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免费书城>>小说>>诗歌散文>>中国现代>>大荒

爱情小说
科幻小说
武侠小说
侦探小说
现代文学
古典文学
外国文学
网络文学
纪实文学
轻松文学
儿童文学
诗歌散文
电脑书籍
历史书籍
百科书籍
生活艺术
哲学宗教
军事天地
政治经济
英文读物

免费书城
大荒诗选
  安徽芜为人,一九三○年生。家乡是农村,面临大江,眼看滚滚长江东逝水长大,抗日战争八年期间,涵盖了我的少儿时代,四年放牛,四年念私塾。胜利后,考上芜湖初中,因物价腾贵,仅读一年即辍学。十八岁从军,旋随军来台,不久对文艺产生强烈兴趣,当纪弦先生发起现代派宣言时,我也以金铃子笔名凑过热闹。但勉强算得“崭露头角”,应是在香港《新思潮》发表的长诗〈存愁〉了(新闻社一九六○年)。
二月

--------------------------------------------------------------------------------

作者:大荒


  枪声在黄昏的鸟群中消失

  失踪的父亲的鞋子
  失踪的儿子的鞋子

  在每一碗清晨的粥里走回来的脚步声
  在每一盆傍晚的洗脸水里走回来的脚步声

  失踪的母亲的黑发
  失踪的女儿的黑发

  在异族的统治下反抗异族
  在祖国的怀抱里被祖国强暴

  芒草。蓟花。旷野。呐喊

  失踪的秋天的日历
  失踪的春天的日历
--------------------------------------------------------------------------------
最后的傲岸

--------------------------------------------------------------------------------

作者:大荒


       一

  打从脊梁抽出金石,
  群山匍匐成一群家畜;
  你含泪把身子伸成一直,
  撑持断柱的天空,
  你遂成为众炮所的的,
  一颗有问题的孤星。

  天使失路,
  众多的仰视折翼而返,
  把脸孔跌成片片迷茫。
  黑夜不等太阳落山就进行篡夺,
  花园呐喊着驱逐菊花出境,
  春风被囚在罐里酿造春酒,
  你活生生的松树哟,
  竟怎么也耐不住一身水份,
  火成一支火炬!

  从焚烧中跃起,
  你便是浴火的凤凰,
  张垂天双翼,
  擎落地寒光,
  挺最后的傲岸;
  没有人找你对表,
  因为准确是种严厉;
  没有人靠近你,
  因为怕照不出影子,
  我们把头发染得乌黑,
  每天举一面浩然,
  旗帜着,
  穿大街,过小巷。

  当语言隐身为缄默,
  当胡髭卑抑为汗毛,
  你竟笨得像左手,
  以直立诠释生命,
  以脑汁滋润愚鲁,
  以纤纤一发系千钧!

        二

  山鸣谷应,
  盈耳是爱珂的声音,
  每一声砌一级台阶,
  我们一路争吵着踏上去,
  抢夺纪念碑上的瘦金体,
  一撇一贴柳叶眉,
  一捺一把武士刀,
  一字一张护身符。

  而后,我们卖野人头,
  (那是最高级的行业);
  我们吃与雅片混血的玫瑰,
  (那是最过瘾的食物);
  我们把绿灯戴在帽子上,
  挥鞭,向娘儿们,
  进行潇洒的征服。

  既是水,就湿湿的湿吧!
  酒的价值既在于,
  是醉必在酩酊中清醒,
  就醉醉的醉吧!
  在夜晚,吃完电视节目,
  让饱嗝和哈欠打倒,
  无论满床月光怎样白,
  决不怀疑是一地霜华!

  啊!气流下降为零,
  水仍拒绝结冰;
  冬眠困得要死,
  犹坚持不肯入睡;
  曾经献曝的野人袖曝以摸冷,
  骇然摸出王祥的尸体!

        三

  确是没有什么值得惊慌,
  石破天惊有女娲氏去补,
  所有鬼怪全被捉进“天问”里,
  各方妖魔已在“招魂”中通缉,
  疟疾、黑死病,是昨日的风暴,
  只能在医学辞典上显示威力;
  杜鹃因失声而停唱,
  我们的细胞,用千倍显微镜,
  也找不出怀乡病的细菌!

  任预言与谶语拌嘴,
  任记性在忘川里解渴;
  结上领带,墨翟是导师,
  解下领带,扬朱是情妇,
  谁爱生平最萧瑟?
  大江东去,
  浪淘尽千古英雄小卒!

  寂寥兮!天高而气清!
  长河落日圆得好悲壮!
  有谁堕新亭泪?
  有谁作楚囚哭?
  请装一小瓶夕阳做入夜后的灯盏,
  渔父鼓 而来,
  歌犹未辍,
  你便拔空而去,
  嚎哭落九天,
  随风成血泪!

        四

  还有谁来晚餐?
  空的桌上,
  一只耗子嚼着一叠光月烹调的,
  蜡一样的脸!
--------------------------------------------------------------------------------
金汤公园的午后

--------------------------------------------------------------------------------

作者:大荒


  在和平女神座下醉卧一个下午
  醒来已是日暮
  投目于西,投影于东
  我之所在恰在
    东西接壤
    左右为难的中线

  葫芦岛
  不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慢性的乡愁
  急性的寂寞
  都无可救药
  死亡是最新出版的风神榜
  时间以速记的速度
  一批批宣布登榜的名字
  我常在梦中出走
  袖我的灰土
  踏上吃空的蟹壳
  张邮票为帆,乘风而去
  我在帆上标示
    这是另一种金门特产
    制造日期
    就以邮戳为凭

  痛饮高粱
  而狂欢只有五柳的断柯
  我醉欲眠,君且
  莫笑。莫笑我
  既哭又笑,既非哭又非笑

  我只是醉了

  注:1963年原作,1982.8.14修改。
  金汤公园在金门岛陈坑休假中心。
--------------------------------------------------------------------------------
塔克拉马干

--------------------------------------------------------------------------------

作者:大荒


  西方之害,流沙千里些──屈原

  西出阳关,立即受到警告
  不要深入!不要妄想
  征服不被征服的地方
  楼兰的楼早已淹没
  罗布淖耳一过就是绝域
    绝仙人掌
    绝旅人树
    绝蜥蜴、蚊蝇、霉菌
  苍鹰回避
  瞪羚远奔
  浩浩黄沙!边际与天际同线
  辽 与岑寂等长
  永不接纳异性的女人
  干燥,忽冷忽热的子宫
  凡被受妊的都是死亡

  是地球一部份
  却是地球的异数
  奔波,不是流质
  荡漾,不是液体
  打从夸父那个跑的最快的男子
  跟太阳打赌
  一气把她吸乾
  塔里木就化为塔克拉马干
  滴水无存
  犹坚持浪涛的形式
  向地理学证明
  曾万种风情的海过
  曾是女王,一丝不挂
  依旧仪态万方

  不可测的可以舟渡
  不可攀的可以猱升
  不可跋的可以车涉
  而塔克拉马干
    险于不测
    危于不攀
    难于不跋
  她的可怕就在平坦
  她的神秘就在了无隐蔽
  令目眩头晕腿软的
  在于实实在在的空荡
  安谥如息雷的渊池
  一步就陷溺不拔

  天道循环之外
  时间之外。季节
  失落了钥匙
  不来,不往,不关,不开
  一张蒙古症的脸
  依旧往昔的样子
  上百的溪流从四面八方
  共倾
    天山之冰
    阿尔金之水
    昆仑之雪
  奔不进她的心脏
  黑白川连袂,仅能趁热
  打颈部一握和阗
  葭苇,白草,柽柳,胡桐
  一息尚存的等待窒息
  已经窒息的,兀立着枯槁
  没有一道水有胆子跨越
  装满舱饮料,沙漠之舟
  与乎狼奔豕突的大漠英雄
  崇于胡笳凄美的谎言
  坚信蜃楼并非虚构的城市
  全勒住盛气
  不敢横行她的腰际

  不是生物舞台
  便不是历史舞台
  三十六古国不能称雄
  文明不能播种
  野蛮不能动粗
  不羁的野火也不能放肆
  血汗天马踏出的
  不过一丝丝道
  捆不住她的狂暴
  一切生命无不一听就发抖
  一望就咋舌,她是西域发誓赌咒
  母亲们吓唬孩子用的
  名字
  决不后退
  一场对绿色的战争
  从史前到如今仍相持不下
  反对贸易风的空防
  也从不收撒
  放赤 玄蜂于招魂
  逐葡萄苜蓿于中土
  把沙漠王朝、部落
  缩成汉唐书上几行文字
  把烽烟冲天的亭燧团成沙丘
  飞沙磨剑的勇士
  并尸骨姓字一无着落
  直立都被推倒
  暴露全遭埋葬
  塔克拉马干是一张素琴
  卓越风再卓越
  弹只弹出凄厉的沙哑
  空外迷天
  二分像霰
  一分像雾
  七分像咻咻复啾啾的嚎哭
  当太空塞满人造物
  海底闪烁摄影的猎枪
  塔克拉马干依然
    比死亡凄冷
    比时间空旷
    比墓园幽寂
  是中国一部份
  乃中国一片死肉
  膈肢不发痒
  刺激不觉痛
  锹掘一丈不出血
  集聋哑盲顽痹于一身
  不生、不灭、不溃亦不愈
  廓然威然
  霸占一方
  亘古无人挑战
  张骞往矣
  班超逝矣
  大将高仙芝空建英勇的败绩
  而土著泥雅惟残废墟
  塔克拉马干!塔克拉马干她
  大自然给中国出的第二道
    最难的难题
  看谁是另一位大禹
  布置她的神经
  疏通她的脉窍
  投药,针砭,创造
    塞外江南

                      1978.11.18

  附注:一、塔克拉马干旧称塔里木盆地,维语意为砂丘,并为进的去出不
       来的意思。而塔里木则为膏腴地。
     二、黑白川乃黑玉川白玉川并称,现若干地理书多依维语直哈喇杰
       什及玉龙杰什。
     三、卓越风亦称卓越西风(Prevailing Westely )为该区特有气象。
     四、罗布淖尔古称盐泽、蒲菖海,今通称罗布泊。
--------------------------------------------------------------------------------


--------------------------------------------------------------------------------

作者:大荒


  矮冬冬
  胖敦敦
  兄弟于酒桶的形貌
  无簧
  无弦
  无孔
  无管
  无宫商角征羽
  只有二片牛皮肚子
  紧绷着
  轻敲咚咚
  重擂通通

  属革,渔猎时代的遗绪
  其声粗
  其气壮
  其韵钝浊
  出于八音而外于乐队
  偶入
  依然是独特的音点
  咚   咚咚
  好土好孤独好热烈呀
  衙门前鸣冤
  沙场上鼓气
  节庆中声震四野
  当日头下山
  它从寺院大步出发
  一路扶踉跄的脚步
  叩沉睡的心扉
--------------------------------------------------------------------------------
乐山坐佛

--------------------------------------------------------------------------------

作者:大荒


  爬上最小的脚趾
  立即缩成一寸侏儒
  你才相信
  孙悟空一筋斗翻十万八千里
  仍跳不出观世音手掌
  之说
  并非吴承恩向壁虚构

  一千年了
  披一身杂树绣补的百衲衣
  自在地坐着
  凌云山是 的椅子
  宋元明清是更替的椅垫
  至于什么革命与反革命风云
  不过是左耳内的狐狸
  叫骂右耳右内的狐狸

  临去,勿忘拈肩头落花
  一嗅
  那香色
  已嗔
  已妄
  已禅病上之种种疑难

                      1989秋

  附注:佛像高三十六丈,依山而刻,在四川乐山县,

  扼大渡河泯江合流之冲,由唐初海通和尚开凿,成

  于川西节度使韦皋之手,费时九十年。
--------------------------------------------------------------------------------


--------------------------------------------------------------------------------

作者:大荒


  有时庆幸不是真的
  有时惋惜不是真的
  有时惊讶竟是真的
  超现实主义舞台
  专唱现实的反调
  它绝不斯多噶
  绝不假斯文
  道德的镣铐、文明的重衣
  全搁到一边
  赤裸裸的
  作受
  或
  泄愤
  欲望的化妆
  幻念的游戏
  偶而一闪预兆的磷花
  它是另一种生活,别样的风流
  飘忽暧昧
  疑假疑真
  不必庆幸不是真的
  不必惋借不是真的
  不必惊讶竟是真的
--------------------------------------------------------------------------------
魔术师

--------------------------------------------------------------------------------

作者:大荒


  你可别当真
  我玩的全是假的
  我的诚实就建立在一点也不诚实上
  这是我的职业性质
  我玩得鬼诡
  你观得出神
  我就不亏你一张票价
  你也不枉我一番苦心
  我是技巧主义者
  唯美、浪漫而又超现实
  小把戏是空空的礼帽飞出鸽子
  大玩意则是掀开袍角
  端出一桌丰盛的筵席
  外带一坛酒

  人非超人
  术非妖术
  我们只不过
  同自然法则躲猫猫
  同物理现象开玩笑
  打视觉的谜语
  变科幻的疑案
  没有严肃的主题
  没有深远的意境
  更没有意识形态
  全部目的仅在创造解构的趣味
  使正确谬误一下
  使呆板活动一下
  可乎不可
  然于不然
  让你瞪大眼睛
  目击
  空间换位
  时间加速
  而骇!怪!惊!喜!
  拍案叫──
  绝!
--------------------------------------------------------------------------------
飒陀怒尊者

--------------------------------------------------------------------------------

作者:大荒


  这和尚好不识羞!
  奶胖子像瓠子,
  大肚子像南瓜,
  不穿衫,还笑!

  咬着手指,滚着黑眼珠
  系肚兜扎辣椒辫的娃娃们
  一旁瞅着,议论着
  忽然发声喊,一哄而上
  掏他的耳朵
  掐他的乳头
  抠他的肚脐眼
  穿他的大窝窝鞋

  裂开大嘴,乐不可支地
  飒陀怒尊者呵呵笑着──
  哎呀呀!小鬼精灵,
  你们可真搔中我罗汉的痒处!
--------------------------------------------------------------------------------
剪取富春半江水

--------------------------------------------------------------------------------

作者:大荒


  步上沧波桥,妻一把拽住我的胳臂
  你想捉月吗!
  我莞尔一笑
  哪里,是李白邀我玩水球
  你看,球被他踢到天上去了

  风光卸妆了
  泼墨的江面,星芒正乱针剌锈
  当对岸一盏渔火在山的倒影中悄悄驶过
  轩然划出一道波痕
  一只受惊的水鸟,贴水起飞
  簌簌题下两行俳句
  好一幅“剪取吴淞羊江水”(注)
  风已迫不及待,动手窃卷而去
  月亮伸手压住,在落款处盖上一枚圆圆的印章

  和一首吧我的诗人,妻不怀好意地难我
  顺便盖个月亮邮戳。
  我捡起一块石片
  侧臂打个水漂
        溅起一串水花
免费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