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免费书城>>小说>>诗歌散文>>中国现代>>陈德锦

爱情小说
科幻小说
武侠小说
侦探小说
现代文学
古典文学
外国文学
网络文学
纪实文学
轻松文学
儿童文学
诗歌散文
电脑书籍
历史书籍
百科书籍
生活艺术
哲学宗教
军事天地
政治经济
英文读物

免费书城
陈德锦诗选
一棵树在水中呼救

--------------------------------------------------------------------------------

作者:陈德锦


  这个夏天,
  你听不到声
  告诉你秋蝉的消息。
  一棵树在水中呼救。
  当洪水慢慢退去,
  你把自行车和书柜搬回家,
  水把一切洗得干干净净。
  墙上的斑痕,破旧的半身肖像,
  都不见了,还有
  凌乱的纸笔,和一些
  压在墨水瓶下的思念。
  水也洗干净你的鞋子,
  曾经走过不少路程──
  当你把一些生涩的语言
  摺了又摺,寄到远方。
  蓝天,是一种希望,但天空
  没有风筝,地上只有
  两三个村童,脸色焦黄,
  分吃着一碗面条。
  你曾经珍惜过村庄里一丝丝的炊烟,
  同一个女子沿田畴散步,
  想像自己是江南游子,
  在湖光里徜徉;
  但滔滔里,我见到你
  把沙袋堆成一道堤坝,
  阻挡着太多的水,流过浑浊的河床,
  像太多的悲哀,流过你的家门,
  缓缓地流过,僵硬的土地;
  当雷霆静默,鸟兽绝迹,
  你独自沉吟,在天空里读出
  一页又一页灰暗的文字。
  滔滔里,我再见不到你;
  只听到,一棵树
  在水中呼救。

  1991.7.25华东水灾中
--------------------------------------------------------------------------------
秋橘

--------------------------------------------------------------------------------

作者:陈德锦


  我们往日的一个笑容
  一次偶然对天空的仰望
  都变成不复出现的彩虹
  下雨的季节不在心上

  我们的心成熟,霉烂
  像霜风摇落的一枚秋橘
  给遥远的过路人观看
  曾经,在枝上深藏不露

  当树枝再承受不起压力
  就飘然而下,随风轻扬
  把空间让给虫,让给鸟

  我们的过去是树的影子
  是路人感受到的清凉
  是脚下不断生长的青草

  1993.12.13
------------------------------------------------------------------------------
罗丹

--------------------------------------------------------------------------------

作者:陈德锦


  那些扭曲的线条必定曾经
  把你的魂灵狠狠地鞭挞
  同样你要看透事物的魂灵
  甚至骨骼,也像思想低声说话

  相信长久的观察会进入一种
  凝固的状态,你把宇宙雕成
  崩塌的鼻子和痛苦的脸孔
  相信无声的一刻触动了生命

  正义的卡莱人,昂首前行
  双手给捆绑,日光也不敢迫视
  没有人能理解他们站立的意义

  而风中的霜雪,无根的蒲公英
  你是否一样纪念和珍惜
  为苍白的飞絮雕塑大地的旅程?

  后记:《卡莱市民》(The Burghers of Calais),法国雕刻家罗丹(A. Rodin)最
     有名的雕塑之一,包括六个人物,描写英王爱德华三世攻夺卡莱市时,六
     个市民慷慨就义前的情景。雕像情态各异而又彼此呼应,在一次展览中,
     工作人员并没有依照罗丹的指示摆放人像,致使效果逊色。

  1993.6.20
--------------------------------------------------------------------------------
马勒

--------------------------------------------------------------------------------

作者:陈德锦


  设若尘世是一场永无休止的捕猎
  终于,你在森林里迷路,独自彷徨
  马儿正前行,仰天悲啸,一种苍凉
  的色调,如烟尘,烘托一枚落日

  仿佛一次春天的嬉游,你变得年青
  更懂得珍惜热情和咀嚼欲念
  在一条溪水旁边,你隐隐听见
  一对温柔的手腕,摇出透明的桨声

  荷蕖的薰香袭来,浮动着笑语
  你怎样应和皓齿传来的欢愉?
  那些快乐和惊悸啊,怎样承接?

  设若尘世是一场永无休止的捕猎
  你会满载幻象而归,你会再次去追寻
  自我:醉的是你,清醒是你的灵魂

  后记:生的短暂和哀愁、永恒和复活的企盼,经常是马勒(Gustay Mahler,
  1986
     -1911)音乐的主题。在《第一交响曲》(“巨人”)的第三乐章中,猎人
     之死是一幕象征性的自悼。死亡使人回忆青春、探索生命,在《第二交响
     曲》(“复活”)中有具体的表达。在《大地之歌》里,马勒更借李白的
     作品为词,春日醉酒、忘情歌唱,将青春之欢愉易逝、尘世之苦恼无常表
     露无遗。其中一首为《采莲曲》,词云;“若耶溪傍采莲女,笑隔荷花共
     人语,日照新妆水底明,风飘香袂空中举……紫骝嘶入落花去,见此踟蹰
     空断肠。”

  1996.1.2
--------------------------------------------------------------------------------
阴性书写

--------------------------------------------------------------------------------

作者:陈德锦


  我知道你不是女性
  先知,告诉我
  那些永不属于我的
  隐秘而绝望的快感
  是不是已焚毁于烈焰?

  告诉我,先知
  天使的声音是不是
  已把我的灵魂彻底毁灭
  我的快乐,我的悲哀
  将永远交给新寡的女儿?

  天使的语言是隐秘的
  没有一个女人能明白
  但你知道,先知
  倒塌的石头埋藏了我的过去
  我的童年在火光中成灰

  曾经,和母亲在河边浣衣
  和同龄的姊妹采摘橄榄叶
  为远行人洗去脚上的尘埃
  以安然,静默的眼光
  解除羔羊临死的恐惧

  先知,我知道有一天
  你的心将会变成女性
  你会开始阴性的书写
  关于一个没有名字的女人
  一块死海的石头

  注:据《圣经·创世记》第十九章记载,罪恶之城所多玛被焚毁时,义人罗得带
    同妻女逃难。罗得妻子不听天使的话,回望所多玛城,给上帝变成一根盐柱
    。
  1995.3.25
--------------------------------------------------------------------------------
死亡的低语(六首)

--------------------------------------------------------------------------------

作者:陈德锦


  1 不要跟死亡交谈

  不要跟死亡交谈:它总是静悄悄地
  在血液里潜游,黑色的水藻──
  用冤屈紧缠着刚刚浮现的幸福
  在你肺腑之间,激发微弱的声息

  当你躺下时,应该从从容容
  打开记事簿,让符号和数字
  公开一些尘世的纪录,然后
  放松领带,钮扣,让心肌继续跳动

  2 不要听死亡演说

  不要听死亡演说:总有一群
  新的支持者在台下鼓掌,它常常
  打破沉默,挑拨你唇边的修辞
  解剖你冷冷的腹腔中发热的脐肠

  他们已得到启示,在月台或电梯上
  发现你,心脉静止但并无异状
  口角挂着一丝苦笑,无法证实
  是不是因为今夜,你,看不见星光

  3 不要与死亡论辩

  不要与死亡论辩:它不屑一顾
  转身而去,给你宽裕的空间
  在你视线之内,安排弯曲的轨道
  你的希望激射而出,像一颗弹珠

  小小的碰撞换来不同的得分,痛伤
  是无关要紧的──累积起生命的价值
  它忽然回来,计较得失,褫夺你的
  名衔,把发言权交给下一位玩者

  4 不要求死亡回答

  不要求死亡回答:它不能完全掌握
  我们复杂的经验,却善于展示各种
  可能的解释:你听到一群人拥向火场
  扑救即将烧焦的灵魂,一尾鱼在水中

  绝望地游过天空。死亡把自己分裂
  并且平均分配,在墙与墙,和一扇
  蓝色的小窗之间,制造一种紧凑性
  它是戏剧家,吝啬才华,一直活到今天

  5 不要让死亡自辩

  不要让死亡自辩:它经常戴上
  一头无罪的假发,银光闪闪
  遮掩是它的本性,抹掉被告的身分
  从来不让无助的原告插一句话

  它为无数病菌洗脱嫌疑,说服心肌
  停止跳动,聆听它的最后陈词
  并急于宣判:眼角膜,肾藏,以及
  一束没有坏死的脑细胞,一一败诉

  6 不要同死亡道别

  不要同死亡道别:它并未确实离去
  却甘愿回顾一手创造的生命──
  风的躁怒的音响,云的忧郁的建筑
  从泥土中叫一朵雏菊燃点的惊悸

  是你独立渡头看肉体的桅帆远去
  是你灵魂的快驹向另一个驿站奔驰
  也许花草和风雨被误为是隐喻,也许
  你终于知道离开的是你,不是死亡

  后记:某日夜归,在地车内突然不适,即将出现的休克,戏剧性地使我听到死神的
     低语。

  1995.12-1996.6
--------------------------------------------------------------------------------
世纪末的森林

--------------------------------------------------------------------------------

作者:陈德锦


  像梦一样它看见了
  久旱的旷野上
  到处是兀鹫充饥的兽骨
  半边冰冷的月亮
  掉下来,像一把弯刀
  割下一块烧焦的云
  割开那层再不能相连的
  分隔日与夜的胎衣

  一丛枯草重重地捶打
  它脆弱的瞳孔
  阵阵号啕,嘶叫
  一匹给遗弃的幼狐
  衔着母亲逐渐消失的背影
  向暮色深处前行
  一身银白的皮毛如雪
  但照不亮幽深的小路

  曾经,回头的小狐
  都一一被出洞穴外
  是仅仅为了服从
  一个更高的求生意志,母亲
  还是把死亡留给自己?
  在另一个旷野
  麋鹿,猎豹,野狗,兀鹫
  正重演一幕即兴的悲剧

  在猫头鹰咳嗽的黎明
  在伐木人消失的斧声中
  它走出童话的森林
  像梦一样,走出黑暗的母体
  没有阳光,没有风暴
  没有雨水哭成一条河
  它不知道自己站在
  一个世纪末的宇宙中央

  1994.9.12
--------------------------------------------------------------------------------
相对论

--------------------------------------------------------------------------------

作者:陈德锦


  不要在日落时回顾身后的风景
  雪融后还要访寻春草的消息

  梦是一种隐花繁殖的水藻
  在现实平静的水底最易生长

  一张白纸本来没有风格
  除非笔和墨开辟了乾坤

  你用诗的喜悦造了一枝桨
  诗在寂寞的对岸苦苦等你

  1991.11.20
--------------------------------------------------------------------------------
面对非诗的年代

--------------------------------------------------------------------------------

作者:陈德锦


    没有一个时代是先天上和无条件地属于“诗的”。我们常说,诗人点铁成金,化腐朽为神奇,或如雪莱所言,诗能摘去我们俗眼的障膜,使我能用内在视觉(inwand sight)去窥见人生的奥秘。诗人创造了一个新世界,把那偶然的、习见的、混乱的和非诗的变成必然的、新鲜的、秩序的和诗的。今天,这工作诚然愈见艰辛。毕竟,随意拈一件景物来题咏就可得到赞赏的年代已过去了。从古典诗到现代诗,经过无数的实践,我们不断获得艺术上的突破,但我们又在更大突破的假设上再出发。艺术不容许我们懒惰,否则我们就会被艺术抛弃。这就是诗的创造的后天性和条件。新一代的诗人经常面对创作上的困局和感到不安的“非诗”的境遇,也许就因为比前辈们背负了更沉重的艺术的使命,要突破更多的准则,要把现实中更复杂的“非诗的”成份变成“诗的”。
免费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