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免费书城>>科幻小说>>艾萨克.阿西莫夫>>短篇精选

善良的“秃鹫”

  赫里恩族人坚守他们建立在月亮一侧的基地已经整整十五年,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没 有一个赫里恩族人曾估计到要在这个地耽搁这么久。这是一个装备极好的清除放射性污染小 分队,他们实等了十五年。在这漫长的十五年中时刻等着一声令下,他们即可以急速穿过放 射性云雾,向发生核战争的行星猛扑过去,去拯救些残存未死的人。
  当然,作为交换条件是需要报答的。
  整整十五年过去了,在这么长的时间里核战争始终未发生。地球上的大灵长类(人类) 已经在他们的行星上各个地方爆炸各各样的原子弹、氢弹,连环绕行星的大气层也被放射物 污染而变得和起来,但核战争却至今未爆发。德维恩迫切地希望有人来接替他的工作。他是 第四移殖远征队队长。听说最近他的国家要马上派高级行政长官到这里进行视,他感到非常 高兴。他估计自己不久就可以回家了,当然心中有说出的欢乐。现在,他穿着宇宙服,站在 月亮上面,思念着离别已久家乡,怀念着伟大的赫里恩族。随着思绪的起伏,他那纤维般的 手不停地挥动着,仿佛要驱散内心充满的无限惆怅。真的,此时此刻是多么羡慕那些自由自 在无所约束的祖先们啊!他站在那里,仅只有三尺高,透过头上戴着的玻璃罩,可以清楚地 看到他的肤色乳白。由于肥胖,他的脸上布满了皱纹,脸的正中长着一个会动的鼻,鼻子下 长着一小撮漂亮的白色小胡子,正好和他的肤色形成鲜明时照,他的衣服下方鼓鼓的,里面 藏着一条短而粗的尾巴。赫里疾人的尾巴都可以舒服地垂下来休息。德维恩满意自己的这副 长相,而且清楚地知道赫里恩族人和银河系里其他所有聪敏的种类长得不一样,只有赫里恩 族人长得如此矮小,也只有他们才有摆动的尾巴。赫里恩族人吃素。而且也只有他们才能避 开具有巨大毁灭力量的核战争。
  德维恩站在绵延几十里筑有高墙的空地上,高墙上筑有一个个圆形的道口,它挡住了人 们的视线,在面向南方的道口上,有防御太阳直接照射的设备。那里,一个城市逐渐扩建起 来了。当初,它仅仅象一个临时搭起的帐篷,随着岁月的流逝,妇女们被带到这里,孩子们 也就诞生在这里。现在,这里已经有了学校、商店和巨大的蓄水池。所有这一切都和别的空 中城市没有什么两样。但是这一切的形成,却是十分荒谬。这仅仅是由于在一个行星上有了 核武器,然而一直没有发生核战争而引起了如此后果,这实在叫人不可思议。
  不久,高级行政长官就要来这里了,他一定会立刻提出德维恩已经问过多次,然而始终 不能解决的问题——地球上为什么还不爆发核战争呢。德维恩注视着那些高大的“茅乌 斯”,他们正在铺路,为了让宇宙飞船着陆方便,竭力要把道路铺得平坦些。
  即使是在太空中生活,这群“茅乌斯”仍然显得精力充沛,但他们仅仅是体力旺盛而 已。比“茅乌斯”矮小得多的赫里恩族人远远比他们聪敏。赫里恩族人征服了“茅乌斯”, 使这些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家伙成为俯首贴耳的奴才。
  茅乌斯族中中所有有理性的大灵长类,他们通常是使用硬币来交换商品,被俘的茅乌斯 也带来一部分硬币。对于赫里恩族人来说,这些硬币比其他任何贡品都有用,因为它是一种 极好的建筑材料,比钢铁、铝、铜具有更广泛的使用价值。所以赫里恩族人一直想得到这种 材料。
  一会儿,德维恩的管家跑来,结结巴巴地报告说:“先生,已经看到宇宙飞船了,大约 在一小时内可以着陆。”
  “好,”德维恩说,“准备好我的汽车,等宇宙飞船一着陆,就把我送到那里去。”他 并不认为这一切准备工作都安排妥当了。
  高级行政长官到达了。五名私人随员——茅乌斯族人簇拥着行政长官走进城市。一边站 一个茅乌斯,身后跟着三个茅乌斯。他们帮长官脱下了宇宙服,然后又脱去自己身上的宇宙 服。他们身上长着稀疏的毛,个头又高又大,脸上的皮肤粗糙,鼻子肥大,平平的颧骨,看 起来叫人讨厌,但并不使人害怕。他们的身高是赫里恩族人的两倍,身体素质也比赫里恩族 人健壮得多,但他们的眼神却是呆滞无神的,流露出知识的贫乏和空虚。他们站在路上显得 十分谦恭,粗壮的肌肉和发达的脖子却无力地弯曲着。他们凸出的手臂无精打采地悬挂着。 高级行政长官解散了他的随员,因为他并非真需要茅乌斯的保护,只是由于他这个身份需要 有五名人员作他的随员,所以就让这些人跟着来了。
  在整个欢迎仪式和进餐过程中,他没有打听任何问题,要紧的是抓紧一切机会休息。后 来,高级行政官员轻轻地用手指抒住自己的胡子间:“队长,我们究竟还得等待多久呢?” 显然,他是位上了年纪的人,手臂上的毛是灰色的,而时上的一撮毛却几乎和他的胡子一样 洁白。
  “我说不出来,阁下。”德维恩谦虚地口答,“他们并没有遵循我们的计划办事。”
  “他们为什么不遵循计划呢?总部委员会认为你在报告中所写的情况还不够清楚,你只 是在理论上阐述了这个问题,实际的事例却讲得太少。现在我们被目前的工作拖得非常疲乏 不堪。假如你还知道些什么情况的话,你应该毫无保留地全部告诉我们,现在该是讲的时候 了。”高级行政长官显然有些不满意。
  “阁下,情况实在难以证实,虽然我们已在这里住了这么长的时间,但我们对人类的侦 探工作仍然缺少经验,至今尚未获得确切的情报。年复一年,我们期望看到核战争的爆发, 但这仅仅是我们的愿望而已。认识到这一点以后,我们就开始对人类进行进一步的研究。经 过一段相当长的时间,我们已经学会了人类的一种主要语言——英语,这可能多少对我们会 有帮助的。,,德维恩沉思着说。真的吗?你们还没有登上他们的星球呢?…
  德维恩解释道:“前些年我曾派过我们的飞船到人类居住的星球的大气层中去观测,飞 船上带有无线电通讯装置,可以准确记录他们的语言。我们的语言学家长期研究他们的语 言,所以最近一年来,我已经能听懂人的类的某些语言了,我多么希望能知道人类的秘 密。”
  高级行政长官凝视着德维恩,他感到说不出的惊奇,拼命抑制自己不要惊叫起来,并尽 量保持镇静:“你已经知道人类的兴趣所在吗?”
  “是这样,阁下。但是,我现在正做的工作竟是如此奇怪,可以得到的证据又是如此含 糊不清。所以我又不敢在报告中正式写明。”德维恩小心翼翼地进行解释。
  高级行政长官明白了,他不高兴地问:“那么,你对我也不愿说出你的非正式的见解 吗?”
  “不,我很愿意告诉你。”德维恩马上回答,“这个星球上居住的当然也是宇宙中的大 灵长类,我发现他们相互竞争,相互残杀。”
  高级行政长官沉重地喘着气反驳他:“我倒有不同看法,我以为他们不会相互残杀。不 过,也可能……,哦,你还是继续讲下去吧。”
  “他们是相互残杀的。”德维恩肯定说,“每一个大灵长类都想能比别人得到更多的东 西。”
  “可是,为什么从外表上一点也看不出来呢?”高级行政长官说。“因为他们做得十分 巧妙,阁下。在很早以前他们就发展到高度机械化的水平,自那以后,大灵长类就相互残 杀,而且确实发生过多起破坏性很强的战争。最近一段时期,大规模战争结束了,他们正在 热衷发展核武器,我想不久会发生核战争的。”德维恩满有把握他说。高级行政长官边听边 点头:“是这样吧?”
  德维恩回答说:“是的,倘若真的发生了一场核战争,在战争期间,核武器会发展得更 快,破坏作用也更大。这样,在大灵长类国家中,人口就会迅速减少,在那个被核武器毁灭 的世界里只残存很少人了。”
  “当然,也许是这样。但这一切毕竟没有发生,为什么呢?”
  德维恩说:“这里有一个问题,我相信那些人已经实现了机械化,他们的建设也进入了 一个高级阶段。”
  “这是什么意思?”高级行政长官不解地问:“你是说,他们很快就要达到拥有核武器 阶段吗?”
  “是的,但是在最近的一般战争结束后,他们的核武器已经发展到极高的阶段,这可是 一个麻烦的事。在核战争发生之前,他们已经预料到死亡的可能性大大增加了,所以大灵长 类不愿意再冒这个风险,核战争也就迟迟打不起来。”德维恩有些困惑,继续解释着。
  突然,高级行政长官瞪大了他那又小又黑的眼睛:“不,那是不可能的。我不相信大灵 长类会具有如此技术才能,只有在战争时期,军事科学才有急速地向前发展的可能。”
  “也许,这些老规矩在一些特殊的大灵长类中是行不通的。如果老规矩对他们适用的 话,那就意味着他们在策划一场战争,不是一场正义之战,但终究是一场战争吧!”
  高级行政长官无意识地重复了一遍,“那是什么意思?”
  “嗯,我也不太相信,”德维恩激动起来,他的鼻孔一张一合地发出了难听的嗡嗡声, “这只是我根据一般逻辑思维推导出来的结论,这也许可以使我们稍许得到某种满足。我发 现,这个星球上产生了某种叫做‘冷战’的怪事,它驱使着大灵长类疯狂地进行核武器研究 的工作,但不会全面地卷入毁灭性的核战争。”
  高级行政长官说:“这是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
  德维恩马上回答:“这一切就发生在这个星球上,而我们在这里白等了整整十五年。”
  高级行政长官伸出长长的手臂,抱住了自己的脑袋,然后又搭在两边的肩膀上:“现在 仅仅有一件事要做。委员会已经考虑到有这样一个可能性,即那个星球可能陷入困境,一些 使之不安宁的因素就会引起一场核战争。你所讲述的一些情况中没有一条是行得通的,这些 理由不能成立。”
  “阁下,你们不允许吗?”
  “不允许。”
  高级行政长官几乎苦恼起来,他说:“这种僵持局面再也不可能让它继续下去了。很有 可能,大灵长类会发明一种星际旅行的方法,他们会把消息泄露到整个银河系,那么银河系 中就会充满实力竞争,你相信吗?”
  “是吗?”德维恩反问了一句。高级行政长官把自己的脑袋深深地埋入到他臂弯中去, 似乎他不想再听到自己的话了。高级行政长官说话的声音是如此低沉:“假如他们是制造不 安定固素的人,我们就必须推他们一把,是的,推动他们发生核战争。”
  德维恩感到一阵恶心:“推动他们发生核战争吗?阁下。”他很想弄懂为什么要这样 做。
  高级行政长官慢吞吞地解释道:“我们必须促使他们发生一场核战争。”他又低声补充 了一句:“我们必须这样做。”
  德维恩几乎什么也讲不出来。隔了一会儿说:“但是怎么干呢?阁下。”
  “我也不知道怎么干,——别这样对我看,这并不是我的决定,这是由委员会决定的。 你当然应该明白,如果聪敏的大灵长类带着强大的兵力进入太空,那会发生什么事呢?到那 时候,核战争就制服不了他们了。”
  德维恩听了行政长官的话不由全身打颤着:“那些人将在银河系里竞争,那有多么可怕 呀厂他又问:“但是,怎样来促使他们发生核战争呢?”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可以告诉你,这总是有办法的。或许我们可以送一个消息去扰 乱他们,也可以输送云层去引起一场剧烈的暴风雨,我们可以给他们安排一些怪异的天气条 件,使他们——”高级行政长官吱吱晤晤着。
  “究竟怎样才能引起一场核战争呢?”德维恩不知不觉地自言自语。
  “大概这一切根本不可能发生,我讲的这些仅仅是一种假设。但是,大灵长类会知道这 一切的。那么,以后他们会真的发动一场核战争。他们具有一种特殊的脑型,这一点我们委 员会也考虑到了高行政长官又说。
  德维恩倾听着,他的尾巴烦躁地在椅子上翻滚着,无法控制。
  “那么,阁下,你们作出了什么决议呢?”
  “到这个星球上去,抓一个大灵长类来,或者去绑架一个。”
  “一个野蛮人吗?”
  “现在生存于那个星球上只有这种人。当然他们是野蛮人。”
  “你指望他们能告诉我们什么呢?”
  “这并不重要,队长。无论他讲些什么东西,我们通过智力分析,总可以得到我们所需 要的材料。"
  德维恩把脑袋缩到宇宙服里,连他胳肢窝下面的皮肤也由于讨厌而颤抖起来。他试图描 绘一个野蛮人的形象,想象用赫里恩族的优生学教育和文明影响他们。高级行政长官瞥了他 一眼:“你必须率领一个捕获小分队到那个星球上去,这是为了整个银河系的利益。”
  德维恩以前曾多次观察过地球,但是这一次他的心情却有些两样,一种不能控制的思乡 病纠缠着他。
  这是一个美丽的星球,它的面积和构造都与赫里恩族人居住的旱球基本相同,但这个星 球上的人都是野蛮的。在看惯了月球上荒无人烟的景象之后,再看这个星球上的一切,就觉 得十分豪华。
  德维恩想象着,在这个时刻会有多少个类似这样的星球在关注着赫里恩族所采取的行 动,并惴想这件事与他们之间的关系。赫里族相信,总有一天,当其他星球也受至放射性物 质污染时,他们将会在赫里恩族的保护下,移居到这个星球上来的。
  现在看来,赫里恩族最初的那种自信,实在是非常可笑的。回想下来真使人伤心。当德 维恩重新阅读那些早期采访报告时,他忍不住要放声大笑,假如他现在不是正在执行这个困 难的捕人任务时,那么,可以肯定他一想到这一切会笑出声来的。
  赫里恩族人的侦察飞船已经接近地球,它的侦察仪器正在寻找一个偏僻角落里的人。当 这个星球上的人类正观察这艘宇宙飞船的时候,并没有想到在他们上空盘旋的宇宙飞船会与 他们有什么关系。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但是地球上什么动静也没有,侦察飞船感到很惊 奇,因为地球上没有发出任何警告。于是继续向地球靠拢。现在,德维恩的飞船是小心谨慎 的,全体乘员都站在飞船的边缘,随时准备应付各种不测事件,没有德维恩的命令,谁也不 许伤害大灵长类,并且对他们要保持友好的态度。既然如此,就不能草率从事了。飞船时而 在一片未开垦的广阔地面上空徘徊着,时而,在离地面十公里的上空盘旋,全体乘员都紧张 地注视着地面,只有那些笨头笨脑的茅乌斯仍然无动于衷。
  后来,他们看到了一个“动物”——地球上的野蛮人,单独在凸凹不平的地面上行走, 手里拿着一根长长的指挥棒,棒上较细的一端搁在肩上。飞船急速无声地降落下去,德维恩 竭力控制着自己不发出任何声音,在这个“动物”被抓到之前,他听到了这个“动物”讲了 两句话,便立刻记录下来。
  最初,当这个大灵长类看到宇宙飞船就在头顶上盘旋时,便惊叫起来:“啊,上帝!这 是一个飞碟!”德维恩听懂了这句话。那是大灵长类在过去对赫里恩族的宇宙飞船的一种习 惯称呼。当这个野蛮人被带上飞船时,拼命挣扎着。几个茅乌斯把他押到德维恩的面前,德 维恩凝视着这个野蛮人。他那肉墩墩的鼻子不由微微地抖颤着。这个满脸长着难看的胡须而 且油光光的家伙一看到德维恩,就大声喊起来:“哎呀,一只猴子!”德维恩再次听懂了这 句话,这是地球上对所有小灵长类的称呼。
  这个野蛮人真难对付,和他讲话需要极大的耐心。当初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但没有多 久就发生了变化。这个野蛮人意识到他被带出了地球,而且看到德维恩对他存心不良,知道 自己已经落到这群“猴类”手中,他就这样被带走了,地球上留下他的妻子和儿女。他很快 明白过来.但已经处在茅乌斯的监管之下,当他挣扎时,茅乌斯会按住他,但不伤害他,所 以他全身没有一处受伤。
  到了第十五天,野蛮人已经精疲力尽了。德维恩叫随从把他带到自己的住处来,想和他 好好谈谈。当他看到德维恩时,马上又愤怒起来。德维恩对他解释,他们是在等待爆发一场 核战争。野蛮人一听到这个话就恼怒起来:“哈哈,等待一场核战争,什么东西使你们如此 妒忌,难道我们地球上必定要发生核战争吗?”
  其实,德维恩也并不完全相信这一点。不过,他仍然坚持说:“地球上早晚会发生一场 核战争,我们打算在一旦发生核战争后,立即到地球上帮助你们。”
  “核战争爆发以后来帮助我们吗?”野蛮人气得话也讲不清楚了,只能用挥动双臂对着 德维恩发怒。站在他身边的茅乌斯抓住了他,然后就把他带走了。
  德维恩看着他的背影叹了一口气。野蛮人的大量语言都是有创造性的。或许理性对他们 有所帮助,但自己对付他们却毫无办法。本来是长得胖胖的野蛮人,身上光滑,几乎无毛。 这些特殊的大灵长类身上的皮肤一般是不容易被看到的,他用一种人造的皮肤遮盖住自己的 全身。使人奇怪的是野蛮人的脸上也开始长出毛来,而且比赫里恩族人的脸上更多,这些毛 都是黑色的。总而言之,这个野蛮人并没有发胖,而是越来越瘦,因为不肯吃东西。如果这 样下去,野蛮人的健康肯定会受到损害。德维恩并不想为这些承担责任,因此感到很苦恼, 很着急。
  第二天,这个大灵长类显得十分安静。不停他讲话,而且几乎立刻就引到核战争这个话 题上去。大灵长类问:“你以为核战争一定会发生吗?”“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意味着除 你、我两个民族外还有其他种族存在——是他?”他指了一下附近的茅乌斯人说。事实上成 千上万个有理性的种类,他们各自生活在各自的星球上。德维恩回答:“那么他们想发动核 战争吗?”
  “所有已经达至工业发达阶段的民族都有这种可能,只有我们除外。因为我们不同,没 有竞争性。”德维恩说。
  “你的意思是你知道核战争将会发生,但是你却什么也不想做你不准备去阻止它吗?” 大灵长类问。
  “我们当然要采取措施的,”德维恩感到有点不安,“我们是这样的。我们试图帮助他 们,在我们民族的早期发展阶段,当我们首先发展太空旅行时,我们还不能理解大灵长类, 他们拒绝了我们的友谊和援助,于是我们只得停止这种交往。当时,我们发现世界处在放射 性物质污染的威胁下,后来我们又进一步发现,有一个世界正处在筹备爆发核战争的阶段, 这一切当然带给我们的是恐怖,但我们已无法阻止它。经过了一段时期的观察研究,确实证 实我们曾注意的那个星球已经处在核阶段。所以,我们准备好了清除放射性污染的设备和优 生学分析法。”
  “优生学分析法是什么?”
  德维恩仿造野蛮人的语言创造了一些类似的短语,谨慎地解释道:“我们准备到发生核 战争的地方去消毒,尽我们的可能去消除污染,拯救那些未被杀死的人。”话刚出口,德维 恩以为大灵长类又要发狂了。然而事情并不是这样,野蛮人只是用单调的声音说:“你们会 使得那些人驯服,听话,按照你们的意愿办事,就象那些东西一样,对吗?”他指了指茅乌 斯不客气他说道。
  “不,不,不是这样的。我们只是让那些残余下来的人过着和平的生活,再也没有扩 张,没有侵略。在我们的领导下完全可能实现这一目的。如果不这样做,那么他们的仍然会 毁灭自己。”德维恩耐心地解释。
  “那么,你用什么办法来达到这个目的呢?”野蛮人间。德维恩犹豫不决地看着野蛮 人,“难道真的需要向他解释一下人生的乐趣吗?他只好说:“你就不愿意帮助别人吗?”
  “请讲下去,这样干你想得到什么?”
  “当然,被拯救的人要向赫里恩族进贡一些东西。”
  “哈!”大灵长类带有讽刺地嗤笑了一声。
  “用贡物来作报答是公平的,”德维恩坚决地说“而且这是有限的,贡品并不需要大 多,这也许是对宇宙的调节。可以是隐藏在森林里的动物,也可以是其他的东西。茅乌斯的 世界在物质资源方面是贫乏的,所以他们就派出一批成员来作为我们的随从,他们比大灵长 类更富有力量,因为我们给他们服用一种调节大脑的药……”
  “你们培养了这样一批傻瓜!”大灵长类说。德维恩猜到了这个的意思,愤慨他说: “并非如此。我们只是为了使茅乌斯能对自己的职务感到满意,忘记自己的家乡。我们并不 想使茅乌斯不愉快,他们是有理智的。”
  “假如我们发生了一场战争,你们又将对地球干些什么呢?”大灵长类问。
  “对此我们在十五年前就作出了决定。”德维恩说,“你们的世界有丰富的铁储量,而 且发展了第一流的钢铁工业。我认为,钢可以作为你们的贡品。”他又叹了一口气:“但是 这些贡品还不够弥补我们在这个过程中的消耗。我想,我们至少要在你们那里待上十年。”
  大灵长类问:“用这种方法,你可以得到多少费用?”
  “我讲不准确,但可以肯定,在一千万元以上。”
  “那时候,你就是银河系的一个小地主了,对吗?成千上万的。”野蛮人提高了嗓门, 尖叫起来,“你就是1只秃鹫!”
  秃鹫?德维不明白什么意思,不过他在努力分辨它的含义“食腐肉的坏家伙。它是一种 恶鸟,专门等待一些弱小的动物困死在干旱的荒野上,然后就猛冲下去吃它们的肉。”德维 恩感到一阵厌恶,他慌忙叫起来:“不,不。我们是为了帮助人类。”
  “你们就象秃鹫似的等待着战争爆发,如果你们真的想对人类提供帮助的话,那么你们 就应该阻止核战争爆发,不仅是只想到拯救那些残存者,要紧的是消灭核战争,才能真正的拯 救全人类,"大灵长类说。德维恩兴奋起来,他急忙问:“我们该怎样来阻止一场核战争呢你 能告诉我吗?”然而这个野蛮人吱晤着,最后才说:“请放弃这块地方吧!”
  德维恩大所失望,他得不到任何帮助,他考虑了一下,然后说:“这是不可能的。”他 一想起和那些野蛮人混居的时候,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也许这种厌恶的神色在德维恩的脸 部表现得太突出,以致使野蛮人立即会有所觉察,意识到在他们两个之间存在着一条不可逾 越的鸿沟。于是野蛮人摹地使出全身力气,向德维恩扑去,但刚往前冲了几步便被强壮的茅 乌斯抓住了。茅乌斯扭转野蛮人的胳膊使他动弹不得。野蛮人绝望地尖叫着:“好吗,你就 守在这里等待着秃鸳!你这只丑恶的秃骛!”
  过了好几天,德维恩再一次与野蛮人见面,不过这次见面完全出于无奈。前几天最高行 政长官再次坚持要索取可靠的资料,德维恩才不得不把野蛮人带到高级行政长官面前,粗鲁 地对长官说:“你自己问他吧!这个人对我们的问题能够有所解答。”
  高级行政长官的鼻孔微微地动着,淡红色的舌头一直伸到鼻子上面,他沉思了一下: “或许这是一种解答,但我不相信它。我们目前面临着困难的抉择,我们不能再出任何差 错。至少有一件事可以确信无疑,就是我们是极聪敏的种类,而大灵长类的智慧不可能超过 我们,除非……”高级行政长官的思想陷入极混乱的状态之中,什么也讲不下去了。
  德维恩气恼他说:“这个野蛮人倒为我们描绘了一幅可怕的图画,他把我比着那种 鸟……鸟……”
  “秃鸳,”高级行政长官代替他讲出来。
  “他把我们小分队的全体成员歪曲成这样一种丑恶的形象。为此,我已经好几天吃不下 饭,睡不好觉,恐怕我不得不恳求总部派人来接替我们了。”德维恩显然伤心了。
  “在我们没有得出正确结论之前,请不要说这种懊恼的话。”高级行政长官严肃地往下 说,“你以为我喜欢这种使人恶心的比喻吗?你以为我喜欢那种丑恶的吃腐肉的形象吗?算 了,你还是去收集更多的有益的资料吧。”德维恩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当然他也明白,最 高行政长官不会比他更想挑起一场核战争,只要有可能,他会阻止总部作出那种决定的。
  就这样,德维恩和野蛮人之间又进行了一次较长的谈话。德维恩知道这可能是最后一次 了,所以作好充分的准备,忍受一切可能发生的情况。野蛮人的脸上有一块伤疤,可能曾和 茅乌斯发生过冲突。据了解,野蛮人一直在不断地反抗着,在这之前,曾作过多次抗拒,茅 乌斯尽最大努力控制住自己不去伤害他。这一次茅乌斯太憎恨野蛮人了,终于撞伤了他。德 维恩可以想象茅乌斯是多么不愿意伤害野蛮人,但野蛮人的行为却深深地刺伤了茅乌斯的 心,迫使他们不得不忍痛采取行动。
  谈话持续了一个多小时,但毫无进展。后来野蛮人突然问:“你说,你们在这里等候了 多少年?”
  “十五年了。”德维恩说。
  “时间是符合的,我们首次看到飞碟正是在地球上发生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那么还有 多么时间会发生核战争呢?”野蛮人扳着指头算了一算,又问。德维恩泄露了真情:“我真 希望自己能知道这一点。”他突然把话咽住。野蛮人说:“这样看来,核战争是不可避免的 了。哦,你说你们耽搁了十年时间,那么你是希望战争在十年前就爆发了,是这样吗?”
  “我不想谈论这个题目。”德维恩尽力避开他的目光。“不想?”野蛮人大声叫喊起 来:“那你准备干什么?你还想再等多长时间?不要再等下去了,秃鹫,你有什么本事就拿 出来吧!”德维恩激动了,他朝野蛮人逼近几步说:“你说什么?"“为什么你不要等待下去 呢?动手吧,贪婪的老,你……”他窒息了。
  行政长官的脸显得十分惟淬,他说:“我知道,关于秃鹫的比喻确实是难以忍*艿模 残砟阋丫⒁獾秸庖坏悖颐遣荒芩捣罅槌* 类他对我们有很深的成见,队长。”
  “我不能为你提供更多的资料。”德维恩重复这一句。
  “我明白了,看来只能采取另一办法,我但愿此是临时措施。”高级行政长官把脑袋掩 藏到灰色的胳膊中去,“我们有办法引起他们发核战争。”
  “哦,还要干些什么呢?”
  “只要做一件既直接又简单的事就行了,这可能是你从未想到这样的事。”
  “阁下,什么事?”德维恩感到一阵不可抑制的恐惧。
  “现在他们还保持着和平状态,是因为两方都伯承担发动战争的罪名。假如有一方先挑 起战争,那么另一方必定会参加。让我们用这一点来报复他们一下?”德维恩边听边点头。 高级行政长官继,讲下去:“假如一颗原子弹,在某一方领土上爆炸,遭到损失的这一方必 然迁怒另一方,这样他们相互就会残杀,核战争就可能发生,只要一个星期这个星球上的人 类基本上就被毁灭。我们设想一下怎么办吧!"
  “不知道。”德维恩摇摇头。
  “我们可以装配一颗原子弹,这是很容易办到的,然后用宇宙船把它扔到这个星球某一 方的居住地……”
  “什么?”德维恩吃惊地看着他的长官。高级行政长官避开了他的目光,不自然的说: “这样就能达到我们的目的。”
  “我……”德维恩的眼前立刻出现了秃骛的丑恶形象,他不能赶走这个丑恶的东西。他 仿佛见到了它们,一种大而有鳞的鸟,样子有点象赫里恩族上空飞翔着的一种无害小鸟,但 它们却异常大就是了。它们扑打着翅膀,伸出长椽飞落在地面上啄食那些已死的动物。德维 恩用手遮住了自己的眼睛,战战栗栗他说:“谁来驾驶这艘飞船呢?谁来扔这颗原子弹 呢?”高级行政长官的声音比德维恩更微弱:“我不知道。”
  “我不能这样子,”德维恩说,“我决不可能干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我相信没有一个赫 里恩族人会这样干,即使你付再多的报酬也不会干。”高级行政长官沉重地叹了口气:“我 将把这里的情况向参议院汇抵他们可能掌握全面的资料,也许他们可以提出些建议的…”
  这样,经历了漫长的十五年以后,赫里恩族人终于拆除了他们建在月球一侧的基地。地 球上的大灵长类一直没有发生核战争,也许从此以后再也不会发生。一种对于未来世界前途 的担忧使德维恩陷入一种幸福与烦恼的矛盾之中。现在想到将来是,已经失去了一种明确的 目标。瞬间,他正摆脱那令人厌恶的恐怖世界。他观察着月亮和其他行星围绕太阳旋转,以 及太阳系本身的旋转,它们是一直持续下去直至灭亡。德维恩想起了“撤回基地”这件事, 这是引起他内疚的唯一事情。德维恩对最高行政长官说:“假如我们耐心地等待,情况可能 会更好一些,他可能盲目地引起核战争。”高级行政长官慢悠悠地回答:“我怀疑……”他 不再说下去,但德维恩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野蛮人不会受到赫里恩族人的任何欺侮,他已 经被送回到他自由居住的星球上去,而且仍然送到他被劫走的地方,他的同伙会找到他的。 他们会责怪他的走失,为他身上的伤痕感到奇怪。而他自己的记忆力却完全丧失干净,他所 经历的这几个星期的磨难,在他头脑中没有一点影子,只有伤痕留在他身上……
  假如赫里恩族人没有把野蛮人带到月球上去,假如他们都同意准备挑起一场核战争的决 议的话,他们可能已经扔下了一颗原子弹他们将可以去执行预先想好的计划。
  正是这个野蛮人所描绘的“秃鸳”的丑恶形象制止了将要发生的一切,它打动了德维恩 和最高行政长官的心。
  德维恩的鼻子抽动着,一切都将结束了,包括智慧的赫里恩族在银河系所做的一切,当 然那些有益的事情还将继续做下去。他说:“也许我们应该扔……”但他没有讲下去。现在 再说这种话有什么意思呢?他们毕竟不可能在整个银河系中都扔原子弹。假如他们这样做 了,那么他们就成了大灵长类心目中最可憎恨的东西,这难道不是比现在的结局更可悲吗?
  失落的星辰http://www.see.online.sh.cn/ch/author/loststars扫描输入 亦凡公益图书馆(shuku.net)
免费书城