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免费书城>>小说>>诗歌散文>>中国现代>>汪启疆

爱情小说
科幻小说
武侠小说
侦探小说
现代文学
古典文学
外国文学
网络文学
纪实文学
轻松文学
儿童文学
诗歌散文
电脑书籍
历史书籍
百科书籍
生活艺术
哲学宗教
军事天地
政治经济
英文读物

免费书城
汪启疆诗选
  汪启疆,汉口市,基督徒,海军官校毕业,历任舰长、舰队长、作战幕僚职、现任三军大学海军学院院长。创世纪诗刊同仁、并曾参与大海洋诗刊编务。出版诗集:梦中之河(黎明文化)、海洋姓氏(尚书)、海上的狩猎季节(九歌)、蓝色水手(黎明文化)。
马公潮水

--------------------------------------------------------------------------------

作者:汪启疆


  步履如水淹来……
  海浪自额上升起
  白皓皓的,白皓皓的
  浪老了。年轻的海来访过他
  手掌按上
  那名姓斑剥某先生的
  头颅 探探热度
  就退走了

  某某只剩这头颅露着
  大地硬被扯上身来
  身躯冰冷
  世界是否发烫?
  守坟的纸人看着海来
  又看着海去
  我怎么懂得这潮水来去?在这坟头
  我揉揉才三十岁的额。
--------------------------------------------------------------------------------
海滩上

--------------------------------------------------------------------------------

作者:汪启疆


  啊 最美的星星出来了
  洁白 不说一个字的。

  她脸搁在我肩胛 双眼明亮
  不说一个字的,轻轻摇着湿头发。

  一个梦,把花瓣夹进书中了
  在遥远的海滩上移动催眠的潮汐
  大地静得有些痛,我缓缓仰头
  寻求一次永恒的呼吸,星星纷纷自眼底溅出。

  我颤抖,童话已是最美最末一页:
              我那一身雪白的诗。
--------------------------------------------------------------------------------
新水手

--------------------------------------------------------------------------------

作者:汪启疆


  我是一个新水手
  往乳粉罐里装整个海
  再用爸爸穿过的厚蓝夹克
  裹住航行的星星、浪沫

  海,被老水手搁在移晃的餐盘上
  一匙匙倒进,粗大胡髭的喉管,吞下
  我,每天只喝一点蓝颜色,很智慧的,
  让蓝色流进黑褐色瞳仁,贮藏好
  海水动态的、泼辣的
  声音

  晚上,好安静
  我掌着舵,喜欢拉水平线
  在鞋上打漂亮的结。想,高大的自己
  跟时间站在一块,想在海上 寻找到
  昔日灯火底下,海洋故事写的
  消失在大海的人

  我不相信,他们已经死亡,不再出现
  因为,昨晚我还梦到
  哈克船长把鱼矛刺进白鲸
--------------------------------------------------------------------------------



--------------------------------------------------------------------------------

作者:汪启疆


  这是一个侧面,我所有读过的侧面中
  最最秀丽的一个

  这侧面在我肩上睡过 在我唇上话过
  羞羞地 系领带过
  她说她会是一个贤妻过

  而我说 是的 有一间木屋 当我写诗时 像灯一般
  陪着的侧面 外面或正落雪 外面或者刮风
  一个安静的梦 抱得像她一样安静美丽紧密

  为什么要去做一只海鸥……她哭着 在海边
  说我将会忘记 爱情甜蜜悠远
  苦涩如潮水

  在那一天 我离开 我鼻尖枕过的长发
  掩起了她的脸
  是有星星的夜 躲在星后面溅泪了 在小门后边
  我看不见的地方

  啊 这泪一直在我心上流 把我所有的侧面都打湿
  许多思念在追着那些水漩 到最空漠的地方
    还听到她的泣声……
--------------------------------------------------------------------------------
海洋四季

--------------------------------------------------------------------------------

作者:汪启疆


    ●春季酒约

  我早就知道你
  红海盗毕克
  强者 总燃着满胡子火焰
  在黑暗大海 跨着传奇
  奔跑于喊叫的风声上

  我是裹蓝头巾的少年
  已决定寻你
  在同一个海
  我们先拼一拼
    酒量
  然后,点一把火
  以一柄匕首
  裁定谁是横行七海的人

  在大海
  我们交错而过
  深深的,夜之瓮底
          酒已喝尽了

    (最重要的一刻)

  只好踩着星星
  比赛谁先到达无尽时间的彼端,那根横水线
  拔出插牢的匕首
  留喘息和汗水泼溅

  古老海洋那卷羊皮纸的记载
  谁先在岁月里回头
  谁就输了

  红海盗毕克 强者,举着火炬
  而我是裹蓝头巾的,不服输的无名少年

                  
  1982
                 
    ●夏夜妻室

  你的体温
  仍在燃烧的程度,(燃烧着
  就不寂寞)枕住的肌肤内
  碰到海水整夜擦洗沙滩的音响
  触深的手指已疲倦地垂在美丽贝壳上……
  整个海是空旷的、星星的;梦、满足的。

  镜里的女人
  发乱着,轻轻咬疼下唇
  回睨躺在床褥上的水手,以微蹙的眉,哀伤地问:
  在所有的时间里
  你走了
  给我的,仅仅只是
  烛液冷了以后的黑暗吗?

    ●秋之天空

  秋夜天空
  种满星星
  军舰慢慢行驶在
  星与星的空隙,感觉到
  神话,正是自己的故事……

  这时候,额头压紧驾驶台挡风玻璃
  紧紧的,冷冷的智慧和温柔的心田一般透明
  鱼舟和竹筏,点了灯,浮系在我们两旁
  海水亮在美丽的层次里
  星星挤满我们左右

  像送别的火炬,在读——热烫的、累了的,泫然的——
  军舰与战争的婚约书。炮口的方向
  直指着神话里英雄居所,所挂的弓,所系的马
  我们离开港口,往天河航行
  会遇到谁呢?

  美丽的星星之海
  往远处敞开
  在最亮与最黑处,作死亡的
  航行,要把稳我们所定下的航向
  舵手 我们要完整的回去;我喊
  任何一颗宿命的星星,都要把它藏妥
  拭乾泪水,保存在口袋里,因为它们是永远的眼睛,
  等我们回去

  秋夜天空,冷冷的智慧和温柔的心田一般透明。

    ●冬日信笺

  他们说:

  坏脾气的海
  醉了的女子般泼辣
  在扯开的波浪间,以一匹马的
  疯癫,颤动硕大乳房
  在疲倦的肉体下
  以双腿紧夹我们
  一再索取最后的精力
  并且,将一瓶又白又冷的高粱
  淋在起癣的背脊上
  点起火焰
  来收集全世界海洋的酷寒

  他们又说:

  所以,我们的蓝血液
  已经冷白了,白得
  起毛边了……像纸张一样
  我们自己
  也在撕着 玩

  所以,用一张
  冻白的信封,塞进这个
  坏脾气的 海
  你撕开时,一只蓝花斑的
  豹,从信里跳出来,把你也撕开
--------------------------------------------------------------------------------
射击后

--------------------------------------------------------------------------------

作者:汪启疆


  当我大声喊:停
  已经红烫的五寸炮才
  非常天真无邪地,将炮口仰往
  天空
  观看那些 被震散的
  星星

  炮口下;永恒的时间
  忽忽把天空,推向受伤的
  一侧了。而 失高度,大大小小的,星星
  带着 炮弹擦过的灼伤
  从黑天鹅绒的床上 恶梦般 跌——下来
  (像剥开咬一枚酸橘子)
  是我喊:开炮,放

  所以我 站在这里,我所爱的孩子们啊
  这是我犯的错,所以我必须站在这里受罚
  彻夜不睡
  等着,它们一一落在我胸脯上,击出
  泪滴的疼痛之声
--------------------------------------------------------------------------------

天空妈妈

--------------------------------------------------------------------------------

作者:汪启疆


  天空敞开着
  为鸟和风 敞开着
  妈妈的胸敞开着
  为爸爸和孩子 敞开着

  天空是所有人的天空
  妈妈却是我单独的天空
  她是我的一本书
  留下每一次、每一次
  我飞翔的
  痕迹。

  他们说
  雁的翅膀上,天空
  是寒与暑的追逐
  妈妈
  把她的四季
  全系在丈夫孩子身上
  妈妈像天空一样没有记性
  惹她生气 很快又忘掉。

  天空在黑夜
  就露出被时间和星星扎破的刺尖
  妈妈的胸脯里
  也该有伤口
  我们无意扎进的刺
  但我们看不到,因为
  妈妈的天空
  好像只有
  月亮和太阳。
--------------------------------------------------------------------------------
接触与互生

--------------------------------------------------------------------------------

作者:汪启疆


   ●屏东见黄焕基太太

  你尖锐问我生命的补偿
  我无法直接回答
  你又谈及诚意的表达
  我默然坦开双掌又缓缓屈握
  你言触金鹰靶机碎落与台中餐厅火劫
  我明白:特殊的、法定的、喧嚣的
  (在沉默绳索上,小心行走,活着的权贵人)
  我怎能在双眼仍挤满伤楚潮湿却又燃烧愤怒的
  女子前
  坦开双掌般论述是非呢

  我是来抚擦泪水而且将痛口缝合一些些的
  海军军官
  我将嘴拢闭倾听耳朵眼目心灵的酸楚骤雨
  竟然同样痛楚
    树,将枝柯交给斧头
    回听身体迸裂的颤抖

    ●爱飞的人

  飞机在空中颤摇
  用身体和一切去体会那
  还在飞的人
  闭住眼睫,落下又升起

  那份天地间倒覆歪斜
  全在手里
  所有毛发,在仅比声音慢的速度内
  用感觉对全身张开的耳朵说话

  我的一部分划刻在风里
  一直刻在风里
  低、降低
  以 翼的、鸟的动作
  落在你疼痛的梦上,是掀开皮肤的肉
  我的一部分也黏在那里
--------------------------------------------------------------------------------
雁行

--------------------------------------------------------------------------------

作者:汪启疆


  你说要走了

  听到你翅膀
  往外伸张
  翎毛
  抖动的风声
    我这只台湾麻雀
    突然噤息起来

  你说你的飞翔
  是躲避另一种可能的宿命
  将脖子仰向另块不熟悉的星空
  也是一种恐惧
  地平线
  总想把我们扯下来
  有比恐惧更大、本能的不安悸动
  迫使自已被放逐

  我明白
  纽西兰、澳洲、加拿大
  新加坡……那些地方 常有雁族们
  带了雏鸟和距离飞行
  日和夜变得漫长、单调、而且冷
  雄雁们每晚
    醒在陌生雌雁
  交叠的长颈项上怯寒而
  回来又离去,离去
  又回来的飞行中
  那些雏鸟可能都叫不出正确的
      雁鸣了

  你所舍离的
  是我们共同的池沼呀
  是我们说过
  一起长大孵蛋的
  彼此守护这儿直到老成一团泥壤的
  停止聒噪,骨头每一根都熟悉躺下位置的

    雁要离去
  台湾麻雀沉默
  哀伤着 明白
  意念不断在往风中飞翔
  土地的重量已经愈来愈轻
免费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