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免费书城>>小说>>诗歌散文>>中国现代>>游唤

爱情小说
科幻小说
武侠小说
侦探小说
现代文学
古典文学
外国文学
网络文学
纪实文学
轻松文学
儿童文学
诗歌散文
电脑书籍
历史书籍
百科书籍
生活艺术
哲学宗教
军事天地
政治经济
英文读物

免费书城
游唤诗选
  游唤,祖籍福建南靖。一九五六年出生于南投县鹿谷乡。东吴大学中文所博士。现为彰化师范大学国文系所教授。大学时期曾参与创办政大《长廊》诗社;后为“大地诗社”成员。主要诗集有:《游唤诗稿甲》、《游唤诗稿乙集  慢跑》。曾获《中外文学》现代诗奖,时报文学奖。作品入选各重要诗选集。编选有《现代名诗选析》,《台湾新世代诗人大系》,并负责主编《新韵》丛书及《新大学丛书》。
帝的独白

--------------------------------------------------------------------------------

作者:游唤


  白芒飞飞飘飘,春天摇摇
  从东方起,日升碎金零玉
  这恒是我开始的方位
  绵亘十二万万光年
  二十一世纪是我略略喘息的
  十万万秒之一
  我起来,起来不再乘二龙
  满地球的噪音,车车船船
  烟烟油油,
  核爆声,龟裂的大地
  震震  ,风停止,速度迅飞
  不像当年咸池,
  那池边扶桑临水依依
  我来,乘龙,升木,升
  升过扶桑,一轮红日
  从东方冉冉圆起
  惯例出巡,无所谓爱不爱
  权威写在我占据的方位
  帝,是我,给你雨,给你
  躲藏,给你时局,给你神话
  给你土地,舞台,给你戏
  给你迎接一场世纪的
  大祭祀,给你,我来
  我世纪末的降临
--------------------------------------------------------------------------------

书生

--------------------------------------------------------------------------------

作者:游唤


  他两手上上下下滑过仓颉打字机
  扶着舒美桌垫;架着蔡司眼镜

  右边铝架上的萤幕
  一紫一白亮着各式方城、拼、凑、
  倒、烂、没,入终端机中央资讯馆
  传达复制心灵的消息
  汩汩流出中西古代神话
  参考书目与论文,密密点点
  孔子的画像扭曲在王安电脑的框框里
  天下为公是抹去再拼凑的部首游戏
  哦!我面对电脑里的黄帝
  努力诠释意象。
  不出门,也能接听鬼故事,
  在斗室,硬体圈住研究
  我依旧崇拜圣贤
  滴滴答答,低低打打,
  踢达踢踢踢踢……
  在一万千条附注之后
  我终于看见窗外星空有多蓝
  一袭黄袍亮冠,长髯飘飘
  古榕一般老者现形。在云缝处
  向我招手,莫非这就是消息
  跳出文字之外的偶像
  招手招手,斥责中带着紫丁香怜悯
  长袍飞散成彩丝
  那全身的颜色
  扩散的烟雾,如一张张剥落的
  敦煌壁画
  鹘突着宽额,红唇红眼
  忽而在空中,忽而贴近窗前
  面善的,慈祥者
  如一尊飞翔的偶像
  偶像,如笺注行间的圣贤
  我曾有过的背诵
  且常常模糊地在日落时候
  重叠着耶稣基督的胡须
  当我醒时,这黄袍烟雾中
  没有十字架,背后有白云如龙形
  我点点头,努力张望
  折枝,投柳,拈香,一片古雅的虔诚
  坚信这一次福证
  圣贤显灵
  帝出帝行
  幼稚园高声朗诵人之初,世界的开始
  晴空开了天门
  变幻皇冠般辉煌
  “我是帝,我是你笺注的开始”
  我听到他借微风传递的音波
  “我升自十方极界
  继续世纪的出巡,
  因累而呵欠,吹开了宇宙的隙缝
  从此一瞥你这舞文弄墨
  不,手按打字机与电脑的书生”
  我看到有一位老者
  在我窗前走过,在我论文第X页
  “书生,你还认得我吗
  在你方寸心田住了万万年之久”
  我高呼,惊恐,想喊那偶像下来
  忘了自己,
  忘了帝国大厦六坪大的隔间
  亮着电脑讯号
  忘了终端机一片空白
  之后,组合一袭黄袍
  金冠,这是我从来没有
  接收过的 Data
  “书生,回去你未曾开垦
  的心田,那儿有黄钟金粟
  我赐你,唯一的礼物
  你属于研究,我属于
  十方之外的东方与春天”
--------------------------------------------------------------------------------
大人

--------------------------------------------------------------------------------

作者:游唤


    静听书生的禀报后,拈合那层云隙,目光倏地收回,急急赶路,穿越九九大
  气层,飞过一片云海又云海,远远望去,浮云蔽日,冒出一点点黑山头,帝展开
  白泽图,辨识方位,那应是大人的故乡,长长的双臂,好像无数的危岩垂岸,纷
  纷移动。黍食,长角,疑角疑角,眼睛只能看高看远,混身有如牛般壮硕。帝仔
  细查看这大人国度,有了一段对话:

  我本龙种,在废墟之后
  暂屈这东方乐土,毗邻女子国
  当年帝最大的一次征讨,西泰山上
  戮克四方厉鬼,我曾是领军头
  前驾凤凰,后拥赤蛇
  英武盾牌,挥舞干戚
  是铁教头……
  恒作不死的探求
  当时十战十胜
  足迹所至迤开翠湖
  帝赐我琅 树
  赐我蛟蝮蛇 与天池
  让我汲取憩静的甘露
  在池边粒粒白石
  我定居、落草。
  虽然有如龙蛇汇住一处
  东海仍归我主司
  一万光年天池仍沸沸汤汤
  我日出日作谨守光耀的龙族
  远远风动云开,桃香暧暧
  白玉垂下,五色发光
  一张白泽图挡住舟木
  啊!那不是万圣之帝,我主
  为何再次降临
  “我来我视我巡我久久
  未谋面的大人”
  “大人足印是你赐
  守着天池守着白石
  有忠诚如舟木,有智慧清比醴泉甘露
  有命无咎,梅兰竹菊
  桑树连荫垂盖
  桃树张网着桃符”
  “这些确是你本分已尽,职已守
  但你何不细看天池,满池的鲤鱼
  追逐、跳跃,池水溅过龙门
  死去再繁殖,追逐、跃过
  龙形般天门”
  “啊!我修长壮硕的身躯
  不曾弯过腰,低下头来检视
  帝啊!你赐我过去的光辉
  为何忘了提醒这弯腰
  欠身,瑾瑜般的美姿势”
  “哈!我玄珠遗落,索遍五山
  出昆仑,会东海
  以力与神
  张开 结的无形网
  过南土之极,向西北西
  这是宇宙轨道第九站
  来到云端尽头
  大人,天池国,大人,你知否”
  说着,说着,须髯飘飘
  黄袍卷动着,白云开裂,迅速光闪,白云绾合,大人刚学会低头,弯腰,查看天
  池游动的鲤鱼,再仰身已不见帝的踪影。
--------------------------------------------------------------------------------
女娲

--------------------------------------------------------------------------------

作者:游唤


  天撼天撼天乾
  地坼地拆地裂
  那不周山腰斩落下如黑蝶一团
  中间飞出去共工,
  接着,飞出去颛顼
  平衡顿时倾斜
  天柱摇摇,人心危危
  自那次补天之后
  五色石不再发掘
  我,补天的女杰
  永远制造那圆,补缺罅
  天是补足了,鳌足用尽
  黑龙绝迹,洪水依水坝而流
  天圆圆,地方方
  一堆堆土人复活,工作,喘息
  出门入门,发白发黑
  一圈一圈隐形的圆
  我是线,我是缘,是姻
  看那炊烟缓缓升起,自昆仑山
  亿万万年的梦纤
  我造了有形天地
  造了舞台但戏剧不曾公演
  我步下天柱,穿过旷野
  吹着悠扬的笙簧
  笙且生,簧且皇
  吹起了人间世世代代的辉煌
  我卷起了蛇身,藏起了鳞角
  收拾扇面,还我最真的道
  扇开,烟合,滚石滑落
  堕入无底的谷口
  登九天,乘雷车。
  白螭在前开路
  黄蛇在后看守
  浮浮摇摇,光光闪闪
  应龙微笑欢送,青 跃身
  跃身夸赞归隐的光荣
  灵门已近,尘土不染
  我虔诚地献香供图
  谒帝于天广都,地皇殿
  “帝啊!人们姻媒我已设”
  “然而人心之圆你未起”
  “可是以扇遮面我已定”
  “但是幸福之义你未说”
  “帝啊!洪水已止,天柱已立
  遍地璇瑰,琼瑶,琅 ,青玉
  都是一片好石之器”
  “可是你造的双手毗连蛇身
  你一半人灵,你一半物化”
  “帝啊!五山我已立,人类梦乡
  我已起,波上波下,仙仙圣圣
  人间有经书与子书”
  “啊!女娲!我要你做的岂只
  是圆,岂只是姻,岂只是
  你手捏的黄土人?”
  “啊!女娲!我给你的任务,不只是
  补天,不只是补仙”
  帝的呵斥声再次摇醒昆仑山
  帝的怒吼撼动不周山
  “啊!女娲!你所造五山
  变成土人藉口,你所设仙乡
  变成人间虚伪”
  “去!去!下去补你心中
  未补的缺漏!去去!
  下去补你大地未造的硬壳”
  我戴起了扇面,退下天广都,
  走出地皇殿,攀天梯而下
  再一次告别了我梦想的隐身天国
  一路上,不忍见五山西流
  不忍巨鳌背着它走
  更不忍见一波一波人潮
  如蚂蚁列队,泛海去寻找,拉回
--------------------------------------------------------------------------------
南土君

--------------------------------------------------------------------------------

作者:游唤


  帝出巡,东游之后,南下
  至于南土的极边,火势
  从此燃烧,他不知道这里的神界
  已改变,神谱已断系,但是
  遍地的蛇鳞,群山众岭里的黑洞
  远处欲熄未熄的炭火,还有琵琶湖
  边的白盐,在夕阳下鳞鳞发亮
  满天螽螽虫飞,缉缉嗡嗡
  东边来西方迅即飞去
  似乎这儿有过一场大战
  帝以它的神须触探盐水的硷度
  摇头,叹息,指着一块血泊
  哔哔啪啪,燃烧起来,接着
  大地裂开,南方之土,顷刻变红
  火灿灿的大地,黑洞一个个掀起
  就在一棵三丈长的红树下,盘踞一块
  青岩,青岩苔痕斑剥,
  绿的线横直,黄的沟缝开
  有如棋盘一样交错延伸
  帝神眼一挥,苔层尽去,
  漏痕刻下,立刻现出土城地图
  地图标明五姓,五姓是五国
  帝的使者是蛇,巴姓的君主
  叫廪君,枯守南方之土
  建筑赤穴,招幕武夫
  绵延巴氏,永作帝的子民
  岂料樊氏, 氏,柏氏,郑氏
  不肯服役我旌旗,屡屡越界
  偷火,偷去吾等南方的信物
  诸氏原来黑首黑身黑幕
  联手欲夺土城,攻我赤穴,
  抢我帝嗣。啊!公元前万万年前
  先是我等比赛掷剑,各执一方
  看谁能利剑穿入巨岩,当时
  我铸剑千日,练剑十年
  终于挥剑入石心,我力证实
  我义,我心名回诸虫巴氏子民
  众人无不喝彩,为我高呼
  其次比赛浮船,一百人共乘
  一叶扁舟,一苇所如,浮江下河
  谁能航至鸽岛,谁当为君,
  谁能掌握土城地图谁为帝
  于是,共举百人,踮脚,吐气
  缩束着百身,只为一念,干城干城
  是帝的庇佑或神力扶持
  当鸽岛在前
  那四氏黑鬼,与众乌水翻滚下沉
  众人隔岸,注视,一切看得清透
  知我为帝,为神,为君,
  可是黑鬼头在我回程的盐水途中
  设下神女来诱我,说是盐水
  供我俩长生,满江的大鱼小鱼够
  我俩生存,我一路行船
  江浪漩涡与暗礁,刹时,江面
  浮现乱飞的黑虫,如雨点般
  重斤百斤大落,我船巅跛,
  我船上下浮沉,日光退去,
  天地顿时化作一幅泼墨
  不知是东是西,七日向南,七夜向北
  当知神女孤注一掷
  我弃绝她设的温暖,更去
  阻挡她迷惑的形躯
  坚信无形的神胜过有形的美
  呜呜!我臂发挥魔力
  我奋力拔鞘,刺入
  黑血喷出,化作红红一滩
  神女乾瘪黑脸现形
  最丑恶的伪装半遮在最深沉的黑幕下
  帝啊!这土城赤穴得来不易
  天乃打开,放出您的光芒
  地图恢复,巨石拼合
  回到南方之土,一万二千里
  帝啊!巡幸至此
  一切由地图倾诉
  那记忆与过程
  深深刻入白石,永不磨灭
  帝颔首,拈捋胡髭
  黄袍飘飘扬扬
  继续向西,向西南,复向西
  仿佛中,南方乐风
  缓缓吹起
  钟鼓齐鸣
  帝再一次点头,满意南方的开拓
  但地图上找不到玄珠
  那块失窃千年的至宝
  帝再一次出巡,西游,
  亲自去逡巡。
--------------------------------------------------------------------------------
伏羲

--------------------------------------------------------------------------------

作者:游唤


  妹妹你等我,团扇不必遮
  帝敕你下天梯,你已走过
  建木,涉过弱水,为何不再
  往西游,西又西,叫句芒
  问扶桑,来我巢,会我窝
  我守候你,在三桑下
  空独,寂寞日日
  鹄望昆仑山上的信号
  震震雷响雷闪雷过
  这儿至高至厚,谁比不得建木
  这儿无边无缘亦无你
  负责补足的圆,天天
  焱晖照亮,我却看不到影子
  喊喊,向西叫云叫雁叫烟
  没有半点声响,这里
  是天边,西南西方之极,
  帝敕封我的梦土所在
  其上是凉山,再上是悬圃
  更上是帝尊居灵都
  句芒看守我,他的眼珠
  经常挂在东木,一年只
  给我半个春天,其余
  都是荒地荒年
  太阳偶尔造访一次,从
   木那边,一直到朝鲜
  经过女陀之国,然后与
  句芒在东木上饮酒
  酒令传下一万二千里
  我,整天整夜雕俪皮
  打蛛蜘网,编鸟罗
  摊破五十弦
  一弦一弦思血泪,语苍天

  在这西南之极的梦土
  女娲,我妹子,望你何辛苦
--------------------------------------------------------------------------------
众神国

--------------------------------------------------------------------------------

作者:游唤


  西去万二千里,再西
  帝挥使裙裾奔飞西极
  青天连着碧海
  日夕暖照玉烟
  渐渐越过南方之野
  委火渐黯,炎风渐稀
  帝不及探访氏人之国
  那人面鱼身的后嗣
  直飞西极不远处,一女示现
  口衔巨石,艰难地
  飞向东海,填满一生的遗憾
  哦!吾女女娃
  恨只恨东海不枯
  叹只叹西土路远
    云彩,
  幻化着真实与爱
  皎皎流星
  点亮泪珠流下
  吾女各游十方
  念着你们,却如放出的风筝
  瑶草让它终年青叶黄花
  巫山台让它尘烟满盖
  朝云暮雨,朝朝暮暮
  笼罩着寂寞小城
  忽然西北西火团升起
  那不正是昆仑之极吗
  我婿赤松子来迎
  禀报众神国度
  说这儿有过世纪之战
  重组新兴神国
  这昆仑方圆八百里
  万仞天柱,众神所在
  开明兽年迈地蹲趺柱脚
  方位已改,图记已修
  文玉树脱落,
  独独不死树迤逦成原始林
  巫彭每日倚傍常树
  炼甘煮石,红通着焦虑之脸
    乱乱,日日夜夜
  为的提炼不死药
  然而病毒散播整座瑶岸
  先天幻梦病免疫症候群
  如血流交织昆仑之阳
  夜夜赤水泛流,游魂幢幢
  火星国移民赤水以南
  改造昆仑的气候
  遮蔽晴空蓝光
  吸尽大地蒸发的戴奥辛
  靠北方,昔日三身国以北
  新成立电脑村
  头上哔哔发亮,人身,粗腿
  不善走路,只靠印表机交谈
  没有手互相联络亲情
  一律穿着超薄晶片
  无心,无情
  纠结的电波从鼻孔吐出
  民主乡在它的北方
  全身由印章浮贴而成
  一人而有十面,衣冠带剑
  更北是生物圈五号的基地
  其人依阳光而生,
  食沼泽,沙漠为床
  身穿珊瑚礁,沐洗热带雨
  生命的意义如一只虾的实验
  生活为了大草原的投资
  核子冬季是梦中的千禧年
  “啊!赤松子,我婿,这新兴的
  神,莫非就你急急火化登仙
  为了逃避,去年你托孛星旅行
  一站一站传达消息。
  银河泄洪,流星淹没
  珈玛光闪遍昆仑之西
  我知神都将有遽变,一路出巡
  上天下地,掀云层,揭天窗
  九转十回不期到昆仑遇见我婿”
  “啊!我帝!我父!我至尊
  这昆仑上达天都
  主山雄伟屹立,
  亿万年的坚持
  昔年众神来欢宴,下棋
  闲话白泽图,
  一臂国表演倒天立地
  无肠国高唱童年之歌
  黑齿国施巧捉蛇
  劳民国终日洗月,擦拭落日烟尘
  如今众神散去,
  莫名的诸神盘据,
  方位恒向西,西极无穷无界
  昆仑主峰我奋力坚持
  其下,一人一山,一山一神”
  帝静静聆听,屏息,转动四面
  亮出白玉,五色发作
  混合刚柔,摊开乾坤图
  吹角笛
  一吼一吼的袭吟震动山谷
  天柱摇撼,昆仑山崩
  顷刻间,天空泛黄
  酸雨如落石坠下
  乌贼般核子伞
  一朵一朵飘落
  千光万色纵横经纬
  帝被拒挡在光海之外
  后退!上升,
  如一粒白点飞石划出抛物线
  沉落黑色的循环轨道中
  一架登星小艇刚刚驶过
--------------------------------------------------------------------------------
夸父

--------------------------------------------------------------------------------

作者:游唤


  “帝,让我活一次”
  “大荒之中,你还不忍安息?
  邓林之巅,你还不低头?”
  “但这一次追逐不同的旅程”
  从禺谷出发,下溪,越东河
  再翻过覆满绿藻的大泽
  偏离日落的轨道,冲出
  呼!忽!我看见新的光明
  自九重天外又一辽阔的大荒旷野
  泼染的黄
  天蓝,海青,重新组合的七彩
  踏着三山。
  冲 ,遗漏一块 IC 晶片
  滚滚转转没入彗海
  三山突出云隙,地球深深陷落
  讯号,光速,跨出了天际之旅
  目标是未来之地球
  循梦之轨道
  以下一个按键为圆周
  我就是起点
  终结在诸神相会聚集的
  无星之星0001——0001……
  左耳,戴以黄蛇
  右耳,穿以黑蛇
  绻曲,伸展,吐舌
  唾液迅急般传电,
  恰是我横行无阻的本色
  傲杀阴影遮盖的人间地球
  啊!我已从纸上起航
  越过八卦,穿出神话
  丢下满布脚注的考订
  目标向西北西,自东起程
  渴了饮银河,饥了食星光
  在大气层沐浴
  在太空站休息
  帝啊!火星已过
  下一站在那里
  一路上邂逅无数太空船
  螺丝般钉锁住天空之海
  每一层波浪,掀起连琐的轨道
  这一次,踏电波而来
  很快进入宇宙航线
  有时偏离登星小艇的暗码
  自橄榄球背面
  飞来,现形,那斗粒小球
  会发出光,比我手中的修蛇
  更修长,更黑亮
  那小小粒子还会拍电
  我耳中两蛇惊叫不已
  快走啊!快跑快飞
  我猛力踏出最长的一步
  一会儿越过金星的背面
  帝啊!再让我活一次
  万亿年前我追逐是太阳
  亿万年后我追逐二十八位元
  太阳的光明在梦中
  星星的灿烂在风速里
  路线指向黄河黄,渭水清
  西行西去的千里,
  三山,巨石,大泽
  然后是邓林
--------------------------------------------------------------------------------
多头兽

--------------------------------------------------------------------------------

作者:游唤


  为着揽尽太空部落大好山水
  为着风云,为着控满天雷霆
  日光是长绳
  月莹是眼波秋水
  我父是盘古,我祖乃帝
  “我儿,再起一片山林”
  “我嗣,再造一番天地”
  不是你每寸饥肤都是土吗?
  你每声鼻息都是山岚与云气?
  你每一滴汗流为清山绿水?
  你四臂为四岳,
  五首为五极,啊!何等造化
  我父我祖,我受命而巡行
  是为多光的宇宙母舰,局部探戡
  一切自然是醒觉,为着来时的原貌
  展开形内与形外的搜索
  那形外是依着我父的喜怒而阴晴
  我父的毛发散落,为山木草青
  那形内是依着我祖的精髓为翠珠美玉
  下降天际,
  该有一头颅,却贪取多头之能
  之幽光,之珠玉,与金石
  占一山,又多取一岳
  占两臂,又多伸双肩负担
  占双目,又多窥探月亮背面的莹光
  占满腹,犹再多垦一田一地
  人啊!尽情攀升仰望
  人啊!心膂先扩张空幻
  钻营钻营钻钻赢赢
  我来我映我照,我出宇宙轨道,
  出洪荒,越黑暗
  闪亮鹅黄之身,红红的脚趾
  多色的光体,七情之余,
  六欲之外,乘蜀鸟而飞
  雷神为伴,一探一击
  亮醒染污的大地,蒙尘的山水
  再复我祖原貌,
  再起我帝原心
  我出现天空大瘟疫
  我头出,世上人心惶
  我摇我看我转我多头
  不断唤醒人间向往惊叹
--------------------------------------------------------------------------------
尾声

--------------------------------------------------------------------------------

作者:游唤


  跟随你,帝,抽象的?!
  (是主人吗)
  环日月之外千万亿轨道
  滑向地球,噢电脑村庄
  我原来住在日月之外
  奉承帝的敕令
  寻日月之外进入久久未走的轨道
  先联络燧明国的爷爷们
  借一盏光,一把火
  再喊喊天书国
  再一次赐给智慧的软体
  每一画每一笔,弯弯曲曲
  直行排列,萤幕打出打出
  每一点,一次象形
  形是苹果形
  音是嘀 D 嘀 D D D D D D
  义是洞彻那隐藏的黑暗的
  地球的心
  噢,天书国已沈寂亿万年
  当年创造文字的风风雨雨
  鬼哭神号,龙形遁藏
  久久 烟烟 尘尘
  在侏罗纪末期,延伸
  掉落片片摩里森岩层
  现在,发出密码
  再一次借我心的电流
  我已复出,跟随帝再出游
  红黄绿圆圈映现
  阿拉斯加上空一万哩
  方向■■与■■之间
  千言号译出:苍颉始见鸟迹
  之文造书契则
  诈伪萌生诈伪
  萌生则弃本逐末
  弃耕作之业而务
  锥刀之利
  万语号继续译出:
  再会吧,苍颉公
  你那哆哆愤张的龙颜
  闪烁的雷射光,星子们的姿势
  月亮的手掌
  你握着的火,依然五色斑斓
  晕黄鲜耀,环上环下
  亮比银树,光照傲骨
  有火,就有燃烧
  有文字,就有消息
  帝啊,我是变,我是无
  我是鬼,我是气
  追随你,穿越
  无边际的人造卫星,星海
  再一次航行,再一次,再一次
  复活,绕过邓林蓊蓊郁郁
  创造者
  我们跟随你,帝,在前
  环日月之外千万亿轨道
  滑向地球,曾经有过的村庄,
  我原来住在日月之外
  奉承帝的敕令
  寻日月之外进入久久未走的轨道
  先联络燧明国的哥哥们
  啊!借一盏光,一把火
  照亮最原始的天心
  再喊喊天书国
  再一次赐给智慧的轨体
  每一画每一笔,弯弯曲曲
  直行排列,萤幕打出
  每一点,一次象形
  形是苹果形,音是嘀嘀嘀嘀
  义是洞彻那隐藏的
  黑暗的地球的心
  噢,天书国已沉寂亿万年
  当年创造文字的风风雨雨
  鬼哭神号,龙形遁藏,久久烟烟尘尘,
  现在,喊醒它,再一次借我
  心的电流,我要跟随
  帝再出游。
  再会吧,苍颉公,好久未见
  你那哆哆愤张的龙颜
  闪烁的灵光,以及那
  弯曲如星光的姿势
  巧悄的手掌
  再会吧!甯封子
  你手上的火,依然五色斑斓
  鲜鲜跃跃,烟气环上环下
  亮比银树,光照傲骨
  有火,就有燃烧
  有文与字,就有消息
  帝啊,我是变,我是无,我是鬼,我是气
  追随你,穿越漫无边际的星海
免费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