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免费书城>>小说>>诗歌散文>>中国现代>>代橘

爱情小说
科幻小说
武侠小说
侦探小说
现代文学
古典文学
外国文学
网络文学
纪实文学
轻松文学
儿童文学
诗歌散文
电脑书籍
历史书籍
百科书籍
生活艺术
哲学宗教
军事天地
政治经济
英文读物

免费书城
代橘诗选
  代橘,本名赖兴仕,网路匿名Elea,1.现职:小学教师,《晨曦网路诗刊》编辑。2.学历:北市师范专科学校毕业。3.经历:作品多出现于各大BBS站,尚未结集出版。作品散见于《现代诗》、《创世纪》及网际网路。目前为网路诗刊晨曦之一员,除持续创作外并投入推广网路文学的工作。
“虫”六首

--------------------------------------------------------------------------------

作者:代橘


  1.死去的蚯蚓

  夏天
  炙热的水泥步道上
  蚯蚓用身体
  画满了问号

  我是谁
  我是谁

  走过步道
  死去的蚯蚓
  声音大得吓人

  2.蚊子

  小酒馆外
  蚊子小心翼翼的产卵
  臭水沟还是被惊醒了
  酒客们的黑色汁液突然潺 起来
  一个很轻很轻的叹息落在上面
  流走了

  小酒馆里
  女人呻吟的声音
  蚊子辛苦的交尾

  3.毛毛虫

  毛毛虫从来不知道
  他可以是一只蝴蝶
  毛毛虫只是毛毛虫的活着
  他很有活力
  虽然活着很是吃力

  只有踩碎他的人知道
  他可以是一只蝴蝶

  4.钢杯里的蟑螂

  一只蟑螂在钢杯里
  就会以为穿了盔甲
  被坚硬的保护着
  被沉重的压抑着
  蟑螂动也不动
  身体发霉了
  怎么也飞不起来

  一只蟑螂在钢杯里
  凝视圆形的自己
  伸出触须闻到金属的冷漠气味
  固执起来
  蟑螂动也不动
  身体发霉了
  他不出去
  我也不出去

  5.蝗虫

  衰老的蝗虫
  被遗忘在没有树叶的树林
  睁大了碧绿眼睛
  兀自沉思
  失去性欲后 某种
  全新的苦闷

  树林失去树叶后
  夜半无数新芽发出的挣扎声音
  常把蝗虫惊醒
  睁大了碧绿眼睛
  兀自想起恶梦里的天空
  黑压压一片

  而我
  是其中一个

  6.蚂蚁的歌

  嘿咻
  嘿咻
  嘿咻

  嘿咻
  嘿咻
  嘿咻

  撕一小块饼干
  听一晚蚂蚁的歌
  然后活着。
--------------------------------------------------------------------------------
一周大事

--------------------------------------------------------------------------------

作者:代橘


  1.

  一杯浓茶
  一张黑色的矮桌
  一首古老的夜曲
  一本正在辛苦翻开自己扉页的拍簿

  一个被弃置的洞穴
  一头老虎正在咀嚼一头羔羊
  无数上帝的其中一个
  正在流血。

  2.

  找到了
  两年前遗失的一座城堡
  我是那位孤僻的国王
  也是那个孱弱的奴隶

  自从二月生日以来持续的哀伤
  则始终找不到解释

  3.

  三天前买的菠萝面包
  现在还安稳的睡在办公桌抽屉里

  梦中也有大野狼吗
  关于家
  我还无法确定自己
  是不是
  第三只

  4.

  四四方方规规矩矩
  喜 爱
  怒 恨
  哀 痴
  乐 狂
  熙熙攘攘进进出出

  面对所有四方形的笑容
  我已经开始感到厌烦

  5.

  见面了
  千言万语一不小心就被压缩成
  嘘寒问暖
  中午时分
  可恨的是再大再大的太阳都无法无法
  把相思解冻

  二十五岁以后就不再随便哭泣
  眼泪是容易被人忽略的东西。

  6.

  到处堆栈的各种欲念
  终于开始六道轮回:
  睡觉是一道 拉肚子是一道
  与朋友鬼话连篇也是一道
  什么都做 什么都不做
  各算一道
  还剩一道
  请自行发挥。

  只有痛苦
  是不轮回的

  7.

  在混沌的身上刻了七窍:
  杀杀杀杀杀杀杀

  今天 我很沮丧
--------------------------------------------------------------------------------
三月

--------------------------------------------------------------------------------

作者:代橘


  于三月
  整条街的闲散走在骨肉里
  伸开酸痛的腰肢时总见着
  杜鹃正在抖落尘埃与光滑的女人正在
  摇曳。
  于三月,女人摇曳小腿的曲线
  苦闷已倾倒的所剩无几了
  现代史与丝袜将更拥挤且
  臀部将更浑圆,砥砺切磋琢磨
  三月尽是不可告人的情绪。
  于三月,窄裙特别具有联想力
  还特别紧,湿漉漉的春天
  是什么都可能发生
  发生什么都不再乎
  的春天,着手烤诗来吃
  问她一个令人羞赧的问题
  于三月,到花丛中躲猫猫
  不做道貌岸然的梦,且剥光梦的衣裳
  到你找不出的败柳里嬉戏
  不为性交付钱,且不跳舞
  于三月,时间确实令人跃跃
  滴答。
  给个像是呻吟的声音
  便敲木鱼伴唱,敲钟,敲锣打鼓
  宣告一个折翼年代的来临
  包括了是非黑白与资生堂化妆品
  及三月
  于三月,不敢悲伤忧郁哀愁哭
  胃里塞满谎言
  脑里塞满春天
  是机车汽车战车
  的春天,神父不知躲于何处
  到处喧腾欢乐,四周都是笑声
  雏妓不知躲于何处
  问一张苹果脸要一张时刻表
  请排队。
  于三月,似乎看见吃素的MEMO
  嫌恶价廉的修辞
  只是把自己撕薄了,原来
  只是想开一个颇猥亵的玩笑,三月
  领带般寄宿在胸颈之间
  勒索灵魂并一枪轰掉自尊
  心如止水。
  于三月,春天来自何处
  倒忘记
  问了。
  迅速抛掷痴愚
  于三月,迅速的
  刷牙。早餐。强暴阳光。
  连绵细雨把情爱的青春痘洗净
  把宛若宣纸的自己染脏
  被诗写着,被字眼草率睁着
  爱叹息的三月没有叹息的天赋
  其口气闻来竟甚芬芳
  是在草皮打滚的时候,是三月
  是天堂仿佛人间
  于三月,督促工厂赶制撒旦
  让黑烟在长夜加薪
  酒店威士忌玫瑰红着的容颜
  坦胸露背的钞票,肝胆相照
  纱帽山的芬香精的三杯鸡
  小鬼读着仙杜拉
  大鬼读工商管理
  于三月。咳嗽。鼻塞。攻讦白云。
  每天下午茶就想
  谁爱你呢,你恨谁呢
  谨慎面对精神耗弱的语病
  被扳倒撞着以后
  忽而结巴起来
  于三月,喝三月的暧昧
  和报纸和电视和随身听
  是攀附于边缘,消磨
  尼姑似的肉欲
  是以开窗的方式
  模拟月光爬进,而撩人的
  破碎是不容婉拒的强势
  讥诮。
  春天学习如何枯槁端坐花蕊之上
  遍寻衰老的童话
  是否在蔓延时才追逐方法
  圆寂。
  于三月,用荒谬驳辩生活
  重覆春天的一切细节
  是否真理瘟疫退潮
  把嗫嚅的灵魂丢弃
  排气管轮奸支气管
  用肥胖的金钱爱抚宿醉的下体
  由于坚信丰盈乳房必结于树梢
  某些纯洁成了论斤卖的话题,这样子
  于三月,终于在枕边找到伊甸园
  而早晨仍会有塞满街的方舟
  朝桃花源各自游去,这样子
  于三月,成就了淡淡
  吃春天
  喝春天
  拉春天
  撒春天
  总而言之
  于三月
--------------------------------------------------------------------------------
官·心脏

--------------------------------------------------------------------------------

作者:代橘


  1

  风,沿着
  那条紧紧贴在心脏上的峡谷
  把天空割开
  就此
  怎么也构不到的那部分
  令人想念。

  2

  把沉默的软木塞用力拔开
  把里头的泪水倒光
  心脏,有时像个瓶子似的
  蹲在路旁

  把自己
  晾干

  3

  那段日子,燕子每天都来
  衔走一枚心脏
  每天,都要费力捏塑
  直到睡着

  直到燕子消失了
  疲倦 没有消失

  4

  背脊被人猛然抽出
  心脏立时倒塌……
  也罢
  也罢
  那篇写不完的日记
  还是得要 翻过去

  5

  看着铁
  把心脏敲碎
  一小块一小块
  还在跳动
  没有比这
  更令人悲伤的事了

  6

  温热柔软鲜红多汁的心脏
  自满布石砾的山坡上滚下来
  瘫在地上
  此之谓命运

  还要爬起来
  此之谓人生
--------------------------------------------------------------------------------
五官·耳朵

--------------------------------------------------------------------------------

作者:代橘


  1

  四处流窜的谎话已然成群结队
  恶火焚身的呓语正在霹啪作响
  还有最近几日飘浮在空气里的谣言
  逐渐发出浓冽的臭味

  我摘下耳朵
  它们非常沉默

  2

  我摘下耳朵
  把它们贴在纸鸢上
  钻进身体
  脏腑之间
  痛快的
  放风筝

  痛快的
  倾听我最柔软的部份的哭喊
  倾听我最隐私的部份的尖叫

  3

  耳朵
  可惜年纪大了
  孔窍们戮力发出的声音
  模糊不清
  心腹里辛苦酝酿的喧嚣
  暧昧不明
  可惜年纪大了
  耳朵

  终究是把千山万水
  听成一首哼不完全的小调

  4

  那就走出身体吧

  风声飒飒
  雨声潇潇

  那就等待天晴
--------------------------------------------------------------------------------
五官·眼睛

--------------------------------------------------------------------------------

作者:代橘


  1.

  水失去了鱼
  树叶失去了风
  张开嘴巴就失去了食欲
  张开手臂就失去了拥抱
  草原失去了天空
  天空失去了眼睛

  2.

  令人沮丧的下午
  几片黏稠阳光透着过期起司气味缓缓蠕动站牌
  下妇人挥赶停滞在沉厚粉底的苍蝇垃圾桶旁边
  老头子用脚蹂躏一口颇为新鲜的浓痰西装笔挺
  的男人来回走动企图摆脱内裤湿濡的不适穿着
  银色迷你裙的小女孩站得远远的孤单单的抽烟

  公车没来以前
  所有眼睛都朝往同一方向

  3.

  警察来了

  他连忙把散在地上的眼睛
  红的蓝的绿的斜的直的深的浅的亮的暗的大的小的
  混浊的清晰的快乐的哀伤的诚实的怀疑的厚的薄的
  忧虑的天真的愚蠢的狡颉的愤怒的爱恋的苦的甜的
  妖娆的枯槁的豪华的简朴的肮脏的纯洁的尖的钝的
  罪恶的无辜的惊惧的睥睨的缤纷的死亡的全部全部
  卷成一个包袱连忙
  往黑夜逃去

  那些不慎遗落的
  到现在
  还喊疼

  4.

  我们站
  在喜怒哀乐溶混难辨的暴雨中站
  在善恶真伪凌乱交织的人群里站
  在意识与潜意识的灰色转角站
  在激情仇恨终于死去的一刻
  终于重逢
  只是除了眼睛,我们无法用别的东西拥抱

  这就够了
--------------------------------------------------------------------------------
五官·鼻子

--------------------------------------------------------------------------------

作者:代橘


  鼻子的大小 可得
  阴茎的大小吗
  翻云覆雨的战争
  床褥上绵延不尽的版图
  高潮 低潮 潮湿的是
  电线杆上的标语
  鼻子大的人有福了
  缠绵悱恻 肉搏厮杀
  爱情 色情 为什么
  生命的意义在创造宇宙
  继起之生命 是不是
  交配也要 置个人死生于度外
  只是 鼻子也能
  勃起吗 拥抱亲吻抚爱
  避孕药逃避不了的恐惧
  保险套包裹不住的空虚
  生殖 繁殖 阴茎也能
  闻出熟悉的香水气味吗
  如胶似漆 蚕食鲸吞
  赤裸雪白的肉身
  张牙舞爪的灵魂
  只是 鼻子也能
  射精吗 呻吟嘶吼喘息
  情趣可以贩卖之后
  自慰安慰不了自己
  罪恶 饥饿 说谎的时候
  阴茎也会变长吗
  淋漓尽致的肉身
  粗糙干瘪的灵魂
  销魂蚀骨 血脉贲张
  长夜里 一大群
  偷窥狂觊觎关不住的满园春色
  恋物癖贪恋的红杏终于出墙
  长夜里一大群鼻子在街上游荡
  强暴犯 强暴犯应施予劓刑
  不肯戴面具的人应视同裸奔
  只是 鼻子也能
  小便吗 跪姿卧姿立姿
  敏感带必须仔细搜索
  生理期必须小心计算
  满足 发泄 感动的时候
  阴茎也会阻塞吗
  琴瑟合鸣 槁木死灰
  长夜里一大群阴茎在街上游荡
  寻找这个城市的贞操
  寻找崇拜器官的族群
  旖旎缱绻 满目疮痍
  只是 鼻子真的能
  蜚短流长吗 阴茎
  真的 真的是
  魑魅魍魉

  鼻子是脸上的阴茎
  阴茎是无法抗拒的忧郁
--------------------------------------------------------------------------------
水族箱

--------------------------------------------------------------------------------

作者:代橘


  按照你的说法,我并不适合
  与琵琶鼠跳一整夜的舞。
  灯光不适合被扭曲成各种角度
  优雅的鱼类不适合以外八字的方式行走

  你一如往常的挑剔
  你说,我们之所以活着是因为我们
  必须活着。
  水蕴草不适合新的发型,过滤器的纱棉
  也不适合过滤你的情绪

  琵琶鼠可以做的事,按照你的说法
  我并不合适。
  你一如往常地挑剔贝壳沙的颜色
  打气机总是漏电,而保温计
  从来没有表情
  我说,今天红虫的味道还算不错

  我们没有鳃,只是选择水来呼吸
  最大的幸福是在无知中逐渐老去。
  按照你的说法,你说
  在不眠不休的日光灯下
  在隆隆的汲水马达声中
  水霉菌依然弥漫了我们的每一天。

  因为我们是无法闭上眼睛的动物
  我终究与琵琶鼠跳了一整夜的舞。
  可是,我说
  并不是每一种寂寞都适合被观赏

  你也不适合。
  那时,慈鲷正在吞食像我们这样的虾子。
--------------------------------------------------------------------------------
名字

--------------------------------------------------------------------------------

作者:代橘


  1.

  肌饿的狼。用三条腿跳跃的狗。不懂得害怕的鸟。习惯以左鳍表示不悦的鱼。
  易怒的青霉菌。对空气过敏的电风扇。对闪烁感到厌倦的黄灯。腰酸背痛的摇
  杆。神经衰弱的电话。起毛球的太阳眼镜。败血症的安全帽。湿答答的雪茄。
  可重覆黏贴的影子。被病毒感染的扫把。企图自杀的抽水马桶。丑陋的循环性
  贷款。无法停止打嗝的国语习作。一个人孤单单在黑漆漆的房里抽烟的上帝。

  为了避免你成为上述物件,他们在你出生时便盖好了监狱。

  2.

  乳拉拉 乳拉拉 乳拉乳拉勒
  乳拉乳 拉 乳 拉 乳拉乳拉勒
  乳拉拉 乳拉拉 乳拉乳拉勒
  乳拉乳 拉 乳 拉勒

  3.

  一片荒凉。
  骷髅。紧抱着自己沉重的名字。倒地不支。
  秃鹰盘旋了一阵子。很快地把他的灵魂叼走了。

  有些旅途实在是太长了。

  4.

  这言语。像一只船。在月夜里摇啊摇。文字唷你也在我。的心海里飘啊飘。
  标点符号的长影。掩不住我的情意。明媚的注音符号。更照亮了我的心。
  这言语的夜。已经这样沉寂。文字唷。你为何还是默。默不语。

  5.

  本我。自我。超我。
  压扁。护贝。
  收藏在你的皮夹里。

  驾照。行照。信用卡。健保卡。身份证。学生证。
  跟卫生纸。
  都与你的臀部保持密切的关系。

  6.

  请大声地喊自己的名字三次。
--------------------------------------------------------------------------------
别离苦,更爱别离

--------------------------------------------------------------------------------

作者:代橘


  “别”

  空虚不断蔓延 侵蚀 腐败我 白蚁爬过我干净的眼球
  银蠹鱼在心海洇泳 呕心 沥血 长夜里不停哭泣 云
  烟 折断所有铅笔 飘荡 恍忽 该离开就必须离开。
  我有很多裂缝
  我必须对它们
  一一补偿。

  “离”

  失落 无语 我是一条湿冷的毛巾 下雨的天气 挥发
  异常困难 失落 无语 也许说一声再见会好些 然而
  这么坏的天气 失落 无语 我只是一条湿冷的毛巾。
  所以只要稍稍用力
  也许就能拧出
  泪滴。

  “苦”

  抛头颅 洒热血 日益肥胖的猪只 被污蔑质疑的人性
  只要沾一点酱油与芥茉 喝一口酒 神不知 鬼不觉
  眼前是合什膜拜的信众 心里有只在烂泥打滚的乌龟。
  不知怎的
  神坛上的我嘴里含着的凤梨
  越来越苦了。

  “,”

  暂停 喘气 即使是哭泣都必须休息 我不快乐 即使
  是不快乐都必须休息 劣根性 消化不良 都必须休息
  标点符号在恶梦里赤身裸体地没命奔跑 都必须休息。
  于是硬生生地坐倒在地上
  脏腑
  全部裂开。

  “更”

  由于长年卧病 潮湿 灵魂的背部已经长满虫蛆 长年
  卧病 单人床 天花板 蜘蛛在耳朵结网 发丝上悬着
  粉蝶的蛹 有些蟑螂经过我的鼻孔 只觉得凉意飕飕。
  长年卧病
  孤独
  终于使我更加强壮。

  “爱”

  失去床单 寒流 锋面 光着身子的弹簧床垫 发着抖
  冷 弹簧通通生锈 冷 被丢弃在垃圾堆里 失去床单
  以后 少女的祈祷声中 没人爱一张失去床单的床垫。
  当然
  没人爱
  我。

  “别”

  适者 生存 自从被遗忘在进化史的某一页 不适应者
  窝在那些一笔带过的章节里 除了熟睡 发呆 偶尔赶
  赶拉丁学名发霉后滋生的蚊蝇 生存 显然无事可做。
  别人那些弱肉强食的法则
  有权利
  不去适应。

  “离”

  所有声音都走光了。
  我站在空旷的舞台中央,微笑面对没有观众的观众席。

  人生如戏。
  一鞠躬
  再鞠躬
  三

  鞠躬
免费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