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免费书城>>小说>>诗歌散文>>中国现代>>陈克华

爱情小说
科幻小说
武侠小说
侦探小说
现代文学
古典文学
外国文学
网络文学
纪实文学
轻松文学
儿童文学
诗歌散文
电脑书籍
历史书籍
百科书籍
生活艺术
哲学宗教
军事天地
政治经济
英文读物

免费书城
陈克华诗选
  陈克华,1961年生,现职眼科医生.作品有诗集,散文,小说. 他以著一种冷静观察的眼光和笔调,准确的传达他的想法.在这首 席 之中, 可从直述的内容中,感受到冷冷的真实.
布景

作者:陈克华


    把我们的城移到水族箱里
    然后,布景一般
    行走的我们
    终于才能明白
    身为主鱼的鱼们是如何
    漠然与我们朝夕相处
    而又视若无睹

    无睹于我们日夜奔忙制作出的
    口号与武器
    旗帜,新观点,科学大发明
    暴力病毒,意念游戏机,折价赎罪券……

    在一颗颗上升的溶氧
    与下降的
    食物之间
    我们其实并不知道
    我们只是布景
--------------------------------------------------------------------------------
事件

作者:陈克华


    我的出生正是你死亡
    但我看见你
    走过大山大海走过虚空茫茫大块
    然后伸手  我被推出子宫

    (我如此看见)
    我走下摇篮我也爬出墓地
    你背对着我
    我说你不必认识我其实你
    就是我
    虽然

    我的帽正是你的鞋
    你的腿毛是我繁茂的髭
    我的眼镜暗喻着你的脚铐
    但我的精液混合有你的经血

    我们以肚脐为圆心旋转着人世之旅
    一体却永世不知你是我的背面
    你唾手可得的挚爱正是我一再的跌落
    你双颊飞扬的桃红是我呼吸里萧索的苍绿,我是
    你的第一次手淫呼应着我的初经
    我的饥饿源自你无魇的饱足
    你在前呼后拥当中遗以我完整的孤独
    你胸前飘扬的领巾是我磨损的灰败的袜  我是你
    同一棵树上的另一颗果实。
    同一道流里的,被遗忘的地下支流
    在你涨起的月圆里我正削瘦着自己
    我知道我只能在这永世的疑惑中渐渐死去

    我将如一般女人一般老去死去当
    你捎来一朵蒲公英慰我你看
    你说:我们都是生命的种籽而风是业力
    落地是机缘我们合当有来世无数个来世……

    只是我倦了我真的
    倦于再充任彼此立体的影子
    “是,”我俯首在因果汹涌的欲望之洋中眺望
    那已永远沉落在海底黑暗礁岩里的自己
    我伸手捞起但捞不到任何确切不移的记忆我说:
    “或也不是,”当你以蝴蝶之姿前来探询我花的前世
    那时,我正好已对花季感到厌倦

    我想念死亡我说那当如
    过去未来间任何一瞬一瞬当中
    一切皆已俱足我说:
    那时我们或许就不必再如此辛苦背对

    那时你正缓缓转颈

    天坼地崩成住坏空
    仅仅六亿劫数如风云变幻你正转头

    仅仅仅六亿个我无比真实
    仅仅六亿个我也无此虚幻
    是我,呵你正是我(喜极而泣)
    你无声的回声充塞着震动的宇宙
    巨大而且钜细靡遗
    大千大千你说(我说):真相已永远湮灭
    请正面对我
    然后说
    何不,说:是,或也不是
--------------------------------------------------------------------------------
美丽深邃的亚细亚

作者:陈克华

             赠郑问

         虽有圣境,莫作圣解;
         若作圣解,即受群邪。
                楞严经

    一、倒楣王  垃圾

    让我参拜你辉煌的下体
    一如我是 被你 吸附 的垃圾
    千里外的你
    不自觉地 吸附了
    崎岖坎坷的垃圾的我(不远千里)

    我方知我是已被人界摒弃的
    经文上无关闳旨的细节 的
    旁边的细节
    的旁边的细节
    (永无止尽)
    甚至不是
    于垃圾界称王的
    高贵垃圾,美丽垃圾,营养垃圾们

    你说这垃圾界与非垃圾界都已在迅速崩坏之中
    虽然拥有完美的脊柱与膂力
    智慧与福报,你依旧无法改变
    身为一个倒楣王的命运……
    然而倒楣终究是无从抵御的大神力
    让幸运远离罢
    远离这我一切深爱的颠倒梦想
    我就是贪,我就是嗔,我就是痴

    吸附我!
    倒楣是因,是缘,是宿命是宴飨
    是崩坏的基因是
    你辉煌的下体永无止尽的细节
    是彻底绝望之前的
    一次深情 凝望

    二、溃烂王  皮肤

    溃烂是神性的花
    悄悄,第一朵开在你羞怯的鼠蹊
    你说,你愿像天上云朵
    从此在地上自在飘流
    无忧,无涉

    不落苦乐,你该是
    以溃烂纹身腐水净身的溃烂王罢
    你原以为你那身薰着尸臭的风衣
    可以驱挡群魔 生死 业力
    不招因果

    谁知你却悄悄溃烂了,溃烂是
    内在的,一直到皮肤开出一朵
    璀璨华美的花来
    “溃烂之花呢……”
    而你竟是摩诃迦叶的微笑
    恒河之水中的无数屎溺残尸
    也将比不上这场庄严花事

    溃烂罢,这广袤人世三界六道
    必然之成之住之坏
    之空中你不禁虚无了的虚无地报以微笑

    “我不再代替你们溃烂了……众生呵,”
    你不禁虚无了的虚无地微笑着了
    当花落化为千顷春泥
    你广袤丰饶的肉身
    或将渐渐泛起了无言的混沌的寂寞沼泽……

    三、收妖王  耳垂

    我爱上的你那硕大耳垂
    想必是你精实肢体结晶所幻生出之肥美果实
    值得舌头再三品味

    因而舌头也懂得勃起了
    因而耳垂也懂得勃起了
    你总是理直气壮在人间
    吆喝一声:收妖去!

    妖气弥漫的鼻头山下
    人民世代耕读也不知有道有佛有圣有仙
    只是你来因而嘴唇也懂得勃起了
          阴唇也懂得勃起了
    妖在哪里?不如问
    收的什么妖?不如
    问:谁在收妖?
    不如问:为什么要去收妖?
    不如问
    妖是不是妖?

    不如不问。
    不增不减。
    你的垂肩耳垂日夜增长
    沉重
    慈眉愈见妩媚
    善目更添风情
    人民汲汲营营也不知有生有死有业有障
    妖在哪里?
    (不生不灭)
    只是手指也懂得勃起了。
    只是脚趾也懂得勃起了。
    收妖王说一切爱染已臻化境
    无处不丹田
    这遭百般戏弄依然美绝俊挺的肉身呵……
    (这里也是阳具那里也是阳具)
    无处不勃起
    舌头挟无情口业洗刷过的耳垂

    终于听见了一声:
    妖在这里。
--------------------------------------------------------------------------------
不要戴套子,好吗?

作者:陈克华


    花朵趁着夜雾戴上头套
    以免黎明绽放的芬芳污染了这个世界
    当群群山峰也纷纷戴上白帽御寒时
    你来到我的裸体,企图
    成为另一副裸体

    当枕头事先穿戴好枕头套
    我们开始卸掉眼罩口罩耳塞与发网
    乳头像两颗金属光泽的按钮
    触碰时全世界刹那停电
    但你拆下房间的窗帘壁纸与地毡
    重新裁成一个人形的套子
    为了预防仙人掌过度繁茂
    你说:这一切都是为了预防

    刺破 与
    流血。但随脏话而高举的中指
    竟也迷恋上说谎的套子,当种族主义者
    对着经血如涌泉的沼泽唱歌
     , ,  ,
    我的国,我的家
    我的人民万万
    时,我决定暂缓我的裸体
      选择是,衣着完好只裸出我的阳具
      还是更令人沮丧的戴着套子的裸体?
    我决定,暂缓
    让象鼻定义我的身体
    让香蕉掠夺人民的嗅觉

    我说:取悦是必须的
    然而口号令我阳萎
    还有这无所不套的套子一如观察的线民
    纳粹的手势
    法西斯的宣传小册

    电视上的竞选广告般
    令我舌头、乳头、龟头阳萎
    我说,溪河选择了低处前行
    而不成其低下
    雀鸟栖于高枝亦不成其雄踞
    人戴不戴套子,原也不成其□□
    而□□也必须戴上套子。
    你坚持。
--------------------------------------------------------------------------------
火祭——怀念郑南榕

作者:陈克华


    我猜那时岛上
    并没有雨季,没有一滴雨
    愿意伪装成泪的举止

    干燥的空气和泥土
    龟裂成大脑的回纹
    火,是当下的选择罢
    火是可畅饮的
    也是可止渴的梅,当时

    我猜那燃烧的只是想像
    是在怯于合眼
    的刹那亮起一瞬

    未来的风景的选择罢,我猜
    必然没有痛也没有喊
    静谧的焚烧
    历史静静砌高的头颅城墙

    火光在地平线上
    像被云的手种下
    活者赖活,困活,苟活
    虚无的炎夏遥远的广场

    黝黑的灵在砂地上流动着
    多少年前的旧事如咒如符
    岛仍在轻微摇动
    炎炎夏梦,我猜我轻轻猜

    猜着灰黑与血红
    那年,都作了沉默的颜色拳头亦都熔化柔软
    在空气转为湿凉的那个日子
    雨下如泪的舞姿
    火烧如盆的定格

    我猜,在走过广场的尽头
    当时,必然你没有喊也没有痛罢
    依旧静谧的岛
    其实是
    静谧地记得
--------------------------------------------------------------------------------
谁是尹清枫

作者:陈克华


    一、谁

    谁
    谁在帷幕大楼的镜面墙壁上
    制造了幽灵

    以及幽灵庞大的巢穴。
    当天空纷纷降下淡绿色的钞票
    武器便开始滋长
    枪管生出刺刀
    装甲的肚腹涨满鱼卵般的飞弹

    谁,谁的脸
    在潜望镜沈下的那一瞬
    在水面偷偷笑了一下

    二、是

    是。长官。是。
    请。长官。请您。
    蹂 。是。尽情
    地。是的。长官。别。
    再犹豫。了。请长官。
    卸下。您。手中。和腰间
    。已经陈旧。的。
    武器。是的。
    长官。请您。
    蹂。
     。是的。请
    长官。举起
    您胯。间。
    那副。
    崭新。大。粗。
    硬。是的。够
    有冻头。的
    新武器。尽
    情地。
    蹂 。
    我罢

    三、尹

    尹□□因□办□□速
    □因□拟□□尔□□
    □等可□奉□消□忍
    □如办□察□□有□
    事□不□□灭□无何
    □此□撤□□政实□
    □证□□圆□结□灭
    □□据□消□□完□

    四、清

    清晨的和风悠悠拂过
    中正号飞弹的胸膛再悠悠拂过
    美龄号战机的肚脐再悠悠拂过
    经国号舰艇的乳头再悠悠拂过
    登辉号潜艇的下颚再悠悠
    拂
    过

    五、枫

    枫开始落叶的那个冬日,我清楚记得
    也就是照片在药水中开始显影的那日我
    开始将换季的军服由抽屉托出的那晚
    有人开始听见地底传来的回声也正是
    录音带开始斑驳的那一刻有一只手伸出
    按下Play键并告诉我:从今天起你的生命
    已开始被窃听。也正是我发觉我遗失了
    我专用的橡皮擦的那晚我开始大量
    丧失记忆是的正是我拔开那瓶
    标示着低阶军官禁止服用的药瓶的那日
    我清楚记得,那一个冬日枫树开始掉下叶子……
--------------------------------------------------------------------------------
新新三篇

作者:陈克华


  一、纪念白俅恩

  你们同时都震动了一下
  睾丸缓缓上升着

  像两颗布满血丝的眼球
  干涩的眼泪
  困难地爬行过三十年
  依然衰老而坚挺的皮肤皱褶
  三十年在荒地里播种着篝火
  抓着小书唱着马克诗:
  民主,民主,人民做主

  睾丸缓缓上升着,紧缩,压缩
  像两颗涨血的眼球
  通宵失眠地
  剧痛着

  (三十年谁叫你不好好护着你那话儿)

  什么都是一点点了
  革了一点命
  民了一点主
  叫了一点床:
  民主,民主,人民做主

  还有你那对不断上升的睾丸
  你那话儿
  眼泪了三十年

  还做不了主

  二、为人民服务

         ──我爱你,与你何干?
             歌德·少年维特的烦恼

  我爱你,也让我同时
  服务你。
  我爱你。与你何干?
  我爱你。与你的内分泌失调何干?
  我爱你。与你的大腿内侧何干?
  我爱你。与你的耳垂颈窝何干?
  我爱你。与你的床单花色何干?
  我爱你。与你的小资产阶级劣根性何干?
  我爱你。与你的尿道分泌物何干?
  我爱你。与你一辈子忠党爱国何干?
  我爱你。与你不爱戴保险套何干?
  我爱你。也让我
  被你服务。我是人民
  你是人民
  我们爱你们(你们爱我们)
  我们和你们温暖的心门和肛门
  永远为对方大大敞开
  :大同。大爱。大中国。

  三、 愚公移山

  愚公不知道他爱上的
  是一对义乳。
  那完美的高耸与弹性
  来自于肉体深处潜藏的矽

  矽震动了一下,乳峰成波
  波成霸
  皇图霸业
  谈笑中,之中又泌了一点乳

  愚公梦见了两座山。
  流着奶与蜜之地,地下
  铺着神秘的矽
  矽说:别发现我
  请享受我。
  愚公总共移了两座山
  人民从此得了交通便利
  太形王屋依然丰满伟岸
  日夜在愚公左手右手之中
  遥遥相望又
  轻轻摇晃
  恍惚之夜
  狂喜。
--------------------------------------------------------------------------------
母狗·选举日

作者:陈克华


  1. 乳头

  黑暗我摸到乳头──
  一颗富弹性造型,以
  不断膨胀向我示威的

  乳头。之后
  我摸到一整排

  2. 舌

  他一直想:趁我开口说话
  不注意之际将舌头塞进
  我激昂喷溅着口沫的嘴里

  吻与雄辩的选择──我将面临
  口水。口水制造口水
  口水。口水需要口水
  口水。口水支持口水

  3. 胎

  猫三狗四
  他吃着下体流出的胎衣,和
  甜甜,滑滑,营养的胎儿
  可以治便秘。他吃着自己体内
  胎一,胎二,胎三,胎四,
  胎五,他再数胎一
  胎二胎三胎四胎五──他仍觉饥饿──
  直到腹泻不止
  为止。

  4. 尾巴

  尾巴摇着一面旗
  旗海里,我遇见一个偃倒的旗
  累了,睡了,虚脱了
  死了?

  尾巴万岁。尾巴万岁。
  尾巴万万岁──
  旗子摇动时,空气自动说。

  5. 牙

  在秃头上,现出一道浅浅的齿纹。

  “敬请咬我一口,拜托拜托。”

  牙齿终于陷入肉中
  疼痛化作狂喜,上当了──
  这被虐狂之催泪喜剧。

  6. 毛

  我有毛。我长毛。
  我全身都是毛。多如牛毛。
  一嘴毛。毛毛毛毛毛
  之不存,皮将焉附──

  请爱惜羽毛,
  不爱打广告。

  7. 角

  角确实存在
  于我的头。庸才看不见
  天才也看不见

  凡人歌我唱:
  看今日我头角峥嵘,
  一再折腰揖拜嗑头;
  额头龟头乳头舌头,
  枕头床头弹头砍头。

  8. 嗅

  我尾随着一千万种气味
  来到万人聚集的广场
  万中之一人将踩过我的屎便
  回到家中。他脱下鞋
  心情很好,甚至有些激动
  大叫:安静一点。没有人敢动
  听我说。没有人听
  但他爱极这安善的一日
  选举日,之后,许多人
  的灵魂势力得到净化
  他狺狺狺狺,四处,
  暂时一天不看报,写日记
  :爱。公义。出头天。
  他想他爱过的一只母狗
  他已投下他神圣的一票。已经
  是一只成年的母狗
  肿胀得很的,
  但这不叫兽奸,他想
  这美好如奶蜜的一日
  人类也应该反面性交
  此刻房间充满光辉
  与神奇的气味
  与肛门附近的相似
  他在存放好印章身分证后
  便就寝了。他
  还年轻,健康,少梦
  但他梦见了他是一只狗
  嗅见陌生气味
  停止于门口──
  是的,那是我的屎便的讯息
  遥远、暧味、迷惑
  一如广场上广大群众的气息
  黑暗中如被满月催眠的兽
  目光炯炯而静默,喘气,待发……
--------------------------------------------------------------------------------
爱上官僚的爱丽丝

作者:陈克华


  他的小指头压住了我的小指头开始
  吻他,亲他,强暴他
  辱骂他,逼他叫床:
  中华民国万岁
  中华民国万万岁

  我可爱的受挫的小指头
  终于变成自暴自弃的
  性冷感的革命份子
  头绑白布条:怨──

  但是当他的龟头戴着圣洁的保险套
  前来向我倾诉他身在官僚体系里的无奈时
  爱丽丝啊,爱丽丝
  他说:爱上官僚是一种什么样的罪愆?

  畜牲道。地狱道。饿鬼道。
  娑婆世界里现世
  现报我的双手竟黏在他生殖器上
  一如童话里的金鹅
  拔不下来:
  国防部长的双手黏在内政部长的屁眼上
  财政部长的双手黏在外交部长的阴道上
  内政部长的双手黏在教育部长的睾丸上
  经济部长的双手黏在交通部长的包皮上
  爱丽丝终于笑了。

  爱上一个不大不小的官僚
  一如手持一副不坚不软的阳具
  在床上游移不进不出的前戏
  心情上下于不垢不净的床单
  爱上官僚的爱丽丝终于笑了
  偷偷传习着高潮时的口号:
  大中国万岁,大中国万岁
  大大中国万万岁……

  爱丽丝啊,爱丽丝
  你为何还不快快改变心意?
  他的双手已然黏在我的耻骨上
  精射如涌泉
  而我早已习惯了伪装口交的高潮:
  台湾国万岁
  台湾国万万岁,万万岁……
--------------------------------------------------------------------------------
京都遇雨

作者:陈克华


  四月满城鬼在行走。
  潦倒,萧索,而且急躁
  而且泪下如雨──也终于成雨
  在梦被惊醒的一个薄薄清晨──
  雨潮湿了绵被里一条曲折向庙门的路径
  肘膊撑不住的一场浅睡

  在僧道贫穷朱门亦贫穷的雨里
  花却繁华至极地
  盛开成伞──此刻合该
  是钟声撞破头颅
  众人抱头疾走,的 疾雨片刻

  钟逃亡向钟声息止的国界
  淋湿的新鬼匆忙路过庙前
  如碑小立──
  死亡是碑上的俳句:
  凡淋着泪,淋着刀子,铜钉与火油的
  烦恼必得因此滋长

  来。跟随我来
  跟随着雨回归大海
  无明之无尽汪洋,来吧──
  想像雨点无声落在黑暗的水面
  和平,静谧
  如鬼夜哭
  惊不破;刀春清晨的一场浅睡……
免费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