内部的坠落导致了另一个速度
  没有证人 能量抱住物质 再撞向光的平方
  三只相反的手揪住北风 把人性游离出来

  一个梦因而不可改变 一个盲人因而不会消失
  燃到尽头的蜡烛被卷起 刮向天顶
  黑暗内部 波和粒子交替着舞蹈
  在梦中生活的 醒来后得到了永生
  1993.10.19
--------------------------------------------------------------------------------
八十年代

  (一)

  青春的小雨要用靴子盛起
  青春的啤洒要喝完

  青春 一场发烧的写作
  一件被逃犯丢掉的纪念品
  青春的背部尚未竣工
  年迈的泥瓦匠 正在离去

  青春的罪行
  要用青春的方式镇压
  青春的歌曲
  要用一副老花镜
  挑出致命的休止符

  青春的脚 踩着星星
  青春的星星已经所剩无几

  事实上 过多的青春
  弄乱了我们的街
  这群生病的嘴 还要
  喊出哪一句无用的真理

  就象一场舞会
  青春的怀里揣着失恋
  青春的爱情要自己消灭自己
  青春的革命
  当然要用革命 一口否定

  青春的刀子要用铁锈解释
  青春的中国
  要继续在校园住下去

  青春的另一面
  是自下而上的腐败 以神的名义
  我们和青春相遇
  “久违了 这是来自南方的青春!”

  久违了 这是来自八十年代的祖国
  青春的美梦要被曙光打断
  青春已经飞走了一半
  我们仍是缄口不答
  1993.11.10

  (二)

  无非是雨 无非是旧工厂
  秋天的几场电影 搀扶着历史

  无非是豹子 纸折的飞机
  无非是另一座公园
  无非是等待 是整个空旷的肺部

  无非是一句感伤的口号
  乘坐秒针滑翔而去
  无非是一个褪色的时代 失语的领袖
  踱过纪念馆和黄昏

  更多的黄昏
  在暴力中度过 一支烟 一场赞美
  书写着傻子的日记

  无非是回家
  无非是紧闭房门不再开灯

  更多的酒 更多的离别和罪恶
  无非是谋杀天才的大脑
  在恋爱中躲雨
  并晾干向大地借来的雨披

  四五个秋天 十来个青年
  持续的呓语中 回忆从电车上下来

  无非是步行 无非是消失的下一站
  无非是热带的月亮穿上一套西装

  油印的叙述者 更多的耳朵
  打磨着通往黑暗的钥匙
  从倾听中开始
  在倾听中忏悔自己光明的一生

  无非是一盏灯 一度电
  无非是恨

  无非是逃亡的皮靴 更多的标志牌
  无非是思想中出现了更多的泥点
  1993.12.8

  (三)

  波兰的元素 美好的渴望
  像一只过时的嗓子从肖邦那儿醒来
  像一个坏人
  向他的女邻居描绘日出

  写诗的日子该结束了
  朝霞真美!
  未来的女科学家穿上外衣 看见列车出站
  那人被一个词追赶得背井离乡

  这是一场减速的写作
  这是一个突然消失的副标题
  在昨天
  大提琴手砍着桂树 却把生活
  一劈两半

  这是黑暗
  这是不可能的

  美德加上勇气
  是被误解的时代
  是新时代的日出
  太阳出门 月亮穿上外衣
  像女青年半遮半掩的乳房

  这是一个交响乐团中的坏人
  一粒实验室中的放射性物质
  他的墨水在流失
  他的寂寞的女邻居刚刚起床

  这是越来越小的黑暗
  这是不可能的低音

  一代人中的坏人被生活判刑
  流放路上
  他还在数落灵魂 他坠落着

  但不知坚持的是什么
  八十年代的诗人
  首先是几个黑夜
  其次是业余的守夜人 物是人非
  他还在路上擦火点烟
  1993.10.16
--------------------------------------------------------------------------------

南方


  这里有一个爱好黑暗的家伙
  从飞翔中退出 来到了硬卧车厢
  这里 迅速移动的夜晚
  月亮为积雪而隐身
  一只失眠的鸟使他开始了倾听

  钢铁铺设着时辰
  梦话惊醒了隧道
  几条不愿意发言的河流终于远去
  子夜时分 列车离开平原
  那个爱好真理的家伙遇见了真理本身

  大地上 轻扬的肉体在擦洗大地
  这次旅行快要从地图上消失
  在一盏灯前 他正等待着与命运的吻合
  他说他爱好数学
  而车窗外 又闪过一个无名的南方小站
  1994 1 28 125次列车
--------------------------------------------------------------------------------
春天——给西川

  当一年重新开始
  一颗心中废弃的情歌无人照看
  大雪中 麻雀撞上了你的背影

  泪水依旧 激情依旧
  一个国家向春天打开仓门
  你的朋友在远方搭起了草垛

  当一个黎明重新照耀
  当一艘沉船重新上岸 当你
  被反对者推进生活 不知所措

  一个头颅还在天梯上散步
  他用毕生来为你增加一个疑问
  让你看到自己 那些恍惚的行迹

  那些精灵 那些博士 那些中国的艺人
  在虚空的路上叫喊
  把无数灯火掷向了另外的虚空

  那也是另外的生活
  喧闹中 一桩罪行从教堂回来
  把另一桩罪行送上你的站台

  汽笛拉响了 星星从天上回来
  旧时代的火苗仍在炉中摇晃
  你坐着 灵魂已经醒来

  你坐着 你将彻夜无眠
  困扰于疾速的云 黑暗
  和反光中几片陌生的瓦砾
  你将起身打扫简陋的客厅
  当寂静重新开始运行
  仿佛寂静中 有一条通往爱情的捷径

  随手可拾的脚印
  来自不同的回忆 不同的大脑
  和一扇绘有风景的假窗

  仿佛幽灵们降临又离去
  整个大陆被悄悄推进海洋
  而你刚刚站稳 把钥匙还给了敌人

  当一年又重新开始
  一颗心中封存的嗓子无人过问
  大雪盖住背影 麻雀扑打着新的翅膀

  你遗失了一条回家的路
  你保存着一件方格衬衣 在春天
  在这座昏暗的小镇消失之前
  1994 3 21 春分 雪夜
--------------------------------------------------------------------------------
安全局——给叶舟


  好吧 我说 我放弃 我沉默
  我交给他通往黑夜的钥匙
  没有秘密的国度里
  两个声音在相互抗衡 质问

  我沉默 我交出证件
  并在一张表格上填写幻影
  我接受了他的邀请
  但在北方 我留下呼喊和一片废墟

  美丽的时代在窗外荡漾
  第一场雨落下来 淋湿了停车场
  那是几个大脑 一盏灯 一捆啤酒
  心脏孤零零地坐着 像一个异端

  这是个偶遇的季节 国家劫持了命运
  时光把青春导入歧途
  我喝醉了 把一句誓言脱口而出
  ——但这依然是黄昏

  最后的夕光下 我的一半走进回忆
  转身锁上了房门
  “生活是漫长的” 当我按响门铃
  他拒绝了任何追问

  黄昏把痛苦混淆 我的清醒还在叫喊
  生活之后 一切都太漫长
  在通往黑夜的路上他悄悄地跌倒
  像一线光做了黑暗的密探

  雨水落下来 打击了信抑
  泪水也落下来 在胸膛溅起尘埃
  我清醒着 我拦住自己的脚步
  却并没有拦住眼中更多的黑暗

  来自内部的调查仍在继续
  一个邪恶的念头被叫醒然后带走
  一个陌生人把窃听器抛进了春天
  我清醒着 仅仅是为了继续沉默

  春雨中 我锁住思想的房门
  在一场斗争中选择了牺牲
  寂静稀稀着血液
  我关了灯 我用沉默来反对人生
  1994 4 26
--------------------------------------------------------------------------------
秋天

  你赤裸的身体上藏着秋天
  那是你躲闪的双乳
  那是你傲慢的性欲
  你流泪的笑容正在把我吹拂

  你二十颗羞怯的痣
  曾使我的双唇迷路
  你让一场细雨持续着
  浇灭我青春的错误

  你走遍的天下 潮湿的夜晚
  你在丰收的日子孤独
  窗外的月亮像一场拥抱
  我等待的 是吹灭这小小的蜡烛

  从打开的发辫中
  你又打开秋天的仓库
  那落叶激动的声音
  像是我闭着眼 抚过你的皮肤

  你回答着有限的自由
  像是阳光 溅起在异乡的山谷
  你呼唤着一个对你
  那硌疼了我的 是你发烫的耻骨

  你来迟的诞生 你图画的家园
  你的秘密是一本书
  我们敞开着相互倾听
  倾听着秋天把黑夜怎样说服
  1994 5 27
--------------------------------------------------------------------------------
拥抱

  需要俯下身来
  需要低低地哭泣 紧紧地
  抱在一起
  把你的泪水
  贮藏进黑暗的笔记本

  俯下身来 更长久地
  把你抱在怀里
  直到我重新听到寂静
  空无一人的操场上
  也不再有我们的身影

  需要一段延长的命运
  安慰不肯长大的灵魂
  它们是多么的相似 却又
  终于背道而驰
  需要你无声地一笑 原谅了自己

  这不是爱情 也不是离别
  当日出把一切都带走
  需要我们重新拥抱
  需要你原谅我的拥抱
  原谅大地 雨水 生活和我们自己
  1994 6 19

下一页(共二页)

免费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