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免费书城>>小说>>诗歌散文>>中国现代>>祥子

爱情小说
科幻小说
武侠小说
侦探小说
现代文学
古典文学
外国文学
网络文学
纪实文学
轻松文学
儿童文学
诗歌散文
电脑书籍
历史书籍
百科书籍
生活艺术
哲学宗教
军事天地
政治经济
英文读物

免费书城
祥子诗选
免费的夏季音乐会已经结束

  我们走在这公园的外面
  短发的女孩
  请我陪她回家
  她住在一个远离市区的贫民区里
  一路上,指给我看她想搬进的公寓
  越走越沉默
  我们都有些累了
  很想上床
  整个下午和晚上
  我们曾一起坐在地上听音乐
  家里已经很久没人。
--------------------------------------------------------------------------------
流行的苦戏

  先是一个人爱上了不该爱的人
  然后他们被人赶出了城
  然后一个人就喝了迷魂汤
  然后另一个人就戳了自己一刀
  这时有许多人在暗中大声地喝彩
  不止一个人哭得两眼通红
  看情形这地面马上就要有事
  结果我们就散了
  我听说这蹩脚的悲剧居然还很有名
  演了好久还在到处上演
--------------------------------------------------------------------------------
在地铁的过道中

  走一段不长的路,但速度不同
  我和许多人一起跨出
  一道道连锁的门,在走廊和走廊的
  接口,报摊、酒吧、免税商店外经过的
  这支混乱、但迅速的队伍
  泡在荧光中、在钢筋的里面呼吸
  这深处的热带鱼缸
  有人的孩子在哭,有人在喊小张
  但也没人回头,没有人回答呼救
  在我们的头顶上,也在我们的脚下
  有金属敲打的声音
  叮!当!?!当!
  所有多余的话,好像都砸进了墙里。
--------------------------------------------------------------------------------

老屋

  老屋坐在溪上
  你走进它的傍晚
  鱼在榕树底乘凉
  堂屋上摆着
  二百年的烛台
  你伸手触摸
  户外坡上的土地
  一如抚慰
  逝去的年代里
  目光憔悴的母亲
  她们默默遥远的牵挂
  使你长大成人
  你坐在窗明几净的屋里
  想起从前的事情

  眼中闪着泪花
  如窗前清亮的溪水
  你叠起无袖衬衫
  搭在椅子背上
  这时天色尚明
  夕阳斜照着床顶
  风拨弄着你的长发
  蚊帐纤尘不染
--------------------------------------------------------------------------------
真相

  我们是不是走进了风?
  直速的翅下:身影如云、记忆如叶,我们
  是多么利落,而又尖刻。
  锋刃,我把玩良久。
  飞逝的空中,谁能竖起不毁的手指
  而又不怀藏幽恨?所有
  家居者的期许,给予和承受
  已不再切割我们,不再能触及我们
  敏感的部位。身为黄尘的行者(栗林里
  微笑、机警的兽),气流的转动
  也一定非常的残忍。
  一年将终的时候原上的蚤必有一种默契,
  它们集体同生同死怎么会又一无所感?
  我们可以想像这些漂游性蜉类
  如何以花绣口、落草为生,

  但又有谁真正掌握了它们,懂得自况?
  坐望南山,那在一叶灰草上霜结了羽的
  也要在一颗温雨中陨落。
  一切是动的。一切都有限期。
--------------------------------------------------------------------------------
祝福

  祝福你
  身边的碗筷和被子
  干干净净
  放在该放的地方
  不破损
  也不破损什么
  在你的身旁
  满山花开
  一片不落
  令人神往
--------------------------------------------------------------------------------
致英格丽德·乔科

  英格丽德·乔科
  黑色的南非在你温暖的掌中
  悄然睡去
  黑溪中游的小蝌蚪
  把你看作母亲

  乔科 亲爱的英格丽德·乔科
  不待我跨过窄窄的海洋
  踏上饥饿的非洲
  与你讨论和平、友爱和种族岐视
  你便撒手归去
  殖民主义的黑手
  掐断你投向人民的目光

  乔科 那时我太幼小
  "我无法与你交谈"
  正如黑溪中游动的小蝌蚪
  只想你将阳光细碎地撒在背上

  现在 我已长大
  乔科 你泉下有知
  当能看到大凉山金沙江畔
  一位青年诗人拾起你留下的
  蓝色诗笔
  继续写作和歌唱
  让白鸽和橄榄枝的身影
  飞遍黑色的非洲
--------------------------------------------------------------------------------
雨中的兄弟

  一位兄弟低着头
  一位兄弟抄着手
  一位兄弟看不见

  三位兄弟坐门前
  一把椅子脸朝天
  一条大路泪涟涟

  (1999.8)
--------------------------------------------------------------------------------
我还能给你什么

  我是不是,她问
  要求太多?
  但我
  又能再说什么?
  从一座窑里
  一块块地搬砖
  我已经
  在城市的形式里。

  (1999.8)
--------------------------------------------------------------------------------

精致的馈赠

  它并不
  关于什么,不接近
  任何非份的想法
  它在
  我们之间
  但又不在
  我们的中间

  没有意义
  没有危险
  绝没有
  痛苦的可能。

  (1999.8)
--------------------------------------------------------------------------------
梁山伯和祝英台


  有天,她说
  我也会在那里

  不证明什么,我说
  但是说明问题

  我们计划了很久
  和那里的妙人通信

  会是个好地方
  我们这样说着,把来信

  贴上翅膀。

  (1999.8)
--------------------------------------------------------------------------------
独省

  什么
  是真诚的手势
  如果问题
  是一个逗号的位置
  我面对
  这无声的所有
  饥饿的盲者
  抚摸着疯狗的头顶,

  (1999.8)
--------------------------------------------------------------------------------
幸福的患者

  许多人不知道:你总可以
  再朝里面走一点。直觉到一些
  更深的直觉。一个人
  在私人森林中的私人旅程
  愿你常常:被突然的爱情击中。

  但一个人又能得到多少才能
  失去多少?你也总要
  回到自己的身边,回到
  皮肤:所有的那些兴奋点。
  也许,你也曾有这样的后怕:差一点
  就一条路走到黑。
  但这只是
  一种最方便的幻觉。

  许多年后,我一样也要
  染上此疾,抱病回头:
  靠拾取沿途的破烂度过
  此生的贫困--
  许多年后,他们一样也要
  埋名隐姓地把我指出来
  示众:“孩子们,看看那又一个
  可悲的幸福患者!”

  (1999.8)
--------------------------------------------------------------------------------

字的研究·人

  之一

  一个中国的人只有
  两条腿
  一个中国的人只是
  两条腿
  一个中国的人在江湖
  迈开,两条腿
  一个中国的人在床上
  张开,两条腿

  两个中国的人在江湖
  “从”⑴
  前面的中国人
  就踩着后面的脚,好象
  君君臣臣、父父子子
  使人,习惯性地
  忧国忧民
  做个中国的人,要习惯
  忧国忧民

  三个中国的人在床上
  “众”⑵
  就有个中国的人,骑在上面
  其他的中国人
  在下面,前后相从
  大腿,一起张开
  散发出
  一种性的潮气,暗示
  一种政治的制度

  一个中国的人只有
  两条腿,一个
  无名无姓的脚夫
  在江湖
  身不由己,一个
  中国的人只是
  两条腿,一种中国字
  专有的古典美

  古典的中国美人,张开
  两条腿
  束手
  在铺满绸缎的床上
  爬满了虱子

  之二


  一个中国的人只有
  两条腿
  一个中国的人只是
  两条腿
  一个中国的人在江湖
  迈开,两条腿
  一个中国的人在床上
  张开,两条腿

  两个中国的人在江湖
  “从”⑴
  前面的中国人
  就踩着后面的脚,好象
  君君臣臣、父父子子
  使人,习惯性地
  忧国忧民
  做个中国的人,要习惯
  忧国忧民

  三个中国的人在床上
  “众”⑵
  就有个中国的人,骑在上面
  其他的中国人
  在下面,前后相从
  大腿,一起张开
  散发出
  一种性的潮气,暗示
  一种政治的制度

  一个中国的人只有
  两条腿,一个
  无名无姓的脚夫
  在江湖
  身不由己,一个
  中国的人只是
  两条腿,一种中国字
  专有的古典美

  古典的中国美人,张开
  两条腿
  束手
  在铺满绸缎的床上
  爬满了虱子
--------------------------------------------------------------------------------
舞蹈者

  林子厚实,如墙
  舞者,环舞其间,表情神秘
  而专注
  我们倒向
  我们的膝盖
  声音,震动大地的节拍
  直立而行
  照亮
  它走过的年月
  如果你用力审视
  你可以看见
  地上匍伏的身影
  依稀仿佛
  多年前散失的钟声
  在不断稀薄的空中
  无限地缩小
  但斩下的头颅
  还在
  上帝们的餐桌上
  顽强地滚动

  (1996.9)
--------------------------------------------------------------------------------
花谢花飞

  吹进体内的风,熟透的花朵
  在某个庭院的深处
  萧萧地长驱直入
  只一夜间,就将我击落
  使我,其言也善
  想起一些,似乎
  尚未钱财两讫的账目
  如今道来,是如此的琐碎
  不足以用来
  挂在齿间,一有风至
  就丁丁当当地敲响
  哦,林氏
  你我一见钟情
  已是必败的局面
  而我们落子即错,却将错就错?
  到如今那青青果子
  已亭亭如树,簪花盈盈,在风中
  以暗香伤人,却不再言语
  当你我也委地如泥
  在自己的体内,遥忆那花季的开合
  岂不象一本,流水细账
  年年有余,却又无一收成?
  哦,林氏,这千篇一律的情节
  多思又有何益!
  这些零落的花上,已有太多的痴子
  就此一病不起
  而我们却红光满面
  对未来的谷子,开始精打细算?

  (1996.11)
--------------------------------------------------------------------------------
我们的运气

  顺水流淌的黄土摆下一片猎场
  野猪的嚎啕标志着我们幸运的开始
  巫师的牺牲在龟背上反复出现
  种田的家族,乘着马车
  在帝王的棋盘上纵横对奕
  从西方出发的黑子!杀人无数
  砸开的城门向东南坍倒
  海边的夹墙里藏着不朽的秘诀
  终于登上祭坛的人,双手沾满了蛇血
  在江上被木船放火烧死
  墙外的仇人蜂拥而入
  遥远的经卷和丝弦
  在典籍和深宫里穿着西服流窜
  粮草和女人在平原踏水而上
  北方的大族开始了三百年的繁衍
  万国来朝有十个留了下来
  其中的一个,最后穿上了黄袍
  与西北的强人三足鼎立
  忠奸的道德从此根深蒂固,朝夕吃人
  最大的灾祸终于到来
  天下变成了一个更大的天下的省分
  直到一个僧人搂着个女人乘虚而入
  他们子孙的好运至今不可理喻
  从关外搬来的救兵是他们迟到的克星
  一位聪明绝顶的帝王用一部字典
  编造了一个不存在的民族
  如此深远的计谋终于在时钟里丧失
  同文馆的灰烬预决了海边的战果
  一位南方的西医在南方悬壶济世
  十次出手十次不治
  百年的手术至今尚未成功
  继续革命是我们刀下不断的命运
  在一片泥沙俱下的风水之上!
  未亡的族人,一代一代地涌入
  帝王们浩大的寝陵
  今天再来
  试试我们的运气

  (1996.10)
免费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