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免费书城>>小说>>诗歌散文>>中国现代>>翁文娴

爱情小说
科幻小说
武侠小说
侦探小说
现代文学
古典文学
外国文学
网络文学
纪实文学
轻松文学
儿童文学
诗歌散文
电脑书籍
历史书籍
百科书籍
生活艺术
哲学宗教
军事天地
政治经济
英文读物

免费书城
翁文娴诗选
  翁文娴,在香港出生及长大,从小习惯了穿着古装的老人与极新颖的高楼大厦。大学时到台湾师大国文系,学会了背古书的好处,并开始新诗散文创作,结交诗人周梦蝶,认识红尘中的佛性,古典的现代感等等。毕业后回香港,思索学术与创作间的可能性,进入新亚研究所,遇见了一生中重要的老师:徐复观与牟宗三先生,令一切的矛盾与惶惑有了定点。后偶有机会到法国留学,一去八年。在异邦,见文化是没有时尚的,只有深于知道自己,才可以轻易地深入于别人,否则,一切在表皮上晃来晃去,徒增杂音。法文逻辑、细腻与分析性,恰恰可将中国古典的大而化之、朦胧或空灵的特点固定,准确地架构起来。然后看到当代的许多争吵、个人或社会的悲剧,原来是头脑中未整理过的古典或西洋语法在冲突。目前,致力于各项角色的探掘及融汇,教学是额外生产,野心要将各经典,在当日创作时的那一刹光明披露,又希望在当代的创作里,找到有如高悬日月的,那古典的光明。
给当当书


作者:翁文娴


  年之将尽
  西天上有双耳佛
  看着剥落的荒原
  木门已褪尽了红
  一虚一掩间
  暗哑在逐渐成形
  你在那些晃动中偷偷逸出

  一月

  清晨
  五时
  千万种透明的讯息
  圆形的侵袭与骚动
  你父拱身而起
  我被地基的暖气拍醒
  莫名的 你
  进 来
  年 初一

  二月

  早早起穿着锦色的旗袍
  左坐右坐总感到空气里有人形
  进来拜年
  我们推笑着
  节日横亘着
  甚么时候
  山川重新丰润
  脸上的光是那样深长

  三月

  医生拿听筒
  忽然
  ‘噗噗噗!!’
  使我在干白的板床上大声笑出来
  一闪现便永远的存在
  停在这儿
  日子一张张竖起
  虚远的未来不见
  每一天只是低头
  空气团团的包裹
  水流滑滑我追逐你
  要带我游去回到童蒙

  四月

  听说你来了
  枇杷果一个一个的排着
  到处薄透明而多汁
  我与你父携手上山
  拜了三十六种神
   们穿着各种朝代的衣服议论纷纷
  暮色慢慢浸过骚动
  我们看着
  竖硬的琉璃瓦
  神色怔忡撞上了星河

  五月

  武陵农场的窗外
  一片青青色变
  我们怀着你
  走过梨花深重的果园
  低低枝条粉红粉白的压着
  太浓了的气息会醉会有哀伤
  我们原本也甚么都不是
  就可以在必然的时刻里
  承当幸福
  或者逝亡

  六月

  我喜欢看
  蜈蚣和青竹丝
  还有癞蛤蟆错愕的等待
  曼陀罗整个开了
  子夜的津液滴落
  妖冶与毒烈
  深深的花杯底下我护你酣眠

  七月

  月亮掉落
  夜像有水气分解
  窗前
  庞大的山影和叶子轮廓
  你的脸正分层滤出
  在这样的月夜
  我把童年以来的记忆揉着
  揉到你的身上
  如果
  月亮沙沙的白的那声音
  是一项优雅而幽微的举动
  孩子
  人生的苦涩处你必然要到
  而那里有母亲吃过的月光

  八月

  阳明山的蝉是特别的
  叫在夏天的深喉里
  啷……啷……当……当……啷
  一段段凄切的历史
  传递到不可数知的世代
  夙缘在高处清清响着
  只要听见这蝉你便记起
  前端是清醒的绿荫
  再过去有参拜的芳香

  九月

  面世前一周你带我经历炼狱
  见到人类的血身变做蓝色
  伸展如金鱼缸的水草
  他们双性的肢体只爱一个动作
  或上或下的嘶叫
  水草荏弱无骨
  我们没有亲情与相识的区别
  远处
  一波一波粉红色的肉球
  推着云雾游来

  十月

  破水了!快!
  提一切装备冲出
  夜一时
  世间的人已去远
  梦爬满屋墙
  我们在众生鼾息中与你是如此亲近
  深山里水墨裂开
  清音鸿蒙

  当────当────
--------------------------------------------------------------------------------
春生春灭

作者:翁文娴


  通体黝黑一点黄嘴
  八哥,它在草地上
  晶莹的绿,愈入愈深的绿中点点黄花
  草地倒在八哥身上
  八哥黄嘴点向黄花
  啊!我此刻只想向你道喜
--------------------------------------------------------------------------------
罗网

作者:翁文娴


  檐前点滴疏落
  鸟儿伸张斑斓的枝桠
  罗网天地奔逃

  早起的人儿
  整个世界的转换犹不属于你
  涉足
  千叠天凉浸沉
  夜暮的人
  庭前景将整幕自你身委逝
  濡濡软动的依恋
  你之一日是软体结成硬壳
  壳再陀陀蜕去成黑无

  我没有期待
  檐前水的疏落可是酒
  广阔的桌面你我凝眸
  可是泪
  跳在腹膝衫袖间
  又可是千种心意
  淅沥隔着你与我的想
  一幅透明玻璃
  悄然停落欲触手可及的那处

  相思凝住
  外间的树已因风雨起摇
  雨将千种绿搅打成水
  千般的信誓与风情洒泼
  忧郁的大地变成河
  绿啊绿婉转的玻璃
  你是小小鸟儿
  终生逃不尽枝树的罗网
--------------------------------------------------------------------------------


作者:翁文娴


  明明,我看见 它
    在路的那一边
  在某辆车子盖的上边
    持续伸展的头
  路汹涌着
  如  盘
  哽着的硬块
  树的蛋沙沙的树生着千种的鸟蛋
  晶碧的绿
  搅着一条伸展无所向的喉管
  烟尘插着
    块块车盖造成天地的龟裂
  自那方一直演来

  我在无缘由的道路间
  一直龟裂着

  附着:“它”之古义是“蛇”,自什么时候起,人们把这恐怖的“它”字变成第
     三者之代称?那莫名而不测的……
--------------------------------------------------------------------------------
光黄莽

作者:翁文娴


  我无意写些什么
  只为了簌簌的泪不能收……

  我又看见钳着报纸的手
  早车上匆匆的标题
  那些度假后染着太阳的脚
  变形的鞋
  厚料西服的疲累
  好奇慢慢抬起的眼睛
  干皱的笑

  婴孩奋力的手
  有时打到车窗上
  他们看得很远
  偶然带来一阵古洞外的天蓝
  但我知也不能倚靠

  所有幽远的景将渐渐拉近
  所有的星月终展现尘泥
  所有的人每天都吃肉
  血滴与腥变成慢慢拉出的臭气
  扶着厕所门我拉上裤子
  出席水晶晚会香槟的白手
  行行自上而下的晚装
  深红漩涡的裙

  情人,请你再走近些
  让我看清睫眉下的隐忧
  宿世的怨与欲望
  莫说覆水难收
  泼洒在几万光年外的泪
  总转回来
  无言的石
  长衣红角卷过灯下的席
  黑意流荡乌油油的光
  我卷在你间歇的肌肤间
  愿身体能超渡
  发的节奏滴落手的节奏
  幢幢豹影追袭逝水与流歌
  淡荡远山犹灯下摇撼的陀罗

  念念呵吹云梦
  无有成淡漠着情成洗不脱的黄
  黄随日落转深转青
  迸迫成夜坠前生生留痛的
  扯起的红印
  今夜是她新娘
  外边莫名起雨
  淅沥洒湿了等待的鞋子

  今夜的音乐没有规律
  肥皂泡乐支乐支响过巷口
  我的身子灿白
  如如被派遣前来
  你我原来不相识
  原来相识
  只缘这一线交触
  “喀”一星火种
  那张脸骤然红亮
  黑夜冗长愚笨
  脸 在前 出现
  有一角的光华

  铿锵的夜色雨落如注
  山林外树枝搅动草在侧身
  你伏着,我看见一团黑石
  深静的发在记忆中沈沦
  弥留着各式的种子
  发的节奏滴落手的节奏
  鬓的嘘暖摇换他生的记忆
  你的肩在大气中陀陀转动
  终成个不可触及的位置

  所有的追寻若是在身边
  跪拜的密语与生活的密语
  我日用濡湿的眼相迎
  红霞款映
  守望的姿势卷入晚风
  伸展的枝桠突然折断
  我也不知抒发的意义
  只为了簌簌的泪不能收……

  许多的人经过
  但我看不见他们
  盲哑的世代
  你我相惜又相离
  混浊的名字……
  …………
  …………
  …………
  老去的脸
  浮动在车玻璃上
  脸边细细现着远方的光
  失神的眼
  遇见那些格子,那些灯光
  黄色的侵蚀消绵

  轮子不停地叫
  座位不断的摇
  人来至不知名的站

  怀抱的重物
  手上的婴儿
  寄托的心意
  那些等待
  家总在冗长的疲乏之后
--------------------------------------------------------------------------------


作者:翁文娴


  发 落
  绿色的盆

  我蹑脚跪取阳光
  所有粉红依然和睡
  净如放雾的春山
  汤汤
  流与在

  拔起的梳子
  尾曳山泽的澄明
  安葬的乌丝
  在折叠轻凉触碰

  原原凝伫
  想起你或在这儿干什么
  扶杆的醉托不起腰
  啊呀你不能沾指
  不堪啼惹
  不得回避
  满目的花儿环儿歌儿

  全天的星星散落灰地白阳下
  我是这样地
  宛然蛇住
  犹占住场方中央的一个饼
  偶然足手游离方外

  知否信否
  溶溶日色如时世泻落
  满身水声
  我隔着龙泉呼喊你
  已湿的发
  抖动已润遍的唇

  你如何不来
  溶溶日色已占及整个面
  我之等待散逝成浮雕的线
  春已看见
  秋已听见
  在这长长恍恍的日色下
  我消融及永恒
  飞坠游曳于穿梭圈圆间
  个个的清剔你之讯息

  太 空 净 漠
  尘在光中来去
  我追抓不到
  你 许已是流霞一点
  随天落的红倒在另一庭院
  而我犹住玄水的四空
  款款守持
  一点尘意
  渡过时与光净成晶亮的舍利子
  我去之日你当见
  西天中一刹波流弹花
  满身舍利
  原是一生不尽晶亮的泪泉

  发 落
  幽幽的盆
免费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