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免费书城>>小说>>诗歌散文>>中国现代>>向明

爱情小说
科幻小说
武侠小说
侦探小说
现代文学
古典文学
外国文学
网络文学
纪实文学
轻松文学
儿童文学
诗歌散文
电脑书籍
历史书籍
百科书籍
生活艺术
哲学宗教
军事天地
政治经济
英文读物

免费书城
向明诗选
  向明本名董平,一九二八年六月四日生,湖南长沙人。军事学校毕业,蓝星诗社同仁。曾任《蓝星诗刊》主编、《中华日报编辑》、《台湾诗学季刊》社长。作品被译成英、法、德、日、意、印度等国文字,并收入国内各大诗选。出版诗集有《雨天书》、《狼烟》、《五弦琴》、《青春的脸》、《向明自选集》、《水的回想》、《随身的纠缠》,诗话集《客子光阴诗卷里》,童诗集《萤火虫》。曾主编《七十三年诗选》、《七十九年诗选》、《八十一年诗选》。向明素有“诗坛儒者”之称。论者谓其诗是生活的诗,在生命的意义上有所探索,在严肃的问题上有所坚持;是一位进而介入现实,出而批评人生,兼顾文学与社会使命的诗人。他的诗每从小事细节切入,几经转折,终入要害。其语言平白而精炼,擅用意象与譬喻,骨肉停匀;其诗体则融众体,前后呼应,有机发展。是当代台湾重要诗人之一。曾获文艺奖章、中山文艺奖、国家文艺奖。一九八八年世界艺术与文化学院曾授予荣誉文学博士学位。
革石篇

--------------------------------------------------------------------------------

作者:向明


   1

  流水不断以激辩的语言
  不信传说中顽石曾经点头

  如有狰狞的头首
  岂会赖此险滩一直不走

    2

  两山间如隔夜夹挤过的
  一块块“靠得住”的石头

  仍然一点也不温柔
  时间也没将顽强压趋

    3

  石头也有哀歌的时候
  贴身的青苔听得清楚

  薄雾似的超低沉浑厚
  全被赶路的水声带走

    4

  石头花整生的思索
  苦心经营出艰涩的诗一首

  除了孤独寂寞
  仍是寂寞孤独

    5

  用枯藤丈量好多个晨昏
  石头总估不出自己的厚度

  水中看是扭腰的软骨
  水线上常有勃起的征候

    6

  斧锉纹下它周身的丑陋
  无非想和完美一样天长地久

  不服气的风雨雷电频频擦拭
  终究还它以清白的石头

    7

  这是一个弃圣绝智的环境
  一叠叠页岩的信史无人细读

  好奇的山鹰偶来啄磨
  每一页都落满历史的尘垢
   ——画家杨震夷“读石系列”观后

        ——86.4.26 联合副刊
--------------------------------------------------------------------------------
可怜一棵树

--------------------------------------------------------------------------------

作者:向明


  1

  先是
  风以十七级的蛮力强暴
  继之
  电剪咬牙切齿的
  凌迟
  呆呆地从不知道
  谁要对一棵树
  这么残酷

  而今
  他用仅剩的几枝断臂
  在怒指

  生命的真相曝光后
  一圈圈的年轮
  从痴肥的民国
  可以一直窥视到
  乾瘦的
  光绪

     ——83.6.12 联合报副刊
--------------------------------------------------------------------------------
窗外的加德丽亚

--------------------------------------------------------------------------------

作者:向明


  全未经意的
  窗外那株淑女般的加德丽亚
  一夜之间
  暴露得
  就像街头那个
  穿着亵衣招摇的寻欢妇

  值此之时
  我正低头留神捕字入诗
  想我的
  非非心事
  目光正经忙碌得
  如一支穿梭黑夜的电炬
  异色与我何干乎

  当然
  除非我的诗中
  冷不防地
  掉进了几个
  惹火煽情的
  错别字

    ——83.5.26 联合报副刊
--------------------------------------------------------------------------------
捉迷藏

--------------------------------------------------------------------------------

作者:向明


  我要让你看不见
  连影子也不许露出尾巴
  连呼吸也要小心被剪

  我要让你看不见
  把所有的名字都涂成漆黑
  让诗句都闷成青烟

  我要让你看不见
  绝不再伸头探看天色
  缩手拒向花月赊欠

  我要让你看不见
  用蝉噪支开你的窥视
  以禅七混淆所有的容颜

  我要让你看不见
  像是鸟被卸下翅膀
  有如麦子俯首秋天

  终究,这世界还是太小
  一转身就被你看见了
  你将我俘虏
  用尽所有传媒的眼线
--------------------------------------------------------------------------------
荡秋千

--------------------------------------------------------------------------------

作者:向明


  使力摆荡吧
  迎风而上
  仰头去与云比高
  趁势而下
  俯首与泥土平行
  最好横成中间那条天地线
  让同伴侧目
  要对手惊心

  窄窄的踏板
  是落脚的唯一国土
  只要两手把持得稳
  可以窜升为
  一柱冲天的图腾
  或是,款摆成
  时间滴答的
  那支主控

  荡得越高
  会看得越远
  会发现
  墙外的喧哗
  只是一场虚惊
  几个同龄的顽童
  看到一只鹰掠过高处时
  发出艳羡的惊恐

        ——82.5.30 联合副刊
--------------------------------------------------------------------------------
虹口公园遇鲁迅

--------------------------------------------------------------------------------

作者:向明


  谈笑间,有人说
  到了虹口公园
  只一眼就瞥见
  浓髭下那张憋气的嘴
  横眉下那幅
  紧绷的脸

  当下或当年,该说的
  你都再也说不出口了
  说出的,已都具化成
  中国永远晦暗的
  云烟

  谁说百年孤寂
  就在你身边的法国梧桐下
  阿Q,孔乙己,七大人,祥林嫂……
  子子孙孙
  还在围着你
  指指点点

  而那只赵家的狗
  东闻西嗅后
  竟敢在你身后
  开放地
  随地小便
--------------------------------------------------------------------------------
隔海捎来一只风筝

--------------------------------------------------------------------------------

作者:向明


  就让自己再年轻一次吧
  临老,你从隔海捎来一只风筝
  青绿的双翅暗镶虎形斑纹
  迎风一张,竟若那只垂天的大鹏
  颀长的尾翼,拖曳出去
  又是凤凰来仪的庄重
  暗示得好深长的一分期许
  俨然,年轻时遗落的飞天大志
  被你一头捎了过来
  要我再走一次年轻

  可能吗?再一次年轻
  风骨当然还是当年耐寒的风骨
  又硬又瘦又多棱角的几方支撑
  稍一激动还是扑扑有声
  仍旧爱和朔风顽抗
  好高骛远不脱灵顽的一只风筝
  起落升沉了多少次起落升沉
  居高不坠总羡日月星辰
  爱恨割舍不了的是
  那些拘绊拉扯的牵引

  可能吗?也许可以再一次年轻
  把萧萧白发推成萧飒草坪
  放出白鸽、放出青鸟、放出囚禁的阴影
  邀请风雨,邀请雷电,邀请旗帜
  邀请一切爱在长空对决的诸灵
  所有的啄喙,所有的箭矢
  就请对准这只老不折翼的风筝
  看它几番腾跃,一路扬升而上
  看它一个俯冲下去,从此舍身下去
  时间在后面追成许多仰望的眼睛
--------------------------------------------------------------------------------
午夜听蛙

--------------------------------------------------------------------------------

作者:向明


  非吴牛
  非蜀犬
  非闷雷
  非撞针与子弹交媾之响亮
  非酒后怦然心动之震惊
  非荆声
  非楚语
  非秦腔
  非火花短命的无声噗哧
  非瀑布冗长的串串不服
  非梵唱
  非琴音
  非魔歌
  非过客马蹄之达达
  非舞者音步之恰恰
  要婴啼、亦
  非莺啼
  非呢喃、亦
  非喃喃
  非捏碎手中一束愤懑的过瘾
  非捣毁心中一尊偶像的清醒
  非燕语
  非宣言
  非击壤
  非街头示威者口中泡沫的飞灰烟灭
  非番茄加鸡蛋加窗玻璃的严重失血
  非鬼哭
  非神号
  非花叫
  非凤鸣
  非……
  非非……
  非非非……
  非惟夜之如此燠热
  非得有如此的
  不知所云
--------------------------------------------------------------------------------
巍峨

--------------------------------------------------------------------------------

作者:向明


  我吞砂石
  我嚼水泥
  我大桶大桶的喝水
  我是那巨口大腹的
  搅拌机
  吃一切硬的
     粗糙的
     未曾消毒的
  在不停的忙碌中
  在不停的歌唱中
  你们看见么?
  我呕心沥血的
  就是那一大片苍茫空白处
  拔地而起
  堂皇硬朗的一种
  占领
  它的名字叫做
  巍峨

        ——64.4.13“秋水”
--------------------------------------------------------------------------------


--------------------------------------------------------------------------------

作者:向明


  你是潜藏于体内的
  欲除之而后快的
  那一种瘤
  是一种久年无法治愈的
  绝症

  除了灰飞烟灭
  你绝不止过敏于花粉
  夏秋间
  一只蝉脱蜕时的痉挛
  你也痉挛
  而且,你顽固如掌上的一枚茧
  剥去一层
  另一层
  又已怀孕

  我吸取天地之精华
  你吸取我
  我口含闪电
  你发出雷鸣
  我胸中藏火
  你燃之成灯

  最后,你无非是
  要把我瘦成一张薄薄的纸
  纸上的一些什么
  凡扫过的日月
  竞相含泪惊呼
  这才是诗
免费书城 购买这本书:当当网上书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