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免费书城>>小说>>诗歌散文>>中国现代>>杨健

爱情小说
科幻小说
武侠小说
侦探小说
现代文学
古典文学
外国文学
网络文学
纪实文学
轻松文学
儿童文学
诗歌散文
电脑书籍
历史书籍
百科书籍
生活艺术
哲学宗教
军事天地
政治经济
英文读物

免费书城
杨键诗选
  杨键(1967- ),当过工人,曾游历新疆等地,多年研究佛教,现在家专事写作。
啊,国度!

--------------------------------------------------------------------------------

  你河边放牛的赤条条的小男孩,
  你夜里的老乞丐,旅馆门前等客人的香水姑娘,
  你低矮房间中穷苦的一家,铁轨上捡拾煤炭的邋遢妇女,
  你工厂里偷铁的乡下小女孩

  你失踪的光辉,多少人饱含着蹂躏
  卑怯,不敢说话的压抑,商人、官员、震撼了大宾馆,
  岸边的铁锚浸透岁月喑哑的悲凉,
  中断,太久了,更大些吧!

  哭泣,是为了挽回光辉,为了河边赤条条的小男孩,
  他满脸的泥巴在欢笑,在逼近我们百感交集的心灵,
  歌唱--是没有距离,是月亮的清辉洒向同样的人们,
  我走不了的,我们是走不了的,正如天和地。
--------------------------------------------------------------------------------
白头翁

--------------------------------------------------------------------------------

  黄昏的白头翁,
  像往事一样从心底浮起,
  为什么它们能将我如此震撼?
  为什么我要将唯一的生命
  化为白纸上的点点墨斑?
  像松树一样生长吧,
  与蓝天和大地
  共享清贫的繁荣,
  我看着菜地上浇粪的农民,
  我笑了,
  生命原是什么也不需要的蓝天,
  我远眺着落日,
  再也没有造句的惆怅……
--------------------------------------------------------------------------------

悲伤

--------------------------------------------------------------------------------

  没有一部作品可以把我变为恒河,
  可以把这老朽的死亡平息,
  可以削除一个朝代的阴湿,
  我想起柏拉图与塞涅卡的演讲,
  孔子的游说,与老子的无言,
  我想起入暮的讲经堂,纯净的寺院,
  一柄剑的沉默有如聆听圣歌的沉默。
  死亡,爱情和光阴,都成了
  一个个问题,但不是最后一个问题,
  我想起曙光的无言,落日的圆满,
  而没有词语,真正的清净。
  没有一部作品可以让我忘掉黑夜,
  忘掉我的愚蠢,我的喧闹的生命。
--------------------------------------------------------------------------------
变化

--------------------------------------------------------------------------------

  死亡是一条变化的河流,
  很快就变成了生。
  家也是一条变化的河流,
  很快就变成了鸟的家,蜘蛛的家,和蝙蝠的家。
  爱情也是一条变化的河流,
  很快就变成了怒目相视的仇恨。
  人也是一条变化的河流,
  很快就变成了皮包骨,
  居然连呼吸也不能保留,
  连一根针也不能带走。
  死亡啊,多少死亡白白流逝了,
  连一个肃穆、端庄的世界也派生不出来。
  很快,落日的光暗淡了,
  连人世的语言我们也会忘记。
--------------------------------------------------------------------------------
薄暮时分的杉树林

--------------------------------------------------------------------------------

  那里是一片片安谧的杉树叶,
  那是历代游子的心。
  那里逝去的一天天都静止了,
  那里的安宁来自天上。
  一条小径在树荫下伸展,
  通向薄暮中的流水。
  古代沉睡的智慧从那里苏醒,
  死去的亲人,从那里回来。
--------------------------------------------------------------------------------

惭愧

--------------------------------------------------------------------------------

  像每一座城市愧对乡村,
  我零乱的生活,愧对温润的园林,
  我恶梦的睡眠,愧对天上的月亮,
  我太多的欲望,愧对清澈见底的小溪,
  我对一个女人狭窄的爱,愧对今晚疏朗的夜空,
  我的轮回,我的地狱,我反反复复的过错,
  愧对清净愿力的地藏菩萨,
  愧对父母,愧对国土
  也愧对那些各行各业的光彩的人民。
--------------------------------------------------------------------------------

春天

--------------------------------------------------------------------------------

  雨后的城市干净、潮湿,
  像一架冷漠的棺材停在院中。
  我身边的女孩说,“昨天一个人被砍了三刀,
  扔进了雨山湖,就为一个女人……”。
  她头上好看的发夹,令周围的气氛不安,
  像鱼群游向的钓饵。
--------------------------------------------------------------------------------
癫蛤蟆

--------------------------------------------------------------------------------

  哀莫大于心死
  ——孟子


  多么缓慢啊,
  多么丑陋啊,
  如果我们有同一颗心,
  我就不会被你吓着,
  就应当为你悲泣。
--------------------------------------------------------------------------------
冬日

--------------------------------------------------------------------------------

  一只小野鸭在冬日的湖面上,
  孤单、稚嫩地叫着
  我也坐在冰冷的石凳上,
  孤单、稚嫩地望着湖水。

  如果我们知道自己就是两只绵羊,
  正走在去屠宰的路上,
  我会哭泣,你也会哭泣
  在这浮世上。
--------------------------------------------------------------------------------
夫妇

--------------------------------------------------------------------------------

  在石凳上,
  一对老年夫妇出了神的悲痛的衰老
  令我惊讶!
  男的把头贴在收音机上,
  女的呆坐着,
  相互折磨着呵,
  一生
  他们被性别践踏着
  就像树叶任凭着风儿,
  小船任凭着波浪……
--------------------------------------------------------------------------------
夫妇老苦经

--------------------------------------------------------------------------------

  她老了,
  乳房也挂下来,
  像一口袋面粉,
  他们家乡的河水奔流,
  两岸的人民
  换了一茬又一茬,
  像夏天的萤火虫,
  一闪一灭的,
  而河水映照月亮的能力
  不会有什么变化
  如果我再为无常而悲痛,
  我就是一个十分愚昧的人。
--------------------------------------------------------------------------------
夫妇俩

--------------------------------------------------------------------------------

  他老了,
  她也老了。
  老,像电击一样刺痛旁观者的心。
  他们一会儿就吃完了一只鸡,
  男的吃头,女的吃腿。
  窗外的春风迎面吹来,暖烘烘的,
  他们的心动了一下,
  像公园里的冷杉树,
  高高耸立,难以描述,
  而他们死去,烂掉
  也不要紧。
--------------------------------------------------------------------------------
古别离

--------------------------------------------------------------------------------

  什么都在来临啊,什么都在离去,
  人做善事都要脸红的世纪。
  我踏着尘土,这年老的妻子
  延续着一座塔,一副健康的喉咙。

  什么都在来临啊,什么都在离去,
  我们因为求索而发红的眼睛,
  必须爱上消亡,学会月亮照耀
  心灵的清风改变山河的气息。

  什么都在来临啊,什么都在离去,
  我知道一个人情欲消尽的时候
  该是多么蔚蓝的苍穹!
  在透明中起伏,在静观中理解了力量。

  什么都在来临啊,什么都在离去,
  从清风中,我观看着你们,
  我累了,群山也不能让我感动,
  而念出落日的人,他是否就是落日?
--------------------------------------------------------------------------------

黄昏即景

--------------------------------------------------------------------------------

  经历了火热的夏天
  我安静地坐在山坡上,
  多么美好,令人放松的荒凉!
  山下抖颤的灯火,
  像我们接近真理时不能抑制的心跳,
  快变成灯吧,
  我不想看了,
  要让别人看,
  我有过日落,
  日出的痛苦,
  整个白昼和将要黑夜的痛苦,
  我悲怆的音调似乎来自余辉下的江水,
  但我不想再唱了,
  要让它们来唱,
  灰蒙蒙的天,
  苍茫茫的地,
  树木、田野、小河……
--------------------------------------------------------------------------------
灰斑鸠

--------------------------------------------------------------------------------

  像一根带血的细绳子,
  像一个抱着婴孩的穷母亲。
  像窗玻璃上的泥点,
  这是那片树林里灰斑鸠的啼声。
  风大起来,
  湖面昏暗、空阔。
  仿佛我的生命
  就要显露出来——
--------------------------------------------------------------------------------
悔恨

--------------------------------------------------------------------------------

  一个人被回忆抛到这里!
  在小径上
  在落叶中
  荒废的时日抓住他,
  悔恨抓住他,
  呵,他瞎了眼
  把一切视为荆棘,
  视为残阳下的湖水
  呕出的淤泥……
  一颗矛盾的心
  把自己带向深不可测的噩运,
  根本不知道,
  爱着的会消亡,
  恨着的会消亡,
  唯有伟大的虚空。
  像一把秤,
  四平八稳,亘古不灭,
  他为什么还是他呢?
  他为什么还要留下自己……?
  无着落,不真实,
  像一个生硬的孤儿,
  他的心里留下了阴影,
  那是过去他对别人伤害时留下的,
  他恍惚地看到了
  世界和他们都是他自己心灵的化身,
  他伤害了自己!
  突然理解到了,
  他应当像雨水一样滋润,
  像普通的柳树
  遮蔽湖边的石凳,
  唱得像风铃一样好,
  一样感动四周的空旷,
  他为什么要恨?
  为什么要爱?
  为什么要把自己撕裂呢?
--------------------------------------------------------------------------------

纪念一座被废弃的文庙

--------------------------------------------------------------------------------

  在日夜流淌的长江岸边,
  烟囱的黄烟,
  为我们缓缓勾勒,
  下雪天暮色的凄凉。
  一个个榜样都来过了,
  一个个完整的暮色也来过了,
  就像这幢只剩下十几根大柱子的建筑,
  从来没有被我们理解过。
  雪地里裸露的铁轨,仿佛穷酸的孤儿,
  这穷酸一直延伸到远方,
  让我看见那站在枕木上,
  两颊落满煤灰的乡下妇女。
  她就像深埋在地的灵秀的长窗,
  像死去的文庙里砸碎的石碑,
  要求我们俯在雪地上回忆,
  用这漫天的雪花,用湖面上的两只飞鸟。
  它们上下追逐,
  像长久以来的失落。
  为了抚平这种对立,
  一个个榜样都来过了。
  攀升的台阶通向的圣贤的所在,
  传不下去了,
  高耸的杉树融入灰色的天空,
  这是我们再也写不出的一首硬朗的诗。
  为什么我会不安,
  看着那石碑上,
  用娴静的书法撰写的“孝”字?
  为什么我要注视这自由的雪花?
  在暮色一样消歇的大地上,
  几扇歪歪扭扭的长窗,
  几个砸碎的石狮子,
  只是一阵封建的残余。
  人们在寂静中交换着蔬菜和钱币,
  装卸工把冻僵的猪肉甩向卡车。
  白口罩下,为大雪而生的女孩子,
  人们依然有为一场大雪而生的眼睛。
  在日夜流淌的长江岸边,
  寂静的雪花为我们缓缓勾勒着,
  这个小城的暮色的凄凉,
  这是我们用苦水盼来的一场大雪。
--------------------------------------------------------------------------------
寂寥

--------------------------------------------------------------------------------

  在冬天,马路边的树枝,
  仿佛死人的手臂,大腿,
  寂寥啊,就像古时候的惊堂木,
  吓得我们这些罪人瑟瑟发抖。
--------------------------------------------------------------------------------
江边

--------------------------------------------------------------------------------

  同我在一起吧 ,
  江水的浑浊浩瀚,
  要熄灭我的肉体,
  展开我的心。

  市郊的尖顶教堂,
  松林中的大雄宝殿,庄重的石狮
  仿佛死,颠沛流离,病痛
  压迫而成的
  点点墨斑,
  那是寒酸的麻雀
  像一群民工惊慌地
  挤上火车--冷清的老柳树上。
--------------------------------------------------------------------------------
惊讶

--------------------------------------------------------------------------------

  油菜花上的蝴蝶让我惊讶,
  它们飞开了一点点,然后又飞回来了,
  为了短促得要命的花香,
  跟那为了一点点快乐
  就可以把一切葬送的我们一个样。
--------------------------------------------------------------------------------
哭泣

--------------------------------------------------------------------------------

  "你为什么不把烟戒掉?"
  "哪有那么容易的事!"
  "为什么不试试呢?"

  "试过好多次了。"
  一对男子隔着冬天的河岸在说话。
  听到这些话的我,
  哭了。

  尤其是这几年,
  岁数大了,
  反而更容易了。

  像是为了一片银杏树的叶子,
  一张小纸片,
  一支小蜡笔。

  我甚至还为孤寡老人的一双筷子哭过,
  为妈妈磨平的搓衣板哭过。

  我看见坟边湿润的土,
  像晶莹的泪滴,
  我为单纯的暮色哭了。

  为我的幸福哭了,
  为我的灵魂像夜晚一样清新,哭了。

  我就这样流着泪,
  感受那幸福的起伏。
--------------------------------------------------------------------------------
来由

--------------------------------------------------------------------------------

  仿佛是我们的缺点
  造就整个人世,
  造就我们的床、房间、树、哭和笑……
  我们干枯的心造就风景,
  一触即发的欲望
  造就了我和你--
  在长久的相对里生活,
  我们得到了尖锐的矛和抵抗的盾。
--------------------------------------------------------------------------------
临河的阳台

--------------------------------------------------------------------------------

  不懂得“流水一去不复返”的麻雀,
  每天早晨在我临河的阳台上啼叫,
  寒伧的身体,
  就像冬天盖着薄雪的小村庄。
  不懂得“流水一去不复返”的麻雀,
  每天都使我从睡梦中醒来。
  看着阳台下的流水一去不复返,
  直到现在,我也没有像河边的柳树一样安详。
--------------------------------------------------------------------------------
柳树

--------------------------------------------------------------------------------

  温良的乳母一样的柳丝,
  在沉静的水边,
  轻拂着,看上去那么容易。

  它安慰每一个怒火中烧者,
  并为悲痛的失恋者讲述:
  "一切不过是过眼云烟,
  一切,也会反过来,温暖可亲。"
--------------------------------------------------------------------------------
母爱

--------------------------------------------------------------------------------

  我打开门的时候,
  一只老鼠进来了,
  她看到我的一刹那
  所表现出来的惊慌,
  让我感到了她的心灵!
  她吓得从嘴里放下了
  她的孩子,
  一团小红肉块
  肚子蠕动着,
  她极端的脆弱,
  令人毛骨悚然。
  我躲到了窗后,
  想观看她们的母子情。
  很长时间过去了,
  一点动静也没有,
  只有幼鼠的叫声
  敲击着雨里的寂静,
  她一直没有出现,
  她知道我的存在,
  因为我往堂屋走的时候,
  她就衔着另一只幼鼠跑出去了。
  她已经知道这里不安全,
  她觉醒的速度真快!
  大约有二十几分钟吧,
  我开开门,
  看见那一只幼鼠也不见了,
  这漫长的二十几分钟,
  一定是她心里牵挂这个幼鼠的二十几分钟,
  她也放不下她的子女,
  她也能记得她的子女丢在了什么地方!
  这是她细致的母爱,
  一点也不比我们人少,
  一点也没有遗忘。
  后来她又来过几次,
  在院子的花园里,
  衔走几片干干的竹叶,
  大概是给那些幼鼠们
  搭一个窝吧,
  我还记得她眼里的惶恐,
  记得她眼睛里的灰暗和贫穷。
--------------------------------------------------------------------------------
暮晚

--------------------------------------------------------------------------------

  马儿在草棚里踢着树桩,
  鱼儿在篮子里蹦跳,
  狗儿在院子里吠叫,
  他们是多么爱惜自己,
  但这正是痛苦的根源,
  像月亮一样清晰,
  像江水一样奔流不止……
--------------------------------------------------------------------------------

乞丐

--------------------------------------------------------------------------------

  街上的乞丐
  天天能见到
  今天遇见的这个乞丐
  小木船
  你为什么要把生活弄得这样僵硬?
  你连一条小木船的轻松自如都没有,
  连一棵树都不如啊,
  比如说柳树,榆树,香樟树,
  一年四季都在自然地变化着,
  一年四季
  都很美好。
  你为什么连这些树,
  连一条小木船都不如啊!

下一页(共二页)

免费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