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免费书城>>小说>>诗歌散文>>中国现代>>陈义芝

爱情小说
科幻小说
武侠小说
侦探小说
现代文学
古典文学
外国文学
网络文学
纪实文学
轻松文学
儿童文学
诗歌散文
电脑书籍
历史书籍
百科书籍
生活艺术
哲学宗教
军事天地
政治经济
英文读物

免费书城
陈义芝诗选
  陈义芝,一九五三年生於台湾花莲。台湾师范大学国文系毕业,香港新亚研究所文学硕士。思想勤敏,文笔兼有古典绵密及现代准确的特长,为中坚代著名诗人。民国61年开始写诗,任台中师专後浪诗社社长,诗人季刊主编。曾获复兴文艺营第二名诗奖、青年学艺新诗首奖、空军文艺散文银鹰奖、教育部散文奖、国军文艺长诗铜像奖、中华文学奖、图书金鼎奖、出版资讯金鼎奖、时报文学推荐奖、中兴文艺奖。著有诗集《不能遗忘的远方》等六册,另有散文集、论著,及中国新诗选注等多种,主编八十二年(1993)短篇小说选。诗作并入选多种选辑。 
野餐

作者:陈义芝


  ──父母年轻时的事

  一匹失去战场的马跃过河对岸
  河水张开鬼绿的嘴
  吞没马上摔下的兵

  一列染患痢疾的火车停停走走
  无辜的人像黑夜在旷野
  追赶旋飞的黑披风

   鹰蹲在後头
  瞪视著俯卧道中的病童
  枯黄的大地以枯草刺伤了孩子的心

  蜷缩荒村的算命人将一个亨字拆解成
  二 口 了
  强迫大人在梦里也断炊

  然而我的父亲仍一路背叛追逐的枪声
  向南,我的母亲一路舍命
  收买破碎的流言
--------------------------------------------------------------------------------
做梦的房屋

作者:陈义芝


  ──想念父亲时

  房屋会生长吗
  你看秃了顶驼了背,灰白著眼目
  弯下腰,老得拄了根拐杖

  大 在生长吗
  你看结过籽落过叶,乾枯掉树枝
  望著天,露出苍老的神情
  黑夜里定定站著的老桩头
  不知是屋是树,还是父亲您啊
  黎明时化成地平线上升起的光

  移动著那光,移动过檐角、篱笆
  移动过树荫下的网、树梢上的风
  一缕压过一缕的光移动著
  父亲、我,和我的儿子

  直到老屋被更强的光───一把火埋葬
  生命被空空的等待
  希望被无法测量的未来
  放纵我做梦的房屋不再生长
  暗示我去远方的大树也不再生长
  那一把火的夜啊,父亲

  您望著我
  火熊熊在生长
--------------------------------------------------------------------------------
迟学

作者:陈义芝


  ──写就读补校的母亲

  母亲还未断奶
  六十岁的人含著注音符号的奶号
  诵读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二百六十个黑字像
  二百六十座法轮
  中间那颗舍利子
  是她识字的心愿
  六十岁的母亲小时候只学过珠算
  珠颗好拨多了,她说
  哪像一个个黑字拈它不起拨它不动
  比耍性子的小孩儿还难带哟
  上午她念「神」
  下午就念「困」
  晚上怯生生地提了书包上学去

  不知什麽是急,什麽是诊
  第三字下头为什麽是一个至
  怀著看病的心,母亲认不全
  该认的字
  眼里冒著热气叹息
  出家难,唉在家也难
  问她这话是什麽意思
  不要紧,只患了点白内障

  该怪年幼时没学生注音符号
  老来拿笔不同於拿筷子
  人生阅历渊博偏不能奈它何
  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坐在晚餐的桌前
  垂眉敛目,时常,母亲
  像一尊流泪的菩萨

  心经垂照她鼻端的老花眼镜
  波光晃动涕泗交织的歌
  音阶上站一扎发辫的小女孩
  失去又寻回的青春律动啊
  何日君再来?她唱道
  君是不可挽的人间年少吗
--------------------------------------------------------------------------------
女儿

作者:陈义芝


  ───未曾诞生的

  我想拥有一个女儿
  你和我的女儿,像樱花
  散落枕间,庭前许多笑语
  一个神情纯真的女儿
  张著红润的小嘴扇动雨檐的睫毛

  她的眼睛包藏我们前生的爱情
  小手摊开一张天河的地图说
  「七夕───」
  她是你我共生的预言
  流传市井的一篇故事

  祈梦而无眠的夜晚
  为倾听露水捱近窗台的呢喃
  我情愿禁食,守在她进出的花园
  唯恐听不到她迷路时摇铃的呼唤
  「爸爸」

  更甚床第炽烈的情欲
  我常因狂热的幸福忘情想她
  如果女儿就情人
  穿越沧桑的山水围观的人群
  无视於嚼舌与馋涎

  向著我,一百次一千次走来
  阳光拂照她玉脂的肌肤
  圆滚滚的小臂小腿
  春天流水轻盈地交换步
  桃花颊上拓印一颗痣

  如果女儿就是日夜心疼的岁月
  孤单寂寞与说不出口的
  成长之痛,是你和我的
  樱红与流光
  迷蒙与张顾
--------------------------------------------------------------------------------
住在衣服里的女人

作者:陈义芝


  我渴望你覆盖,风一般轻轻压著我
  以你细致的皮肤如贴身的夜衣
  或彷佛就是我自己皮肤

  牛仔裤是流行的白话,写著诗一般腾跃的短句
  开叉裙有古典的文法,铭刻了长篇的祈祷词
  春天一呼喊,你丝质的衬衫就秀出两朵
  粉色的花苞给如梦的人生看
  然而我知道,真实的秘密总隐藏在身体的橱
  「打开看看吧!」你含笑的眼神时常这样暗示我
  为一颗鲜红的果子而羞涩

  千百个橱窗中我到你眩人心神的笑彷佛未笑
  宽松衣摆下摇荡一奥秘的天体
  蹇眉思考如圣经纸印的字典

  多像一只远遁人烟之外却爱恋著人世的狐
  你岂是我遗失的那根肋骨
  或者我应是黏你身的一块肉
  降谪於床第,化身成一条天谴的蛇

  我渴望穿你,当披肩滑落势如闪电
  围裙像黄金的谷仓微妙摆动
  空你在摩擦,日光在接吻
  我渴望套头的圆领衫埋入你胸脯,陷身桃花源

  放弃棉纱纤维的研究自是日
  我专攻身体的诱惑,例如钮扣松脱拉链滑雪
  分分秒秒521 521......的传讯密码

  自是日你深潜我梦中撑开一把抵挡热雨的伞
  沿足踝的曲线向北方,你是我望中帘幕半遮的门
  我深信你打开的皮包中永远藏有我
  ──一堆亲昵而俚的话
--------------------------------------------------------------------------------
观音

作者:陈义芝


  你坐我旁边
  像一尊瓷白的观音
  鼻头沁一丝丝汗
  蜜蜂刚刚飞走
  柔软的唇吐著金鱼的话
  距离如透明的玻璃缸
  葱白一样的手指啊
  应该卷进荷叶里
  还是棉被里

  你坐我旁边
  像一间听不到回音的空房
  光滑的石头被水包围住
  溺水的是太阳
  晕黄的月勾在山顶上
  溢出比电光还明的棱线
  从夜的睫毛下滑
  向月亮的酒窝
  向月球的乳头

  你不知道我抱住水滑的石头
  正嚼著包葱白的荷叶饼
  你不知道我已抱住观音
  不敢下滑......
  头发是欲望衣服是摩擦
  我和杨枝净水瓶最靠近的呼吸拥抱
  你坐我旁边
  是我取水的
  深潭
--------------------------------------------------------------------------------
秦俑

作者:陈义芝


  走入我阒暗的坑里
  我看到你
  应我梦中所示
  在找我
  如当年千军万马
  屏息待发的一刻
  我出声喊你
  兵凶的前兆已
  踏火而来
  梁木断折,土方压顶
  我在出声的瞬间
  把头颅抛出,回望
  神魂俱灭的伤口

  屈臂的前重重撞击石壁
  残足像天谴蜷曲成
  命运的符号
  我看到你皱眉,面对
  我一○八片残存之躯,早在
  二十二个世纪就囚禁於梦境的
  不安──

  在烟尘突起四方多疑的那一刻
  我念著你,确信
  有一天你会走入我阒暗的坑里
  来寻我,觅我
  解我前身不醒的梦

  来开凿我的双眼
  来疏通我的鼻息
  隔著洪荒漠漠的记忆
  你将传给我一丝人间温热
  教我牢记二十二个世纪
  想走而未走的路
  想避而未及避去的屈辱

  洪荒漠漠皆种因於
  千军万马那一刻
  我昂首无惧却又
  略一闪神之际
  来不及喊你的命运
  毕竟来临了

  「世途多险,要当心哪!」
  我就那样被黑暗囚禁在
  一不为人知的城堡了
  以无一分一秒松弛的等待姿态
  囚禁。未尝碎裂的是
  凝冻在时间里的爱

  未尝换得一场人生以
  二十二个世纪之久,那怕是无常
  然而这世界始终等著你啊
  等你办识我
  唯一的情根
  也是凡俗肉身
--------------------------------------------------------------------------------
当我老时

作者:陈义芝


  ──十年後

  当我老时,驱车再度
  驶往南方的道路
  握紧方向盘看窗外
  风景不变。时速一百,稳住我
  风湿颤抖的双腿
  仍然发烫的一颗心

  在你山居的小屋曾经多少人敲叩
  青春无瑕的女颜,照亮
  一段段长短胖瘦的
  爱情,彷佛闪闪发光的大海
  一头幼鲸弹跃出水
  面容顽皮,闪烁

  顶著天的辽阔风的叹息
  偶尔忧伤惆怅,映些许的泪光
  掌我们同在一座城市高楼
  从窗口下望人车清寂的街道
  叹息「什麽了,你?」
  愈来愈倾斜的夜
  时常,一声引擎划破我
  不安的梦境,翻身
  就听到你用吹风机在吹
  昨夜未乾的发
  那洒落雨水一片
  紫之蓝夜的海域

  还拿悠悠的日子说吧
  十年来没有你,光阴等闲过
  虽不免揪心躁郁你左额上
  那撮胎发,又魅惑
  多少人,鼓涌多少风月
  以撒旦的传说
  而我依然如从前不停地往南方驶去
  驶近天涯,黄昏,当星星亮起
  又望见你房中那盏终年不熄灭的灯
  你年轻仓皇的眼角纹迎面
  扑上我急驰的车窗
  随即隐去,剩滂沱之泪

  我用雨刷也刷不去的
  哀愁,美丽
--------------------------------------------------------------------------------
挚爱

作者:陈义芝


  ──送红媛

  最後一眼望著的你,
  给我一个微笑的死:
  一抹迅速隐去的阳光,
  在颊上飘移;
  一只红胸的彩鸟,
  在中泪低飞;
  一个画框用影子框住
  枕边人,你的低语。
  你的眼神是我眼神的家。

  最後一眼望著的你,
  给我来生也难安的安息:
  窗帘请记得拉起,以便望见我
  在星空中还望著你;
  门把请记得锁住,
  以免一阵风来把我
  回家的步屐声盖住。
  挚爱,你是我最後的逡巡:
  神灭前眼光所凝注,
  身体所徘徊。
免费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