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免费书城>>小说>>诗歌散文>>中国现代>>尹玲

爱情小说
科幻小说
武侠小说
侦探小说
现代文学
古典文学
外国文学
网络文学
纪实文学
轻松文学
儿童文学
诗歌散文
电脑书籍
历史书籍
百科书籍
生活艺术
哲学宗教
军事天地
政治经济
英文读物

免费书城
尹玲诗选
  尹玲,本名何尹玲,又名何金兰,曾以伊伊、徐卓非、阿野、可人、兰若、樱韵、故歌、苓苓、玲玲等二十余笔名发表作品,广东大埔人,出生於越南美拖市。自幼即同时接受中国、法国和越南的文化及教育影响,喜爱古、今、中、外、东方和西方不同的光彩。十六岁起正式在报刊上发表,曾尝试诗、散文、小说等文体。走过越战和死亡,因而关怀“人”的种种,视野辽阔、题材多样:战争、怀乡、抒情、叙事、说理、反讽、旅游、饮酒,力求突破传统格局,希望能将个人因时代悲剧造成的心灵伤痛升华为对人类的关爱,也提升诗艺的纯粹、精致。获国立台湾大学中国大学国家博士及法国巴黎第七大学文学博士。著有诗集《当夜绽放如花》、《一只白鸽飞过》,专著《苏东坡与秦少游》、罗兰·巴特研究、发生论结构主义、中、法、越的文学关系及影响,世界汉学研究、评论诗作,翻译法国小说《萨伊在地铁上》及法国诗、越南小说及诗多种。曾获第十八届中学文艺奖章新诗奖、中国诗歌艺术学会第一届诗歌创作奖。最爱阅读、旅行、认识新地方、新作品、新理论。
夜间飞行

--------------------------------------------------------------------------------

作者:尹玲


  就是要留起这一种语言
  独特专用
  给你
  和你说
  一辈子不许旁听的
  私密

  思维如夜行蝴蝶
  爱在夜间飞行
  追随
  线的另一头的
  你
  西贡 北京 巴黎
--------------------------------------------------------------------------------
晨曲

--------------------------------------------------------------------------------

作者:尹玲


  树 想了整整一宿
  应该如何 如何才能
  让夜褪去那件发黑的外衣
  让风沿着日的小径
  将晨光 轻轻拢上山头

  让小溪终于看见
  树
  正在它的心中
--------------------------------------------------------------------------------
昨日之河

--------------------------------------------------------------------------------

作者:尹玲


  我们曾在昨日的河中
  奋力游向彼此
  那时所有的花儿都不敢绽放
  或全在烟硝里黑死了容颜
  你说游啊还是要游
  即使天暗 星星不愿露脸
  好让上得岸时
  插一支未被溺死的旗帜

  漩涡下你也许未辨方向
  待二十年长长的光帘卷起
  各自的岸边立有各异的树影
  弥漫烟雾散去
  而我们亲手栽种的玫瑰半朵
  却已沉默地掩没
  在如梦远逝的昨日之河
--------------------------------------------------------------------------------
你站在欧洲的水上

--------------------------------------------------------------------------------

作者:尹玲


  未及打开刚刚携回的行囊
  你又一次启程
  记忆相叠在层层飞起的翼里
  遥远城市中某一双眸子
  在火车开动时隔窗凝睇
  或是那个边界小镇
  有一只手爱恋挥动
  直到逸出天空之外

  甚至只是视线偶然交集
  在上下一艘渡轮之际
  打了一个小小的结
  你站在欧洲的水上
  看着亚洲的那人
  慢慢走入
  一幅不能回卷的画里
--------------------------------------------------------------------------------
提问罗兰·巴特

--------------------------------------------------------------------------------

作者:尹玲


  多年以来
  我多想成为那个零度
  像你建议的那样
  全然透明 一种中性
  纯洁的白色书写
  完全自置局外
  不
  介
  入
  然而 在巴黎的云烟里
  我却忘了问你
  一九八○年二月二十五日下午
  法兰西学院前
  你为何又愿意介入
  学院路上那辆卡车
  绝对自置局外
  辘辘滚动的
  十轮之下

  误读

  写于一九九六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
一只白鸽飞过

--------------------------------------------------------------------------------

作者:尹玲


  永远 是
  一些不相干的人
  在千里之外(比如巴黎)
  高尚的某座宫里(比如爱丽舍)
  决定你的命运
    你未来的生或死
  签下一纸他们称之为
  和约
  的劳什子

  你当然仍在你的土地上
  冰雪覆盖着
  心僵冻
  家中仅剩的孩子
  昨天在一场不关他的事
  某双方冲突中
  吃下一枚
  刚好送到的
  子弹
  塞拉耶佛依然飘雪
  含着一嘴冰血柱
  那只白鸽
  它
  只不过恰巧
  飞
  过

  写于一九九六年四月二十二日
--------------------------------------------------------------------------------
莫内印象

--------------------------------------------------------------------------------

作者:尹玲


    ·洗礼

  舟子摇摇 摇醒
  清晨阿佛港的太阳

  自那灰不灰蓝不蓝的一片烟雾
  码头边的起重机
  正用心地把水中的
  日 出
  缓缓吊起
  让一八七四年四月的
  印 象  从此受洗成
  圣

    ·冬

  无底 无极
  无垠 无瑕
  白是你胸中雪的
  初降
  自一八六九年冬
  烙入永恒

  雪中焚炼 不是世俗的凤凰
  是乌黑的
   昂首睥睨的喜鹊
  白雪非雪
  是酣睡
  但频频翻身地层下的
  早春

    ·春

  看吧!
  那群火鸡
  依旧在院子里
  一世纪前那样
  葛咯葛咯地
  点燃了满园的春色
  而虞美人风中的舞姿
  诱来伫立鸢尾花翻飞的尾巴上
  翩然的初夏

    ·夏

  谁说不是同样的夏
  你的妻 一袭白衣长裙
  一顶被遗忘了的
  结着黑带的帽子
  就那样 斜斜地
  挂在园中午后的树梢
  轻读那年那日的欢娱
  你的儿 餐具未撤的桌下
  推玩无纷无扰的童年积木
  而吉维尼的朵朵睡莲
  不正是苏醒在夏日拂晓
  掩着小嘴 打着哈欠伸懒腰的
  瓣瓣惊喜?

  且来听雨
  纵使荷
  尚未凋残成秋

    ·秋

  水的冷暖
  应该是你那群鸭子最先知道
  一八七三年的池塘里
  岁月一样长的小木桥下
  它们把流动的水
  啄呀啄的 啄成
  浅浅的秋

  满林树叶开始发愁
  三分艳红 二分恹黄 一分凋零
  哪像人 总爱
  在秋色白天涯升起之前
  先用愁 将柳般的青丝
  细细地染

  芦花翻白

  后记:莫内(Claude Monet 1840-1926),法国印象派画家。其“印象·日出”一
     画于一八七四年在巴黎第一次展出时,因作画主体与技巧和传统画风迥异
     ,备受批评,讥之为“印象派”。从此即成为此类画风的专有名词,是绘
     画史上一重要派别。
     此诗以莫内之“日出”及几幅有关四季的画为对象,作感性的诠释,希望
     能点出画中的精神和韵味,是作者一种新的尝试。

     刊于一九八八年四月 蓝星诗刊第十五号
  写于一九八七年十二月十八日
--------------------------------------------------------------------------------
茇了迷尔·斜阳

--------------------------------------------------------------------------------

作者:尹玲

    (一)上古

  楔形文字的尖角尖尖地勾勒
  以一笔完美的弧度
  醒得比耶稣还早二千年
  你枕在幼发拉底河床上
  打起一把把棕榈伞
  驼铃声声 衔住
  美索不达米亚和地中海间
  叮叮的去去来来的商旅
  哪一叶纵横沙漠的伸张
  青翠且甘美若泉的臂弯
  惬意的叹气 栖息
  安如港湾?

    (二)中古

  升高 升高 再升高
  蜜糖色的黄沙
  在时间的梭杼上
  一粒一粒细致地 编织
  一张柔若天衣的丝毯
  温存的覆裹你

  岁月是决了口的洪水
  卷去中古 淹没上古
  希腊罗马轻巧如二粒卵石
  荡起的点点水花
  凋零在恒常的阳光之下

    (三)现代

  阳光 四十度 方圆数十公里
  蜃楼也似的古城遗迹 蓝空下升起
  宛如沙海中晃动浮沈的孤岛
  徘徊神殿 谢娜碧的幽魂无影
  萦绕这片宏伟废墟
  被春光汲取干涸的一瓣萎谢壮丽

  踢踏着倒塌的一千余年
  叙利亚小儿 三三两两
  挽着千古的出租骆驼
  嘻笑中把一枚红红的落日
  从游客丢过的那一元叙币
  映射缺了盖顶的凯旋门
  古罗马圆形剧场边
  满目的圆柱方柱
  或立或躺 任由
  夕阳余晖冷冷地
  拂 袖
  那骆驼
  在不相识的晚风里昂首
  忽的牵动嘴角
  将一朵半开的微笑 浅浅地挂上
  茇了迷尔不再的朱门

  后记:广大无垠的沙漠上,炙热颤动的阳光下,茇了迷尔(Palmyre)有如海市蜃
     楼浮现,一座凯旋门,一排排柱子,浮雕一般雕印在万里无云的蓝空底上
     。柱身、柱头布满古罗马剧场四周;那些街道,迷离得让人忍不住要猜埋
     在沙底的是如何的一副轮廓。即使在希腊、在意大利、上古时代都没有留
     下可与茇了迷尔媲美的壮丽如此之古迹。
     纪元前二千年,意谓“棕榈之城”的大德摩(Tadmor)绿洲之名即已出现在
     亚述人的古代书板和马利(Mari)城(古城,在幼发拉底河边中段,在纪元
     前四千年至三千年间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的碑铭上。大德摩,这个沙漠
     商旅必驻足的古城,一直顽固抵抗罗马人的入侵,到纪元前四十年在安东
     尼军队的攻击之下才屈服,改名为茇了迷尔。古城很快地发展起来,并在
     纪元三世纪时叙利亚最初的塞维尔(Severes)王朝女王谢娜碧(Zenobie)统
     治下(西元二六六年至二七二年)成为既繁华又强盛的首要之都。茇了迷
     尔遗址在叙利亚沙漠中,位于大马士革和幼发拉底河之间,距洪姆斯
     (Homs)城约一百五十公里。
     一九八五年七月四日抵茇了迷尔,自中午徘徊至夜幕低垂仍不忍离去。曾
     睥睨西方世界、国势强大不可一世的罗马帝国,而今安在?令人不胜唏嘘
     !

     刊于一九八九年四月 蓝星诗刊第十九号
  写于一九八九年三月二日
--------------------------------------------------------------------------------


--------------------------------------------------------------------------------

作者:尹玲


    (一)

  烛 粉色
  烛光 金赤
  韦瓦第 靛蓝流荡

  剔透如液体红宝玉
  我的身躯 慵懒
  漾在澄莹如眸的
  水晶杯

  我的美体
  经由你双唇 开合
  进入你
  完全溶于你

  是的
  我就是玛歌
  我是拉杜尔
  我是牧东·侯希尔德

  我是贝特律斯
  最好的年份
  我是你爱的任何一种
  葡萄酒

  请让我呼吸
  呼吸到恰恰好时
  请饮我
   饮
    尽
     我

    (二)

  酒
  要呼吸如
  爱如
  你我的
  呼吸

  它要
  空气
--------------------------------------------------------------------------------
发翻飞如风中的芒草

--------------------------------------------------------------------------------

作者:尹玲


  虽已经年而仍未洗净的那
  广场 映入眼眸之后
  发就翻飞如风中的芒草
       不论春秋

  十二月 嚣声处处
  仿佛哀伤已过
  红花绿草恣意升满 期待
  想像的
  钟声 能在
  平安夜
  自人间响起

  发却不作如是想 夜夜登临
  二十世纪末的危楼
  曳着五千年的心事
  拍遍世上栏杆
  极目西北 仍望不见
     漾在一片月里的捣衣声
     可怜无数儿女心
  长安 竟只是辨认艰难的
  薄雾半缕

  再无人想追问
  那只燕子后来的飞处
  毕竟 堂前或巷口
     夕阳斜或不斜
  只与天知道

  恨只恨 千百年后
  那发
  犹兀自翻飞
  直若风中 十二月的芒草

     刊于一九九一年一月“创世纪”诗杂志82期
     入选“八十年度诗选”
  写于一九九○年十二月十八日
--------------------------------------------------------------------------------
构造巴黎铁塔

--------------------------------------------------------------------------------

作者:尹玲


  ──试以结构主义解读铁塔

  参观铁塔 是为了
  参与构筑一个梦幻
  探索一件镂空雕塑的内部
  塔内空无一物 只有空气
  流动着艾菲尔的眼神
  无处不在

  登临铁塔
  我们要理解和品味
  巴黎的最初本质
  我们在读解一个世界
  译码符号背后的真正意涵

  铁塔俯照塞纳
  巴黎便由一个城市
  蜕为一种自然
  人潮流成串串风景
  严酷冷漠的都会神话
  悄然溶化
  氛围因而和谐松懈
  我们正实践着结构主义
  不知不觉之中

  攀爬铁塔 就是
  攀爬层层浪漫
  通道环行 如此单纯又
  深刻地临近一种景象
  我们试着构造 再构造
  心中浮起一座
  感觉加上记忆
  再加上眼前风景的
  艾菲尔铁塔

     刊于一九九一年六月 诗象丛刊第1号
  写于一九九一年四月廿二日
--------------------------------------------------------------------------------
血仍未凝

--------------------------------------------------------------------------------

作者:尹玲


    (一)

  七千个日子依次卷起
  你幽然而来
  一袭青衣
  裹不住那眉宇间的烽火
  烽火流成河
  淹没
   甚至未及开口的
         许诺

    (二)

  你是被囚的鹰
  烟硝之下 双翼终将折去
  天灯那样夜夜君临空中
  摄去我们急索空气的呼吸
  半秒钟的迟疑
  瓦砾之上
  死亡躺在高速炮的射程内
  一翻身就攫去你我的凝眸

  一眼便成千古

    (四)

  卷起七千昼夜啼就的斑帘
  扣抚寸寸环节 伤口犹未结疤
  一次见面是一次死生的轮回
  几时我们是雨
  泌入彼此
  泌入你血中的泪
    我泪中的血

  后记:六○年代,越战方酣,多少年轻男子,不是充当炮灰、战死沙场,就是被
     迫戒去阳光、不见天日、禁足小楼,夜以继日躲避鹰犬们的搜捕。女子可
     以随时新寡,犹不知情郎已在某个不知名的丛林或沼泽、死在某个不知名
     的人手上或某颗炮弹下;否则便须挥别所爱,化为流浪域外的婉约的云,
     咀嚼整一世的乡愁。在那个照明弹夜夜以天灯姿态君临空中的年月里,爱
     情只是血的代名词。
     好莱坞每年都拍有越战影片,大多囊括奥斯卡或金球的几项大奖;为何我
     们以自身真实的悲欢与血泪写就的历史,却只赢得千古恨的劫灰?

     刊于一九九○年三月 “创世纪”诗杂志78期
  写于一九九○年二月三日
--------------------------------------------------------------------------------
读看不见的明天

--------------------------------------------------------------------------------

作者:尹玲


  ──重构另类六○年代

    (子)

  烽烟是我们随身携带的菱镜
  在别人不知愁的少女时代
  我们青春的笑眸闭在镜中
  被薰成一条完整的泪河

  沙场是我们的疆土
  一种生命美学的宿命
  每一刻都能接饮
  喷涌如浆的
  甘美热血

    (丑)

  我们读水浒 读红楼
  读三○年代今生不能见面的作家
  读金庸射 后再度笑傲江湖
  读台湾诗人晦涩或不晦涩
       雕琢或无痕的诗
  读众家炮弹炸开以后的种种讯息
  读看不见的明天
  咀嚼十八岁的忧郁
  怀拥八十岁的悲愁
  想着世界的确已至末日
  而我们还未见到蓝天

    (寅)

  市街中心一团火焰熊熊绽放
  完成某一和尚的舍利子
  起始我们或许流泪
  不知一副黑炭学人打坐
  与生命能有何种必然关系
  末了仍啜着浓涩的咖啡
  在无能入眠的白夜里
  倾听庆离使尽力气的歌声
  雨落滴答 苍凉地
  诠释郑功山的战野爱恨情愁
  冉冉上升像刚点燃的照明弹
  又徐徐下降如才出窍的幽魂
  交织在飞若星雨的枪炮交响曲目中

    (卯)

  我们哀伤地看甘乃迪在电视上倒下
  聆听越战随着美军欢欣的从八方升起
  我们习惯几天一场政变
  却懒得记住新领导人的名姓
  美国是我们的主 法国是我们的神
  巴黎的学潮揭启南越的嘉年华会
  我们终于能够和巴黎学生一样
  兴高采烈示威游行
  扛着我们独有的战地钟声

    (辰)

  饮畸情的可口可乐
  嚼杂味的青白箭口香糖
  跟不知名的美兵
  学一口烂英语
  买人们从PX偷来 摊满
  露天市场地上的
  一台美国手提收音机
   偷偷摘取被禁听的域外空气
  一卷美国柯达
   追捕迅速逸逝的眼眸 嫩稚而沧桑
  一块美国香皂
   洗去一身弹孔 漂成“美”白身躯
  一瓶美国洗发精
   寄望乌黑发色变金 眼珠化蓝
  还有罐头 还有卫生纸
   进去的和出来的都染有异国色彩
  偶尔也买到一丝美式呼吸
      做一场美式性爱
      来一次美式婚姻
      只要一纸证书
      带我远离战地

    (巳)

  我们随猫王又摇又滚
  将披头四挂在耳上嘴边
  迷恋亚兰德伦的俊酷
  痴想丹妮芙冰霜冷艳
  爱萧芳芳的雅要陈宝珠的帅
  不许林黛的现代胜过乐蒂的古典
  解码费里尼的八又二分之一
  辩证叔本华的悲剧哲学
  质疑尼采的上帝是否真的已死
  一再探讨沙特和卡缪
  到底谁才是存在真主
  能给我们一个不必早死的存在

    (午)

  我们操着粤语 越语 法语
      美语 英语 国语
  和不知哪一国哪一地的语
  谁的声音大 谁
  就是我们的主子
  我们是宿命的终生异乡人
  额上纹着无归属的黑章
  在边缘地带无终止地飘荡

    (未)

  我们掏着羞涩的口袋
    办起干涩的诗刊
    咽吞苦涩的日夜
    写下青涩的悲歌
  写我们无根的乡愁
  写其实渺茫虚幻的明天
  写不知该供向哪一方宇宙
        哪一尊神只
    炮火烘焙的新鲜梦呓
  写灰烬中流泪的碑石哭驼了背
  写青丝如缎伫立黑夜
   让带腥的风吹成白芒
  写手执彩笔未及涂绘
   即已痉挛的年轻尸身
  如何恨着那片空白
   强绑在手上喉间

    (申)

  我们飙车
  想着能飙上月球多好
  像阿波罗十一号
  跟嫦娥姑娘约会
  我们飙舞
  若能一飙到天明
  可以不必睡觉
  不必拥抱永不深入的梦中
  枪炮固执的缠绵

    (酉)

  烈士那样以赴死心情
  悲壮地牵着情人的手
  在不知何处正布着不知多少枚
  定时炸弹的城市中 探索
  没有未来甚至没有下半秒钟的恋爱
  眼睁睁看着秋季更迭
  幻变出一座座有形或
        无形的新坟

    (戌)

  当越战升至与天齐的高度
  在台北佯装升平的空气中
  呼吸着遥远越战隐约的硝烟
  我们静静悼念
  血花纷飞下
  单薄如梦脆弱如醒
  稍纵即逝的玫瑰年华

    (亥)

  想我六○年代
  有一种明确的不确定性
  执着地
  贯彻
  流
  过

  写于一九九六年九月~十二月二十一日
--------------------------------------------------------------------------------
野草恣意长着

--------------------------------------------------------------------------------

作者:尹玲


  你说
  回乡是一条千回万转的愁肠
  中间又打着许多结
  纠缠 茌解 荒谬 费猜
  那边偏左 这边偏右
  让你一步悬在半空
  足足挂了二十一年
  时空在此织出一种极致的错乱
  昔日的是冷眼觑着今日的非
  今日的对撇嘴嘲弄昨天的错
  另一套符码颠覆满城的街名
  伙同建筑物 结结巴巴的
  指涉一定程度的意识形态
  乡音仍流传这里或那里
  却已寻不著名叫文字的另一半
  郁郁凋成一株
  失去泥土的断根残梅
  被木薯啃了十八年的亲友 一个个
  游离在你难抑的泪光里
  削成一丝丝曝晒过久
  又焦又黑的萝卜乾

  少小离家老大回啊
  如何将这两座陌生的冢墓
  等同那年两只隐忍含泪挥动的手
  是谁把母亲的明眸细语
  换做碑上三行凄哑的字
  还有父亲的刚毅热情
  怎能只剩六尺石块的冷
  一生心血仅存半轮落日
  盼等二十一年的眼睛
  唯有清泪可洗
  而死生仍两茫茫啊
  仍两茫茫

  炙热的三月末
  野草恣意长着 像你
  心头恣意长着的痛

  义祠向晚
--------------------------------------------------------------------------------
那一夜围墙睡成历史

--------------------------------------------------------------------------------

作者:尹玲


    (一)

  张着噩梦后的半信半疑
  许多欢呼从泪眼中醒来
  好久好久了
  我们的呼吸被
  墙
  活活地劈成
  两 片

    (二)

  在东西的碰撞中
  我们的泪浇厚每一寸水泥
  血花织成一张
      风格惨烈的
  华美挂毯 旷世哪
  竟然绵延了廿八年
  凭空就悬起我们亟索的空气
  而那道铁丝网
  原是苏美两家
      握手言笑
  区区的一片篱笆
  却刺黑我们所有
  所有明天的瞳孔

  尽管开啊 同志
  你们的枪或子弹
  开向天空或开向我们胸膛
  火花 终会开出一帖催眠剂
  让围墙睡成历史

    (三)

  欢呼从泪眼中醒来
  我们原是兄弟
  请牵我手
  将挂毯自眼前取走
  贴我的心
  齐齐跨入无界的天空
  让四十岁的东西
  不再是东西

      永远不会翻身
  那一夜 围墙睡成历史

  后记:七月中旬,在柏林逗留四天,到布兰登堡门边徘徊了两天,沿着已铲的围
     墙痕迹,细数二十八年来的斑斑血泪,残剩的破墙在夕阳斜照中兀自垂头
     ;围墙碎块和昔日东德军官、士兵的军服、军帽、军旗及各种徽章勋章,
     全成为东德摊贩的奇货和游客抢购的历史,构成一幅特异景象。东德关卡
     空无一人,东西德人民自由来去,且选定今年十月三日──中国中秋节庆
     团圆。看看已睡的围墙,想起嘈嚷的海峡,不禁无言!
免费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