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免费书城>>小说>>诗歌散文>>中国现代>>孟樊

爱情小说
科幻小说
武侠小说
侦探小说
现代文学
古典文学
外国文学
网络文学
纪实文学
轻松文学
儿童文学
诗歌散文
电脑书籍
历史书籍
百科书籍
生活艺术
哲学宗教
军事天地
政治经济
英文读物

免费书城
孟樊诗选
  国立政治大学政治研究所硕士,曾任“台北评论”杂志社主编、中国时报“人间副刊”编辑、桂冠图书公司副总编辑、时报文化公司主编、石头出版社总编辑,曾获中国政治学会杰出硕士论文奖,现任职联经出版公司、辅仁大学公共卫生系兼任讲师。孟樊写作以写诗起步,目前则以文化、社会评论及文学评论的主要的写作文类。
我的书斋

--------------------------------------------------------------------------------

作者:孟樊


  有时红色太多,或者蓝色过浓
  孤独是汹涌澎湃的调色盘
  架上放,桌上摆,风吹一阵又一阵
    琮琮蜿蜒的溪涧窗前流过
  是黄莺嘤鸣还是秋蝉鼓噪
  一叶扁舟缓缓划过
  在薄薄一页的亚弦里

  泄露的琴音五彩缤纷
  从萧邦到德布西
  宛如万马奔腾于山壑的抽象画一幅
  扛起绿草如茵的整面墙壁
  坐对偶尔失眠的疲态
  难免感官之必要,或者
  温柔之必要

  小说进,散文出,进进出出
  马不停蹄的感觉像调色盘
  玫瑰花加橡皮擦错落有致
  遗漏的字句,弹错的音符
  像秋天刚过完的心情
  有疾有徐的呼吸也会拍子不一
  五颜六色忙乱成一团
  泰山压顶是万里长城般的书页

  横面而来,理论白,批评黑
  文学红,历史青,无言背对
  政治社会则不分青红皂白
  随手拈来桌前
  仙人掌一株
  摊开
  再摊开
  掌中全是

  雪
  午夜从窗外飘进来
--------------------------------------------------------------------------------
后现代的抒情

--------------------------------------------------------------------------------

作者:孟樊

      ——张默编《七十七年诗选》另一种读法

  将暮色
  点燃
  喂,楼上的,能不能
  扶着我的影子走下来?
  让我们一齐
  凝视自己拥有的一朵昙花
  用堆满了这星球的诗
  重新改写为关于
  我们一切的典故
  非假寐不可
  ,以消除梦的沉
  随着降落西山的夕照
  一池灿烂的睡莲
  以一种清冷的敲打音乐呼吸
  雨,落在高雄的港上
  而谁来释放那禁锢在我们体内的火焰呢——

  有手一推
  窗关上
  撞落风景一块
  荒原似乎远在地球的另一端
  除了下一场印度雨外
  关紧窗、噤声,也能察觉
  忧郁,是
  与悲壮等值之前
  最偏远而寂寞的谎言
  我们呆坐屋内
  瞪着自己的身影在如洗的白壁上
  随着一寸一寸隐灭
  不言不语
  使这一个晚上变得重要

  在夜里,火花使皱纹更深了
  现在,你却
  坚持的在椅子上
  和一杯冰咖啡
  坐着
  任泪一颗颗掉落

  我跪着。偷觑
  眼泪从鼻缘扑簌滑落
  流自
  我积雪初融的眼睛

  到底是光 还是那影子
  我于是决心点燃起自己来寻找你
  请你爱我请你狠狠狠狠狠狠狠狠爱我

  黑暗仍然归还
  黑暗

  后记:
    一、这只是一种可能的读法,也是一种游戏,请读者另外拼凑一种读法,保
          持游戏的心情。
    二、是否可视为一种创作,请编者和读者保留。然而,设若有“第二度的创
          作”呢?

  注:
    上述〈后记〉实乃画蛇添足——包括最后加的这句话以及这句话的这句话……
--------------------------------------------------------------------------------

水色小简——给S. L.

--------------------------------------------------------------------------------

作者:孟樊


  我遗留的小简轻轻
  问候一声
  关怀两句
  背着神秘的月光
  偷偷地 偷偷地
  溜进你精心设防的
  蓝色的梦中

  你摆了一幅画
  在梦里
  以赤裸裸示我你的童贞
  飞舞于甜蜜的星光时刻
   满星晶的水色躯体
  旋转成一座安徒生的
  童话王国

  我一页一页地翻看
  将润湿的唇
  贴在水样的小简
  那句关键的话上

  这画很好看
  真的很好,我说

  你笑了
--------------------------------------------------------------------------------
自画像四幅

--------------------------------------------------------------------------------

作者:孟樊


    之一

  孤独是绿色的 我环坐其中
  遂滋生为争相斗妍的 一座
  没有方圆的花园

  在阳光有些阴暗的角落
  (选择性底)采撷一朵
  比较适合配戴的
  花色 就
  神来一笔
  亮丽的和撩人的
  通通死去

    之二

  从波光粼粼的水镜移影中看到
        倒垂的自我影像
  扭曲为 一本——

  译文翻就的古籍
    水般底
  在似乎不很熟悉的
  湖面
    来
     回
    底
     流
    动

    之三

  四周空无一人。

   走了,毛发,走了,
   皮肤,走了,汗孔,
   走了,肌肉,走了,
   骨骼,走了,血液,
   走了,神经,走了,
   灵魂。
  (黑猫在夜的雪地上行走)
  穿透——
  面壁的对面。

  (像隐形者的脚步)
   灵魂,进来,神经,
   进来,血液,进来,
   骨骼,进来,肌肉,
   进来,汗孔,进来,
   皮肤,进来,毛发,
   进来。

  变动不居的大千,
  住着一个无色无臭的
  我。

    之四

  “It's too cold.”
  “So we had better open this kind
   of old solitude.”

  “不,我们要掩门关窗”
  “磨擦你的执着也许会有一点
  温暖的亮光。
--------------------------------------------------------------------------------
孤独

--------------------------------------------------------------------------------

作者:孟樊


  夜睁着一千只眼一万只眼
  投以怜视的表情
  窗外寂寂,没有风来
  路途迢迢,鸡犬不闻
  有美人一册,在线装书里
  安寝

  沉缅中的记忆
  突被门外野兽一头割据
  凶猛而没有头绪
  吐着令人几将窒息的
  垂死火焰

  咳,多么寒冷的旧伤痕
  骑着它让我迷失方向
  在扩散及宇宙壮硕的虚无里
  像猎人星座遗失的一颗
  于凝缩至遍体鳞伤的渺小中
  是无法遁形的蝼蚁一只
  是云海中之一岳
   群山中之一苇
  游移于漫无边际的黑幕
  满天星星可望而不可及

  懵懂间——
  只见它朝着银河来回咆哮
  有回音传来
  喊着自己的名字:孤独孤独……
--------------------------------------------------------------------------------
都市印象

--------------------------------------------------------------------------------

作者:孟樊

        ——台北感觉之二

  西门,我来到了最热闹的宁静街头
  每一幢起落的高楼大厦相互传递灰色的
  丑脸,乩童醉客寻欢者仍有薄弱的鼾声
  以病态的露水天空惨白封锁条条困倦已极的道路
  西门,相对于古刹的清幽教堂的和平
  滚辘辘杂 的喧哗在此厮杀良久
  每一扇只可外透的窗被我瞥见布满血丝的眼群
  除了猛涨的神经线条突现青筋横跨陷落的印堂
  额头过度松弛不堪承载弹性疲乏的重量

  西门,始料未及我闯入荆棘布陷的森林
  连头斜纹的斑马也没按规定予以尊重
  或人们战战兢兢地遵循政府所设的交通号志
  凤尾草零零落落像头上的晨星稀疏几点
  低首含着 辽的孤寂沉思绿地毡
  一幢斑花绚烂臃肿的生命不过数年的大树
  五光十色陈列必须的生活品
  千疮百孔,欲望在此进进出出
  烟火失眠的通宵潜抑的力必多晶体
  几次来回用功遂慢慢溶解
  雌雄们某些个不安份的心眼饥渴若乞
  西门,我看到酒保调酒的红色丝绒柜台
  折断一只处女天使的羽翼

  我从陋巷夸大的黑暗中走去
  起伏不定的衰竭如退潮的波浪向原地撤退
  西门,自狭窄隙缝里窥探
  滑溜的路面走在视线里颠跛不堪摇摇欲坠
  一阵一阵冬寒正向我单薄的身躯靠近
  浮肿在电影看板上的美女炮火
  构成性爱和血腥的战争背景
  极地一般的冷澈,沁骨入脾心
  西门,我仿佛看见昨日下雨的上午
  一群人簇拥鹄首仰望斗大的彩色字幕
  无距离的磨擦中,他们学会以苦痛带动微笑
  养成逃避神经紧张的普遍行为

  西门,我看到每一架机器走动底下
  拖曳一尾未能全燃的火花
  左脚右脚右脚左脚轮流焚烧着
  终究,他们试图要烧掉胼手胝足打拚出来的
  文明。我无法不血脉贲张,西门,
  当冰冷的感觉迅速侵袭全身
  在鲜花 缀的森林入口,不协调的香味猥亵
  西门,裹足不前的我悻悻然地
  只好往最原始的方向回头……
--------------------------------------------------------------------------------
秋天的社会主义者

--------------------------------------------------------------------------------

作者:孟樊


  院子里的槭树才换上一件忧悒的颜色
  窗外,新月躺在云端缱绻她的羞涩
  我们仁慈的社会主义者
  竟让热情稍稍褪了色
  将自己囚在斗室里继续研拟
  悬而未决被右派搁置的议案
  人道主义的背影泛在清浅的月光里
  拉长为瘦瘦的一座灯塔,被秋意淋湿的
  案头累累的尺牍是略显苍白的鬓发

  春暖花开艳阳高照的季节
  生活水准随同国民所得大幅猛涨
  我们年轻的社会主义者
  坚定且有力的讲演将他挺身而出
  在春天某个多感伤的黄昏
  那个孔武有力锐气英姿的汉子
  用智慧之剑挥洒她的爱情
  只因和平比海伦的微笑更具魅力
  以毕生的热忱追求唯恐不及

  市政府广场边陲那伙——
  上周三声嘶力竭的示威标语
  蜷缩于公园一隅共享被废弃的命运
  秋日的早晨有微霜有薄雾有
  寒风一阵一阵地吹过
  它们的主张只是一群被冷落的孤儿
  而我们易冲动的社会主义者却无能为力
  当游行街头的大学生重回学校上课时
  经济危机已被政府解围
  这是保守派自由利率解放光荣的时代

  寒冬将届,暮秋的气色逐渐老态龙锺
  我们即将退休的社会主义者
  早已配戴一付老花眼镜吃力地
  在黯澹的月光底下写着佝偻的字迹
  是最后一次设法为贫民窟打开
  一扇天窗的计划,殚精竭虑地疲惫
  望着从阳台进来衰弱的光晕
  他想,也该栽一盆兰景临摹几张字帖
  降雪之前可以开怀的和老庄聊聊天

            1983.10.14 基隆
--------------------------------------------------------------------------------
精灵之歌

--------------------------------------------------------------------------------

作者:孟樊

          ——致荻瑾荪

  蟋蟀松鼠蒲公英枫树
  加上四季和朝夕的悠妙变幻
  捕光追影的小精灵轻盈喃喃
  像一只鹪鹩弄舞于晨露

  爱情的化身朝朝暮暮
  萦绕在她的耳畔低唤
  偶然邂逅注定终生的情缘
  忧郁洗脸似掩光的帘幕
  她的旧居是一座会移动的森林
  只有上帝和死神而无人群
  啊!把自己关在窄门里的胡蜂
  随意挥霍多采的意象和性灵

  斜躺在她抑扬的四步格中徜徉
  令我有些微零乱迷茫
  愿身为轻愁的秋天留下的松鼠
  一同来分享她的感伤

       1983.2.18 中坜

  注:本诗发表之初原题为〈致荻瑾荪
--------------------------------------------------------------------------------
波斯猫

--------------------------------------------------------------------------------

作者:孟樊


  那朵颇八十年代的波斯猫在这样
  摩登底暖气玫瑰花般底陶冶下,
  遂作秀似底在这方显得已残破不
  堪而盛载古典沉重得令人有时触
  及不免迸发发思古之幽情的悲恸
  所包围的书城中,对着她那应该
  怜悯和慰藉的主人搔首弄姿,贩
  卖起杨贵妃来。她那丰腴样在我
  年少不更事的拚斗中建筑起来的
  这幢仿造新大陆风味的两层——
  号称令人心旷神怡的高级洋房里
  营养成的身态亭亭玉立,的的确
  确使我有向传统犯罪的欲望。此
  时又触及左斜侧铁架上对我虎视
  眈眈却带有哀求眼光的线装书,
  不免作贼心虚底苦恼起来,不得
  不犹疑底抉取了一种旧称理则的
  逻辑,喝斥她这朵带刺的粉红色
  玫瑰滚开,然后偷偷底自慰起来

         1983.2.28 中
--------------------------------------------------------------------------------
象征主义素描

--------------------------------------------------------------------------------

作者:孟樊


  一场黄昏后的浓雾
  聚拢复消散
  诗人们紧紧依偎在破落的
  贵族宫殿交谈
  语声细细纷纷
  环绕在不热情也不发狂
  烛火的摇曳里
  零畸落侣的人们
  躲到咖啡馆回避霓虹的光彩
  蜷缩在酒店饮馥烈的白兰地
  一点颓废构成美丽的安那其(注1)
  苍白的夜景熏染诗人的影子朦胧神秘
  夜的尽头天上星星三两颗
  以闪烁不停的语言暗示
  路的远程云深风重
  乐音三五成群流向街畔的塞纳河
    琮琮荡漾飘泻
  波特莱尔演奏他的交响曲(注2):
  “是有些熏香,如婴儿肉肌般新鲜,
  如草地般青翠,如木笛般清转——
  而又有些,是腐朽的、浓郁的、雄壮的”

  掀开烟袋的马拉美(注3)
  多么不合逻辑的自由
  只有情调不要色彩
  倒有些微忧郁的感伤
  渗出雾的蒙蒙来
  狂醉的香槟样梦境
  拟吟蓝波的口吻说(注4):
  “不要说出我潜在的诞生”
  即使浓雾背后睡的是
  雨果情人的一双秀腿

  浓雾散后
  有的人在礼拜星空
  有的人在欢迎黎明
  有的人向教堂皈依
  尚有少数人在森林中
  继续未竟的流浪……

  附注:
    ①1. 安那其是Anarchy的译音。
    ②2. Ch. Bauddlaire诗〈交响〉中的一句摘译。
    ③3. S. Mallarme有〈烟袋〉一诗,旋律自由朦胧。
    ④4. A Rimbaud在〈母音〉的十四行小曲中吟咏:“A黑、E白、U红、O蓝
      ,母音,/有一天我要说出来你们潜在的诞生。”
免费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