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免费书城>>小说>>诗歌散文>>中国现代>>

爱情小说
科幻小说
武侠小说
侦探小说
现代文学
古典文学
外国文学
网络文学
纪实文学
轻松文学
儿童文学
诗歌散文
电脑书籍
历史书籍
百科书籍
生活艺术
哲学宗教
军事天地
政治经济
英文读物

免费书城
唐捐诗选
  唐捐,台湾南投人,一九六八年十二月生于嘉义。高雄师大国文研究所毕业,目前就读台大中文系博士班,兼任讲师。一九八九年开始发表作品,曾获联合报文学奖新诗、散文首奖、教育部文艺创作奖新诗首奖、梁实秋文学奖散文第二名、译诗第三名、中央日报文学奖学生散文第三名、全国学生文学奖第九届新诗第一名、第十届散文第二名、新诗佳作、第十一届散文组第一名、新诗组第四名、第十二届新诗第四名、第十三届新诗优选、第十四届新诗第三名、第二届南区大专文学奖新诗组第一名、第三届新诗组第一名、散文组第二名、台湾新闻报文学奖新诗佳作、西子湾副刊第一届年度作家奖诗组佳作、创世纪四十周年创作奖优选、优秀青年诗人奖等。作品曾入选八十年、八十二年、八十三年、八十五年散文选及八十一年、八十二年、八十三年、八十五诗选等。著有诗集《意气草》、《暗中》。
夜钓

--------------------------------------------------------------------------------

作者:唐捐


  在波动的湖畔或者脑海
  钓着     自己
          或者
         鱼?

  星用眼神逼向你          !
  你把泪水喂给鱼          !
  风,将你的发酿成一朵浪      !
  便有千斤冷压在你的头上      !
  你拉紧外衣,继续昂起一支亢奋的钓竿!
  钓竿顶端绑着下垂的思绪,在风中摆荡!

  ?   鱼偶尔跳出水面,却不咬你的饵
  ?   一如记忆中的幻象恒常挑逗着你
  ?     你感到委屈,委屈成一尾鱼
  ?     你仰望弦月,弦月竟钩住你
  ?    千万匹血球急急冲入你的心脏
  ?    一百根睫毛,拦不住半滴眼泪
  ?        身后巨大的山影阴暗
  ?     阴暗如一种笑声在水面晃动
  ?         你折断手上的钓竿
  ?   不再向湖水乞取任何一尾愿望!

  鱼或者自己?
  在波动的湖畔垂钓!
--------------------------------------------------------------------------------
大旱季

--------------------------------------------------------------------------------

作者:唐捐


  在大旱季
  他们用药粉灌溉稻田
  用骷髅取代稻草人
  阳萎的玉米
  在女人面前抬不起头
  只能躲在斗笠下叹息
  人们天天到庙里领取咒语
  用来止渴疗饥也用来
  麻醉耳目、冲洗茅坑
  在大旱季
  江洋被写成 烊
  鱼虾都学会在土里游泳
  而那些死不要脸的太阳
  作案不必戴头罩
  它们辗过祠堂又辗过衙门
  粉屑洒在每个人的脸上
  每个人把脾气吸回鼻孔
  用一包冷笑敷自己的额头
  用硬化的肌肤
  包藏各自的体液
  太阳们整天搔首弄姿
  头皮屑飘落如滚烫的雪花
  逐日掩埋街道与沟渠
  在大旱季,人们用扑满
  收集精液。膀胱大的人
  容易生存,口沫横飞的人
  最受欢迎。在大旱季
  婴儿一出生就破口大笑
  因为黄金比鼻涕便宜
  流汗是疯狂的行为
  想死就认真哭泣
  据说
  水份是唯一的神只
--------------------------------------------------------------------------------
水和火

--------------------------------------------------------------------------------

作者:唐捐


  你留下的水壶有一种阴冷:
  猫的影子 昙花 壁虎的笑声

  燃烧着相思树的枯枝。我的
  炉子里有翠绿的火跳跃如蚱蜢

  把日记的碎片喂给蚱蜢,它就
  长大如地鼠,想要钻进水壶

  隔着铜制的壶身。水,好像
  没有听到一种怯怯邀舞的声音

  我像急躁的农夫揠高火苗──
  喔,树已成灰,水竟结成冰

  只有心在沸腾,蒸气推开眼皮
  滚烫的笑声就要溢出眼睛
--------------------------------------------------------------------------------
不在场证明

--------------------------------------------------------------------------------

作者:唐捐


  第一次供词

  散落的毛发、残留的血迹和泪痕
  橱窗玻璃上保存完好的身影
  或黏在目击者意识里的生理特征
  啊,都不足以证明
  民国 _年 月 日下午三点二十分
  我曾经在现场作案作爱或呼吸排泄等等

  案发当天我在一座混乱的城市(名称我忘了)
  参加大规模的示威游行(主题我忘了)
  曾经踩死两只蚂蚁,高呼三句口号(内容我忘了)
  有几千人听到(可惜我不知道他们的地址电话真实姓名)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场所不在台湾

  台湾的天空比鱼肚还白,太阳比蛋黄还黄
  但那里的太阳却像不成熟的脓,淤在破布般的脸庞
  台湾的人民比街道正直,政府比柏油坚忍
  但那里连阳光空气水份都急着移民

  第二次供词

  检验我的DNA,你只看到股票房地产汔车的厂牌
  分析我的肺泡,你将找不到青山绿水的成份
  抽查我的脑髓:观念礼义廉、考绩乙丙丁、操行忠孝仁
  这在在证明我不在台湾生存,不是台湾人

  台湾人纯朴热情(恕我无法以喻辞说明)
  台湾风光明媚四季如春(恕我再三使用散文)

  案发当时我在湖畔散步、看风景、搭帐篷
  有眼无珠有骨无肉的鱼跃出水面三丈
  癞痢的鸟入水三分(它们尝试调换生存环境)
  风向东南西,湿度一一九,能见度零点零零零──
  有星为证:满天红肿的星斗像酸疼的眼睛,流下目油
  沾在我的头发,你看,也沾在我的受想行识耳目身心

  我不在台湾。鸟爱台湾的天空、鱼爱台湾的水
  但我去的地方,连水和土都不怎么喜欢人

  第三次供词

  !在场:祖先的灵魂有如酒精,浸泡我的脑神经!

  不在场。我不知道冷气机也能播放虚假的时代气氛。不
  在场。我没听到噪音挟持着鸟声在下水道中翻滚。不在
  场。我没看到冥纸化妆成钞票隔开肉体与灵魂。不在场

  。在场:血液在地底化作石油,发动心的引擎。

  不在场。我没看到长满了传单却长不出翅膀的天空。不
  在场。我从未闻过油腻的口号沾满学童的便当盒。不在
  场。我不必调配神话鬼话风凉话去保养耳鼻喉。不在场

  ?在场:但那里怎么会是美丽之岛、婆娑之洋?
--------------------------------------------------------------------------------

我用残损的手掌

--------------------------------------------------------------------------------

作者:唐捐


  午夜趴在草席般的地图,我用残损的手掌
  抚摸沦陷的祖国,啊,微微跳跳动的不正正
  正是土地临终的脉搏……。我想像:
  巨大而虚假的油灯以乌贼的姿势
  散发黑色的汁液,湖泊里摇出畸形的魂魄
  像小虫钻研着长满尸斑的水波,星辰如疱疹
  布满油漆未乾的天空……。突然间我听到:
  “和平…奋斗…救救救救我……”这些遗言
  的力量如咒,拉扯着我,使身体一寸寸陷落

  终于沦陷了,我,像鱼丸或虾饺在火锅中漂流
  感受到被蒸煮的恐慌与快乐。喔,老天!
  这是水深火热的沦陷区,午夜梦回的祖国
  然而霓虹闪烁如天庭、祥云如叶、红星硕大如
  伸手可摘的橘柚。啊,亢奋的电车驰过平坦的
  轨道而甜美的河水被整治成诗歌,在唱盘上
  奔流。同胞们住在蛋糕的城里或奶油的乡间
  饮食、歌舞、合欢或祷告。牛在吃草、鸟在跳跃
  ──我终于知道:沦陷多年的,是我,不是祖国
--------------------------------------------------------------------------------
颠倒歌

--------------------------------------------------------------------------------

作者:唐捐


  用镰刀把芦苇赶进麦田
  用肥料把葛藤养成水稻
  田埂以外,草木萧条
  田埂以内,比 场热闹

  这是地球倒转的年代
  盗匪在教堂分赃、跳舞、布道
  蜜蜂跟苍蝇竞争一滩血水
  硕鼠捕猫,猫在蚁穴里哀嚎

  这是乾坤易位的国度
  冷气装在猪舍,牛用香水洗澡
  有人住进下水道。看哪──
  鬼在神龛,鱼在鸟巢
--------------------------------------------------------------------------------
狐恋一九九九

--------------------------------------------------------------------------------

作者:唐捐


  1爱与核能

  选完镇民代表之后,与你邂逅
  在反核游行队伍后面。你突出的气味
  比摇晃的旗帜鲜明,比口号还响亮
  彻底侵占我的耳目身心。我以卖票所得
  请你喝咖啡。“反核,”我说:
  “因为拥护永恒”你默然无语,持续抛出
  放电的眼神。啊,我乃惊觉
  ──你的魅力就是一座核能发电厂
  建在坚忍的左心房,提供源源不绝的能量
  该不该紧张?我无法判断。当时一辆宣传车
  驶过冷静的街坊,九只蚊蚋在我的头顶上
  盘桓。“什么事物正在溃烂?”头骨中渗出
  腥臊的气味,“原来一份精致的理念
  如今化作蠕动的欲望。”感伤,很感伤

  2养成内丹

   晨五点到水边盘坐(你要我把爱
  链成内丹),呼吸天地点点精纯的元气
  ──美好的感官经验如同福马林(Formalin)
  浸泡着酸疼的脑神经。我喜欢你
  变幻的肉体,提供我广阔的触及面
  (今夜变成羞涩的少女昨夜化作成熟的
  少妇)。我的精神像一把迟钝的刀
  在你的砥砺中重新取得锐利
  切开被风霜包围的自尊,切开心上的冰
  我想要将你的形象纳入丹田
  却发觉你的存在是那样稀薄,不是我的
  呼吸系统所能接收。我们关闭一切感官
  像两颗星,用精神的光芒抚触对方
  遂发觉:爱在血肉中形成重量,如腰间的剑
  颈上的项链,叫人负担。但那不是内丹
  是结石的肝胆,是情绪与思绪凝聚的地方
  无法治疗,不能割除,仿佛新设的器官

  3脱胎换骨

  感想胀满魂魄,像月光胀满池塘。我和你
  举杯碰撞。“爬上每一座教堂,装避雷针
  在十字架上。”你点燃一支菸,继续解释:
  “因为精神文明可比成熟的木瓜,跌落是
  必然的方向。”这时天地如眶,涌出阵阵流星
  ……。像流利的拉链,拉开星空背后的秘密:
  东边无数青涩的朝阳,西边腐败的夕阳无数
  上面新制的风雷,下边过期的药物
  我吃了一些,旋即拉肚子──
  拉出脾胃、拉出肝胆、拉出心脏与脑髓
  “恭喜恭喜。”我很累,你很欣慰:“你已
  不是昨日的你”是的,泪也是新鲜的泪

  4点铁成金

  今日天气佳。我不免像一只
  翅膀酸疼(在凝固的美好气氛中激烈拍打)
  的苍蝇,急急降落在一点甜美无限腥臊的爱情上
  “请猜一种水果。”你坚持我必须通过此关──
  当时我头痛如橘,心酸如凤梨。拔不起如笋的意志
  剖不开如桃的上下唇。只好把心头乱跳的小鹿
  拖出来,骑到喧哗的黄昏市场。“目窈窈兮,其凝
  其盲。耳肃肃兮,听不闻声。”我拉住善良的行人
  高声朗诵:“朝不日出兮,夜不见月与星。有知
  无知兮,为死为生。鸣呼爱情万岁兮,我要游行
  (请猜一种水果)。”像大雁追逐阳光,鲸鱼
  追逐暖流,我苦苦追逐风中的答案。心不是水果
  无法存入冰箱,心不是水果,在胸腔里变质。啊
  我不免像一名婴孩,被老旧的故事逼入困境
  谁有办法把我没喝完的牛奶还原成奶粉还原成
  牛体中的分泌物还原成草或者阳光、空气、水份
  我好想好想把诗还原成诗意,把诗意还原成
  肾上腺素下降以前的样子。把黄金,还原成铁

  5天长地久

  秋意哽塞菊花的喉头,雨声发霉
  在我的耳膜。我以微温的目光冲洗
  你的本质,以坚忍的想像
  克服认知运作的正常模式。你在
  哭──眼泪如萤飞入我的发丛,渗入
  我的脑海,又从我的眼眶跌出
  满地孱弱的流萤(我的头部不够精纯
  ,它们感染杂质)把光芒捐给台灯。
  你还在哭,金黄色的鬓角从镜面钻出
  墨水从我的鼻孔滑落。“每当明月坚挺
  如乳头,放散浓稠的光和光和光。”你咬断
  铁窗:“情缘将如昙花绽放。”当时你的眼睛
  非常千岛湖,叫我惊愕,没有叫我忍住
  游览的企图。而我的心志是一座贫乏的水库
  惯于忽略水土保持,只能坐看感情大量流失
  “节哀顺变,我们的爱像难以分解的
  保丽龙。”你的语音如发丝缓缓跌向积满尘埃
  的地毯:“恒久保存,在意识的焚化炉。”
--------------------------------------------------------------------------------
暗中

--------------------------------------------------------------------------------

作者:唐捐


    1目击者

  黑猫被房间消化,只剩两颗坚硬的眼球
  在空中飘浮。(它的肉体融入夜色
  增强黑暗的品质)。我抓住眼球
  用力去捏,捏不出泪水,捏出繁复的
  视觉经验:

  ● 有人在黑夜里被杀(它看见了)
  ● 黑夜里有人杀人(它看见了)
  ● 黑夜里有人被杀(它看见了)
  ● 有人在黑夜里杀人(它看见了)

  这些景象如汤,烫伤我脆弱的感官神经
  如漆,漆在我洁白的心灵范畴。房间
  更暗更暗,我起身开灯。但黑夜太浓
  太强了,光憋在灯里,跑不出来
  终于胀破灯的肚皮

    2受害者

  猫鸣 在头盖骨中保存 由气体凝成液体 由物质转成意识
  由动而静 由温而冷 猫鸣 像有力的风沙 在土地上留下刮痕
  不是刮痕 是痛苦的记忆鲜明 像过时的肉汤 在头盖骨中保存
  腐败的气味泄漏 破坏风景 草木缩入深深的地底
  髭发快速萌生 那是体内的情愫 钻出燠热的洞穴 如蚯蚓

  猫鸣 猫又在鸣 像在夜色中点燃火焰 突破坚忍的铁壁
  向衰弱的血肉渗透 像盐酸 滴在水蛭滑腻的肉体
  不是水蛭 是激动的脑神经 逃离头盖骨
  如小蛇突破坚忍的蛋壳 在草地上翻滚
  滑腻的肉体碰触冰冷的露水 猫鸣 猫又在鸣

  眼睛不能杜绝眼泪 身体不能开除体温 心 心怎能抵抗心情
  窗外有猫 体内有心 隔着玻璃 墙壁 肋骨 胸肌
  心不能影响猫 但猫能影响心
  有一种浓稠的分泌物 布满七窍 不知是猫鸣 还是心情

    3作案者

     A 动机

  他们在作梦,梦见火。他们在哭泣,哭出火。他们在交谈,谈到
  火。火在它们的脑中燃烧,别人不知道。火是它们的血液,虽然
  它们不是打火机。

    B 过程

    略

    C 结果

  听到髭须生长的声音,拿出锐利的刮胡刀。但是下巴光滑,胸口
  却有一条好看的疤痕。拉开疤痕,像拉开拉链……。
  啊,心脏已长满毛发。
--------------------------------------------------------------------------------
心灵唱盘

--------------------------------------------------------------------------------

作者:唐捐


  谁把一盘情绪放进心的唱机啊!
  你看,那唱针又在开采故事……

    1白鸽黄昏

  菊色的困顿涂在翅膀
  用傲慢的飞翔抵制感伤
  它扇动两侧轻浮的暮色
  把萧瑟吞入眼眶
  用温暖的泪孵夕阳
  夕阳决裂,蝙蝠飞舞
  如乌黑的血液流出流出流
  出。从灯的脸庞

    2玫瑰浓霜

  震颤的弦音在抚摩玫瑰的身体
  慢慢掩去意识,凝成浓霜
  玫瑰举刺,戳破沉重的乐章
  她抬头换气,正好吸进某人跌落
  的叹息。茎叶颓萎如久航的纸船
  在一首悲歌的下游漩涡里翻转
  花容激动,可比电扇
  放散一股辛辣的声息与弦音对抗

    3木椅无漆

  原木桌椅在想念森林
  细密的纹路是思索的残痕
  剥落的漆彩,固着的悔恨
  有人将身躯种入坐垫
  栽培灵感,却长出疲惫
  疲惫将头颅灌成扁扁的木瓜
  玄黄的肌肤包装着虚无
  里头只有泪的种子

    4细雨目镜

  两片沉重的风景架设在鼻梁
  细雨如织,将寂寞织成旁徨
  一颗地位尴尬的装饰音被捞起
  从沸腾的交响乐中,镶在
  眼球下方,是液体。
  甜蜜的果汁在铁罐,铁罐在
  冰箱而困顿在某人的胸腔
  有歌如掌,将世界推翻

    5虚无咖啡

  瓶花摊开手心,伸向虚无
  纸灯上的龙凤被浓稠的油彩
  囚住。银匙得意含住灯光
  简洁的磁碗盛满自己的沉默
  心的粉屑被磨成咖啡
  滚烫的开水冲泡出苦味
  苦味膨胀扩散,卡住钟摆
  气氛凝重,冻结飞行的苍蝇
免费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