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免费书城>>小说>>诗歌散文>>中国现代>>洪书勤

爱情小说
科幻小说
武侠小说
侦探小说
现代文学
古典文学
外国文学
网络文学
纪实文学
轻松文学
儿童文学
诗歌散文
电脑书籍
历史书籍
百科书籍
生活艺术
哲学宗教
军事天地
政治经济
英文读物

免费书城
洪书勤诗选
  洪书勤,一九七六年九月九日出生于台东市。国防管理学院会计科八十六年班毕业。就读省立台东高中期间担任校刊主编,熟与邱稚、李坤 、刘又诚等人创办文学刊物“创微”,尝试多触角摸索。曾获台湾省东区微文文学奖,作品散见各报。
行走在末站之前

--------------------------------------------------------------------------------

作者:洪书勤


  背着光
  仅是等待解读
  沿路上整片整片的街灯
  亮起 亮起并且亮起

  词汇 青年以及遗忘
  每日以一百句问候语开启
  不断向前囚禁的未来
  时段的终端或许正是起点
  闭上眼睛后我们将一再错落
  无时无刻 翅膀仍于背脊伸展

  昨日的邮戳今天遗落
  伪装曾经忘却
  时走时言的习惯
  偶而端着话语
  召唤并喂食形色各异的往事
  我不禁疑惧
  豢养自己年迈的
  是哪一只遗失纹路的手掌

  在记忆空白处
  信手写满某人的名字
  像是抄袭一则蹲坐的标题或者
  恋慕者的影子
  没有人将再执起横卧在童年
  生字簿上的铅笔 当你
  倏然回头
  怯懦朝你微笑一再反覆
  安静而透明
  末站之前
  我们习于看着前方
  忽略地球也在行走的事实
  站定以后
  我们逐一张望 寻找彼此的领土
  引导生活的碎片相互拼凑
  缓慢而谨慎地往返于今日与
  明日的国界
  以你的耳
  闻我未及翻译的出口
  和大空没有边际的呼吸

  最末一个十字路口 我们
  即将结束交通
  所有的报纸翻滚在午夜的尽头
  阁揆脱星嫌疑犯专栏作家消失前都
  将一同观见 你与我
  你与整座城市正不断地
  温习

  飞行的方法
--------------------------------------------------------------------------------
呵欠

--------------------------------------------------------------------------------

作者:洪书勤


  话筒的另一端是你
  牙齿声带以及鼻腔共鸣的震动
  我明白
  生活时我们都惯把自己推开
  遗弃逆光跌落的背影

  你明白
  微波传送到的地方是一个
  藏身于极多树木或肃穆的营区
  随时会有身着野战服的军人
  同你对话
  他将不会说明自己的单位番号
  如同没有人知道我们第一次牵手的日子

  是夜
  我等待你等待着我
  无法熟睡的事实
  持续走近
--------------------------------------------------------------------------------

偿还

--------------------------------------------------------------------------------

作者:洪书勤


  我以为你话语的源头深邃但并
  不漫长 譬如
  回溯一道即将迸裂的伤口
  光线的爪
  准确地留下阴影

  把烟头用力弹向天空
  像是火葬场所有上升的人形
  曾经行走 拥抱 看见彼此或自己
  的背面
  沾着褪成残骸的速度
  慢慢封缄
  我们悠长的呼吸

  加速喧哗
  吐了满地的话语
  关于真实我们说得太多
  安静的长眠者下
  没有人愿意噤声走过
  悔憾前蔟后拥
  繁复步伐急促的解译

  何以明了
  长满耳朵的记忆如何倾听
  悖离的种种理由
  那些下沈中的声音
  正默默地遗漏
  而我们都未曾出口
  未曾出口
  一整段归途我们不断相信
  更好或更坏的交会
  屏息冰冷或是熟烈
  如同徐徐路过的天气
  始终吞吐你我相凝的启示
  一再再诉说

  从容地清醒
  如是习于黎明撞击
  椭圆仍坚持在那里
  遥远着
  你我庞大的风景

  完整无缺
--------------------------------------------------------------------------------

告解

--------------------------------------------------------------------------------

作者:洪书勤


  修饰我
  如同修饰一张发黑的稿纸
  失去右手的左手撕下来
  偷偷擦拭下淋湿的眼睛
  走出去又回来
  迷路的指示牌被划上任何方向
  都通往尚未破案的童年

  世界仅高过门顶而雨
  在泥泞的黑暗中大声唱着歌
  请发誓 或轻松地微笑
  倘若是猜疑
--------------------------------------------------------------------------------
华非华

--------------------------------------------------------------------------------

作者:洪书勤


         尽日寻春不见春
         芒鞋踏遍陇头云
         归来笑捻梅花嗅
         春在枝头已十分
         ──宋·罗大经·《鹤林玉露》某女尼诗

  钟啼声扬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密多时
  五蕴非空

  在净澈之湖方寸
  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晨曦化缘大户人家燕脊下小沙弥道
  峰上 有石千仞
  千仞之中 拥华
  华自灿灿
  有众亿生喟以叹之
  华 非 华

  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日中前行 欲求
  非华之华
  空中亦无 色
  色 自心中来
  去心 再行万水千山

  无眼界无意识界无无明尽无老死尽 无智
  亦无得 无 碍 故
  无有恐怖
  行至水穷山尽 云
  伫立于 山之虚渺
  见峰 登千仞
  仞中有华灿灿 婉婉
  取之
  非华之华竟为华非非华之华
  华顶云俯 非华之华
  竟为华
  求非华之华但求非华之华
  求得 非 非华之华
  非非华之华但笑非华之华
  华为华 非华之华
  亦为华 是华非华 华有华
  无华之仞 方
  存 华
  非华之华非非华之华华华逸散飞去

  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沙弥盈盈捻华
  鼓鸣声远
--------------------------------------------------------------------------------
六二○九

--------------------------------------------------------------------------------

作者:洪书勤


    (静静地,难道你仍遥想起无花果树下,那头哑哑底骡子,以及那口涸乾,
  却常有银币轻流泠泠声响底许愿井么?)

  云的寂寞底密度疏松了之后
  侏罗纪底天空就一丝不挂地爬了出来
  眼泪还尚未乾呢 蛙说
  嗝嗝嗝嗝地像把伞摊开享受
  尚未蒸融于热带莽原气候乾季底一滩死水

  当灵长类用扩音器大喊着弹劾湿度
  雨季就不再来了
  棕 类似雄性老年期无法勃起地颓垂不由自主
  骷髅在撒哈拉亲吻后
  连泪都流不出地 幻想在水压之中风化殆尽

  究竟是谁底错呢
  扩音器锈蚀于氧化作用呈圆锥形
  蛙却还能在沙漠中纵跃自如
  违反宿命底原则

  累了就睡了罢 点根菸却不去抽它
  寻求菸草中底空隙去洞悉荒谬底存在
  空间底箱子是很狭隘的 在火燃成一抛物线流矢
  以及一缕经烟以加速度坠落铿然一声没有尘土飞扬

  用一发纠结交错底叶脉
  牵引起黎明海岸线上十七颗星缠绕它们底闪烁
  企求藤萝般蜿蜒于降雨量底高低 渗透
  一毫克液体是不可必然的
  咽下似是而非底唾液或许更能满足声带底爱欲
  约莫 仍该庆幸不知何处底呻吟还蠕动着
  至少曾给予细胞们生存底反射动作

  岩礁褪去顾盼底足迹
  连水平线都消失了
  负载不动蓝鲸们底频频回首时 海鸥
  再也衔不回水手底灵魂
  锚便嘲笑起散乱鱼骨上船底腐朽
  却不晓得自己再不能飞跃威加海渊
  而颓圮只能算是夸父一饮而尽底北海
  有着冗长的喘息

  笑傲不出一曲月光啊 肃红底
  战鼓声已击杀着时光吗
  羽翼展开后 飞翔
  是唯一底目的

  吞噬不下那暗自深泣鳞剥底枯石墓碑
  也许守墓天使亦已长眠于大地底无言
  盘旋于断垣之上舞起开合不定底风与沙
  目怒 啸出千万朵烈焰底开落

  举一觞风底血
  饮尽亚热带底深邃
  兀自伫立斑驳底剑 等待
  那欲来底雨

  (如雾起时,叮叮敲着那最后一枚银币,请你聆听,这雨满山城底倾慕。)
--------------------------------------------------------------------------------
断腕的击壤

--------------------------------------------------------------------------------

作者:洪书勤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帝力于我有何哉?”
         ── 击壤歌

  淌血行过 你以
  一管泉源染红这河图
  截下一段腕 驮上一口绣蚀的剑
  翻越垂云
  寻找雷的原乡

  篆上一块枯朽的石碑
  等待自古不曾留伫的耳语
  环伺鱼龙的悲啸
  并聆听第一烛微火茕茕的容颜

  覆上那轴哀恸的污浊
  淤积着一行行太史公的体味
  持剑的倒影早已钝去
  被洗劫的足迹渡不去你那剑棱的砺石

  沈溺于投江的悲剧快感
  篡夺渔父黥面的眼神
  水草蔑视你基石上临风狂傲的气象
  竟已沈睡于含怨的卷轴

  颠覆已被嚼烂你不屈的骨
  孵出腐棺的气息
  你便只愿低头走入
  羲皇北窗高卧的闲逸

  日出而作 嗅着沈淀于穹空的壤土
  日落而息 掌起一檠那将欲眠去的火光
  诠释着道家的陈腻与醉况
  浑沌了每一个缠足的膨胀

  盘踞与挣扎
  砧板在门外守候

  (你用十八个寒暑越过云梦
   挥喊着青铜和马的咆啸
   并绷紧雨的弦
   欲射穿那洪泽的世代)

  休止在圣纪之前
  仍想翦下一头青丝跨出经纬的重塑
  也将是九乌沉睡的九个东方
  寥落了茸茸的胸膛与目光

  便翻越了垂云
  翻越了命运的脚本
  遗弃那雷泽的落款
  寻找雷的原乡
  寻找流姿与 没的交点

  转折挪揄的埋伏
  放纵那焯焯睛瞳 举剑
  截一腕壮士
  再行一段淌血的河图
--------------------------------------------------------------------------------
从军纪行

--------------------------------------------------------------------------------

作者:洪书勤


  当所有的记忆被围困
  挑衅的旗帜引领整夜未央的杀伐前进
  水正东流 赤壁的血未寒
  风仍在尖锐的眼神中流窜

  鱼龙泅出慌恐的水纹
  预卜着凋零的目瞑与颓然
  你偶尔失神于一弧力度的焚燃
  声音射穿了心事 散乱
  的残骸是你青春早殇的容颜

  未必是嗜血及掠杀的缘故
  浪涛在舌根凝固  了宏越的嗓
  刺刀航行在冷冷的夜色中
  落叶耳语着迫炮声的起伏
  你疲惫的眼睫已闭上了整座天空

  血的足迹依旧排列就绪
  杀声隐隐蓄满初酿岁月的后劲
  呼啸一声 暮色翻腾了风云
  今夜 我们不击橹
  落雪的国度没有箫声的凄楚

  落雪的国度没有箫声的凄楚
  今夜 当所有的记忆被围困
  剑戟总戍守在号角的听闻
  而砚上的朱墨 已不再凝乾
--------------------------------------------------------------------------------

落雨·预言

--------------------------------------------------------------------------------

作者:洪书勤


  街头惊恐的人群。橱窗中纷乱的足迹,涣了的眼神。神的语言将至。

   我跨过横尸在半融柏油上的斑马,怔怔地朝向真理走去。耳旁风的耳语飞快
  ,不断复诵大楼扇窗们如镜的冷感。太多时间我们游移在自我轻易催眠的忧郁中
  ,燃起一根菸仍偶而想起杀声隐隐的核爆来。

  世界是指针。我用云的飘泊作为逝去分秒的注脚。宿命在翻滚,阳光则在海
  外根据着岛的经纬度持续沉默。

  紧掩裙脚的女子。

  欲光四射的男子。小人们追逐于它们的膝下。悚然的温度在双方的基因中酝
  酿沸腾。

  若说天空是沸腾中不安的归宿,那末,请允许我抬头仰望,以先知的姿态,
  挥动手杖呶呶不休地预言:

    天空也有它不可聚合的天性,浑然天成毕竟只是过时的表象。第一杖,我指
  向大屯山的上空,雪不发一言地纷纷逃到了人间;第二杖我指在淡水河的北端,
  奔腾的喘息一下都沉默了下来。于是我为自我的狂大骄傲着,忘却守候日光,入
  眠。

  黑暗中,残象中的世界出现了很多很多自己。我数着或坐或站,或交谈或寂
  寞的他们,伫立良久。终于,其中之一朝着我走来,轻轻地跪下,膜拜。我讶异
  于他的突兀,趋身想扶起他。可是却穿越了跪着的他,交谈的他,站着的他坐着
  的他……最后,我睁眼醒来,见到的却是蜷缩的自己。
--------------------------------------------------------------------------------
沉没

--------------------------------------------------------------------------------

作者:洪书勤


    (儿子 起了耳朵,摇着头。‘啊,打雷了。’
  妻说。我抬头望了望天色,告诉妻说:‘嗯,
  快下雨了。’)

  宛若成年未被眷顾的沟河
   夜与腥臭正恣意流动
  眼一睁 全然是泛白的世故
  和着吹皱了的温度与
  生命永远的夜宿

  约莫是潮起的时分
  风在所有 偻的海岸上流泄
  并宣称霸领堤防
  陷落一排排的是足迹
  堤防以南已枯乾
  以北同时必须

  臆测有多深眼神的传递就有多深
  渐渐发酵在变质的同情
  钵在袈裟上鼓胀
  鼓胀下青箭口香糖次之
  那箭头指向的残缺又次之
  尘垢中漱口杯装满了与空气无言的寂落
  斜卧的老癞子

  是夜 生命宿在蜷曲里
  吸吮着所有的浓度
  雨落了
  都一起沉没

    (妻抱起了孩子,发愁了。雨势大了起来。)
--------------------------------------------------------------------------------
日出送别

--------------------------------------------------------------------------------

作者:洪书勤


  善走的是风
  停伫的是沉默的天色

  忽然间所有用力的心事都遗了腹
  一如一瓶失了年份的酒
  始终不安于尘封过久的宿命

  你的眼神忽快忽慢如天亮的速度
  车窗在铁轨的脉络里列叙过时的信件
  在冥想中与少时的耳语窃窃交会
  并在厚重的忧郁中停靠

  (在发车后的第一个平交道我企图守候着想睹见离别后你我坚信的童稚而青春在
  气笛声中渐渐散逸我只见到迅然老去你我惊慌的神色)

  搜寻的素材来自不断卷动窗外的风景
  抑是一些或多或少的片段
  等待着拼凑 一块版图完好的记忆
  追悔 以及生活

  (你以如风的姿态隐入山洞并逐一检视岁月腾踏的容颜指纹的刻度罗列从前遗落
  的记忆熟睡的黑暗里你丈量着离散的耽溺与关于失控的崎岖里程并在疾行的梦境
  中等待每一座逆光的出口)

  湿度总不及酝酿流转的方向
  整片手掌永远错综的残忍覆盖
  未能启口的摇落
  行板自我的口中归零
  而终点 在你的行囊里幽幽地醒来
--------------------------------------------------------------------------------
二律背反

--------------------------------------------------------------------------------

作者:洪书勤


  正如黄河不曾浮现
  整个风雷殒落后 你
  充满剑戟的经脉
  拖曳的足迹
  亦从未挣脱笔墨的哀伤
  萧声早已空蚀
  鳞剥的残矛吐纳着绣红的日没
  你驼步般颓圮的笑声仍
  醉卧在夜光杯里 逐渐
  饮成荒野的沉默

  (中国如斯沉睡。)

  鸡鸣总在转瞬 烽火尽是
  刀光与头颅对话的宿命
  云垂在苦苦搏杀的爱憎里
  吞噬所有龟裂的轮迹
  自涿鹿到武昌 正义的大纛始终飞舞
  箭矢射穿夜幕

  颠覆与墨守 杀声隐隐的棋局
  股骨奔行朝北 手臂一挥
  一若大河纵欲的指标
  城池从此相遇
  版图由冷哂的旌旗分割 擂动的
  是千万甲胄中嗜血睛瞳
  闪烁 闪烁 雨旱的转折
  麟兽注定丰润 足下每每蜕成磷火

  屠戮并非改朝易色 野心者窥探的角度
  粗糙的掌纹里
  缭绕着狼烟的方向
  晨昏中 兵书沉沉酣睡
  磅 的雨季里 容不下
  发霉的太史公
  落款永不及马蹄的节奏 臆测
  则寄生在筮草狂乱的交媾里
  乾上坤下 雷风相薄
  环伺的锋芒 收敛的纪年

  逆行是不道德的
  因此脚本一如河图远远
  渗入黄土的肌理
  胜王败寇 你疲惫的盾于斯黥面
  歌颂与扼腕不外
  奏笏的跪叩 抑是
  刀痕的蜩螗

  (沉睡的中国啊,慢慢地蜷曲成一掌小小的太极。生与死,矛与盾,王与寇,战
  与和依序运演。你在正反间的苦行未央,企图以心身的交鸣代替旅程,用砍钝的
  忿恨映出依旧清明的眸光。)

  并非泛滥与模糊
  就能诠释一切杀伐的悲况 有时
  一衫残衣便可以揭发
  血色的浓度与忠诚成正比
  或是惨烈 更或
  是掠自挣扎的双腿

  是的血色
  拨乱反正在时间的序列里
  或许将无可奈何地背叛
  弯曲的是轴心 吞食与被吞食理应同时
  在似胃的太极里进行消化
  庄周的羽翼分解于屈原的酩醉
  沾染血色的身躯啊
  既卑弱又强大

  (清明的眸光,中国你铮铮的臂弓。登的一声,八佾已然展行,宗庙外西风同步
  腥热。半扬的嘴角饮尽生命,礼觞与阴户再次拥有相同的半径。)

  你因而半分 烧融与冻结
  一时盘踞在左右
  情煽与禅定刹时立体 交相
  征伐彼此的慈悲假设并且
  冲刷岁月沦丧的证供
  意象于是膨胀
  一如尘沙的厚实向来推算
  兵车的数量及必然
  成真的阵图

  (始计与用间自此调戏众史家的眼睛,你在精良武装部队里反反覆覆的假面,简
  直悲壮。)

  旨酒酿成滂沱的杀机 政治
  竟也能以讥笑来衡量
  激越的酒令俨然庙堂上口沫横飞的龙涎
  髑髅中 黎明等待诞生
  权柄横越涛势求取奄奄一息的永恒
  浩浩汤汤的舟船渐层离散
  水纹的手势拨弄着革命的弦 在八方
   
  在八方 车辙自远方开始集中
  赴会的虎符兴奋地耳语关于
  畋猎的菜色 织就的前线无需
  套量出师的藉口
  陇亩上 腐尸完全就位
  炮阵地以行板撞击往制高点
  刺刀争相竖立典范
  骨屑以失血的速度扫荡视野
  意志不断复制战绩 你
  破败的生机就此涌动所有
  争执的欲求终于咆啸
  ‘冲───────────────────’

  (黑夜脱走。影子在白日雕塑的光环里逐渐伸展。你在旭日的暴鸣里悠悠地睁了
  眼,前方是大江扬子,迫不及待你永远错综的双掌合掬成圆,阴阳如是成形,你
  与破晓的天色在此合一。)

  而夜光杯里 笑声
  正溢出夜色
  当你掌内炽热的焰光飞旋而出
  所有的墨迹都将应声而起
  跃进你
  汹涌的呼号
--------------------------------------------------------------------------------
夏夜公车返家

--------------------------------------------------------------------------------

作者:洪书勤


  路灯
  低头 泣出光来
  向黑暗道歉
  水坑
  偷窥天空的裙脚
  云朵纷纷走避

  风景遗下长长的尾巴往网中拍打
  张 口
  所有的窗都蹙成了一座川
--------------------------------------------------------------------------------
约会

--------------------------------------------------------------------------------

作者:洪书勤


  足迹
  足迹离开
  足迹蒸发

  天桥行走在从未确定的方向
  标语总是撞上镜片

  保特瓶纸箱聋哑娃娃
  寻人广播

  童话正成群迁徙
  把游人织成幸运带
  气球淡出窗幕

  同风说 日安
--------------------------------------------------------------------------------
南回公路本末

--------------------------------------------------------------------------------

作者:洪书勤


  起步 秒针逃亡
  尖锐夹紧 视界的死灭
  纪实但无法写生 瞳仁尽数曝光必须
  驾照仍在晕车 后照镜咧嘴大笑
--------------------------------------------------------------------------------
最末

--------------------------------------------------------------------------------

作者:洪书勤


  指尖足以灼伤
  唇印封存 生命
  同时
--------------------------------------------------------------------------------
如果在早晨

--------------------------------------------------------------------------------

作者:洪书勤


  失血的牙刷开始向后奔跑
  没有太阳 地平线寂寞的星期一
  不及起身的梦境走入镜子
  你看见瞳孔里
  没有尽头 飞行的空域
  缓缓沉落在
  钢盆的白毛巾上
  沾有足迹

  将流浪的次数轻轻理清
  门外便是惊醒的起点
  有成群的天线织入天空
  空白静静等待

  楼梯的尽头是海 还在远方
  掷准游戏一再上演
  风会在子时飞过所有
  铁道的缝隙 正像沙与潮汐的约定
  总在你俯下身子的眼里深深相吻

  走失的年份仍在计划
  冒险的节奏在瓦上想起
  不同的气味往往不过是扎手的记忆
  眼镜上不同的雾气
  爱人亲昵 泪和自己的秘密

  然后穿上沉默 倾听
  早晨七点五十九分走下楼梯的声响
  绵密而无息
--------------------------------------------------------------------------------
风化的领口吐出满头花白的雨水

--------------------------------------------------------------------------------

作者:洪书勤


  倘若斜射进来的 不过是
  天空微弱的鼻息

  伫立的处所 都是月台
  都是行李与旅行错落的开始

  咆啸的房屋开始纷纷走避
  每一座飞越的窗口都有
  向灰暗试探的风景 都有
  从远方掉落的回忆
  月光小心翼翼地拾起
  每一只哭泣的信封
  斑驳的烛光听见
  邮戳不断滑翔的身世
  正像逃亡的笔迹
  在无限延伸 铁道仰望的地平线上
  找寻一个无法预知的转角

  我们将要如何送别断断续续抽长的食指
  如何停止失却方向的时针如何
  翦下失落在千山万水的蹄甲
  如何逆风呼喊
  我们曾经紧紧相拥但
  却早已风化的领口

  风化的领口 视线笔直而湿润
  当满头花白的雨水开始飞行
  列车将在所有的月台停伫
  将我们生命深深记取的站名
  细细读出
--------------------------------------------------------------------------------

当钟声翻黄

--------------------------------------------------------------------------------

作者:洪书勤


  出售启事收割
  无限丰盛的电杆
  斑鸠争相啄食
  翩然高墙的泪痕
  斑驳的日光
  追逐明天

  从黑暗奔跑出来的影子
  有宽厚的背
  背后是我牙结石般的面容和
  电脑萤幕上 游标式自由漂浮
  蓝蓝的歌声

  我们可以拥有全天下
  全天下的谎言
  橱柜中鲜艳群生的袜子
  永远无须出门
  辉煌的足迹

  欢迎光临伟大的酒馆
  所有的右手都将失去书写的能力
  摸索着并同时
  倾听天空吞下口水的声音
  我们将张开黑色的雨伞
  穿上自己的寺庙
  向膝盖举杯
  重覆醉人的吟诵和真理
  百听不厌
--------------------------------------------------------------------------------
航行十五节

--------------------------------------------------------------------------------

作者:洪书勤


  季风悠游无碍
  天空中的鱼群
  俯瞰港湾

  海掌纹波浪
  心小岛成飘落的笃定
  海岸线缆着夕阳
  游行方向

  睡眠摇摇晃晃
  甲板上传来湿滑的回音
  陌生的潮水与舷舵差肩而过
  缓缓回头

  水平线船桅刺穿
  夜色雨出星辰
  候鸟同影子飞过
  没有谁的足迹
--------------------------------------------------------------------------------
疑似

--------------------------------------------------------------------------------

作者:洪书勤


  (‘没有才气,诗人只是剩余。’)

  把乳齿扔上屋顶
  抛物成一条易于施打的血管
  削完笔并且咀嚼
  远在彼岸 我们过渡
  不及的童 与
  那曾经强而有力的脉动

  褪色的皮鞋太过厚重
  同时绽线
  岸边始终站着一群赤脚的孩子
  咳嗽 裸身 相互猜拳
  单一抉择
  鸭子优雅滑入水面
  波澜不兴

  正像妥协幸福般
  一个童话终须领受
  驯养乡愿的玻璃鞋和
  一张足以窝藏所有守候的斗蓬
  直到口水自公主的嘴角滴落
  整座天空将出现拥有闪亮微笑的
  法令纹
  弯成一道蜷起的心脏
  坚硬而冰冷

  将街景冲泡成一双眼瞳
  用初冬的第一场雨用力刷洗
  纱窗之外有我遗忘
  坠落的铅笔
  横躺 姿态凄美
  善于慑服

  (‘灯光昏黄,
    诗人正恭敬询问才气;
   餐桌上是他们晚餐
   吃剩的半条鱼。’)

免费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