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免费书城>>小说>>诗歌散文>>中国现代>>林思涵

爱情小说
科幻小说
武侠小说
侦探小说
现代文学
古典文学
外国文学
网络文学
纪实文学
轻松文学
儿童文学
诗歌散文
电脑书籍
历史书籍
百科书籍
生活艺术
哲学宗教
军事天地
政治经济
英文读物

免费书城
林思涵诗选
沉默

作者:林思涵


  炸成碎片了。

  流浪的沉默
  温柔的沉默
  等待的沉默
  重叠的沉默
  相信的沉默

  我的生命掩脸从身旁经过
  像鸟的影子
--------------------------------------------------------------------------------


作者:林思涵


  你是山 而我
  流泪成泊
  映出你的影子
--------------------------------------------------------------------------------
在还懵懂的时候

作者:林思涵


  在还懵懂的时候
  雨树翩翩长成
  云来了
  如发辫般
  招 于湖绿的梦境
  若有人说
  四月非常残酷
  你将看见我
  自达利的画中
  走出

  时间并不能作纪录
  我的信仰一如罐头
  浮贴的到期日改了又改
  而他们从未明白
  我大衣口袋夹层内
  华丽的哭泣

  风止住了
  天空在释放后蓝起来
  像泻窗的水声
  鸟啊
  在有格的纸上扑踬
  不时撞到我
--------------------------------------------------------------------------------
微笑吧,诗人

作者:林思涵


  无家可归了
  温柔而雍容的世纪末
  我的指尖沿着键盘
  找到嫦娥的卧房
  悬流苏的宫灯摆着手
  绣帘低卷
  (你的弓箭呢?)

  迷途在如许荒寂
  如许 沉的庭园
  地图仿佛蛛网
  鬼魅们以箫舞围我
  一声紧似一声
  (上高速公路前我的确忘了系安全带)

  领我
  领我,千年的花精
  盛开在诡谲风暖的
  四月暮
  流言是很迷人了
  翻飞啊墙篱上的
  蝶吻
  是她们玫瑰色的裾袂
  一地的叹息躺着
  (我悠悠行经你梦土了……)

   薄薄地,阳光
  敷涂这窄窄的巷
  隔院传来旧帮浦的水声
--------------------------------------------------------------------------------
生命的名字

作者:林思涵


  只是一种颜色
  斑斑驳驳
  耳附其上时有
  涛声

  静默的,迤逦在地
  成为碎月一样的波光
  激昂的,穿梭在山
  虎啸刮卷森林

  暗暗,你来
  擎盏昏黄底灯
  俯身拂拭旧桃花心木桌面
  细羽般的灰尘
  盈盈扬起
  九垓八荒去的耳语

  丈量那些步子
  我们皆确知的
  但是谁追问痛灼的曾经呢?
  找来素朴的
  坚硬,穿上身
  当我们如镜面对彼此
  低声地约定
  无亲之天地将闻见

  ※后记:得友人句,哀怜近日白晓燕撕票案,读之凄恻。想生命之喜悦与残酷如
   此模糊,我们究竟如何一路行来?草率成诗,盖生命无名。
--------------------------------------------------------------------------------


作者:林思涵


    我为自己预备了几个盒子。第一个藏着从前掉了未缝回的扣子,第二个藏着
  一张薄脆的古地图,第三个藏着朋友托管的单片眼镜,第四个则什么也不装。

    南风起时我习惯把玩这些收藏;扣子们有很多细致的花色:波浪的图案、锥
  状的中心、雕刻的边缘……我喜欢抚触它们磨损的痕迹,那些仿佛必然的意外,
  令人颤抖而怀念。地图──父亲说的随身必备之物,为什么上面的名字常过期呢
  ?我保留那些不复存在的地名以供回溯之用,那时,我会更相信自己的方向感吧
  ?其实我并不能分辨什么是单片眼镜,什么只是普通眼镜的其中一片。但我一直
  相信他告诉我的,“这种镜片现在很少见了。”我听不懂别人的梦境,但是为人
  纪录梦境总是美好的吧;不太厚的淡黄色镜片,有少许灰尘和半根睫毛,它曾经
  见过的世界有日都要归还它的主人。空的盒子很好,摇晃起来没有任何声响,好
  像山谷里狐鬼出现以前的宁静。啊我是惯于宁静的,宁静是出奇地大,和气球一
  样大,和会议桌一样大,和老钟的摆幅一样大……

    流逝的宁静皆乖乖巧巧睡在掌心。午间晴暖,记忆里几双不安的眼瞳阖上了
  ,信任而且安全。
--------------------------------------------------------------------------------
我们

作者:林思涵


  我们的旅程如此仓猝
  前一刻纷红骇绿的羊蹄甲
  尚在笺注,下一刻
  便连雁群的挥别亦
  不及应答

  未曾妄想在字典中
  收纳花季
  她们太丰艳,而我
  又如此不善辨识部首
  爱是月部
  盈亏多变并且
  总在开始与结束时
  突然地隐身
  恨是艮部
  艮是山,山是森林
  森林是适合打猎和盖别墅的地方

  何时我们保存花瓣
  如同保存那些烫金精装的
  论文集?护城河宽阔、深邃
  、威严而其内
  即使断垣残壁也矜夸着它们
  完整的尊荣

  青春为尺
  我们以利刃仔细地划出刻度
  从土湿的三月
  柔软的腹部开始
  从容准确完成我们的丈量
  直经横纬
  交错的美丽十字取代喉结
  像胎记般扣在地球的颈项
  你也热爱假声男高音吗?

  天地太薄了
  我在其中一面写字,墨痕
  从另一面渗出来
  为什么执意涂擦彼此的
  眼神,以成就天地之厚呢?
  像练习场里反覆使用的刻石
  因负载过多毁尸
  灭迹的历史,风起桑榆之际
  我们竟嘤嘤伤恸一如
  圣洁的墓群

  86.05.06 初稿
  86.07.27 改写
--------------------------------------------------------------------------------
久坐

作者:林思涵


  钟声摘下它的帽子
  以后,天空
  忽然宽广起来

  呆坐在十一楼的阳台是
  毋须礼节的
  匆匆忙忙的鸟粪
  有时会在舒曼上行时
  甜蜜地来上一
  吻
  琴键蹦出轻轻
  巧巧 碎裂的声响
  像是最年轻的那种
  恋情
  不小心在正午
  开出花来

  六角形的遮篷是浪漫的
  我的左腿
  叠在右腿上
  随着垃圾车的节拍
  摇晃着
  想念那个岛
  低低瓦檐和绿得发烫的
  橄榄叶
  鸟声全睡去了

  有顶宽边草帽路过
  口哨的主题
  如美丽的枪伤

  ※坐久风颇愁。杜工部如是说。我发誓,绝不会像他那样,滥情。
--------------------------------------------------------------------------------
离开

作者:林思涵


  短暂的飞行,午后
  离开这尘世
  煮熟的蛋黄色阳光
  溶溶 在脚下

  高耸的建筑们怀抱着
  一个个水塔
  反射天光的银色金属
  仿佛环列的钻链
  工业烟里
  街道都雍容,用朦胧
  优雅的微笑
  送行
  我手中握着她们好意的劝告

  情人的眼神是我
  翅膀上湿湿的露迹子
  渐渐蒸融了
  零星如云絮
  极淡的温柔浮在周围
  你怎能知道
  此时百货公司顶楼
  广告旗都唱些什么
  歌

  白日梦,夹杂着久旱
  并政治议题
  天使的祈祷恒动人
  一串又一串
  说不完的悄悄话
  我是惯常行走棋盘以及
  下水道的人

  医院招牌,电子辞典,
  热风里孤独的童军帐篷
  遁逃是本世纪最
  浪漫的口音
--------------------------------------------------------------------------------
旗杆

作者:林思涵


  我始终站在
  那根巍巍的旗杆底下,抬眼凝望
  如一只忠实的鸽子隔着
  空阔的穹苍,远眺它的箱笼
  昨日曾淘洗过我
  掺有泥沙和藻草的双瞳
  它们是灰绿色的
  暮霭覆来时便转成绛紫

  信仰从无节奏
  七彩陀螺转去千万年杀伐和
  盗猎的家族史
  阳光下纯洁的白粉墙是四季
  向天地告解的地方

  反覆的证据、安慰、尊严
  叹息织夜梦成罟,罗捕青春
  而我始终如斯鹄立
  战兢守候冉冉
  上升的黄昏
  并恸恸思念那座没有翅膀的海洋
--------------------------------------------------------------------------------
情书

作者:林思涵


  都衰朽了,那燠夏
  那春天
  胸口无端的痒是去年种下的芒花
  滋滋牵缠起来
  我是不惯用没有鸟形握柄的抓杷的
  更何况
  此处颤颤,失去地图与磁极
  万峰阻隔千水迢递啊那独独
  一瓢,在柳绿时已饮尽了

  潮音从容。醒时我展读一封封
  北方岛国来的情书
  暗暗忖度哪些是给山风
  又哪些是给流年
  网格日记里夹藏无数箭尾残羽
  依稀,影附前生飞行时
  陌路的回忆
--------------------------------------------------------------------------------
灰烬

作者:林思涵


  只有灰烬是最好的,新生的方式
  来吧脱下
  脱下我们华耀的毛发五官
  奉献给一场热恋般的焚烧

  巫祝在夜之边缘掌鞭而舞,星星
  像过剩的喝彩那样滑落
  落在我们贮虫声的瓮
  劈劈啪啪
  空洞无边肆溢如同重伤的
  野兽,吐着白沫喘息

  没有来宾但血肉即
  富绰的排场(花圈、大卡司、
  和新闻局长有染的女导演)
  毋须名片也用不着门票
  VR带你游历美丽新世界
  请相信我,耐心地
  莫在剧终前怏怏离席

  ※注:VR,电脑虚拟实境游戏。
--------------------------------------------------------------------------------
认得

作者:林思涵


  南方的海洋有很多会唱歌的鱼
  五彩的气泡是它们
  道早安的声音,节奏轻巧委婉
  像与水藻一同蔓生出来
  我常常 耳细聆
  晶莹透明的歌,反覆反覆
  偶尔辨得其中一两句

  你从那里来
  是的。你从那里来
  带着我醉心的活泼和忧郁
  一口袋灰扑扑的花籽
  茶色皮囊悬在我卧病的屋门
  夜晚临到了
  随风摇摆且不停地滴水
  滴落在安静沉睡的炉前,炉里
  焚烧着我的等待

  你用短短的炭条刻划那些故事
  断断续续,在床头
  墙上,而我于梦中寻找
  有雾正起,大洋上美丽的风帆
  斑斑驳驳了……

  铃般的鸟鸣中我醒转
  好似水声、涛声
  潮声。许多许多梦是成串泡沫
  舞啊舞啊,从唱歌的海底浮升
  我卧病的窗外开满初春的花
  你已走了
  但她们窃窃玩笑着:缎紫色的、
  玻璃绿的、贝银色的……
  我复忆想那唱歌的鱼……
--------------------------------------------------------------------------------
引体向上

作者:林思涵


  在生命的单杠上,我总是
  总是想多看见一点什么……

  引体向上。
  肩膀和天空等高之际便适于
  旋转,转一八O度
  脚掌迟早应懂得面对太阳而不
  自惭形秽
  (我是依赖商标还是指纹生活的人?)
  而逆流的血液总能指导我草地
  正确的颜色,啊紫红
  鲜红、褐红、青红……
  暴突的眼球里凡物尽赤

  引体向上。
  腰线和天空等宽之际便适于
  躺卧,卧在风到不了的顶端
  许多脸孔如云垛在四周堆积
  堆积,每一层温度都不同
  但久远的回忆是那么凉爽
  使我在闷热的围剿里
  犹自安息
  安息长着丝绒羽毛

  引体向上。
  臀部和天空等轻之际便适于
  侧坐,这岂非观望最佳的角度?
  报纸广告边缘的色块
  像彩色棉花糖般涌卷上来
  (一公斤的棉花和一公斤的铁何者较重?)
  抚摩我的腿肌,熔化了
  汗粒的甜香是单杠不锈钢条眷恋的
  啊汗粒纷纷掉落
  像过熟的花瓣,纷纷掉落
  掉落的日子何等令人迷惑

  引体向上。没有一种游戏是
  乏味的只要懂得规则
  规则总是有趣的
--------------------------------------------------------------------------------
回家

作者:林思涵


  这些日子来我习惯独自
  散步回家
  沿着防风林的砂子路极易辨认
  第一个叉口有条花狗
  瘦实而安静,和灰黄的屋檐
  一样安静
  六月的云常在那里赖着不走
  直到我吹起口哨
  如果……再戴顶牛仔帽就更像
  返乡的镖客了
  一整排黑色水鸟跳上跳下表示着欢迎
  跳上我的画册跳下我的初恋
  跳上木麻黄的头颅跳下废铁道的肋骨
  我喜欢用近视眼端详它们
  顽皮有某种节奏

  在那个城市里怀旧是
  简单扼要的,是一只雕工粗糙的
  仿清珐琅器
  是涂上过多溴化银的发黄照片
  热情的骨董收藏者使人疲倦
  疲倦之余总还有侍者
  递上半杯带酸味的白酒
  酒色如脂

  但是散步回家不需带多少行李
  甚至怀旧也不必要
  第二个叉口的铁皮工寮与
  第一个叉口的狗同样认得我
  不论是竖着领子或
  卷起裤管,走路
  远远地就听见小巷里的
  叫卖声了,气球还是糖串?
  转了个弯
  我把一大袋童年交给爆米香的小贩
  “二十块!”他说。
--------------------------------------------------------------------------------
八月

作者:林思涵


  沿着夏天的侧面我细细雕刻
  刀锋及处
  宽阔有弹性的额头逐渐渗出汗珠
  阳光蒸熟它们并
  播撒果实般的香气,浓郁的
  很少棱角且异常亲切

  三月有三月的舞四月有四月的而
  八月,某些风敛起睫毛和翅膀酣眠
  无梦了,无梦了,沉沉
  睡去,像曾在粉蓝色海湾
  悄悄停泊,又悄悄离开
  觅食的鸥鸟来回盘旋如同另一种舞蹈
  舞裙浪摺数叠,越叠越长
  滚动着泡沫松软地滑行

  婴孩哟!
  包裹着碎花细麻布的婴孩哟!
  用小脚掌拍抚,一下一下地
  惊扰了天使合唱了
  看她们纷纷提挈衣摆走过来
  从高高的台阶上走过来
  像是宁静的送葬队伍,她们手中
  一束又一束
  金黄的野菊花

  鼓声自右耳踱至左耳
  就在额间留下一排
  浅浅的印子,尾端微微扬起
  那是雕匠寤寐中的笑容
  属于记忆,也属于遗忘

  弯曲而长的夏日熟睡了,那手
  颤抖刻绘着柔亮的发鬓
  汗珠无声滑落
--------------------------------------------------------------------------------
暗夜

作者:林思涵


  我知道此时你必定尚未入睡
  因为星星很好,而且
  每一颗背面都吊着
  一个谜语
  那是从春天就开始的秘密
  我的手掌上,织满对谈
  它们错综交集但没有答案

  风来搔叩我的小窗时我便下床
  斜靠着方才未竟的梦思念
  经常
  黄昏天幕沉 之际四野
  便唱起小调的离别曲
  从雁口中,苇芒口中,山光云影
  出走的谣言蜂起
  他们把城市连根拔走,一路滴水
  我想,所以我们闻见雨声了

  植物在潮露之地无边无涯地生长
  定期死亡也定时开花,而当我
  在不可辨识的黑暗中默默
  思念,那些曾染浸过阳光的
  便不约而同围坐于跟前,同我一一
  叙说,火星般的往日
  (哔哔剥剥……)

  你圆睁的双眼还在发问
  我呢,轻悄悄吹灭了那灯盏
  暗暗把给你的,少年的诗句
  折叠好别在星星胸前
--------------------------------------------------------------------------------
洋红色 圣第牙哥

作者:林思涵


  是的,泅过来,再靠近一点
  郁郁的下风处是洋红色的圣第牙哥

  不要问我这是第几个夏天
  浓密的丛林沿着飞驰的吉他
  都疏淡开来,后面的有个橘金色的名字
  左边的沾着玫瑰桃的甜香,南方有沙
  右手一泼就是海
  无数摇摆着醉眼的游鱼向你,
  向你,从不等待

  静静聆听,当这个季节撕开保鲜膜
  摊开他的四肢躺在你行经之处
  时间熟练而仔细地烘烤
  洒上你刹那的迷眩宛若洒上当令的果汁
  你闭上眼,看见
  鳞鳞的洋红色如潮涨升
  十指透明,每一根都有一个亮点
  你知道,就像表面把太阳反射在墙上
  我们正携着时间朗朗地旅行
免费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