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免费书城>>小说>>诗歌散文>>中国现代>>刘大白

爱情小说
科幻小说
武侠小说
侦探小说
现代文学
古典文学
外国文学
网络文学
纪实文学
轻松文学
儿童文学
诗歌散文
电脑书籍
历史书籍
百科书籍
生活艺术
哲学宗教
军事天地
政治经济
英文读物

免费书城
刘大白诗选
  刘大白,原名金庆燊 ,字柏桢,号清斋,浙江绍兴人,一八八○年十月二日生,一九三二年一月十三日逝世,葬於西湖灵隐附近。五岁熟读唐诗,八岁学习制艺试帖律赋,十岁潜心诗词,十五岁应科举考试,得过优贡生,并曾膺拔贡。一九一二年主编《绍兴公报》,一九一四年在东京加入同盟会,自一九一七到一九三一,先後出任浙江省议会秘书长,复旦大学、上海大学教授,浙江大学文理学院中国文学系主任兼教授,教育部常务次长及代部长等职。著有新诗集《旧梦》、《邮吻》、《叮咛》、《再造》、《秋之泪》。诗论集《白屋诗话》等多种。
卖布谣

作者:刘大白


    一

  嫂嫂织布,
  哥哥卖布。
  卖布买米,
  有饭落肚。

  嫂嫂织布,
  哥哥卖布。
  弟弟裤破,
  没布补裤。

  嫂嫂织布,
  哥哥卖布。
  是谁买布,
  前村财主与地主。

  土布粗,
  洋布细。
  洋布便宜,
  财主欢喜。
  土布没人要,
  饿倒哥哥嫂嫂!

    二

  布机轧轧,
  雄鸡哑哑。
  布长夜短,
  心乱如麻。

  四更落机,
  五更赶路。
  空肚出门,
  土城卖布。

  上城卖布,
  城门难过。
  放过洋货,
  捺住土货。

  没钱完损,
  夺布充公。
  夺布犹可,
  押人太凶!
  「饶我饶我!」
  「扣留所里坐坐!」
--------------------------------------------------------------------------------

成虎不死

作者:刘大白


  成虎,
  一年以来,你底身子许是烂尽了吧。
  然而你底心是不会烂的,
  活泼泼地在无数农民底腔子里跳著。

  假使无数农民底身子都跟著你死了,
  田主们早就没饭吃了;
  假使无数农民底心都跟著你底身子死了,
  田主们却都可以永远吃安稳饭了。
  然而不会啊!

  田主们多吃了一年安稳饭,
  却也保不定还能再吃几年的安稳饭。
  你底身死是田主们底幸,
  你底身死心不死,
  正是田主们底不幸啊!

  一九二三年一月二十四日在杭州
--------------------------------------------------------------------------------

旧梦

作者:刘大白


    五

  最能教人醉的:
  酒吧,
  青春吧;
  但总不如夜深时琉璃也似的月色

    一○

  心花,
  不论凡猥之境
    圣洁之所,
  一样能放,
  因为有热血灌溉著。

    二五

  贪洗海水澡的星群,
  被颠狂的海水晃荡得醉了,
  拥著亦裸裸的明月,
  突然跳舞起来。

    二六

  最重的一下,
  扣我心钟的,
  是月黑云低深夜里,
  一声孤雁。

    三六

  少年是艺术的,
  一件一件地创作;
  壮年是工程的,
  一座一座地建筑;
  老年是历史的,
  一叶一叶地翻阅。

    五三

  自然底沉默,
  使人领会的力量,
  比一切语言文字都强。

    九○

  恋人底小影,
  只有恋者底眼珠,
  是最适当的框子。
--------------------------------------------------------------------------------

是谁把?

作者:刘大白


  是谁把心里相思,
  种成红豆?
  待我来辗豆成尘,
  看还有相思没有?

  是谁把空中明月,
  捻得如勾?
  待我来搏勾作镜,
  看永久团圆能否?

  一九二一年
--------------------------------------------------------------------------------
心上的写真

作者:刘大白


  从低吟里,
  短歌离了她底两唇,
  飞行到我底耳际。
  但耳际不曾休止,
  毕竟颤动了我底心弦。

  从瞥见里,
  微笑辞了她底双唇,
  飞行到我底眼底。
  但眼底不曾停留,
  毕竟闪动了我底心镜。

  心弦上短歌之声底写真,
  常常从掩耳时复奏了;
  心境上微笑之影底写真,
  常常从合眼时重现了。

  一九二二年
--------------------------------------------------------------------------------
春尽了

作者:刘大白


  算三春尽了,
  总应该留得春痕多少;
  晓得检点,
  竟全被那细雨微风送掉!──
  不留也罢,
  却抛下一团烦恼!

  记得春深花好,
  花是双开,
  人是双欢笑。
  到而今,
  落花飞尽春无影,

  只离愁填满看花人怀抱!
  果然唤得春回,
  第一教她,
  带了相思重上道!

  一九二二年
--------------------------------------------------------------------------------
邮吻

作者:刘大白


  我不是不能用指头儿撕,
  我不是不能用剪刀儿剖,
  只是缓缓地
    轻轻地
  很仔细地挑开了紫色的信唇;
  我知道这信唇里面,
  藏著她秘密的一吻。

  从她底很郑重的折叠里,
  我把那粉红色的信笺,
  很郑重地展开了。
  我把她很郑重地写的
  一字字一行行,
  一行行一字字地
  很郑重地读了。

  我不是爱那一角模糊的邮印,
  我不是爱那幅精致的花纹,
  只是缓缓地
    轻轻地
  很仔细地揭起那绿色的邮花;
  我知道这邮花背後,
  藏著她秘密的一吻。

  一九二三年
--------------------------------------------------------------------------------
我愿

作者:刘大白


  我愿把我金钢石地也似的心儿,
  琢成一百单八粒念珠,
  用柔韧得精金也似的情丝串著,
  挂在你雪白的颈上,
  垂到你火热的胸前,
  我知道你将用你底右手搯著。

  当你一心念我的时候,
  念一声「我爱」,
  搯一粒念珠;
  缠绵不绝地念著,
  循环不断地搯著,
  我知道你将往生於我心里的净土。

  一九二三年
--------------------------------------------------------------------------------
秋夜湖心独坐

作者:刘大白


  被秋光唤起,
  孤舟独出,
  向湖心亭上凭栏坐。
  到三更,无数游船散了,
  剩天心一月,
    湖心一我。
  此时此际,
  密密相思,
  此意更无人窥破;──
  除是疏星几点,
    残灯几闪,
    流萤几颗。
  蓦地一声萧,
  挟露冲烟,
  当头飞堕。
  打动心湖,
  从湖心里,
  陡起一丝风,一翦波。
  彷佛耳边低叫,道「深深心事,
    要瞒人也瞒不过。
    不信呵,
  看明明如月,
  照见你心中有她一个。」

  一九二一年
--------------------------------------------------------------------------------
西湖秋泛(一)

作者:刘大白


  苏堤横亘白堤纵:
  横一长虹,
  纵一长虹。

  跨虹栯畔月朦胧:
  桥样如弓,
  月样如弓。

  青山双影落桥东:
  南有高峰,
  北有高峰。

  双峰秋色去来中:
  去也西风,
  来也西风。
--------------------------------------------------------------------------------
西湖秋泛(二)

作者:刘大白


  厚敦敦的软玻璃里,
  倒映著碧澄澄的一片晴空:
  一叠叠的浮云,
  一羽羽的飞鸟,
  一弯弯的远山,
  都在晴空倒映中。

  湖岸的,
  叶叶垂杨叶叶枫:
  湖面的,
  叶叶扁舟叶叶蓬:
  掩映著一叶叶的斜阳,
  摇曳著一叶叶的西风。

  一九二二年
--------------------------------------------------------------------------------
秋晚的江上

作者:刘大白


  归巢的鸟儿,
  尽管是裷了,
  还驮著斜阳回去。

  双翅一翻,
  把斜阳掉在江上;
  头白的芦苇,
  也妆成一瞬的红颜了。

  一九二三年
--------------------------------------------------------------------------------
春的复活之群

作者:刘大白


    一

  失了生命的春,
  於今复活了,
  从昨夜悄悄的东风里。

    五

  谁说去年的春去了?──
  无形的春,
  无时不在人底心里。

    六

  人心里的春,
  随时可以复活;
  为甚春魂再返,
  定要东风?

  一九二三年
--------------------------------------------------------------------------------
春意

作者:刘大白


  一只没蓬的小船,
  被暖溶溶的春水浮著:
  一个短衣赤足的男子,
  船梢上划著;
  一个头乱粗服的妇人,
  船肚里桨著;
  一个红衫绿裤的小孩,
  被她底左手挽著。

  他们一前一後地划著桨著,
    嘈嘈杂杂地谈著,
    嘻嘻哈哈地笑著;
  小孩左回右顾地看著,
    痴痴憨憨地听著,
    咿咿哑哑地唱著;
  一只没蓬的小船,
  从一划一桨一谈一笑一唱中进行著。

  这一船里,
  充满了爱,
  充满了生趣;
  不但这一船里,
  他们底爱,
  他们底生趣,
  更充满了船外的天空水底:
  这就是花柳也不如的春意!

  一九二三年三月二十九日在萧山舟中
--------------------------------------------------------------------------------
卖花女

作者:刘大白


    一

  春寒料峭,
  女郎窈窕,
  一声叫破春城晓:

  「花儿真好,
  价儿真巧,
  春光贱卖凭人要!」

  东家嫌少,
  西家嫌小,
  楼头娇骂嫌迟了!

  春风潦草,
  花心懊恼,
  明朝又叹飘零早!

    二

  江南春早,
  江南花好,
  卖花声里春眠觉;

  杏花红了,
  梨花白了,
  街头巷底声声叫。

  浓妆也要,
  淡妆也要,
  金钱买得春多少。

  买花人笑,
  卖花人恼,
  红颜一例如春老!

  一九二四年
--------------------------------------------------------------------------------
湖滨晚眺

作者:刘大白


  林峦隐约平湖暮,
  微波吐露东风语:
    「明日是清明,
    青山分外青。」

  天边星可数,
  水底星无数;
  回首望春城,
  遶城千万灯。

  一九二六年
免费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